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5 ℃ AQI:  風向:05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5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6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阿兵哥園地 » 莒光弟兄

莒光弟兄友善列印



張貼者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9-11-21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西莒營部連兄弟來簽名.. --閱讀人次 : 69304

說到了公發內褲,相信當過兵的大家都穿過。大抵上分兩種,
一種是草綠色四角褲,另一種是白色三角褲。說到了白色三角
褲,穿起來鬆垮垮的,完全包不住你那兩粒和你那一根,就算
你拿XL的也一樣。夏天的時候,大家經常穿一條短褲出去構工
或公差,當你蹲下來的時候,如果不是兩顆卵蛋跑出來就是一
條紅紅的夾在褲縫中間。感覺還是草綠色四角褲要來得好,只
是,好久沒穿了...................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9-12-17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奇妙!你能想像一個平常在海邊撿石頭,在港口扛水泥的弟兄
居然是一個舞林高手,所表現出來的就是你在電視上看到的那
種舞團水準。一個衣著不整,經常搞不清楚狀況的天兵居然精
通民俗技藝,會各式各樣的特技表演。一個文謅謅的業務士實
際上是一個專業的燈光師,把平常只有一條白色布幕用來放電
影用的中正堂打造成一個專業舞台。你眼前所看到的景像完全
來自於一群不起眼的阿兵哥,平常就是打打雜,做做小工的那
些小人物如今都成了明星了。也許你是來自於某個名校的高材
生,平常在學校裡過著多彩多姿的社團生活,但恐怕你在學校
裡所玩出的把戲也比不上你眼前所看到的精彩。因為台上這些
人在入伍前就是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
這是鰻龍第一次參加春節聯歡會的排演工作時所感受到的。前
不久他還在那裡埋怨自己的時運不繼,有那個本領卻去不了南
竿文工隊,到文大王廟裡去求了籤,籤上說過了秋冬或許就會
有好消息。那不就是現在嗎!春節都快到了,自己還在中正堂
彩排春晚,看來是去不了南竿了。
看了台上的種種表現,鰻龍驚覺,看來自己倒沒什麼好抱怨的
,因為和台上的人比起來,自己還算差的,以前自己覺得特別
,是因為大家入伍都成了一個樣,每個人都成了蝦兵了,做些
一般人覺得微不足道的事,但事實上這部隊裡臥虎藏龍,可精
彩了,任何一個蝦兵都可能是某個領域的龍頭,你要覺得自己
特別,事實上,特別的人多了!
不管這些人是才華受肯定被連上舉薦上來的,還是跟政戰幹部
有仇被派過來當聯歡會公差,他們的表現都是那麼的出色,他
們在舞台上的動作被當地的小朋友競相模仿,他們真的是超級
偶像。
眼看天色也晚了,排演人員逐漸散場回到他們連上,但鰻龍知
道他們回去大概是個什麼光景。不外乎就是碗該洗的要去洗一
洗,勤務、業務沒做的趕緊做一做,他們的學長們恐怕是還在
生氣,都出去混一天了!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9-12-17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鰻龍的第一次春晚演出,擔任的是晚會樂隊工作,為一些表演
唱歌的弟兄們對key、伴奏,有頒獎的話再來點頒獎樂。那是
鰻龍生平第一次擔任樂隊伴奏,和電吉它、電貝斯、鍵盤等電
子樂器一起演奏,以前他在軍樂隊裡合奏對象都是銅管、木管
之類的管樂器,練習的方式是不太一樣的。比起制式的軍樂曲
,流行歌曲配樂更要來得靈活自由,富個性化。他生平接到的
最早兩首伴奏歌曲是"用心良苦"跟"甘願"。說到"用心良苦"他
倒是知道的,在當時張宇剛出道很火紅的一首國語歌。"甘願"
是個什麼來頭倒是摸不清楚頭腦,他想說會不會也是一首國語
歌,國語歌取這種名字也太俗了吧!結果,到了春晚的時候,
報名這兩首歌的弟兄都沒來唱。
在往後的十五年裡,"用心良苦"當然還是一直讓人傳唱著,但
說到穿透力,真正唱到大家的心坎裡的,就要算這首"甘願"了
,主唱者:寶島歌王葉啟田,鰻龍退伍後在杰的婚禮上真正認
識了這首歌,從此以後他用這首歌在各個婚禮場合上唱遍天下
無敵手,迎得了最多的喝彩。
今日我甘願為你付出全部,
今日我甘願用汗為你舖路,
只要你快樂,
只要你幸福。
我甘願甘願用我所有的,換乎你好前途。

多麼美好,多麼真誠的祝願啊!加上葉啟田那種洋溢著快樂氛
圍的歌聲,難怪會那麼的令人感動。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Qudada 
新進會員 

