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時多雲 溫度:25 ℃ AQI:54  風向:06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人物采風

人物采風友善列印



張貼者
林淑萍 
初階會員 


註冊 : 2015-11-11
發表文章 : 4
掌聲鼓勵 : 58

發表時間 : 2017-08-22
FORM: Logged


林淑萍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林淑萍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軍人一個:陳泉官 --閱讀人次 : 1080

 要寫陳泉官有點困難,一個原因是他是一個很難說自己的人,即使是要他說一些自己的故事,他也很難流露,也很謹慎地不流露出一些情感。另一個原因是因為他是一個極低調的人,很謹慎地也很謙恭地不覺的需要說自己。誠如他所說的:「其實,我就是一個軍人,做好自己份內應該做的事。」就是因為這樣一步一腳印的紮紮實實,這一個軍人,就做所謂「自己份內應該要做的事」,不小心就為馬祖人創下了一個歷史:做了馬祖史上的第一個中將。

第一個馬祖的中將

 馬祖人從軍的人不少,我想其中或許因為戰地的關係,也或許是因為早期馬祖窮困的關係,從軍變成了一個可靠飯碗的出路。在這些不少的從軍的馬祖人中,在軍中表現優異的鄉親有不少,其中讓馬祖人驕傲也津津樂道的包括了:前任副縣長北竿鄉親陳敬忠少將、東引鄉親陳寶餘中將與南竿鄉親曹常勇少將。但當上馬祖第一個中將的陳泉官,他的消息卻是很少在鄉親中流傳,這跟陳泉官一昧低調的性格有關,而這低調的性格主要來自於陳泉官打心底的謙恭,也就因為這樣謙恭的個性,讓他在沒有任何背景的條件下,在許多長官的賞識下在46歲的年輕就接了少將聯兵旅旅長的職務,邁向他進軍「將軍」的生涯路,接著很快又在短短的六年後,52歲官拜中將,接了裝甲兵訓練指揮部的指揮官。

 在他當上將軍後的日子,陸續地擔任過的多是一級主官的位置,包括:國防部的人事次長、常務次長、陸軍六軍團的指揮官與陸軍副司令等等。其中,人事次長因為要掌理軍中高階將官人事的升遷調動,人格的「公正」與行政的「圓融周延」是絕對的必要,而陳泉官也擔任過這個位置。

說不上童年的童年

 馬祖的50年代,窮困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多數的家庭靠男人出海捕魚維生,陳泉官的家庭也不例外,靠著父親出海的漁獲勉勉強強地維持生計。但是,原本算是可以維持的家庭,在陳泉官10歲時,因為父親的生病去世,頓時陷入了有一餐沒一餐的危機。陳泉官母親一個寡母要帶著5個子女過活,靠著種菜、養豬、洗衣要養活這些小孩實在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這樣的家庭在當時的馬祖,是窮困中的窮困。於是迫於無奈,為了要養活所有的小孩,母親將家中的三子與最小的女兒送去了南竿的育幼院,交給育幼院扶養,而陳泉官也在國中畢業後,以優異的成績爭取了保送的機會,在15歲時沒有選擇地選擇進入了陸軍官校預備班17期就讀。他說做這樣的決定,是抱著:「至少我自己可以照顧好、養好自己,這樣我就不會變成家中另一張需要媽媽餵養的嘴。」


陳泉官晉升中將,與家人合影。

幼校的日子

 高雄鳳山的幼校在還在10天左右才一航班補給艦的70年代,對口袋裡沒有錢的陳泉官來講是離馬祖的家很遠很遠。這一個15歲的小孩,一下離開北竿小島的家,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讓他深刻地體認到想家也回不了家的現實。陳泉官回想當時的日子,說:「家真得太遠了,所以只能期望寒暑假約半年才能回家一次。」

 想回家,但回不了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常常寫信回家,讓媽媽與兄弟姊妹們知道自己在幼校的日子。當然,雖然對家的思念是難受的,但在信中,他只報喜不報憂。這樣的孤獨情境讓陳泉官一夕長大,知道只有認真於課業,找一條出路,才能對得起媽媽。於是乎在幼校就讀的陳泉官成績還不錯,弟弟陳泉壽說:「哪個年代沒有電話,所以泉官很勤快常常寫信回家,因為媽媽不識字,所以都是我唸信給媽媽聽,泉官的文筆還不錯,寫得很有感情。再來,學校每一學期都會寄泉官的成績單來,他的成績也是我看完後的再告訴媽媽,成績還不錯,大部分都有90分以上。」

