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6 ℃ AQI:47  風向:05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6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5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阿兵哥園地 » 莒光弟兄

莒光弟兄友善列印



張貼者
1700ㄊㄚ銘 
新進會員 

註冊 : 2007-08-14
發表文章 : 3
掌聲鼓勵 : 2

發表時間 : 2007-08-14
FORM: Logged


1700ㄊㄚ銘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1700ㄊㄚ銘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西莒營部連兄弟來簽名.. --閱讀人次 : 69268

很樂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新進會員 

註冊 : 2007-08-04
發表文章 : 6
掌聲鼓勵 : 7

發表時間 : 2007-08-17
FORM: Logged


杰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杰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1700ㄊㄚ銘 wrote:
1681t步一營營部連 參一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林杰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7-08-25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杰 wrote:


1700ㄊㄚ銘 wrote:
1681t步一營營部連 參一

1679C樂隊鰻龍,因為我吹喇叭,所以在網上取名麥克喇叭,不要誤認是1675T的麥克喇叭偉。有沒有他的消息,一直沒有他的下落。


照片中的畫面很熟悉吧,今天洗廚房,連續洗三天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7-08-25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1700ㄊㄚ銘 wrote:
西莒營步連兄弟來簽名..


白目,不會註明一營啊,四營的跑錯怎麼辦?
你應該有同梯參加樂隊的吧?

晚點名以後1700梯以後的全部留下來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浩林 
初階會員 


來自 : 台北縣土城市
幫別 : 先鋒部隊幫
下崗 : 84.07.28
註冊 : 2005-02-06
發表文章 : 96
掌聲鼓勵 : 40

發表時間 : 2007-08-26
FORM: Logged


浩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浩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小弟雖然不是營部連的,但是當初在營部連集中管理時,也曾受到許多學長們的照顧,雖然很多學長的名字都已經忘記,我依然衷心感謝當初曾經照顧過我的學長們!!

1B2C 1689梯



麥克喇叭 wrote:
杰 wrote:



1700ㄊㄚ銘 wrote:
1681t步一營營部連 參一

1679C樂隊鰻龍,因為我吹喇叭,所以在網上取名麥克喇叭,不要誤認是1675T的麥克喇叭偉。有沒有他的消息,一直沒有他的下落。


照片中的畫面很熟悉吧,今天洗廚房,連續洗三天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浩林 
初階會員 


來自 : 台北縣土城市
幫別 : 先鋒部隊幫
下崗 : 84.07.28
註冊 : 2005-02-06
發表文章 : 96
掌聲鼓勵 : 40

發表時間 : 2007-08-26
FORM: Logged


浩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浩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對了,請問有人認識167~梯的劉X偉及168~梯的陳X琳學長嗎?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7-08-26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浩林 wrote:
對了,請問有人認識167~梯的劉X偉及168~梯的陳X琳學長嗎?


浩林兄你好,久仰了,在網上看到很多你發表的文章,勾起了很
多在島上的回憶,很早就想上你的網頁跟你認識,想不到你自己上門,我也不必再麻煩了。
關於你問的問題:
1、劉X偉學長,我們都叫他麥克喇叭偉,人挺好的,
絕不是那種偷雞摸魚的白爛,205裡的兵棋台就是他做的,很難
想像他不是木工居然能把兵棋台做得這麼堅固美觀,而且還是兩
段拼湊式的,因為205門太小,一體成型的兵棋台塞不進去。用的都是自己下哨的空閒時間,自己找材料,自己掏腰包。真佩服他,大部份人下哨只會躲起來摸魚。很多人都受過他照顧。我也想找他,但一直沒有他的下落。
2、陳X琳,不是168~梯,是1679T,住新莊,本網的杰跟他偶有聯繫。
你是1B2C 1689梯,你們連上的政戰士陳x鴻跟我是專科同學。
撥發到一營的新兵都必先到營部連集中管理再分發到各連隊,
所以一營的兵大多都待過營部連。即然待過,就曾經是營部連,咱們一定碰過,只是不太記得是誰。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7-08-26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就我們這個時期而言,大家對"蕭明吉"營長應該都很熟悉

