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小雨  溫度:20 ℃ AQI:70  風向:03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400 呎 能見度:3000 公尺 北竿雲高:400 呎 能見度:30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陳天興

陳天興友善列印



張貼者
大風 
資深會員 

大風

註冊 : 2003-12-26
發表文章 : 200
掌聲鼓勵 : 1319

發表時間 : 2017-03-10
FORM: Logged


大風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大風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馬英九 –你的名字像阿斗》--王嗣佑 --閱讀人次 : 3692

王嗣佑學長是二OO九年十二月廿九日在 西雅圖病逝。我與他生前交往祗有六個年頭,但深厚的情誼,有如一甲子的至交老友。時間過得飛快,不久就是他逝世三週年了!

在這期間我曾寫過三篇有關悼念或憶念他的文章,先後都在華盛頓新聞報上刊出,這篇是第四篇。嗣佑學長去世前數年間,他經常有長篇大作在華盛頓新聞報的專欄上發表,深得廣泛讀者的喜愛與讚譽。

他的稿件每次都先經我過目,讓我享有先讀為快的機會,再轉送報館打字排版;在出刊前,均由我替他做最後的校對工作,每次都順利愉快的完成任務。
二OO七年間,馬英九先生因臺北市長特別費一案,遭臺北地方法院檢察官,以貪污罪提起公訴之後,立即辭去中國國民黨主席,並宣佈參選二〇〇八中華民國總統大選。當時,馬先生的全民聲望之高,如日中天。幾乎沒有人對他有些微的不信任,他受到絕大多數民眾的熱烈愛戴,認為他就是國家未來的最佳獨一無二理想 中的領導人。

不但國內如此,連海外僑胞亦同樣 的為他瘋狂,一片讚譽愛戴之聲。海內外同胞幾乎都是馬迷,我也是他的一位熱烈支持者;就在那樣的馬狂氣氛下,我收到嗣佑學長從西雅圖寄來的一件文稿《馬英九 – 你的名字像阿斗》;拜讀後,身為馬的一位支持者,不勝錯愕,我一時很難接受他有些觀點與論述,不知該如何處理是好。

但理智告訴我自己,應尊重嗣佑學長的委托,本著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原則,翌日(記得是星期五)我仍照常將文稿送交華盛頓新聞報館,委請代為打字排版。次週三午前,我去報館,原想依慣例為他作星期四出版前的一次校對;沒有想到,一進門,報館幾位同仁(她們均是馬的支持者)見到我,滿臉一副失望與驚奇的表 情,異口同聲對我說:「王先生怎麼會寫這樣一 篇文章?」我立即把原稿接過來,同時對她們說:「請先不要處理,等我的電話再說。」馬上掉頭回到車裡打手機到西雅圖,跟嗣佑學長說,報館對他這篇文稿的反應,以及讀者的可能批評或反彈,問他是否還要登?他二話不說,很爽快回應我:「就不登好了。」於是那篇大作就成為他從未發表的唯一遺稿。

二00八和二O一二年兩次中華民國總統大選,馬英九先生分別以765多萬和689多萬票當選。大家公認他是個好人,清廉守法;除此之外,選民還希望他亦是一個強有力的領導人,能將國家脫離困境,造福同胞。但看他任內政績與領導能力的表現,總體來說是令老百姓相當失望的,罵聲載道,民調支持度不斷下降,
尤其最近跌到谷底,真是慘不忍睹。馬先生在位四年多了,我從當初對他寄於厚望,而變成當下極端失望時,很自然地就會想起五年前,嗣佑學長的那篇未發表的大作《馬英九 – 你的名字像阿斗》。於是我急著想再度拜讀重溫,但怎麼都找不到 那篇文稿,對年老處理不慎,自責不已;老天不負苦心人,日前無意中,從我的電腦舊檔案裡,終於找到了,如獲至寶,不勝雀躍。

我捧讀之餘,愈發欽佩嗣佑學長;他能在五年前,馬先生尚未當上總統,而聲望正處在顛峰時,竟能洞察入微,認定馬的名字像“阿斗”。嗣佑學長生前實不愧為新聞界的傑出大老。很坦白說,當年我內心亦是不希望他的那篇大作刊登出來。

