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時多雲 溫度:24 ℃ AQI:58  風向:0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阿兵哥園地 » 南竿弟兄

南竿弟兄友善列印



張貼者
kingfisher 
副站長 

kingfisher

註冊 : 2004-08-19
發表文章 : 1140
掌聲鼓勵 : 999

發表時間 : 2008-05-23
FORM: Logged


kingfisher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kingfisher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七、四大金剛 by longtom --閱讀人次 : 6719

睡夢中被一陣尖銳的笛聲和嘰哩呱啦的廣播聲吵醒,折騰了大半夜,雖然鐵板又冷又硬,還沒睡飽也不太願意起床,直到一班水兵在樓梯間跑上跑下,吵到樓梯下受不了,才意猶未盡的起來整理行李。運輸艦在出港和進港前,會進行封艙管制,閒雜人等不得進出甲板,看到這樣的狀況,知道馬祖已經不遠了,弟兄們像煮鐵板燒似的滾了一夜,精神呈現萎靡狀態,坐成一列等待船隻入港。半個小時不到,感覺船身不再搖晃,三三兩兩的軍民從各個船艙裏陸續出現,向著艙門口前進,如今再撐著也沒有什麼意義,背起大背包,加入了排隊的行列。

出了艙門,目光被右邊山頭上『枕戈待旦』四個大字吸引過去,碼頭上往來步伐敏捷的軍民,來去穿梭的卡車和吉普車,散發出前線戰地特有的肅殺氣氛,外頭的氣溫比起船艙,大約低了十幾度,海風吹在臉上有如刀割,這種溫度和場景從未體驗過,似乎來到一個陌生國度,不由得上緊發條,隨著帶隊長官的指令,走向港務大樓前的廣場,廣場附近有一座『人定勝天』的雕塑品,伸出手指頭指向天空,乍看之下吃了一驚,以為比的是中指,再仔細一看,原來比的是食指,意義不甚了解,如果雕塑向著著大陸方向,理當要用中指較有殺氣。



(福山照壁--枕戈待旦)
集合的同時,一部二噸半的軍卡,冒著黑煙開到部隊旁,隨後跳下幾位臂掛‘海龍蛙兵’的士官,為場上新兵演出一場真人實境秀。菜蛙兵站在離我三行遠的位置,勇猛驃悍的海龍士官連聲催促,要蛙兵趕快跳上車,以我的標準看來,菜蛙兵的動作非常迅速,可惜帶隊的兩位士官不認同,一左一右站在車後,對著上車稍微慢一些的蛙兵,屁股上各踹一腳,打算用腳把他們踢上車,依這個情況判斷,要晉身為海龍之前,最少要當上半年海狗。前後不到一分鐘,留下錯愕的觀眾,軍卡噴著黑煙揚長而去。據說蛙兵都是自願加入的,載回連上之後,無論被三杯還是紅燒,應該都要巴結一點,堅持下去,至於我們這群非自願加入的,看完這場表演,不自覺的夾緊屁股,立正站好。

吹了十幾分鐘的海風,身體涷的像根棍,好不容易盼到一部吉普車,載了位肩掛星星的將官,下來為新兵訓話,大意是:即然人到了馬祖,兒女私情要看淡一些,認真的服完役期,馬祖有的是好風景,有的是好空氣,他在台灣一天抽一包煙,就感到胸口鬱悶,在馬祖一天抽三包煙,還覺得通體舒暢…………。不記得他是那位長官,他若說嚴令禁止老兵踢新兵屁股,或許還能振奮軍心,若說為了吸新鮮空氣,或為了一天抽三包煙來馬祖,那麼我發誓,如果讓我掉頭回台灣,我願意從此戒煙,並且擔任終身義工,大力宣導戒煙的好處……,當時軍隊還有軍煙配發,不怕你抽的兇,只怕你抽不完,所以戒煙云云,不過是痴人說夢。