在這裡回味一下"蕭營長語錄":

"我年輕的時候很叛逆,經常跟學長對幹。"
後來我偶遇一位他在陸官的一位學長,據他學長表示,其實"並沒有"。

"人會犯錯有三種情況,一是無知、二是疏忽、三是固執。"
"有三種人的話要聽,一是父母、二是長官、三是老婆。"


還有關於一些我們樂隊的評語:

"樂隊是一營的毒瘤,打兵、ㄠ兵、吃兵、用兵、操兵、幹兵。"
沒辦法,我們樂隊的學長都太壞了。
"千萬不要參加那個樂隊,參加的都想跳出來。"
本來我也想跳,但終究跳不出去。
"頭髮留那麼長,這種人神經纖細、多愁善感、藝術家、娘娘腔。"
指的其實就是我。

關於體測五千公尺測驗的示範更是經典:

"當你撐不下去的時候,懶趴鄭A(兩手作出握住一支大懶趴的手式,張開兩隻腳作出跑步的姿勢)跑完全程。"
大家不禁疑惑,萬一為了跑五千公尺,兩粒懶趴鄭破去要安哪?
不過大家還是拼了,因為五千沒有滿百,不能放返台假。

蕭營長是一位好營長,至今我時常會想起他。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浩林 
初階會員 


來自 : 台北縣土城市
幫別 : 先鋒部隊幫
下崗 : 84.07.28
註冊 : 2005-02-06
發表文章 : 96
掌聲鼓勵 : 40

發表時間 : 2007-08-27
FORM: Logged


浩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浩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學長,您好:

我在營部連集中管理大約20天左右,受到很多學長的照顧,只是當初實在太菜了,只求不要成為學長們注意的焦點就好,根本不敢主動和學長們說話,所以,很多學長的名字都記不住.劉X偉學長之所以會讓我印象深刻,是因為我在營部連集中管理的時候,已經對我不錯,我後來進幹訓班受士官訓,有一天,輪到我那一班洗碗,那時候是冬天,又有寒流,氣溫非常低,碗洗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蹲到我旁邊,捲起袖子幫忙洗!我抬頭一看是他,一方面不好意思,一方面擔心被分隊長責罰,連忙阻止,沒想到學長竟然說:沒關係,反正我現在沒事,一起洗比較快!還問我受訓辛不辛苦.那時,除了感動還是
感動!!!!!!!!

麥克喇叭 wrote:
浩林 wrote:
對了,請問有人認識167~梯的劉X偉及168~梯的陳X琳學長嗎?


浩林兄你好,久仰了,在網上看到很多你發表的文章,勾起了很
多在島上的回憶,很早就想上你的網頁跟你認識,想不到你自己上門,我也不必再麻煩了。
關於你問的問題:
1、劉X偉學長,我們都叫他麥克喇叭偉,人挺好的,
絕不是那種偷雞摸魚的白爛,205裡的兵棋台就是他做的,很難
想像他不是木工居然能把兵棋台做得這麼堅固美觀,而且還是兩
段拼湊式的,因為205門太小,一體成型的兵棋台塞不進去。用的都是自己下哨的空閒時間,自己找材料,自己掏腰包。真佩服他,大部份人下哨只會躲起來摸魚。很多人都受過他照顧。我也想找他,但一直沒有他的下落。
2、陳X琳,不是168~梯,是1679T,住新莊,本網的杰跟他偶有聯繫。
你是1B2C 1689梯,你們連上的政戰士陳x鴻跟我是專科同學。
撥發到一營的新兵都必先到營部連集中管理再分發到各連隊,
所以一營的兵大多都待過營部連。即然待過,就曾經是營部連,咱們一定碰過,只是不太記得是誰。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新進會員 