註冊 : 2009-11-17
發表文章 : 2
掌聲鼓勵 : 3

發表時間 : 2009-12-25
FORM: Logged


Qudada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Qudada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看完各位賢拜的描述,感覺我好像時光倒流回到205上,
窮山,惡水,狗官,爛兵,刁民應該不夠代表西莒,真正讓我感動的是那一段精采的回憶,哈哈,太肉麻了!
不知大寢室(廚房旁邊那間)的爬圍牆是不是你們流傳下來的,
感覺爬上去後就是脫離洗碗的階段了(因為體能也被操很慘了),哈哈!
剛登上524,看到每個學長都是人高馬大,哇,我到底是抽到什鬼地方阿?
原來去到一個我一生永遠無法忘記的好所在,雖然一去大背包就整個濕了,
回到部隊,一些不屬於那個地方的東西全被幹走,才曉得大家的熱情,原來大家是同島一命,內褲當然就一起用囉!
太多的第一次都獻給莒光,讓我見識到不同的世界!真想罵髒話,你它媽的莒光,真是太棒囉!

1741T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9-12-27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Qudada wrote:
看完各位賢拜的描述,感覺我好像時光倒流回到205上,
窮山,惡水,狗官,爛兵,刁民應該不夠代表西莒,真正讓我感動的是那一段精采的回憶,哈哈,太肉麻了!
不知大寢室(廚房旁邊那間)的爬圍牆是不是你們流傳下來的,
感覺爬上去後就是脫離洗碗的階段了(因為體能也被操很慘了),哈哈!
剛登上524,看到每個學長都是人高馬大,哇,我到底是抽到什鬼地方阿?
原來去到一個我一生永遠無法忘記的好所在,雖然一去大背包就整個濕了,
回到部隊,一些不屬於那個地方的東西全被幹走,才曉得大家的熱情,原來大家是同島一命,內褲當然就一起用囉!
太多的第一次都獻給莒光,讓我見識到不同的世界!真想罵髒話,你它媽的莒光,真是太棒囉!

1741T


你說的是中山室門口的那道圍牆嗎?那面牆從外面看上去
不過是矮矮的一道,但如果從伙房的方向看上去那就是足
足比五百障礙場那道高牆還要高上一截。以前打飯或是洗
碗時,新兵總是會在伙房門口排排站好待命,人少時站一
排,人多時面對面站成兩排。有些老兵閒閒沒事看到新兵
出頭就來了,好死不死放眼看過去就是一道五百障礙高牆
,於是便會叫新兵輪流爬爬看。你們玩的是這個遊戲嗎?
其實這也不能完全說這是整新兵,因為基本上那道牆你爬
得過,那五百障礙場那一道絕對沒問題。以前待砲組的新
兵還玩過低絆網咧,看到低絆網要作什麼動作應該知道吧
!這個出頭就是我們樂隊的學長張X增想出來的。我不喜
歡跟新兵玩,我喜歡跟何X鼎玩!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09-12-29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音樂,隨時都迴盪在每個人的生活當中,隨著網路技術的發達
,想聽什麼音樂下載就有,想靠音樂來謀生的人真的是越來越
困難,而學音樂又是最花錢的一項才藝。人家說"學音樂的孩子
不會變壞",又說"音樂對孩子一生的成長有莫大的好處"。那你
覺得像鰻龍這種吹喇叭的怎麼樣?這個問題恐怕讓人很難回答
,碰到像鰻龍這一種的,還有考慮讓你的小孩去學音樂嗎?
當年鰻龍在擴大週會上當大會樂隊的時候,他所感受到的不是
音樂,台上的長官在檢閱部隊,而他是所有部隊的"號"令者。
換個大家熟悉的話來說,"你最好是耳朵不要給我長包皮,你要
聽錯、腳步踏錯,回去你就有得受。"退伍以後他經常逛跳蚤市
場,喜歡蒐集一些老舊的軍號,倒不是這些東西究竟有多好,
只是一把軍號背後代表著一個戰士,或者它還曾經"參戰"過,
他想讓它來個原音重現,就如同它當年還在服役一樣,不要讓
人當個破銅爛鐵。
當兵,肯定是每個男人都會聊的話題,但像鰻龍這樣一聊就兩
三年的人大概不多,就如同江蕙所說的"嘸通來問我過去,我會
講歸暝\"。在過去,當兵最怕當不完。鰻龍碰到何x鼎這一種的
造成他日後當兵寫不完,不曉得國防部有沒有考慮頒給他"國軍
文藝金像獎"。人家說,"當上帝為你關上一扇門的同時,也為
你開了一扇窗"。當年的何x鼎對鰻龍的任何報備、須求是樣樣
不准,表面上他什麼都沒給他,但事實上,他卻給了他文藝創
作上最最重要的元素─"fu",換個現在的說法就是─要"fuck"
也要先有"fu"。沒有"fu"拿什麼"fuck"何x鼎,又哪來說不盡的
營部連?
過年快到了,應該聽一些喜慶的音樂來應景。人家說"學音樂的
孩子不會變壞",那你覺得像鰻龍這種的如何?這個問題或許可
以這樣回答─"他不是學音樂,他是吹喇叭的"。
這樣可以嗎?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10-02-27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鮑尼從菲律賓來,他不會說國語,只會講台講,但人很友善。
他的頭型狹長、臉頰窄窄的,跟東方人典型偏圓的面部特徵有
很明顯的不同。用一句通俗的話來說,"他一看就是番邦的"。
據他說,他的祖先從福建一帶到菲律賓去,至於詳細情形他也
不是很清楚。
說到了菲律賓之前好像受過西班牙人統治,又曾經是美國人的
殖民地,在菲律賓留下的歐、美血統肯定不少。看來鮑尼也是
其中之一。
鮑尼剛到營部連的時候,別人跟他說什麼他都假裝聽不懂,即
然國語、台語都聽不懂,有些人甚至會用僅會的一點點英文跟
他溝通,但他還是聽不懂,搞得這些人都覺得大概是自己的英
文不到家所以講不通。到最後,不再有人試著跟他溝通了,他
倒落了個免勤務、免衛哨,也免早晚點名的待遇。於是他就整
天待在寢室裡面。這樣的日子究竟好不好過,恐怕是只有他才
知道!
大家都把鮑尼當成一個不正常的人,自然什麼事都不會跟他計
較。鰻龍剛開始基於好奇也試著用英文和他交談,他的回應是
手搭在肚子上說:"very pain,very pain".意思是”很痛苦,
很痛苦”。大家都覺得鰻龍是第一個可以用英文和鮑尼溝通的