亦兄亦長的兄弟情深

 進入軍校就讀後的陳泉官,似乎開了視野,想得多、看得也比較遠。除了對自己已經既定的軍途生涯,很認真地對待以外,對於家裡兄弟姊妹的照顧與鼓勵更是不遺餘力。兩年前從台北市士林區區長一職退休的弟弟陳泉壽說:「我能夠有今天的成就都是泉官給的。如果沒有他的堅持與鼓勵,我也不可能當到士林區區長。」憶及當時中山國中即將畢業,陳泉官對他的鼓勵,他說:「中山國中讀放牛班的我,打算一畢業就去工廠工作賺錢,除了希望能貼補家用外,另外也是一種放棄的想法,心想放牛班的我除了做工以外還能做什麼?但是泉官鼓勵我繼續讀書,說沒有錢,功課不好就先唸夜間部,以後再慢慢打算。」所以,在陳泉官的堅持下,弟弟陳泉壽就一步一步跟他一樣盡心盡力做好所謂應該要做的事,其他的就交給長官安排,這一安排,就一路當上區長。

 當然除了陳泉壽以外,陳泉官對其他兄弟姊妹的照顧也是不遺餘力。現在旅住美國德州擔任Shelf石油公司高階工程師的三弟(小時候被送去育幼院的老三),在馬祖高中聯招以第一名的成績打算保送師專,但也在陳泉官的鼓勵與支持下,後來報讀台北工專進入電機科就學,才有機會出國留學深造得到博士學位。當然除了精神的鼓勵與支持外,陳泉官還將他剛進入官校的生活費省下來交給三弟做為他的學費與生活費,在生活實質上給予弟弟最大的支持,讓他可以安心讀書,為自己創造一個可以選擇的前途。

 這樣又照顧與又循循開導的作風,陳泉官不只用在兄弟與子女的教育上,也是他在軍中 “當長官”的風格。

這樣的長官一個

 對於陳泉官的看法,我問了幾位跟他多次共事經驗的「長官」們,其中包括了我們馬祖的鄉親曹長勇少將(目前職任十軍團副指揮官)。他們一致的看法就是:「一個體恤的長官、正向鼓勵充分授權的長官、低調有擔當的長官、正直公義的長官、實事求是身體力行的長官」。 

 跟陳泉官共事過的舊部屬,對他這個長官有說不完的讚賞,曹長勇少將說:「當他下屬是一個很好的經驗,他的好說不完,儒雅、沒有脾氣、常常鼓勵、做事又周延,願意聽下屬的建議,最大的缺點,就是一個太完美的長官了!」

 這樣的完美,其中,最讓人驚豔的是陳泉官的體恤。說到陳泉官的體恤,北測指揮官的陳建義少將有非常深刻的不可思議,他說:陳副司令體恤的細緻,讓我對馬祖男人剛強不溫柔的刻板印象完全改觀。關於陳泉官體恤的細緻,陳建義少將陳述了一個最近的故事。

 一天我接到陳泉官副司令的電話,說他的一個舊部屬目前服務於我的單位,該中校4月1日要結婚,這個中校因為性情比較憨厚,可能不敢跟長官多要時間處理他的婚姻大事,陳副司令說如果我可以的話,就請我與參謀主動關心一下這位下屬,看看他有沒有什麼地方要幫忙。

 陳建義少將說:「當然這件事情是陳泉官主動去關心的,並非他的舊屬托人情的。」

 陳泉官在收到該中校的喜帖,除了為舊部屬高興以外,他更貼心地因為體恤了解這位舊部屬的性格,自己就主動地為他打個電話,幫他跟他現任的部隊長官溝通一下,希望讓他可以好好地有時間去處理完成結婚這件大事。陳建義少將說:「他這個體恤、體貼、體諒的特質,是我望塵莫及的地方,也是我極力要學習的。」

六軍團司令的日子

 唯一能讓陳泉官開口講得很順暢,講得津津有味的是當他說到他當台中373旅旅長與六軍團指揮官的日子,因為「下部隊」的日子讓他平實、喜歡腳踏實地的性格有著處,讓他有一種真正當軍人的充實感覺。其中,一年多在六軍團的日子裡最讓他懷念的就是「漢光演習」的日子。他說在為期一個星期的實兵演習中,作戰區投入數萬人實際地去操演作戰的情景,各部隊單位都分責按照給予的任務很實在地操練,例如,軍團的某個單位就增援遠赴澎湖外海做實彈的射擊演練,在這同時,本島各個部隊亦同步地進行實彈射擊與戰備演練。這些操練,讓他有實際作戰指揮的體驗,他說:「那是一個很好的經驗,那是一個當軍人最實在的應該作為 -戰備本務工作。他說:「演習是個訓練也是驗收,我很喜歡!」

 講到六軍團,當然一定要提到「洪仲丘的事件」。陳泉官從六軍團的指揮官看是平行轉任到國防部的參事位置(一個沒有太多實際業務要處理的單位),當然有很大部分是受到洪仲丘事件的影響。對於洪仲丘事件的不幸,陳泉官有很多的遺憾,他說:「整件事情是一個不應該發生的遺憾,事後軍團與旅級單位努力做到應該要做的,並積極地全面地檢討並善盡應有的作為。」 