註冊 : 2007-08-04
發表文章 : 6
掌聲鼓勵 : 7

發表時間 : 2007-09-07
FORM: Logged


杰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杰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浩林 wrote:
學長,您好:

我在營部連集中管理大約20天左右,受到很多學長的照顧,只是當初實在太菜了,只求不要成為學長們注意的焦點就好,根本不敢主動和學長們說話,所以,很多學長的名字都記不住.劉X偉學長之所以會讓我印象深刻,是因為我在營部連集中管理的時候,已經對我不錯,我後來進幹訓班受士官訓,有一天,輪到我那一班洗碗,那時候是冬天,又有寒流,氣溫非常低,碗洗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蹲到我旁邊,捲起袖子幫忙洗!我抬頭一看是他,一方面不好意思,一方面擔心被分隊長責罰,連忙阻止,沒想到學長竟然說:沒關係,反正我現在沒事,一起洗比較快!還問我受訓辛不辛苦.那時,除了感動還是
感動!!!!!!!!

麥克喇叭 wrote:

浩林 wrote:
對了,請問有人認識167~梯的劉X偉及168~梯的陳X琳學長嗎?


浩林兄你好,久仰了,在網上看到很多你發表的文章,勾起了很
多在島上的回憶,很早就想上你的網頁跟你認識,想不到你自己上門,我也不必再麻煩了。
關於你問的問題:
1、劉X偉學長,我們都叫他麥克喇叭偉,人挺好的,
絕不是那種偷雞摸魚的白爛,205裡的兵棋台就是他做的,很難
想像他不是木工居然能把兵棋台做得這麼堅固美觀,而且還是兩
段拼湊式的,因為205門太小,一體成型的兵棋台塞不進去。用的都是自己下哨的空閒時間,自己找材料,自己掏腰包。真佩服他,大部份人下哨只會躲起來摸魚。很多人都受過他照顧。我也想找他,但一直沒有他的下落。
2、陳X琳,不是168~梯,是1679T,住新莊,本網的杰跟他偶有聯繫。
你是1B2C 1689梯,你們連上的政戰士陳x鴻跟我是專科同學。
撥發到一營的新兵都必先到營部連集中管理再分發到各連隊,
所以一營的兵大多都待過營部連。即然待過,就曾經是營部連,咱們一定碰過,只是不太記得是誰。
哈哈
營部連我因該很了解每一個人 連你的兵籍之料我也因該都看過 因為新兵來一營......... 還有你說的這兩個人我都不是很興賞 因為快退伍時交接業務也順便交接債務 我跟他们梯數滿接近的 我還跟它们的徒弟說敢有事情來找我 後來就不敢凹了
麥克 有空打電話給我或是來找我 還在陽明山嗎 0938032543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林杰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7-09-13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前面說到了"蕭營長",再來說說"古營輔導長"。
古什麼我忘了,不過好像是有個"譽"字。
"古營輔導長"曾經在營上組了一個"勤務隊",召集一營各連
的"頑劣份子"到樂道澳水庫構工(當然,還有一些像清水溝、
挖大便之類的工作),相信各連都有收到那份電話通知,能
做到這樣代表他不是一個光靠一張嘴的長官。若不是當時我
每天固定要站衛哨,我也會去參加。
"古營輔導長"經常參與營部連的榮團會,並給予講評。有時
候也會集合營部連全連訓話。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他講過
"做人難,認真做就不難,做事難,認真做就不難。"
其實大部份的兵對營部長官都不很熟,但是營部連不一樣
,營部搭的是營部連的伙,住的是同一個營區,營部連有
什麼事營部都會上來關注。營部外面有營部連的崗哨,我
們幾乎天天碰到營部長官。
當時我很叛逆,別人的話都聽不進去,上哨經常衣著不整
,營長和營輔導長開導過我很多次,但卻從來都沒有處罰
過我。有一回我被營部參謀叫到營部罰站,營輔導長就叫
我去割草,我割的不好,他就親自示範教我怎麼割。
就因為這樣,營長和營輔導長反而特別認識我。
營部旁邊有一個工程組寢室,當時的工程兵楊X德學長,
人挺好的,經常請構工弟兄吃飯,但卻在退伍前一個航報
因欠債而逃兵,後來被法辦,真令人惋惜。
我不是一個好兵,我當兵大部份時候都很坎坷,每當我大
半年過去返台休假,回到家裡總覺得家裡一切如故,好像
我昨天離開,今天回來看到的一模一樣的景像。但我卻在
外島歷經蒼桑,彷如隔世。有的人很聰明,會在自己菜的
時候躲在營部辨業務,其實大部份時間在裡面打混,或是
躲在雪山坑道裡,等到自己老的時候再跳出來,但是當這
樣的兵有什麼意思?我覺得我的生命比他們美麗多了。