鮑尼的假把戲有一天被揭穿了。那是在晚點名的場合,何X鼎
對弟兄們說鮑尼國語、台語都聽得懂,他只是裝傻而已。但他
要大家不要去刺激他。其實這事他的同梯、也同是新莊人的陳
x琳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幫他保守秘密。有一天晚上,樂隊
的張x增又喝醉了酒,他抓著鮑尼對其他人說,”這個是營部
連的紅軍,早晚點、衛哨都不用”。鰻龍聽了覺得特別好笑。
往後他見到鮑尼都會想到”營部連的紅軍”。
有一天鮑尼總算想當正常人了,因為他到營部連也這麼久了,
他想要放返台假。上面跟他說要放假要參加連上的衛哨勤務,
於是他也入列了。
自從他加入衛哨行列以後,鰻龍就經常跟他一起站衛兵,站衛
兵能幹的事那當然就只有聊天嘍!他不會說國語,都用台語跟
人交談。有一天他問鰻龍有沒有女朋友?鰻龍說”沒有”。他
就覺得奇怪!他想幫助他。他說”女人你不強姦她,她不會愛
你”,還要對她說”我愛你”。”我愛你”這三個字他倒是用
國語講的。鰻龍半信半疑,心想”菲律賓的都是這樣的嗎”?
鮑尼生長在菲律賓,知道的華語詞彙大概不那麼多,"強姦"這
樣的悚動的字眼顯然是不恰當的,但鰻龍大概知道他的意思。
鮑尼還說了很多關於女人的事,"..有人女人那裡很臭"之類的
,他在這方面似乎經驗老道。
若干年後的鰻龍在夜店裡碰到了一位菲律賓女子,跟鮑尼有著
同樣的容貌特徵,同樣的清瘦修長,她的身上散發一股甜香,
雙十年華,牙齒潔白整齊,外國人的輪廓,東方人的精緻。鰻
龍很喜歡她,但到了這種年紀已經不會想太多了,就僅限於多
看她幾眼,多跟她聊兩句,沒有必要自找麻煩。但往後的情趣
也總還要有個延續,鮑尼的建議言猶在耳。情場浪子古龍說,
“佳人不可唐突,好酒不可糟塌。”唐突了佳人有失美感,但
倘若她還能愛你,那豈不更美...............
看來,這一切還須要斟酌、斟酌。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10-03-11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人在軍中不怕累,最怕馬子跟人睡"。這是一位待過營部
連的新兵在營部連寫下的一首打油詩的頭兩句,鰻龍某一
天在一個敞開的內務櫃的門的裡側看到了寫這首詩的小紙
片,後兩句倒是忘了,但這首詩的最後三個字是太麻里,
想必這位新兵來自於台東。
當你晚上作伏地挺身被操得要死要活的時候,不曉得你的
腦海是否曾經閃過這樣一個念頭,"我在這裡操到嘜命,
而心裡最愛的那個人(當然就是你的女朋友,總該不會是
你的啊嬤吧!)不知道此刻在幹什麼?會不會也和另外一
個男人在床上做伏地挺身?"想到這裡往日的濃情蜜意剎
時變成酸風苦雨,悲淒逾恆。乾脆就被操死算了!
鰻龍沒有交女朋友,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這種感覺是樂
隊的x增學長告訴他的,不曉得是x增學長太有想像力還
是很多人都有這種經驗,在外島那個時空環境都那麼不利
的情況下,格外會令人絕望。半年以後才能放假,女人又
是那麼的怕寂寞,假如這時候有人趁虛而入?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
有些人總是會想很多,想到最後最悲慘的結果就是一槍把
自己的腦袋打爛。也有人很豁達,逢人便打趣的說"比如
說我現在在外島當兵,阮鬥陣的身邊嘸哉擱倒叨一A查埔A
啊啦?怨嘆!"這話說出來不僅抒發了自己,也緩解了別
人心裡的痛,畢竟這種狀況每個人都是一樣的。
多少個夏夜,205廣場上清爽的微風伴隨著你一上一下、要
死要活,不曉得你的腦海是否曾經閃過這樣一個念頭,"心
愛的那個人現在在幹什麼?"當你晚上躺在鋁床上獨自入睡
的時候,是否曾擔心心愛的那個人身邊躺了另一個男人。
過來人會奉勸你,不要想太多,多想只是多痛苦而已,有
些人註定跟你沒有緣份,不能說是誰的錯,一切都是命,
命運本來就是人生的一部份。
能看清楚這一點,或許就不會那麼痛苦了!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10-04-20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說起了西莒島上的卡拉OK酒店,不曉得大伙兒去過沒有?在鰻
