馬祖資訊網 » 阿兵哥園地 » 南竿弟兄 http://www.matsu.idv.tw
主題: 懷念的579旅步八營
作者: ag7645 < > 發表時間: 2012-10-25
to 海藍色:
終於看到有16xx 的人上來留言, 津沙基地後方的山路 兵器連(該安官室有人自裁 感情因素 返台回來當晚就..... 當時我在圓西嶺營部連)
旁邊有一條到可以走進去, 八月去 草很長,一個人不太敢走 ,以前基地衛兵士站下方 現在已經移到上方了,所以都看不到基地樣貌,基地前水井旁的廁所真是臭, 堆糞式的現代馬桶, 我80 年在基地,也許你晚我幾年去 搞不好都已經改建了,我離開二十年才回去 跟你一樣也是相近恨晚  太晚回去看看了

以下是有人在臉書成立的西守旅社團,裡面討論很精彩 你可以參考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37853266228427&set=a.534331659913921.140320.100000112762449&type=1&comment_id=1875624#!/groups/158513687512973/
作者: 海藍色 < > 發表時間: 2012-10-27
九營裁撤後,圓西嶺後來成為八營一連的駐地了!
我只知道中興門附近有一條路往下走可通九營營區,
可是當時裁撤後就用圍籬圍起來,至於津沙基地後方
的確有很多山路可通,當時部隊應該是走中興門
再抄捷徑接過去!加油
作者: 飛羽 < > 發表時間: 2012-12-16
無意間逛到這,沒想到還能遇見以前八營的弟兄,訴說從前的種種,那種同甘共苦的情誼,只有曾經參與過的人才能夠體會和感動!各位弟兄好,小弟是1670梯八營三連的弟兄,很高興能和大家在此相遇。
作者: ag7645 < > 發表時間: 2012-12-16
To 飛羽
能找到這邊 代表你心中對馬祖還是有一份情, 畢竟早期要再那種地方服兵役 確實可以留下很多深刻的回億,
如果要回去看一看 要趁早
晚一點的話 連津沙到馬港的海邊戰備道搞不好都被鋪上柏油路啦
夜行軍時 無燈光下 走在戰備道上 確實需樣一點經驗
作者: 3C文書兵 < > 發表時間: 2013-03-27
TO 飛羽
你是到幹訓班當分隊長的那位嗎?
作者: 飛羽 < > 發表時間: 2013-03-31
我有去幹訓班受訓,但沒留在那,之後就回連上了。
作者: 阿桂 < > 發表時間: 2013-04-17
精實歸精實,對西守調到東守的人,感覺不大好。在馬,都很辛苦。
作者: tinge < > 發表時間: 2013-04-22
當時不是都說西守比較操嗎?除了阿桂你們的精誠連以外。
作者: 阿桂 < > 發表時間: 2013-04-24
在馬有幸遇過二個高中同學,
166X-7XT,我知道西守166XT前
雙手是拿12磅啞鈴跑山路5千
的確,精實。

我並非質疑這,那些西守改到東守
的也曾是西守弟兄,說他們是體能
汰弱過去的也好。

說他們任務是蓋廁所,就有羞辱
一整票人的感覺,不妥。

這我是旁觀者感受。
作者: ag7645 < > 發表時間: 2013-04-24
1620 9BHQ 80~81 每天從園西嶺跑步到馬港 手拿二個伯朗咖啡裡面灌滿水泥,在四大金剛前的沙灘練習都丟擲手榴彈,然後繼續清馬道跑步到空飄站前迴轉跑回馬港,再慢慢走回連上園西嶺吃早餐

甘之如飴, (因為營長 旅長 就在四大金剛前站崗 哪連敢不到)
作者: 1592梯8BHQ混練士 < > 發表時間: 2013-08-15
無意間逛到網站無限回憶湧上~有苦有樂的1年8個月馬祖軍旅生涯(在下1952大專兵)營訓練士~點點滴滴浮現腦海都超過20年多了我竟然還想得起來這2人的名子~
前面的8BHQ情報士=凱平
通訊排班長應是啟華班長
作者: 1592梯8BHQ混練士 < > 發表時間: 2013-08-15
啟華班長?沒猜錯吧?前面的8BHQ情報士=凱平
班長你好阿~我是1592宏盈
作者: 1592梯8BHQ混練士 < > 發表時間: 2013-08-15
凱平?
作者: 1592梯8BHQ混練士 < > 發表時間: 2013-08-15
凱平?
是我~宏盈
sparc100 wrote:
退伍太久了,不太記得,請問馬港天后宮旁的是W66 還是64?