一營營部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浩林 
初階會員 


來自 : 台北縣土城市
幫別 : 先鋒部隊幫
下崗 : 84.07.28
註冊 : 2005-02-06
發表文章 : 96
掌聲鼓勵 : 40

發表時間 : 2007-09-13
FORM: Logged


浩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浩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營輔仔是不是叫---古政軒?!不知道字有沒有打錯,還請知道的人指正一下.



麥克喇叭 wrote:
前面說到了"蕭營長",再來說說"古營輔導長"。
古什麼我忘了,不過好像是有個"譽"字。
"古營輔導長"曾經在營上組了一個"勤務隊",召集一營各連
的"頑劣份子"到樂道澳水庫構工,相信各連都有收到那份
電話通知,能做到這樣代表他不是一個光靠一張嘴的長官
。當時我固定每天要站衛哨,不然我也會去參加。
"古營輔導長"經常參與營部連的榮團會,並給予講評。有時
候也會集合營部連全連訓話。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他講過
"做人難,認真做就不難,做事難,認真做就不難。"
其實大部份的兵對營部長官都不很熟,但是營部連不一樣
,營部搭的是營部連的伙,住的是同一個營區,營部連有
什麼事營部都會上來關注。營部外面有營部連的崗哨,我
們幾乎天天碰到營部長官。
當時我很叛逆,別人的話都聽不進去,上哨經常衣著不整
,營長和營輔導長開導過我很多次,但卻從來都沒有處罰
過我。有一回我被營部參謀叫到營部罰站,營輔導長叫我
去割草,我割的不好,他就親自示範教我怎麼割。
就因為這樣,營長和營輔導長反而特別認識我。
營部旁邊有一個工程組寢室,當時的工程兵楊X德學長,
人挺好的,經常請構工弟兄吃飯,但卻在退伍前一個航報
因欠債而逃兵,後來被法辦,真令人惋惜。
我不是一個好兵,我當兵大部份時候都很坎坷,每當我大
半年過去返台休假,回到家裡總覺得家裡一切如故,好像
我昨天離開,今天回來看到的一模一樣的景像。但我卻在
外島歷經蒼桑,彷如隔世。有的人很聰明,會在自己菜的
時候躲在營部辨業務,其實大部份時間在裡面打混,或是
躲在雪山坑道裡,等到自己老的時候再跳出來,但是當這
樣的兵有什麼意思?我覺得我的生命比他們美麗多了。



一營營部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浩林 
初階會員 


來自 : 台北縣土城市
幫別 : 先鋒部隊幫
下崗 : 84.07.28
註冊 : 2005-02-06
發表文章 : 96
掌聲鼓勵 : 40

發表時間 : 2007-09-13
FORM: Logged


浩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浩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麥克喇叭學長,您好:

想向您打聽一下,貴連是否有一位學長叫劉X龍的?我記得好像是管糧秣的??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7-09-13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浩林 wrote:
麥克喇叭學長,您好:

想向您打聽一下,貴連是否有一位學長叫劉X龍的?我記得好像是管糧秣的??