龍去過的少數幾次中,都是公差之餘隨著學長去的,印象中軟
硬體條件都很差。先從硬體說起,外島物資缺乏,技術工匠水
準參差不齊,搭建的酒店環境配備自然是不會太好,大約就和
營部KTV差不多,就算比較好也是好不到哪去。但說起營部KTV
,都以連為單位的弟兄在裡頭群聚,高朋滿座、暢飲歡唱,氣
氛倒是比起卡拉OK酒店要熱絡得多。再說到軟條件,除了他們
播放哪些歌之外,最重要的自然是小姐們的素質怎麼樣?或許
是鰻龍看過的太少,記憶裡那兒的小姐大抵上是體態臃腫,蓬
頭垢面,衣著不講究,有時只穿著脫鞋,當她們嗑瓜子的時候
,滿嘴的暴牙特別令人不敢領教。當她們替你倒酒的時候完全
只是一種例行公事,絲毫感受不到一點殷勤和熱情。
即使是這麼差的軟硬體條件,但還是有些連上弟兄熱中此道,
老往那兒跑,花光了薪餉就去借,借不到就向家裡要錢,要不
到甚至要求家裡分財產的都有。想必他們真的是在酒店"暈船"
了。
說到了上酒店的暈船現象,感覺就如同受了情傷。整天情緒低
落,該要吃飯的時間感覺不到餓,勉強吃點東西,東西在肚子
裡好像老消化不了,老覺得糟糟的。沒什麼心思做事,勉強做
也做不來。假如按照一些人對健康所下的定義─"能吃能做就是
健康",那麼這種上酒店的暈船現象真的是活得不健康。
上述現象顯然是一個人的心理狀況影響了生理狀況,人家說"心
病還須心藥醫",如何從情傷中超脫出來考驗著你的智慧。怯懦
的人會沉溺在悲傷中無法自拔,從此沉淪下去。堅強的人會從
中汲取教訓,檢討改進自己的不足,從中提昇自己。其實每個
人都會怯懦,也都可以堅強,就看你用什麼態度去面對問題。
然而情場失利固然有可能是源於自己的不足,但女人的善變和
不可捉模也是一個不確定因素。情場浪子古龍說,"一個男人若
以為自己了解女人,那他無論受什麼苦都是應該的"。碰到這種
狀況也只有自求多福了。
說到了八大的小姐真的那麼優嗎,為什麼那麼多的人會暈船?
一般來說,歡場中的女子專長就是"哄男人"。如果把妓院比作
是"人肉工場",那麼酒店小姐還須具備一些其它方面的技巧和
手腕,要不就她們本身具備一些撩動你情感的特質。有時候,
人鬼迷了心竅就是會把一些好處儘往她們身上想去。有句話說
"妓女和店伙的臉色,一直都是跟著銀子的多少而改變的"。賣
笑是最基本的,賣身倒是不一定,在那種地方,不管她們本身
對你高不高興、喜不喜歡都會用另外一張臉孔對待你,但態度
是有差的。假如你不是個"咖",一般就是你不太願意花錢,那
他們絕對叫不出你的名字,哪怕你已經介紹過自己N次了,你
的大名還不值得她們認識和叫出口。有人就會賭這口氣,雖然
小姐不怎麼樣,但不願讓人看扁,老讓人當"客人"、叫"老闆"
而潦下去,這體現的是一種越得不到越想得到的心態。你想測
試一下自己的份量嗎?找個她們下班或是休假的時間打電話給
他們,瞧她們是個什麼反應,假如你是個"咖"還OK啦,假如不
是最好別試,通常會另你很難堪。
人家說"戰力是精神和物質的總和。我們考量一下她們的立場,
你總不能在那兒老耍花樣而不願意掏錢,光打雷不下雨讓她們
落了個業績的壓力吧!所以無論如何錢是不能不花的。只是說
錢多事情進展得快,錢少也就只能以時間換取空間,多去捧場
,或許有一天可以打動她們。除了賣笑、賣身,還有一種賣感
情的,十個男人九個倒。你對她有了感情,她把自己托付給你
,你願意附出多少?
不要以為你見多識廣,大風大浪見多了,絕不會被八大的小姐
所蒙騙,有些小姐我們真的要稱她們為表演藝術家,作假騙人
的技巧堪稱一絕,境界真是"令人尊敬"。年紀不過就是個小女
孩,說起話來天真、直率,但實際上卻是個冷酷無情、鐵石心
腸的狠角色。她們一年到頭在那種地方上班看過的人、見識過
的花樣會比你少嗎?什麼樣的新奇、什麼樣的場面她們沒見過
?她們飽經世故,一幕幕的送往迎來、生張熟魏、喜新厭舊的
戲碼不斷在她們眼前上演,"歡場無真愛"這句話大家常聽,但
就她們而言卻是一再經歷,活生生、血淋淋的殘酷舞台。她們
無論就身體或心理都已經無法談戀愛了,你還想用情感去打動
她們,恐怕到頭來被耍的是自己。
歡場無真愛,認真你就輸了。常上酒店的人都了解這一點,久
久上一次的人最容易暈船。雖說要上酒店就不要放感情,但有
時候非得要有點感情才會好玩。
這................,就難了。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Calvin Lee 
新進會員 