訓話完畢,幾位在一旁等待的上兵和士官,各自將領取的新兵帶開,彭小德去了北竿,從此失聯,阿貴跟我同樣到砲指部,後來分到了莒光,我和另外幾位新兵,一同進入六九砲指部的六三五營。原以為部隊有卡車接送,結果帶隊士官走啊走的,竟然走到公車站,一行人就站在福澳碼頭旁的公車站等公車,比起海龍蛙兵,場面真是遜色不少,坐公車也罷,至少帶隊士官並沒有踢新兵的打算。往後公車成為我在馬祖的代步良伴,連打靶也坐公車去,一群兵荷槍實彈投錢上公車,馬祖百姓早已見怪不怪,唯有在戰地前線才能見到這樣的奇觀。

沿途的景觀,除了樹林還是樹林,不是上山就是下山,碉堡隱藏在樹林之間,沒有看到百姓,看到都是身著草綠服的兵,跟週遭的景色溶成一片,高樓大廈在這兒是不存在的。公車行至山隴,總算看到一些人煙,這裡是連江縣政府所在地,南竿最繁華的地段,不過縣政府的門口卻是一大片菜園,公車站旁就是大海。

背著大背包下了車,覺得營區應該在附近,沒料到營部在牛角嶺上,背著全部家當爬山的滋味不太好受,帶隊士官身上沒有裝備,爬起來像山羊般敏捷,苦了後面一群菜鳥,不敢問他路有多遠,更沒心情欣賞風景,只恨當初在關東橋沒練到爬山的招數,就這麼氣喘吁吁的一路追趕,到了半途,背包斷了一條背帶,最後一段路等於是用提的,幸虧年輕力壯,才得以直衝山頂。

跟步兵營不同的地方,砲兵營裡沒有排長的編制,砲長等同於排長,姓什麼就叫什麼砲,如劉砲、張砲、馬砲等等,到營上第一位見到的是值星官,人稱韓砲的上士,韓砲隨口問了幾句,要新兵進中山室填資料,填完下去打掃,過兩天為農曆除夕,是個打掃的好時機,不過連隊的兵再多也沒有用,打掃永遠是十幾個菜鳥的工作,老兵也拿掃把,不過掃把是用來畫符的,邊抽煙邊盯著菜鳥,才是老兵的工作,沒有理由,誰叫你那麼菜,菜本身就是一種罪過。

外島營區的配置沒有規律,在山坡上挖個洞,加個門,也算間營房,整個營部散落各處,用各式各樣的台階相連,有的連台階都沒有,得走小山路。掃著掃著掃到一片氣窗,原來正站在屋頂上方,建築形式隨著地勢變化,是馬祖軍營的一大特色,不像本島軍營那樣整齊美觀。

東掃西掃打飯洗餐盤,好不容易捱到了晚點名,誰知解散之後還有延長賽,新兵留下繼續做銜接,老兵隨意參加。頭一回聽到銜接,以為是個名詞,隨後發現是一個動詞,所謂的銜接,不是坐在中山室讀馬祖日報認識馬祖,而是利用伏地挺身和交互蹲跳,讓新兵快速習慣馬祖的緯度和氣溫,做完再蹲個半小時,聽砲長、學長唸經。新訓中心是一個班長九個兵,現在是二個兵分到五個學長,做什麼動作都用放大鏡盯著看,一點摸魚的空間都沒有,若氣力放盡趴在地上,難免要挨個幾下無影腳,接著各式國罵、三字經統統出籠,其實不必動腳,光罵也被罵死了。

或許是天氣冷,學長也想早點睡,第一次銜接教育有驚無險的渡過,隨後帶隊到大寢室就寢,寢室有個木製拉門,進門靠左邊是一排上下舖的鐵床,門旁的溫度計,顯示氣溫為攝氏三度,我分到門旁第二位的上舖,陣陣冷風從門縫鑽進來,跟睡在冷藏室沒有兩樣,除了幾個新兵,其餘不管老鳥菜鳥都自備睡袋,韓砲要經理兵拿棉被來,經理兵搖搖頭、聳聳肩,兩手一攤說:『棉被不夠了,被單好不好?』,韓砲說:『被單也好,沒棉被的各發一床被單』,我排在後面,分到一床被單。