 對於調職到國防部參事的位置,陳泉官自己並沒有任何怨懟的遺憾,倒是對於下屬受到歪曲輿論的評論與司法的纏身,他有許多不捨與擔憂。一向不輕易流露情緒的陳泉官說:「當時,確實因為這個事件,讓自己的心情不好。」

 至於對於鄉親關心他是不是會因為這個事件讓他的升遷狀態受到一些影響,他反而說他其實受到部裡許多長官的照顧與同僚們的關心,說:「其實,對我自己來講,接參事這個位置,可以讓自己休息一下,也沉澱一下!」

 不過,確實沒有太多事務可以處理的位置,讓陳泉官小小地感嘆了有點沒事做的無聊。但是,這個無聊並沒有持續太久,七個月後,他就回到陸軍擔任教準部指揮官,又半年後,陳泉官就很快地榮升到陸軍副司令一職,為他個人的軍職生涯寫下了最亮眼的高點。


2005年端午節與馬英九總統合影。

謙恭下的硬頸

 在當陸軍副司令之前,陳泉官陸續在國防部當過人事與常務次長。不同於下部隊的日子,在國防部的日子,需要善於處理人事的精巧、認真與公正。在這期間,陳泉官完全發揮他幕僚運籌帷幄的靈巧委婉,一個事件接著一個事件的處理。其中,遇到過幾次與馬祖鄉親相關的案子,他都在合法的範圍內,為鄉親多爭取一些福利。在國防部籌擬撥放823 砲戰的補助款時,當時負責籌辦這樣業務的陳泉官在與地方的民意代表與官員合作下找到合理的法源,為參與823 砲戰的馬祖鄉親們同樣爭取每年約3萬元的補助。

 除了823砲戰的補助款以外,馬祖鄉親最關心的土地補助款,當然也在陳泉官的努力下,順利地在國防部為馬祖地方鄉親爭取到相當款項的補助。而這些相關鄉親權益的大事,陳泉官都相當低調地在幕後積極地為鄉親處理與爭取權益,當事成了,我們看不見他爭功的影子,只見他很謙恭地都將功勞推給幕前的人。當然除了這些大事以外,陳泉官還經常地為鄉親們處理一些馬祖子弟在軍中服役的大小事,從這裡我們可以感受到他對家鄉這一塊土地的情是相當深厚的。這個對馬祖土地的眷戀也讓他在2015年在他軍袍學長林邦光,林金順的鼓勵下,號召成立了有將近100位成員的馬祖雲台軍校同學會,聽說每一年這個同學會辦理的餐會,常常讓我們男兒有淚不輕彈的軍人鄉親們,落下了許多感動的眼淚。


陳泉官與立委陳雪生(右二)、陳寶餘(左一)、陳雪生助理謝耀明(右一)合影。

就是陳泉官,就是軍人一個

 陳泉官於105年8月褪去他穿了40多年的軍衣,變成了一介老百姓。目前擔任欣隆瓦斯公司董事長一職的他,一本著他「實事求是」認真做的老習慣,從開始了解一些瓦斯管線配置的基本到如何經營一個企業的管理都從頭開始。在我們訪談的過程中,陳泉官很認真地跟我說了許多關於瓦斯管線的實務與理論,我呢?確實很認真地聽,但是回頭要來寫,陳泉官教的、說的,都已經是「耳邊風」了。但從中我瞭解到他一步一腳印的認真性格。所以,也不意外,他報名了EMBA的課程,要認真地回學校當學生學習做一個優質的企業管理者。問了陳泉官說:「為什麼不選台大,而選中央大學的EMBA呢?」,他簡單地說:「離家近,可以方便回家看媽媽。」台大畢業的我,原本想要佔一下陳將軍的便宜,有機會喊他一下:「學弟!」我這個佔便宜的企圖,只好讓孝順的他躲過。

 馬雲說:「21世紀是一個服務人的世紀,只要誰能把人服務好,誰就是贏家!」

 陳泉官,早就已經將這個精神淋漓盡致地活在他的生活裡,對人服務的貼心細緻是他領導統御最高的境界,他活出了我們一個革命軍人最佳的典範「就是沒有自己的軍人一個!」

--------------------
陳泉官將軍的補述

1.我的人生遭遇是那個年代馬祖從軍學子幾乎都有的經驗,不值宣傳。

2.一生中最感謝的是母親教養及兄弟姊妹相互扶持,其次是長達近45年軍旅生涯中的長官指導,同僚與夥伴支持同心協力達成無數任務,另外一路上鄉親的愛護、支持讓我感到溫馨與信心,我都感激在心念念不忘。最後,我非常感謝國家栽培,珍惜人生機緣,只要有機會我會繼續為社會服務。



  已有 18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