來自 : 台北縣
幫別 : 西莒幫
註冊 : 2010-05-14
發表文章 : 1
掌聲鼓勵 : 2

發表時間 : 2010-05-14
FORM: Logged


Calvin Lee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Calvin Lee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我是1714 T
步一營兵器連 計算兵退伍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10-08-09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隨著網路技術的進步,網上購物成了許多人生活上的一部份
,大家在網路上買自己須要的東西,賣自己不須要的東西,
即省錢又環保,以前要當垃圾的東西現在可以賣,買東西也
不見得要光大錢買新的。只要你多用一點心,網路平台讓你
的生活更經濟實惠。除此之外,網路購物有時候還會為你的
生活憑添一些意想不到的插曲。比如說,這一天,鰻龍在一
筆網路交易中意外的勾起了他的一段青春和夢想。
他在網上看上了一把迷你小號,大概就是比起巴掌稍大一點
的小喇叭。他跟賣主相約看貨,兩個吹小號的同行相遇自然
是要聊起自己吹號的經歷跟過往了。鰻龍的青春年華所懷抱
的第一個夢想─國防部示範樂隊,最終當然是幻滅了,他從
來就不知道這個國內軍樂隊天團的成員是幅什麼德行。就這
麼湊巧,這位賣主就是。
說到了這個集國內頂尖樂手的軍樂隊在訓練上想必是大師級
音樂教授的指導吧?錯,一樣是操兵幹兵那一套,當你吹得
不達要求椅子還會飛過來。這不禁令人想起當年在營部連伙
房,碗洗得不好碗盤不也會飛過來嗎?
而這些當年在示範樂隊操兵幹兵的幹部們,不乏今天在社會
上大家耳熟能詳的音樂家們,比如說台x市立交響樂團的首
席小號鄧x屏,鼎鼎大名的鋼琴王子陳x宇,這些台面上斯
斯文文的藝術家們到了部隊也成了操兵幹兵的藝術家了,罵
人不帶髒字,面目猙獰,凶悍潑辣。你還能想說藝術家都是
娘娘腔嗎?
話說鋼琴王子陳x宇原本還不是吹小號的,他進了部隊後,
,支援吹小號,銜接教育二個月就從不會吹到能出任務,一
般人可是要練個幾年啊!可見他們練習是個什麼樣的強度。
看來整個國防部的文化都是一個樣,從高司單位到基層部隊
都沒什麼不同,要說示範樂隊是一個頂極的音樂殿堂嗎?不
,那不過是另一個部隊而已,他們的訓練就如同營部連在伙
房操新兵。
人在不是那麼成功的時候總會編造一個美麗的期待,那個期
待會讓人感覺很幸福,但現實往往不是如你所想像的。假如
當年的鰻龍進了示範樂隊,可能感受到的也不會是他所期待
的那種夢想,要想參加你想像中的那個樂隊,最好的方式就
是"自己組一個"。也就是在軍中大家常掛在嘴上的那句話─
"自己福利自己爭取"。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10-08-10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在版上發表文章了,倒不是完全沒有
題裁,只是這段時間陷入了一段兒女情長,"我的女人都走
了,我都找不到我的女人"。其實也沒有那麼嚴重,只不過
就是在夜店認識的兩個樂隊小姐沒有預警的就消失了,兩
個都回到菲律賓。我沒有和她們談感情,我想一般人也很
難把風月場所的女子當成女朋友。我們只是聊天,用自己
最自然的一面相處,久了也是會有一點情感的,所以她們
突然走了,我感到愁帳,我再也見不到她們了,最後的道
別也無法跟她們說。
我想人的態度都是一致的,沒有對象之分,會青樓薄倖的
人也會對他的親朋好友薄倖。人家說"煙花本是無情物"。
錯,"人非草木,焉能無情"。當一個show girl坐在你大腿