劉X龍:1684T,人微胖,有一些刺青,很肯做事,營部連大寢
室防水工程和置物櫃都是他做的。至於糧秣士另有其人,或許
他也有幫忙吧! 好像住在三重。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7-09-14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在田沃中正堂上面一點點有一間媽姐廟,規模跟其祂的大王
廟差不多。我沒有去拜過,當我在西莒運勢很不好的時候,
我只去拜過西坵的文大王,並且還抽了籤。那我為什麼要提
起田沃媽祖廟。因為一營營部連差點全連帶去那裡發誓。詳
情聽我細說重頭:
在我剛到營部連的時候,營部的長官是"蕭營長"和"古營輔
導長"的前一任,我不記得他們是誰。當時連上的福利社遺
失了四千塊錢,一直找不到,當然也不會有人承認自己拿了
錢。我們連上的輔仔"何X鼎"心眼不太好(這是我的感覺啦)
,想了一個鬼點子,要把全連帶到媽祖廟發誓。這件事引起
了連上老兵強烈的反彈,他們認為"哪有隨便發誓的"?於是
晚上集合大家,說錢大概是找不回來了,提議大家湊錢把錢
補齊了事。結果那一天有一個菜鳥士官沒到,激化了情勢,
演變成為集體圍毆事件。受害者是那個菜鳥士官(後來他也加
入了營輔仔的"勤務隊"),動手打人的全部都到營部去罰站。
當然,那個誓沒有發成。
結語:人家說"周瑜妙計安天下,賠了夫人又折兵"。"何X鼎"
妙計雖好,但結果是非但錢找不回來,反而是使事情激化了,
演變成更大的事件。

故事還沒完,大約一年後,有人實現了"何X鼎"的構想,不過
地點不是在媽祖廟,在營部連伙房。發起人也不是"何X鼎",
居然就是我自己。當時我在連上公佈欄的排假單上填了第1航
報的假,老被人改成第4航報,我跟連參一杰反應了這件事他
居然不處理,等於說原本我第一航報要休的假被搞到第四航報
。我感覺是某個學弟做了這件事,要這是學長做的,我也認了,要是學弟的話,"孰可忍,孰不可忍"。我決定用自己的方式解
決!那一天,晚餐過後,伙房裡洗完了餐具,我所認為的嫌疑
人也在洗碗行列。看管伙房的是一位菜鳥士官,我跟他說我有
事要講,他就把隊伍交給了我。於是好戲上場,我問嫌疑人,
是不是他做的?他說不是。我說"要不然你發誓",發誓這事件
似乎踩到了很多人的底線,扯動了很多人的神經,大家聲調越
拉越大,"你發誓全家死光光"(發這種誓也未免太大了,在這裡向受害者致歉)...,"講三小"...,你一句,我一句,搞得震天嘎響。菜鳥士官和杰想制止,我哪停得下來:"輪不到你講話"
,平常打壓我的學長們現在也都樂得看好戲,難得我氣勢這麼
好。為了不讓人說我欺負新兵,我還對他們講了一些關於反情
報之類的話,將那一天的活動定位為反情報。後來是排長進來
了,對我講了一些沒什麼力道的話,但基於他在營部連的資歷
比我久,我還是尊重他,他把不相干的人疏散出去。突然,"蕭營長"和"古營輔導長"也上來了。究竟是聲音太大他們上來了解狀況或是有人去通報我不知道,"蕭營長"走進伙房什麼話都沒說
又走了出去,"古營輔導長"在伙房外面直嘆:"沒救了"。後來,
我也沒再受到處罰,照理說,發生這種事情,連上輔仔應該要作
一些宣導,以免以後再發生,但他屁也沒放一個。廢話,他是"始作俑者"的創意總監,他還能說什麼?假如我該處罰,那他是不是也該處罰?
結語:以發誓的形式開展反情報工作是一大發明,創意來自於
"何X鼎"。



田沃媽祖廟─營部連弟兄差一點全連帶來發誓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第1頁 (共11頁) 前往頁面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頁, 第1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