值此他逝世將屆三週年之際,撫今思昔,我決定將他那篇珍貴的唯一遺稿,公諸於世,供讀者大眾分享他五年前的論述,以此告慰嗣佑學長在天之靈及表達我懷念故人之情。(季蕉森/2012年10月15日於馬州)

馬英九 – 你的名字像阿斗/王嗣佑遺稿 /(二○○七年四月廿四日)

在中國人的社會裡,阿斗的聲名是家喻戶曉的。當你看到一個人,或者聽說一個人,生活在相當適合的環境裡,又有很多人呵護著他,哄抬著他,希望他能出人頭地,創造一番事業,甚至能領袖群倫,拯救百姓於水火。結果發現他只是一個百無一用的凡人,枉費大家一片苦心,只好氣得罵他一聲「扶不起的阿斗」。

馬英九的情形很像這個樣子。有很多很多的人不會同意我這種看法,他們和我當初一樣,對馬英九抱持的希望比天還高,認為他是唯一能勝過民進黨這個目無法紀 的流氓政權,唯一能終結阿扁貪腐治國的人物。
馬的清廉自恃,是一塊擦得雪亮的政治招牌,大家都相信他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有位記者同業,曾寫過一本書,說他明查暗訪,都找不到馬英九的任何缺點。我相信其中的絕大部分,而我不相信世界上會有一個沒有缺點的人,連聖人孔夫子(公元前五五一至四七 九)也不例外。

果不其然,二月十三日,台北地方法院的檢察官,以貪污罪將他提起公訴。這真有如晴天霹靂,將他的清廉金字招牌,擊得粉碎無遺。他的激烈反應是可想而知的。在同一天,他發表措詞 強硬的聲明:表示他要化悲憤為力量,要為他的清白奮戰到底。他的行動,就是宣布「參選二00 八總統大選」。他採取的另一個行動,是立即辭去「國民黨主席之職」。

馬英九那篇聲明確是擲地有聲,如「此刻的台灣已進入民主的寒夜,善良人徬徨無措,邪痞 者梟叫狼嘷...」,讀起來有如初唐四傑之一駱 賓王(公元六四0至六八四)所寫的「討武曌 檄」。問題是他外表軟綿綿,缺少領袖的氣質和勇往直前的精神,文不能如其人。更值得注意的是,他說的這些,只有台灣北部少數知識分子看了過癮,中南部廣大的農村選民是難以讀懂和了解的。

你的清白很可能受到冤枉,而你是哈佛大學的法學博士,作過三年的法務部長(一九九三 至九六),又作過八年的台北市長,你應該知道法律是怎麼回事,你應該知道特別費該怎麼使用。你不能隨波逐流,看人家怎麼花你跟著怎麼花。就像開車一樣,不能看人家超速,你也跟著超速。結果警察逮到了你,沒有逮到別人。你不能怪謷察偏心,要問的是你有沒有超速。

當然,你被起訴,不一定會判刑。四月三日台北地方法院第一次開庭審理時,你作了沒有犯罪的陳述。事後你曾公開表示,即使第一審被判有罪,你也要競選到底。四月十七日再度開庭,法官也沒有決定何時宣判(他已於四月廿一日登記參加國民黨內的總統候選人初選)。這場 官司有得打,即使你最後被判有罪,也可能有誤判的情形發生,歷史上的冤、假、錯案多的是。

不管怎樣,我覺得你失去清白,並不比失去生命更痛苦,你的清白和廉潔,對台灣社會並沒有作過什麼了不起的貢獻。孫中山先生不是國民黨的創黨人嗎?,他不是推翻滿清建立中華民國的國父嗎?你看看他現在在台灣被民進黨人糟踏成什麼樣子。蔣介石先生不是領導抗戰,與羅斯福、邱吉爾於一九四三年聚會於開羅,使台灣、澎湖重回祖國的懷抱嗎?你看看現在民進黨人如何污蔑他是「二二八」的劊子手,還要公審他,把他的銅像拆毀成一堆垃圾。