上磨蹭的時候,假如她對你有好感,她也會從你的眼神裡
去搜索你對她有沒有愛,雖是在風月場所,但情感的交流
卻是真實存在,所以我感覺那些會對風月小姐薄倖的人其
實是最不可靠。
人的情感有限,當你把情感過多的放在一個地方,往往在
別的地方就會變得很少,過多的沉浸在傷感、緬懷往日的
情誼,自然就沒什麼心思在網上談當兵。久而久之,習慣
不作文章,倒頭來連文章都不知道怎麼寫,有時候有些想
法或靈感反而變成不會寫。這也就是為什麼這麼久都不舖
文了。
兒女情長其實每個人都會,只是看個人如何把傷害降到最
低,過度的兒女情長的確會誤了正事,如果把上網舖文當
成是一件正事的話,這不就誤了嗎?以前在部隊裡面,如
有弟兄們碰到情感問題,幹部們總喜歡講些大道理,甚至
是一些風涼話,其實都無助於緩解弟兄們心中的苦悶,他
們沒有真正用同理心去體察下情,自然無法幫助他們渡過
難關。再多的大道理都是紙上談兵,能真正解決問題才是
真才實學。可惜啊!大多數人都只會紙上談兵,卻不太會
搞真槍實彈。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10-09-01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現在電視上流行一股新兵熱潮,劇中有些橋段看了覺得很好笑,
有些看了卻很噁心,尤其是關於幹部的那些一派冠冕堂皇的灑狗
血。但看了總覺得國內的軍教片似乎是老離不開新訓中心啊!
說到這個新兵對我們營部連可是意義非凡。怎麼說?我們營部連
不都是靠新兵過生活的嗎?新兵去打掃、新兵去洗碗、新兵去出
公差,沒有新兵我們營部連真是不知道怎麼過生活。沒有新兵的
日子大家就等著一月個兩梯的新兵送進新兵隊,看什麼時候到新
兵隊去帶一些一營的新兵回來。
於是乎,"啊!新兵",大家都曾喊過,相信大多數過部隊生活的
都有這樣的經驗─壓低嗓門、扯開喉嚨,"再給我慢慢來"。
那段日子真是別有一番滋味。
不過說到這個鰻龍啊!正如他學長所說的─"永遠都像個新兵"。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10-11-07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難免有錯 - 劉德華
曲︰周治平
詞︰何啟弘

本無意飄泊
卻擱淺在妳似有似無的眼中
繁華落盡奈何不了什麼
卻總是欲走還留

鰻龍經常徜佯在青山綠水間的山地部落,要說風光好,好的地
方多得是,但要體驗不同文化氛圍,那就非得要到番邦了。番
邦有什麼好?不像中原有那麼多令人窒息的禮教,你大可以盡
情的做自己。比如說,當你看到一個美妙的部落少女,你打從
心理的喜歡她,那就大方的對她表白,不外乎就是"我可不可
以愛妳"、"我要跟妳在一起"之類的。不會有什麼問題!就算
是她父母在場也無所謂。但這種事要發生在中原地帶,而對方
的年紀又不夠大,那你大概就是要等著警查來逮捕你了。
自己也三十好幾快四十了,依然獨自一人過生活,雖是自由自
在,有時倒也羡慕別人有可愛的子女,眼看著自己日漸凋零,
部落的少女們又不那麼在意你和她差了多少年紀,一切都有可為,但卻又怕惹得身後一身麻煩,於是就這樣猶猶豫豫的─既
下不了決心,也離不開部落。

紅塵裡曾被誰挽留
又怎麼能瀟灑不帶一點心痛
冷風吹過原來殘夢已久
只是我無法擺脫 已經無從寄託

這麼多年來的浪子生涯,既不曾挽留過誰,也不曾被誰挽留,
有時真感覺像沒人的,要說心痛,凡事總有個代價,怨不得人
。自己這把年紀擁有個什麼?除了回憶或許一無所有?有些人
、有些事,你永遠忘不了,部落雜貨店裡的投幣式卡拉ok播放
著一首又一首的劉德華、張學友,當兵時的種種感覺隨著歌曲
的意境在心裡油然而生。這些都是他當兵時的流行歌,每次唱
這些歌就會找回這種感覺,久而久之大家就稱他為"xxx劉德華"。

