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朗 溫度:23 ℃ AQI:120  風向:06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8000 公尺 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阿兵哥園地 » 南竿弟兄

南竿弟兄友善列印



張貼者
kingfisher 
副站長 

kingfisher

註冊 : 2004-08-19
發表文章 : 1140
掌聲鼓勵 : 999

發表時間 : 2011-07-15
FORM: Logged


kingfisher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kingfisher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少尉彈藥官--作者:龔剴(轉載自世界新聞網) --閱讀人次 : 2504

少尉彈藥官

民國五十五年(一九六六年),筆者從中正理工學院畢業,任官兵工少尉,依照正規情況,我們應派往部隊服務兩年,才能調往學有專長的兵工廠。

當時分發到馬祖前線僅二人,筆者即為其中一員。當年少尉月薪為台幣三百二十元,根據距離遠近,可拿每天六十元的出差費,馬祖最遠,可支領六天,勤務官交給我三百六十元出差費,是全期畢業同學之冠。鈔票拿到手中卻是膽顫心驚,我情願只有半天三十元,去台北縣的第一軍團。

次日一早背著軍用帆布包,穿著一身草綠軍便服,向家中老父母行一個標準軍禮,答謝二十五年養育之恩,向後轉,沒回頭,大步走出家門。

到達基隆軍港馬祖辦事處,繳上報到書等各文件,辦事軍士驗明正身後,在文件內蓋上幾個章,說:「明天再來,天候不好停船,是否要住附近軍人招待所候船?」我再三詢問是否可以回家等候,軍士說可以,但第二天同時間再來。我高興的將大帆布包寄存在辦事處,快步走向火車站回家去,多賺一天假日,多樂一天。

回到家門,老爸媽驚訝的說:「有何問題?人家不要你了?」我將情況表白,多休一天假也好。

第二天,再次向老父母道別,再次從基隆辦事處被打回票,原因相同:天候不好,明日再來。老父母看到我又出現在家門口,笑說:「又賺到一天?」

第三天,我已熟能生巧,到達辦事處,以為又能被打回票,然而事不過三,軍士在文件上打幾個章,大手一揮,叫我走到後面上船。

我只好背著大背包,走向二二二號中字兩棲登陸艇。經過一整夜翻江倒海的航行,領教台灣海峽的厲害,次日清晨,我已暈船到面無血色。

登陸艇利用漲潮時期,搶上南竿福沃沙灘。當時每周皆有這類登陸艇運補一次,包括糧食、汽油、彈藥、水泥、各類器材及補充兵員,幾千噸裝載滿滿。我兩人背著半人高的軍用帆布袋,昏頭昏腦、一腳高一腳低的踏上沙灘,步兵十九師人事官早已等候多時,再次驗明正身。同伴往師本部兵工連報到,筆者卻留在沙灘,人事官命我登上另一艘交通船往北竿報到。

從南竿主島往北竿島,需搭一艘小機帆船,距離雖不遠,多加一小時的搖晃。靠岸後傳令兵帶著我,在七彎八拐一人深的坑道裡走到團本部報到,才知道第五十七步兵團少尉彈藥官是我第一個正式職位。這是我從沒聽過的職位,我想彈藥官一定是管子彈及炮彈的事,跟我學的微積分、熱工、應用力學、工程材料等等好像風馬牛不相干。

傳令兵帶著我領鋼盔、卡賓槍、子彈夾、洗臉盆、軍毯等必需品,等到吃晚飯時刻才算安頓好,坑道寢室如豆的燈光,室外靜悄悄漆黑一片,幾個初級軍官同一室,互相寒喧幾句,熄燈號吹過,趕緊用冰涼的井水馬虎的洗一把臉,就鑽進厚軍毯內想辦法入睡,至少比搖晃的鐵殼船要好多了。

步兵十九師是重裝備師,一切裝備補給皆為美軍編組,彈藥官的任務在美軍稱TM補給手冊中有說明,我必須先將翻譯成中文,厚達數百頁的手冊詳細閱讀後,才能了解我的工作性質。

大概第三天,參謀要我到去步兵連,查看他們的六○迫擊砲彈,因為連長抱怨他們放在山洞裡的彈藥受潮,在實彈射擊時不發火,必需將啞彈從砲管反轉倒出來,故障排除過程危險重重,連長想要將整批砲彈後送整修。

這是彈藥官的職責,但我對那玩意一竅不通,帶著資深士官長同去陣地做試射,看到老班長將砲彈小心翼翼從受潮的木箱中拿出來,對著外海的無人礁石發射,聽到「碰」的一聲出膛,十幾秒後幾百碼外礁石,看到彈著點冒出一些白煙,好像沒問題,又試射幾發也正常,我只好寫報告稱炮彈情況良好,不必後送整修結案了事。

塘岐鎮是北竿的大鎮,假日去看看馬祖老百姓生活,聽那福州話,如今還只記得一句「卡溜卡溜」,意思為逛街。老兵帶我去看傳說中古早馬祖還是海盜窩時,搶來一個英國押寨夫人住的房子。在北竿島東側一處較平緩山坡及海灘區域,由工兵部隊硬生生的開闢出一座小型飛機場,駐有一架陸軍輕航空機,偶爾升空環繞馬祖一周。

當時每隔幾天會有空襲警報,高空一個銀白色的小點就是共軍的偵察機,高度遠超過我方高射砲的射程,空軍防砲部隊兵員進入陣地,將九○高射砲搖向天空,戒備而已。

每月還有不定時的夜間實彈火力射擊,確是很新鮮刺激,全島的各軍種機槍向四周海面試射,只見曳光彈拖著紅、黃、綠、紫或白的尾巴,交叉火網在海面、低空、中空四射,夾雜呼嘯休休的聲音,十分震撼,全島好似四面八方混身冒火的刺蝟。

少尉彈藥官實在沒什麼事做,寫些報表統計各種彈藥數目,有時需翻山越嶺,到各單位清查彈藥庫,公餘自己讀些英文。三個月後調往島上的二級汽車保養廠,才總算是嗅到一些機械的味道。


http://www.worldjournal.com/view/full_lit/14648692/article-%E5%B0%91%E5%B0%89%E5%BD%88%E8%97%A5%E5%AE%98?instance=lit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縱化大浪中,不喜亦不懼
tinge 
資深會員 

tinge

來自 : 南竿西守旅7B3C,馬港高地的坑道,64據點 and 津沙國小,1688大,馬幹65,彈藥士
註冊 : 2005-05-20
發表文章 : 288
掌聲鼓勵 : 494

發表時間 : 2011-07-15
FORM: Logged


tinge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tinge tinge的個人首頁: http://tw.myblog.yahoo.com/jw!LLBZKvyWGhSzKCQoSXDgM1c-/photo?pid=6&prev=5&next=7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我的彈藥官是我當兵時的貴人。


  已有 0 位網友鼓勵
除了增長年紀也希望能增長智慧,要增長智慧就要增廣見聞,要增廣見聞就要常旅行。大家都努力存錢來旅行吧!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