你不覺得孫、蔣二人對國家和台灣所作的貢獻比你大嗎?你不覺得他們所蒙受的冤屈比你深嗎?國民黨在台灣有一百多萬黨員,在立法院有九十個席位,是第一大黨,也是最大的反對黨。你們究竟作了些什麼,像中山先生說過的,一盤散沙,大而無當。

當民進黨在修改歷史的時候,當他們要把帶有「中」字的名銜都去掉的時候,你們毫無作為,只能在一旁儍著看。不錯,你馬英九說過,等國民黨執了政,就可以改回來。你說得輕鬆,問題是你什麼時候執政!明年?我可以打賭,你和國民黨決執不了政。
再說,阿扁只當過一任台北市長,就把總統府前介壽路改為「凱達格蘭大道」。你當了兩任市長,怎麼沒有把那個名字改回來!
二月十三日那天,你馬英九一聽說被起訴,就立即宣布辭去國民黨主席職務,有如壯士斷腕,說是根據什麼黨章的排黑條款。
在這裡,我想討論一下你們那個排黑條款。已經公開的資料顯示,在馬英九接任黨主席之前,國民黨黨章中有一條規定,大意是說,凡是 經過法院起訴並被判刑的人,黨不得提名及支 持他競選公職。這個條款看起來冠冕堂皇,實際上是自捆手腳,是把自己的黨員看成小偷,不信任他們,提防著他們。

馬英九於二00五年七月上台之後,對自己充滿信心,認為自己清潔溜溜,也要求所有黨員也清潔溜溜。所以他進一步,在黨裡提案作成決定,凡是經檢察官起訴的人,即使法院尚未審理,國民黨就不得提名及支持他競選公職。
這位由黨選出來的新主席,本該敞開黨的大門,廣納各方才俊,照台灣的說法,應該是提 出新的「願景」,為民前鋒,重新奪回政權,實現黨的良好理想。
馬英九可不是這樣,他是在為國民黨裹小腳,而且越裹越緊。你能贏嗎?世界上有那麼多政黨,我想,很少正式的政黨像國民黨一樣,有那種「作繭自縛」的排黑條款。

民進黨也有黨章,他們黨章裡只有台獨條款,清清楚楚:「要建立台灣共和國」。他們不排黑,不排白,只排「中」,而且在大張旗鼓的作。他們也曾要求「釋憲」,可從來沒有人問過他們:要釋的是那一本憲法,而那本憲法裡有沒有任何 規定,可以容許他們組黨推翻中華民國,建立所謂「台灣共和國」?

戰國時代有個商鞅(約公元前三九0至公 元前三三八),他是法學鼻祖管仲(卒於公元前 六四五年)之後,具有代表性的法家人物。他協助秦孝公建立起以法治國的制度,健全了當時秦國的經濟,因而成為強國。在商鞅草創的諸多法律之中,有一條是編訂戶籍,實行連坐。人民在外投宿,得出示身份証明。

秦孝公一死,他的良法美意都成了惡法,孝公的兒子要拿他問罪。他畏罪逃亡,投宿時又提不出身份証明,這才被當局緝獲,被五馬分屍(車裂)。這是歷史上「作繭自縛」的例子。商鞅修法,沒有想到自己也有需要身份証明的一天。

馬英九加強排黑條款,沒有想到最先被排除的就是他自己。所不同的是,商鞅修法為的是秦國,使得秦孝公時期的秦國一度國富民強。馬英九加強排黑黨章,絕大部分是為他自己,由於他自認清廉,就想以清廉來規範所有黨的成員,彰顯自己的清白,這最少是造成國民黨分裂的原因之一。

政治上的倫理道德,和社會上一般標準是有距離的;政治上的是非黑白,也具有高度的彈性。如何拿穩,看得準,以及如何操作運用,這全靠領袖人物的政治智慧。為官清廉,這是公職人員應有的責任和道德修養,不是政治上成功的萬靈丹。
清末小說作家劉顎(公元一八五七至一 九0九),在他所寫的「老殘遊記」中說過:有時候,清官比貪官更可怕。因為清官自認為本身沒有毛病,一切都是他自己對,遇事獨斷獨行,往往會犯下嚴重的錯誤。