拿著被單爬上床,脫掉小夾克,長袖草綠服怕冷不敢脫,用被單把身體捲的像個潤餅,再伸出手把小夾克蓋上,躺下不久,牙齒冷得打顫,熄燈後下床怕學長罵,不敢去拿背包裏剩下的軍服,處境好比楊過睡在寒玉床,凍的半死,楊過尚有小龍女相伴,我身旁是一群打呼像豬似的學長,兩相比較,還不如跟李莫愁睡在一起,胡思亂想了一陣,抵不過連日操勞沈沈睡去。睡到半夜,只要有人開門進來叫衛兵,一定會被冷風吹醒,就這麼睡睡醒醒的撐過南竿的第一夜。

清早還不到起床時間,衛兵不爽新兵睡得比他晚,自動把新兵叫起床打掃,天色濛濛一片,就著室內五燭光的燈泡看出去,只見小樹頂和草地上,結了一層透明帶點白色的東西,莫非是傳說中的霜?可惜這裏是牛角嶺,不是合歡山,沒有滿山賞雪的人群,只有滿山祈望太陽趕快出來的菜鳥。

若營部連是此行的終點站,勢必得為將來的日子擔憂,沒想到剛過中午就來了救星,從第三連來了一位學長,要帶走我、文淵、阿瀚三人,營部連地勢高、天氣冷、老兵兇,不是人待的地方,能夠離開此處,相信到哪裏都不會更糟,一反上山時的鬱悶,下山時步伐輕快多了。菜鳥終究是菜鳥,當時以為自己逃離了地獄,事後才知遠離了天堂。


第三連在南竿的另一頭,一個叫馬港的地方,距山隴約半個小時車程,坐上公車,走在顛簸的山路,回想起關東橋的生活,再想起前後不過三天,一路從韋昌嶺直達這個鳥不生蛋、烏龜不上岸的小島,眼看此行終點就在眼前,不禁感嘆。

本連駐地在馬港交管哨附近,從哨所旁的水泥路進去二、三百公尺,半途經過一條通往連部的長台階,安全士官站在上面,面無表情的看著新兵,台階和中山室之間有個大山洞,洞頂漆著青天白日的國徽,四周掛著偽裝網,洞裏一支墨綠色的砲管,尺寸之大超乎想像,中山室的另一邊也有個山洞,同樣一支大砲在裏頭,連集合場在中山室門口,兩砲之間,另一邊為水泥路,路旁是懸崖,懸崖下為海灘,淺水處插著一支支反登陸鐵椿,三個新兵站在中山室前刮海風,等候值星官大駕,耳朵聽著海潮,眼睛看著以往電視裏才有的景象,只覺得殺氣騰騰。

時值農曆除夕前一天,中山室大門旁貼著一幅應景的大紅春聯,上聯寫著:“四面八方唯我風頭最大”,下聯接“金碧輝煌在此鍛鍊成剛”,橫批“四大金剛”取自上下聯首尾四字,雖不工整但氣魄自然流露,想必是出自軍人前輩之手,意義簡單明暸,提醒現在看著對聯的人,皮要繃緊一點,鑄鐵也有機會變成不銹鋼。連上的值星官是溫砲,四大金剛連第四砲的砲長,見面沒理由先痛刮一頓,叫新兵的招子放亮些,不要給他出狀況,順便告知集合哨是一長三短,一聽到集合哨,不管你是在茅坑拉肚子還是生孩子,馬上滾出來集合。