我在那裡待了三個月待退,爽到不行。

我是1590T 8BHQ 情報士,新兵4天就被送到幹訓班受情報士官班訓,三個月大概看了30場電影,吃了300個花生糖,胖了3公斤。每次看到隔壁一般士官班被操的快出人命就覺得既內疚又慶幸。

78年底8BHQ 在員西嶺,半年後下基地到津沙,79年底移防秋桂山。初到時馬祖剛剛開始有電話通台灣,放假時山隴唯一的電話亭排滿了人,只能講1分鐘,軍官阿兵哥一律平等,童叟無欺,如果訊號不好斷訊就算你倒霉。排大半個上午和台灣的家人講三句話可算是天大的福利。

如果有158X 和 159X 的 8BHQ 同袍,請聯絡。我就是那個經常值班戰情室背英文單字,準備退伍後出國的情報士。
作者: 1592梯8BHQ混練士 < > 發表時間: 2013-08-15
啟華班長?沒猜錯吧?前面的8BHQ情報士=凱平
班長你好阿~我是1592宏盈

8BHQ1576 wrote:
579旅步八營的弟兄大家好,我是8BHQ,1576梯,於77年12月---79年12月服役,到馬祖後曾歷經津沙—圓西嶺—津沙—秋桂山之幾次移防,是當時7B、8B、9B之例行性移防,其中在津沙基地待最久最有記憶,無意中搜尋到這個網站而看到大家的發言使我回憶起以前當兵種種,前面發言的sparc100 (1590T 8BHQ情報士)我知道你是誰,只是名子忘了,當時你是不是有一點微胖,哈哈,都超過20年了。



分發到8BHQ後先跟同梯的一起到新兵隊受訓,記憶中新兵隊常常故意要讓你蹲很久又不能換腿很難受,其中新兵隊的種種操練加上剛到陌生環境,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覺,當下連營養口糧都是寶貝真好吃阿,就在新兵訓快結訓前幾天,想說再也不用過這種鬼日子了,接著卻又被叫去受架設士官訓。架設士官訓集合了全馬防部各種兵種各種部隊都要派人來受這個訓,南竿北竿東莒西莒高登亮島東引都有同期班友,每天要背線盤跑步,山路上坡下坡駝著一個大線盤跑真的很難受阿,此外受訓基地的每支電線桿上都是紅紅一片的,那都是我們和先前學長們流下的血印,因反覆練習和測驗使登高板上的麻繩一定會磨破手掌,三板上桿時血再印在電線桿上,另外每天睡覺前要交幾百個線頭(被覆線3鋼4銅標準連接線頭),剛開始剝線時經常會被蝦子或蝴蝶牌鉗子夾到流血,每天只要一到背線盤跑步時間我都有恐懼感,且那段受訓期間不知是不是飲食問題經常拉肚子,開始有我能活著離開馬祖嗎?這種念頭,受訓期間陸續有人受不了被退訓,之前就有聽到風聲說如果被退訓那你回連上會很慘,相反的如果順利結訓那你回連上就會被尊重,因為大家都知道架設士官訓是很操的。



HQ編制有通信排衛生排支援排,通信排跟衛生排傳統上是互相競爭而且比較苦力的,學長學弟制較重,學長打不長眼的學弟是經常性的,而支援排則都是業務士在我記憶中每天就是背著摸魚袋去摸魚,比起通信排衛生排相對輕鬆,而且好像水果罐頭都掌握在他們手裡,菜鳥時有一次半夜約2點時突然全排被叫醒,然後整排一路攻去衛生排寢室,經雙方老兵談判後又回來繼續睡覺,當時這二排之類似衝突層出不窮,還有衛生排排長來通信排要人討公道,然後押走關起門毒打一頓的,津沙8BHQ通信排寢室位於津沙基地下方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寢室前約30公尺處有一口井,我們都是靠這口井洗澡的,剛來的新兵因天氣冷晚上都不敢洗澡,這時老兵都會跳出來命令他們去洗澡,我以前在井邊露天洗澡時,有時還會遇到津沙當地女性居民路過,有時有年輕的,從井邊的小路上走過去,不過我想她們對於看到一群裸男洗澡都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吧,另外菜鳥時看到幾個老兵都有一瓶自製的蛇酒,當時在小路上確實經常遇到蛇,記憶裡菜鳥一天大概要敬禮喊上百次學長好吧,而且練習刺槍術的時候如果你是菜鳥,進軍械室時你就要認份一點拿57步槍,不要去拿65或M16,徵求自願公差時如果是硬斗的自願公差,菜鳥你就要趕快舉手,如果是打茫的自願公差,菜鳥你敢舉手馬上被白眼,接著回寢室你就知道厲害了。