我不知道馬英九有沒有看過「老殘遊記」也不知道他懂不懂得「水太清則無魚」這句成語的道理。你的清廉在台灣人民的心目中,建立起了好的形像,你又一再強調「一路走來始終如一」。那麼台灣除了你之外,還有那麼多政務官和事務官,你是不是暗示他們不乾不淨,或者說他們一路走來,都是歪歪斜斜?你言者無心,聽者可能有意。

政治上的口號和號召,應該是有廣寬的包容性,不應該有不必要的排他性。國民黨的榮譽主席連戰,在作行政院青輔會主任委員期間(一九七八至八二),將每個月的薪水存入銀行。到年終時,再領出來贈送給青輔會的同仁,算是年終獎金的一部分。他的清廉,是連應得的薪水都不要,而他並不以此來表 自己。因為他知道,很多官員是靠薪水來養家活眷。很少有人像他一樣,有一個鉅富的家庭作為背景。

古往今來,建立偉大功業,造福人民的政治人物,他們的言論和行動、免不了有或大或小的瑕疵。以春秋時期的管仲為例,他年青時家中貧窮,和好友鮑叔牙合夥作生意,每次分紅,他為自己所分的一份,往往高出鮑叔牙一倍。這使得鮑叔牙的助手都有怨言。鮑本人了解管仲是個卓越的人才,他往往說,管仲家徒四壁,他為自己多分點錢,算不了什麼。

管仲也在齊國當過兵,打過仗。只是每次出征攻打敵人,他是走在部隊的最後面。班師回朝的時候,他就走在最前面。一幅貪生怕死的樣子。他的好友鮑叔牙說,管仲家有老母,他不願犧牲,是要留著身子侍候母親。

齊襄公死了,國內大亂。流亡在外的堂兄弟公子糾和公子小白,都想趕回去繼承國君大位。管仲是追隨糾寄居魯國。他知道在莒國的公子小白(以後的齊桓公)正往回趕,便率兵埋伏要道,一見小白人馬到來,就起而廝殺。管仲一箭射中了小白,看到小白已死,就慢慢吞吞的回到魯國,只等奉著主子回齊國接收王位。
他不知道小白並沒有死,原來管仲的一箭射中了小白的衣帶鈎,而小白深知管仲箭術的厲害,如果他起來奔跑,管仲再補一箭,他就必死無疑。他裝死躺在地上,等管仲的兵馬走了,他就快馬加鞭,趕回齊國,繼承了國君的位子,改名齊恆公。

齊恆公寫信給魯國的國君魯莊公,要他把公子糾殺掉,將他的兩名手下管仲和召忽押送回齊,待他親自懲處。公子糾被殺之後,追隨他的召忽死難,管仲則不願意殉君,坐著囚車回齊。
經好友鮑叔牙的力薦,使齊恆公忘掉一箭之仇,任他為齊相。無論是照當年或現在的道德倫理標準,管仲既貪財又怕死,又不忠於主子,怎麼能賦以重任!怎麼能擔任公職!

照現在國民黨的黨章,他早該開除黨籍了。歷史上,管仲是個頗具爭議性的人物,孔夫子的學生,至少就管仲向他提出過三大問題,我覺得孔子的回答很中肯,很切實際。這位聖人說:「管仲輔佐齊恆公,稱霸諸侯,匡了混亂的天下,老百姓到今天還能享受到他的好處。如果沒有管仲的話,恐怕我們都會披散著頭髮,衣襟向 左開,成為沒有開化的野蠻人了。他難道要像有些老百姓一樣,遵守小信,在山溝裡自殺,連知 道他的人都沒有嗎!」(見論語憲問)