溫砲中等身材國語口音,一頭捲髮戴著副眼鏡,外貌看來頗有幾分文人氣質,事實上他的脾氣火爆不說,每回一開口就嘰哩哇啦的幹譙連篇:『某某某,幹你娘的雞八毛,王八蛋,你是不是你媽的雞八生的?看你一副鳥樣,過來我摸一摸,看你的屌還在不在………』,話由丹田經過喉嚨,不必經過大腦,卻流利之極。

以前在工廠上班,早已聽慣什麼『老雞拜』、『幹你娘』等台語國罵,就文法來說,屬於語助詞或形容詞之類,不見得有什麼惡意,頭一回聽到把髒話拿來當做名詞,用的還是國語,令人嘆為觀止,之前誤會營部連的韓砲是邪惡的化身,現在和溫砲比起來,韓砲簡直純潔的像小天使。幸好三個菜鳥同時分到一砲,一砲的成砲長沒這個習慣,副砲陳小華兇歸兇,至少還講點道理,不會沒頭沒腦的亂幹一通。

吳小文連長,跟溫砲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平日表情嚴肅帶著殺氣,喜怒不形於色,帶兵方式也很傳統,記得他曾對打飯班說過一句名言:『如果今天連上只剩一塊肉,沒有理由,那塊肉一定在連長的盤子裏……』,說話時冷酷的模樣,至今不敢忘懷,當時奉為打飯班的規臬。學長私底下叫他『六腳仔』,意義不甚明暸,約略是形容蜘蛛一類的昆蟲,據學長描述,他曾在酒後拔槍追衛兵,原因不明,崗哨牆上掛著『衛哨兵用槍時機』,但沒有提到連長拔槍追來時,衛兵該如何處置,以至於衛兵空有步槍在手,仍被追的滿山亂跑,往後那位衛兵只要見到連長走過來,馬上調鬆槍背帶,隨時準備大背槍逃命。

七十九年一月二十六日,農曆年除夕,年夜飯在部隊裡一樣慎重,支援在外的學長,新兵隊裡九六梯、九七梯受訓的菜鳥,全部歸建團圓,連上人來人往熱鬧非凡,此時方知九五梯以下的菜鳥,共有十四人之多。中午用餐時,毛士官長站在長官桌詢問:『廚房裡缺個幫廚,新兵裡誰有餐廳經驗的?』,頓時想起長輩的叮寧,駕駛兵、伙房兵都是革命軍人不錯的歸宿,當下毫不猶豫舉起手來。說起炒菜,家常菜沒有問題,升上國三之後,晚飯和便當都是自己動手,過年過節搞個六菜一湯拜祖先不費吹灰之力,至於餐廳,的確在海霸王端過兩個月盤子,雖沒正式炒過,卻見過不少大廚風範,俗話說的好:『做兵不是做信用的』,管他三七二十一,運氣好一點,能留在伙房也說不定,這樣的機會,豈能輕易讓它溜走?

越過水泥路另一頭,一條斜坡通往海邊,伙房在半道上,對面是浴室及廁所,站在伙房門口,整個后沃海景盡收眼底,伙房門一打開,白煙強強滾直衝出來,兩個爐灶一個蒸一個炸,拐兩梯的學長舜河、伯皎,忙到圍著爐邊打轉,見到幫廚自然來者不拒,但伙房裡的廚具樣樣新鮮,光一個燒煤油的排氣化爐,就讓我摸不著頭緒,更別提要把它點著,兩位學長也沒為難,丟了把菜刀給我,要我切蔥切蒜切辣椒,為了一展長才,爭取學長的青睞,刀一上手便卯足了勁往死裏切,切到手也在所不惜,不一會功夫三樣各切一盆,速度與刀工兼具,隨後洗菜洗鍋洗鏟,不用學長交待,樣樣搶先做好。