是與非 愛與恨
留或走 全都難免有錯
多少人 多少情
都路過已經不能強求
回頭看我臉上的落寞
又是誰讓我染上寂寞


難道我真的錯了嗎?真的沒有選擇嗎?或許是有的!為了排假
的事要大寶發誓,真有那麼嚴重?假如跟上級反應或許可以得
到解決,就算是何x鼎不買賬,也還有營級幹部可以試試,人
事官、營輔仔等等,為什麼非要大寶發誓?
說到樂隊要練習,也不一定非得要喬掉職業衛哨,只要找個樂
隊裡比較不須要練習的學弟去站便可,自己一樣可以完成想做
的事,換作是別人也一定會這樣做,為什麼自己不?
鰻龍非要把自己搞得那麼狼狽,而不去作其它選擇,真是傻到
可以。但在鰻龍的心裡卻是另一種感覺─"不爽,想想自己也
讀過幾年書,自己卻落得像流氓一樣靠欺負別人過生活,再怎
麼欺負都是欺負自己人"。他厭倦了那種高壓低、人欺人的氣
氛,他想找找那個所謂部隊的保姆輔仔要個公道,看他是個什
麼說法?這就是他的固執,或者說,這是他的白自。
他畢竟是個未出社會的畢業生,他對所處的部隊,遇到的幹部
感到失望與幻滅,他感覺不到公平與正義。嚮往一個正常合理
的部隊並不是錯的,只是他所理想的那種部隊在他的那個年代
裡,或許並不存在。
何x鼎也沒有選擇,整個營部連建制一百多人,扣掉支援的除
外,連上也還有六、七十人,怎麼連個職業衛哨都喬不出來呢
?想必也是出於同一種感覺─"看你不爽"。他老早就覺得鰻龍
這個人怪怪的,行為舉止和反應都和別人不一樣。這是出於帶
兵官的一種本能,從一個士兵的神態觀察他是否存在危險因素
,以防範危安事件的發生。只是他沒想到這個鰻龍會這麼不正
常,明明就是一個軟蛋卻老跟自己對著幹,一次一次的挑戰自
己的權威,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平常跟自己互動頻繁的大寶也
被逼著發誓,偏偏發誓這個出頭又是自己發明的,真是有苦說
不出啊!還有那麼一次,剛吃完晚飯,這個時間以大寶的坎暫
是應該幫忙看伙房的,但他卻跟何x鼎涼快去了,鰻龍最看不
慣這種仗勢打混摸魚的人,就那麼不識相的叫人去把大寶叫了
過來,真叫那何x鼎臉往哪擺啊!鰻龍站安官的時候,安官室
就在輔導長室旁邊,也時而對脫序的大寶大吼大叫的,這一聲
聲的恐怕是都像針一樣的札在何x鼎的心坎上。
一個男人,尤其是身為一個長官的,最受不了這個。
於是呼,鰻龍得到了他應得的公道。正如世界知名;描寫黑幫的
小說"教父"所描述的,一個人篤信司法、警查機關的公平正義,而無視於黑幫對他的種種警告,他的下場就是在某一個清晨,會
有某個人在垃圾堆旁邊發現他的屍體。鰻龍喜歡當孤鳥,孤鳥
自然有孤鳥應得的公道。何x鼎的所謂"難忘的教訓",在午休
時刻吹警急集合哨當眾訓斥鰻龍。真會挑時間,擾人清夢最是
令人反感,手段真他媽的陰險狠毒。真不曉得這究竟是中正預
校還是政戰學校的真傳,日後,到底是這兩個學校會以何x鼎
為榮或者何x鼎會以這兩個學校為榮我們姑且不去看他們如何
,他們自然會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榮譽",我們只須要隨著麥克
喇叭的旋律去體會營部連的情調。
當然,鰻龍的白目自然是不在話下,人家說"項莊舞劍,意在
沛公"。伙房發誓這個事,一劍故然是殺在大寶身上,這一劍
卻也殺在何x鼎身上,鰻龍不怕被處罰,處罰對他來說像家常
便飯,他倒想看看這個何x鼎對這事該如何處置?何x鼎倒是
挺機靈,事關自己姑且就來看視而不見,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沒那麼簡單的,有一項學術研究指出,學音樂的人對於記憶
力、語言能力、表達能力會比較突出,這項數據或許多少表現
在鰻龍的身上。或者說具有藝術性格的人到哪都是一個樣,鰻
龍進不了示範樂隊,就到部隊裡去發掘藝術題材。當然,最好
的題材就是何x鼎。這些材料完全會被寫出來。
要說誰對誰錯,誰好誰壞?也只能說他倆是一路貨,立場當然
是對立,但在行動上,何x鼎絕對可以稱得上是鰻龍的偶像,
何x鼎只說要發誓,而且終究也沒作,鰻龍把它引申到"全家
死光光",還真正把它執行,可以說用自己的模彷對何x鼎作
了最誠懇的恭維。雖說在同一營區分屬長官與部屬,但實際上
年紀上都差不多,何x鼎、蔡x宜之流也不過大個鰻龍一、兩
歲,如果說鰻龍年輕氣盛太衝動的話,那何、蔡又哪能不衝動
呢?尤其是碰到像鰻龍這種的!