政治領袖貴能通權達變,審時度勢,化腐杇為神奇,轉不利為有利。尤其是目前的台灣社會,民主制度未趨成熟,更談不到健全。如果你處處拘泥於法令規章,那無異於坐以待斃。以二月十三日檢察官起訴你馬英九為例,你立即遵照新修訂的黨章規定,辭去黨主席職務,這表現得很漂亮。
而在國民黨中常會通過對你慰留,退還你的辭呈,並將新修改排黑條款取消之後,你還是堅持去意,沒有見好就收,是不識時務到了極點。
你已自台北市長退休,又主動放棄了黨主席的位子,你沒有了政治舞台作為後盾,只剩下清潔溜溜的一個黨員身份,請問你能發揮什麼。你在主席的位置上,在黨內是可以呼風喚雨,你離開了,權力轉移了。勢隨時轉,情況完全不一樣了。

你的第一副手吳伯雄,於四月七日當選了新的主席,他不會是你的影子,也不可能完全聽命於你。你將連戰拱抬為榮譽主席,吳伯雄看來不可能把連戰趕下來,由你接任他那個位子。相反的,吳對你的幫助,完全要看他對你的憐憫和同情的程度如何。這是俗話所說的「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即使吳想幫你,他可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不錯,他有過在黨和政府部門工作的經歷,如擔任國民黨和總統府的秘書長、內政部長和民選的桃園縣長等,儘管他沒有輝煌的政績,卻証明他是一位盡忠職守的公務人員。
一九九四年台灣進行第一次民選省長,本省客家籍的吳伯雄,退讓給外省籍的宋楚瑜,團結了國民黨內部的力量,使宋順利當選。這展現了吳的包容性,我覺得很了不起。
一九九七年,「台灣省」被李登輝和台獨分子凍結了,也就是說,台灣不再是大陸的一省,和大陸作了切割。與此同時,所謂省籍情結表面上也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族群情結。

所以我們看到,這次國民黨籍的立法院長王金平,公開指責馬英九是少數族裔的菁英,不能領導多數族裔。實際上,他所指的是少數外省人不能統治佔多數的本省人。所謂本省人,就是台灣人。
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後來到台灣的大陸人,以及一九四九年大陸變色後來到台灣的外省人,時間轉眼已過了半個多世紀,有的人在台灣生了兒女,有的人有了孫輩,你不能再說他們是外省人,或者不是台灣人。說他們是少數族裔,是可以通的,比如高 山族,你不能說他們不是台灣人,他們是台灣人中的少數族裔,這是不容爭論的事實。

王金平是披著藍色外衣的綠色人物,他不像吳伯雄,基本上他沒有一點包容性。他比民進黨更進一步,首先在國民黨內挑起族群情結,是先將國民置於必敗之地。
馬英九還是停留在「是不是台灣人」這個問題上打轉,像針對王金平的談話,他反問道:「誰說我不是台灣人?」你是台灣人又能怎樣呢?你這個台灣人為何放棄國民黨的主席職位呢?
阿扁也是台灣人,他既貪腐,又無能,為何厚著臉皮不肯下台呢!政治是最現實不過的。你放棄了權力,魅力也隨之消褪。台灣的民調,對政治人物往往是一種嘲弄。你馬英九的民調一直很高,這次辭職參選,立即的民調,不僅未跌,反而高漲。

不過,二000年大選的時候,連戰一組人馬的民調不也是高居不下嗎?選舉的結果,連戰一組屈居第三,敗得最慘。
二00四年藍營更是志得意滿,民調顯示必勝無疑。政府部門的高官據說都已由他們先排定。同時跟民進黨學樣,派了黨代表到華 府,準備進駐雙橡園。結果呢!還不是空夢一場。二00四年三月的兩聲槍響,為阿扁的連任幫了大忙。他們事後把放槍的人,推到一個不能說話的死人身上,更顯露了他們操縱選舉的用心。紐約時報喻之為「廉價小說裡的情節」,一點 也不過份。
不過,當時至少有十多萬台灣選民,自動自發匯聚到總統府前廣場,要求阿扁政府還給選舉一個公道。而藍營的領導階層,竟不知如何是好,形同一群阿斗,反而幫阿扁政府來維持秩序。
尤其是馬英九,親自坐鎮謷察局,直接代行警察職權,直到把聚集的選民驅離廣場為止。
去年秋天,百萬紅衫軍,聚到總統府前靜坐示威,聲勢浩大,要求貪腐的阿扁下台。他們手無寸鐵,行動和平。而你這位馬市長,又重施故技,想盡辦法,將紅衫軍趕走。你知道你在作什麼嗎?你是在為淵驅魚,把支持你的票源,往民進黨那邊趕。