兩位學長平日離群索居,沒有沾上惡搞學弟的壞習慣,看我做的認真,趁著炸魚的空檔打賞一根煙,叫我到伙房後面抽,千萬不要被別人看見,我依照學長的指示,蹲在伙房後面的豬舍旁,慢慢把香煙點起來,自下船以來,除了睡覺之外,只有這一刻鐘是屬於自己的,此時正逢漲潮,海岸線近在咫尺,一支支醜陋的鐵椿被海水淹沒,有些許神似大園的潮音海,觸景傷情,兩者間的距離不過一百八十海浬,感覺卻像天涯那般遙遠。

新年期間暫停操課,也不必晚點名,吃完豐盛的年夜飯,各式賭具紛紛出籠,中山室的桌椅排成賭博隊形,有的做莊有的押寶,有的收看新春特別節目,一時拍桌吆喝,談天嬉笑聲不斷,具備一兵以上階級即可上桌,二兵不能看電視也沒有資格桌邊觀戰。照理講沒有晚點名就沒有後續的銜接教育,但前一晚學長帶九五梯和九八梯銜接,人數只有五個,操起來不帶勁,做個百來下伏地挺身草草了事,今天加上歸建的九六、九七梯菜鳥九人,合計十四人,操起來有趣多了。

砲兵注重臂力鍛鍊,因為砲架重,砲彈也重,么五五加農砲的砲彈,一顆淨重四十五公斤,不過前頭在賭錢,後頭一、二、一、二的做伏地挺身未免殺風景,外頭又冷得要命,出去搞是損人不利己,一些不愛賭錢、不愛看電視的學長,想出一個好方法,美其名為在營練習,要菜鳥以出砲操的姿勢蹲在後頭。十四個菜鳥蹲成三行,兩個副砲輪流在旁雜雜唸,五、六個老兵手插口袋糾正蹲姿,不時伸出腳尖踢菜鳥屁股,搖搖欲墬者,交互蹲跳一個基數,偶而賭桌上的學長還會回頭幫忙:『第二排第二個,你在看哪裏?再混嘛!』,馬上一個基數伺候,被點名的是我本人,因此印象極深。

一生難得一次出國過年,最終以蹲姿收場。自願放棄年假,認真銜接新兵的全是義務役士官兵,志願役如出口成髒的溫砲等人反而不見彈,不免令人懷疑,蹲著過年並非在場學長原創,去年的今天,他們很可能也蹲在這裏,軍中薪火相傳的使命,向來是落在義務役士官兵的身上。


(砲兵蹲姿示範,前蔡小谷,後吳小熙)
新兵隊尚未結訓的菜鳥,規定不能服衛哨兵勤務,但幾個輸紅了眼的學長找溫砲商量,反正菜鳥只能像木乃伊似的蹲著,不如讓菜鳥加入衛哨輪值,好多一點時間翻本,溫砲從善如流,宣佈新年期間晚上八點至十二點,一個老兵配一個菜鳥站哨。排班的方式很特別,溫砲拿副撲克牌,要蹲在後面的一人抽三張,我抽到兩張八、一張十,按照牌理解釋,應該是二班八、十,一班十、十二的衛兵,但經過溫砲解讀,判定為三班八點到十點的衛兵,要我即刻著裝,跟著學長去接衛兵。

金馬前線夜間實施燈火管制,中山室的窗簾內紅外黑十分厚重,燈光透不出去,外面風勢大氣溫低,沒有半點星光,一出中山室,別問我敵人在那個方向,連路在哪兒都瞧不見,學長很酷的拿個打火機,藉著打火石發出的閃光帶路,我有樣學樣的拿出打火機來打,兩人像螢火蟲似的一閃一閃前進。

打火機是馬祖夜間行路的好伙伴,不抽煙的人也會帶在身上,除了照路之外,據說打火機還有個妙用,每年七、八月間對岸水鬼結訓,會游到馬祖做結訓測驗,若晚上不幸在路上遇見,有槍的當然開槍,沒槍的趕快掏出打火機相贈,好讓水鬼帶個紀念品回去,否則非得割個耳朵或人頭才能交差。直到一年多後的某一天,莒光有位弟兄靠著打火機走路,摔死在山溝裏,馬防部才明令禁止夜間使用打火機行進。