通信排一段時間整排由通排領軍要帶去梅石通信基地受訓,不過這個訓屬於內訓性質算是輕鬆,因排長是自己人只要不要出事大家都好過,主要是操菜鳥,通常晚上都會安排看電影,而我們每天都會經過門前寫著「大丈夫效命疆場,小女子獻身報國」的831,放假時一些人都會相約去831,很多新兵都被老兵鼓吹而被拉去,個人則是有所堅持多次婉拒弟兄邀請。通信排最累的就是演習時要背著線盤架線攻山頭,如果當時剛好你又是菜鳥那線盤就是分配你背了,真是哭不出來慘啊,這時你就會聽到「學(班)長,我不行了」這句話。



通常一個步兵營會有2張查線證,帶著這張查線證可以說全馬祖通行無阻,各個據點都可以去,我是受過架設士官訓的有線電通訊班長,當然會分配到一張查線證,另一張通常會給通信排最有份量的老兵,因為全連上下長官弟兄大家都心知肚明,去查線是個很涼的輕鬆好差事,只要帶一台EE-8電話機、鉗子、膠布去各據點走走查看哪裡線斷了,再把它接起來接通就完事了,而不用跟著部隊體能戰技、戰備保養、灌漿搶灘等,有時候接到查線通知後不到5分鐘就查到線斷在哪裡了,這時難道要馬上回去跟部隊嗎? 當然沒人會這麼傻,此時先不要接通它,先去馬港、山隴、梅石吃個冰看個電影或是去各據點聊天打屁休息後再回去把它接通,不然就是串通總機,明明已經查完線接通了,硬要總機說還沒通而繼續混時間,回到連上時還要故意說今天好累好難查,整片都是雜草無路可走還要自己開路,線都埋在土裡或樹上查不到而且差一點從樹上掉下來等等,當然有一些比較緊急的戰情線,還是要盡快把它接好不能拖。另外我知道有查線人員在要體能戰技練習或測驗的前一天會自己去把線剪斷來逃避體能戰技。對了當時八營的代號是桃山,接到電話後先說「桃山您好」。



有一次晚上去馬港光武堂看勞軍表演,歌手張信哲走樓梯上台出場時一不小心軟腿而在台上跌了一大跤,大家都在笑,至今記憶深刻,還有一次全連晚上帶去光武堂看電影,剛好輪到我背值星帶隊前往,電影看到一半時覺得很難看想說出來透口氣,才走幾步路出光武堂沒多遠還沒到馬港街頭,約在光武堂跟馬港街頭的中間,突然聽到一聲『站住』,當時的我很呆就真的站住了,硬生生背著值星帶被憲兵記一個違紀,因當時已是晚上宵禁時間不能在外面逗留,我還指著值星帶跟他講我帶部隊出來也沒用,回去後趕快請我們保防官幫忙才解決掉這個違紀,另外當兵後期有時會被分派去當軍紀糾察,戴個軍紀糾察臂章到馬港街頭去抓儀容不整的,通常都是快速抓2個不長眼的<菜鳥交差,因為菜鳥呆呆的比較好對付,隨便給的理由例如皮鞋不亮、銅環髒等,剩下來的時間就窩去冰果室邊吃冰邊看電影,直到吃飯時間再回部隊,原則上是不會抓<<<老鳥的。



講了一堆瑣碎記憶,20幾年了,當時的大家都老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祝福大家。
第16頁 (共17頁) 前往頁面 第1頁, 上10頁, 11, 12, 13, 14, 15, 16, 17, 第17頁
服務條款      內容政策      隱私權聲明      著作權聲明       刊登廣告       站長信箱      副站長信箱      副站長kingfisher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