有多深 有多濃
有多真 全都難免有錯
該放棄 該傷心
都難以選擇何去何從
一身憔悴已無話可說
情緒飄零又如何
終究還是不能眠不能說


鰻龍緩緩的步出雜貨店,雜貨店旁的上坡路上坐著一整排大約
是七、八歲的部落孩童,
"叔叔,你唱歌怎麼那麼有感情啊?"
鰻龍一臉苦笑,走向自己的摩托車準備驅車離去,
"叔叔,再見!"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 
高階會員 


來自 : 高雄
下崗 : 84.2.16
註冊 : 2007-08-23
發表文章 : 98
掌聲鼓勵 : 228

發表時間 : 2010-11-24
FORM: Logged


麥克喇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麥克喇叭 麥克喇叭的個人首頁: 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說到了時下最流行什麼?葉問、詠春拳肯定是其中之一。詠春
的趣味在哪?木人樁肯定是很大的賣點。我們看甄子丹的系列
電影,除了葉問外,其它的影片似乎都不那麼成功。他說,葉
問的成功跟詠春無關。在我看,所言差矣!詠春的價值早在李
小龍時代就已經奠定了,很多人看葉問是延續著對李小龍的熱
愛,而木人樁的演練又為影片加入了更加豐富多元的趣味,於
是談詠春就不能離開木人樁,沒有木人樁的詠春是哪門子詠春
?於是葉問、詠春、木人樁似乎是不可分離的。
講詠春、說詠春,詠春說不盡!那鰻龍跟詠春有個什麼關係? 
還真不湊巧,鰻龍小時候還真練過詠春,大概在他10歲左右
吧!但並不是基於他對武術的熱愛,跟大多數小孩一樣,學才
藝都是被父母逼迫的。說到以前,混國術館的都怕別人知道,
一來,別人老想找你單挑。二來,學武術的都不是什麼好人家
的,不是野蠻的混混就是素質低落的笨蛋。但話說,春去春來
春不敗,風水輪流轉,輪到我們玩。這一波的詠春熱,你會打
點詠春還真是時尚。於是鰻龍試著把當年學的詠春再一點一滴
的回想出來。
說起了鰻龍的詠春,真不知道是什麼阿里不達詠春,既沒有小
念頭、尋橋、標指、黐手,連木人樁法都沒有。真可說是不正
宗中的不正宗,有的只是詠春的步法、攻防的基本手勢和身形
,其它的元素都跟詠春毫不相干。這到底是從哪裡演變出來的
詠春或者是當年武館師父為了迎合李小龍熱潮而用點詠春的皮
毛自創的詠春,實在也說不清楚了。
不過說起了打木人樁,其實也不必遵循套路,就跟你演奏爵士
樂一樣,想到哪裡打到哪裡,與其說是運動,其實也是創作,
因為每次打出來可能都不一樣,很有趣,也像玩具一樣。
話說這一天鰻龍跟木人樁廠商約了時間在澄清湖後門的三亭攬
勝處試打木人樁,廠商卻臨時有事晚到了,於是在那邊枯等了
數十分鐘。想起了專科時代念的就是這附近的學校,那時候的
小貝湖還沒有被填平,就緊挨著學校。當時的自己每天拎著樂
器面對著小貝湖時而溫柔湉靜、時而波光瀲艷的南國田園景象
作練習,感覺真是挺幸福的。在西莒的那一段軍旅生涯,當自
己最苦悶的時候,也時而想起那段美好的時光,昔日的良辰美
景、昔日舊友同好相聚的歡欣愉悅,對照著外島蕭瑟的長夜與
輝星,格外感到傷心落寞。
舊地重遊,景色依然沒什麼變化,涼亭裡幾個穿著隨興的老人
枯坐著,濃妝艷抹的中年婦人們形成不了什麼風景,初長成的
小男女們散發幾分鄉氣,來去之間也醞釀不出什麼情調。這個
時候如果你打電話給你昔日的同窗好友恐怕大家也都因為忙著
生計而懶得理你。
魂縈舊夢就讓它留在夢裡,往日的美夢對照此時此刻,沒有那
個條件,我們會回味過去熟悉的景物、故人,或許是因為那令
人感到溫馨,或者也是為了逃避眼前的壓力吧!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麥克喇叭
第9頁 (共11頁) 前往頁面 第1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頁, 第1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