交接了衛兵,學長提醒我上刺刀,解開槍背帶套在手腕,站在哨所外面警戒,他則躲在哨所裏面,負責警戒我。

本島部隊穿的小夾克,擋不住馬祖冬天的寒風,因此外島部隊加發防寒夾克一件,夜間站哨時,還會額外加穿一件毛裏的防寒大衣,大衣上有滾著毛邊的連身頭套,一但把頭套套在鋼盔上,戰鬥力立即下降百分之八十,遇到狀況,別提要打鬥,連轉頭都有些困難,大概只能含著哨子吹一吹,舉起槍來亂開,不過對岸的水鬼也沒那麼笨,這種天氣摸上來,簡直是七月半的鴨子,不知死活。

耳邊聽著海潮及咻咻的風聲,四週黑暗的程度,誇張到看不見口鼻冒出來的白煙,那種虛空又無邊際的感覺,彷彿肉體已不存在人世間,得靠幾隻偶爾飛到廁所的螢火蟲,心思才會從虛幻拉回到現實。

大年初一下午,中山室舉行同樂茶會,除了自願的老鳥,其餘菜鳥必須輪番上陣,若客氣的推辭一番,說學弟才疏學淺,沒什麼可表演,學長馬上舉起醋缽大的拳頭作勢欲搥,形勢比人強,硬著頭皮上場唱歌跳舞與君同樂,兩樣都不會的,只好表演胸口碎大石,情況媲美二姐夫的禁閉室同樂會,一群菜鳥苦中作樂賣力演出,只為博連上長官一笑。晚間一切照舊,平日被喻為最爛的八、十衛兵,此時成了護身符,只要蹲個一小時即可起身接哨,外面氣溫雖然只有二~三度,但在崗哨給海風吹死,也勝過在中山室蹲死。


(155加模型圖)
撇開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本連其實有著輝煌歷史,據砲班牆上的撰文指出:『本連擁有優良傳統,四門一五五口徑加農砲,曾在八二三砲戰期間,發揮驚人火力,打擊舟波船團,壓制共軍火力,令共軍聞之色變,因此博得『四大金剛』的美譽,本陣地位於雲台山下,前有秋桂山為屏障,易守難攻,陣地採永久固定,全連弟兄誓與陣地共存亡。』

原以為八二三砲戰只打金門,後續讀了不少文獻,才知道共軍是佯攻馬祖,實攻金門,馬祖曾發生過空戰、海戰及零星砲戰,因此才有四大金剛現身,好威風的由來,可惜新兵進砲班,除了害怕還會腳軟,一點威風的邊都沾不上。

寒流的威力在過年期間達到最高峰,這個時節在室外晚點名,是一種不智的行為,在連上的初次晚點名,即在中山室內舉行。六腳仔連長從毛士官長開始依序點下去,文淵站在我的後面,為全連的最後一員,當六腳仔點到我,我奮力舉起右手,頭偏過去看著他,同時使出吃奶的力氣大吼一聲『有』,只見六腳仔維持著看點名簿的姿勢,眼睛吊起來看我三秒鐘,我奮力頂起來的右手不禁微微顫抖,幸好他隨即垂下眼睛,繼續點文淵。文淵也是同樣的動作,只差在答『有』的聲音小了幾分貝,六腳仔的眼睛又吊了起來,不過這回他說話了:『這個新兵怎麼一點精神都沒有?』這句話是對著值星官說的,只見溫砲漲紅了臉,屁也放不出一個。

點完名敬完禮,未破冬的弟兄留下來續攤,此時溫砲突然大復活:『你他媽的雞八毛,x文淵你這個臭B,你那個是嘴巴還是雞八啊?為什麼答『有』這麼小聲?來來來,你給我出來!』說完打開中山室的門,瞬間強烈的海風夾雜著樹葉捲了進來。溫砲手指的地方,黑漆漆的看不見東西,『你這個B央給我爬上那座短牆,向著連長室,張開你的雞八舉手答『有!』,等連長滿意了你再下來。』

中山室旁的三砲前面,有一座練習五百障礙用的短牆,溫砲要文淵摸黑爬上去,眼看自己同梯被操,特別有感同身受的心情,我趴在中山室做伏地挺身,耳邊聽著他悲涼的吶喊,望著門外卻不見他的人影。暗夜深處一聲聲的『有!』、『有!』、『有!』,與淒厲的海風相應和,迴盪在集合場上,直到我在床上躺平,溫砲還不肯放他下來。
..........待續..............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縱化大浪中,不喜亦不懼
tinge 
資深會員 

tinge

來自 : 南竿西守旅7B3C,馬港高地的坑道,64據點 and 津沙國小,1688大,馬幹65,彈藥士
註冊 : 2005-05-20
發表文章 : 288
掌聲鼓勵 : 494

發表時間 : 2008-05-23
FORM: Logged


tinge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tinge tinge的個人首頁: http://tw.myblog.yahoo.com/jw!LLBZKvyWGhSzKCQoSXDgM1c-/photo?pid=6&prev=5&next=7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這一篇把外島新兵的初體驗寫得入木三分。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除了增長年紀也希望能增長智慧,要增長智慧就要增廣見聞,要增廣見聞就要常旅行。大家都努力存錢來旅行吧!
浩林 
初階會員 


來自 : 台北縣土城市
幫別 : 先鋒部隊幫
下崗 : 84.07.28
註冊 : 2005-02-06
發表文章 : 96
掌聲鼓勵 : 40

發表時間 : 2008-05-23
FORM: Logged


浩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浩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讚啦!!您的文章讓我勾起不少菜鳥時期的回憶.期待續集早日PO上來分享,感恩!!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不冰的小毓 
中階會員 

不冰的小毓

來自 : Taiwan KH
幫別 : 南竿幫精實堡
下崗 : 2007.12.28
註冊 : 2007-07-19
發表文章 : 124
掌聲鼓勵 : 30

發表時間 : 2008-05-24
FORM: Logged


不冰的小毓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不冰的小毓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四大金鋼是珠螺和馬港中間那個營區嗎?


  已有 0 位網友鼓勵
心若知道靈犀的方向 那怕不能夠朝夕相伴
阿庭 
新進會員 

來自 : 臺北
註冊 : 2007-09-16
發表文章 : 12
掌聲鼓勵 : 27

發表時間 : 2008-05-25
FORM: Logged


阿庭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阿庭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一年多前看了這一系列文章,只覺得非常感動,十幾年前的回憶全湧現在眼前,雖然我不是六三五營的弟兄,且比longtom學長小了二十六梯,但和六三五營有密切的關係, 且longtom學長所遇過的連長之一後來調到本部連後把砲本連整慘了,所以看了這些文章感到一方面既懷念在六九砲指部的點點滴滴,另一方面又自覺那一切都過了,就如同六三五營和四大金剛都消失在歷史中了!也因此一段時間不想再碰當兵的事,畢竟我們的時代過了,直到這兩天又看到這些文章,才感到有些激動......
這一系列文章在學長栩栩如生的文筆下,篇篇精彩,個人覺得"夜巡"那篇更是精華,等不及連載的人可上下列網址先賭為快!
http--www.wretch.cc-mypage-longtom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阿庭
凱咕咕 
初階會員 


來自 : 土城
註冊 : 2008-05-16
發表文章 : 34
掌聲鼓勵 : 41

發表時間 : 2008-05-26
FORM: Logged


凱咕咕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凱咕咕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我一直以為四大金剛是240咧!

我是1595梯大,78年12月新兵隊回連上,就是駐紮秋桂山,那是最漂亮的地方,每天早晚的5000公尺,就是跑到珠螺再跑回秋桂山......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1595梯大 西守7BHQ彈藥士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