有這麼阿斗似的政黨領袖,台灣的善良選民真是欲哭無淚,只能搖頭嘆息。當然,有些人是自始至終都支持馬英九的,特別是大陸人和大部分老兵。他們大都支持過兩位蔣總統。兩蔣過世,他們的希望並未破滅,見到馬英九出頭,就認為他是擎天支柱。其實他只是大海中的一根稻草,無濟於事。對於在台灣的大陸人和老兵,我是非常了解和同情,他們快要成為稀有動物了。
如果我還留在台灣,命運很可能和他們一樣,等著成為英國博物學者達爾文(公元一八0九至一八八二)理論的實驗品。達爾文還講個什麼「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

在台灣的大陸人,根本沒有公平競爭的機會,只能等著被淘汰。他們支持馬英九是情非得已,事實上,除了臉皮不夠厚之外,他的能力和道德情操,是遠遠凌駕在阿扁和民進黨的所謂「四大天王」之上。我如果在台灣,也會投馬一票。
根據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二00六年出版的「軍力平衡」,台灣的人口是二二、八九四、三八四人,其中台灣人佔百分之八十四,大陸來台的中國人佔百分之十四。這就是說,在兩千三百萬人口中,大陸人只有約四百萬,是明顯的少數。
台灣是多數族裔台灣人的天下,要選總統,按常理說,自然是多數族裔台灣人選他們自己的候選人。「強龍不壓地頭蛇」,在可預見的將來,這種情況都難加以改變。

你馬英九,是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何方,「夢裡不知身是客」,令人扼腕。想想,在民進黨這批流氓經營的地盤上,你要爭正義,講是非,要求公平的選舉,要求獨立的司法,這不是「緣木求魚」嗎!

阿斗劉禪,生於漢獻帝建安十二年(歲次丁亥,公元二0七年)。今年的陽曆二月十八日,又進入了農曆的另一個丁亥年。如果阿斗能活到現在,壽高會達到一千八百歲。這當然不可能。只是自公元二六三年他亡國投降,這個「扶不起 的阿斗」,就流傳了一千七百四十多年之久,可能還會繼續流傳下去,真是不幸。

(本文由季蕉森先生於2012-10-19發表於美國亞特蘭大新聞報/
Atlanta Chinese News Friday, October 19, 2012)



  已有 6 位網友鼓勵
陳天興
羽寧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1-10-03
發表文章 : 297
掌聲鼓勵 : 482

發表時間 : 2017-03-10
FORM: Logged


羽寧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羽寧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某些黨已成阿斗八斤八兩,能否繼續執政早已不在意問題不能長期拖下去長疼不如短疼,目前台灣真正問題真希望快點醒起來台灣不空轉兩黨的交替,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形成兩岸話題。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Liner 
資深會員 

Liner

來自 : 駁岸邊(Bo-Huann-Bin)放煙火
註冊 : 2010-05-18
發表文章 : 885
掌聲鼓勵 : 1187

發表時間 : 2017-03-10
FORM: Logged


Liner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Liner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對鬼佬而言,黃皮膚黑頭髮的人都是banana man.
誰還跟你分日本人香港人韓國人新加坡人台灣人和華人等.

吃飽太閒的台灣井底之蛙,到現在還在搞政治意識型態.人家國外都已經進步上太空了,台灣某咪執政黨蔡頭為首的菜頭幫依然還在那殺豬公.

沒出過國的台灣低等綠色政黨下層人士,沒出過國也要懂得尊重和包容他人的意見.

過去是台灣錢淹腳目,現在是台灣的國債負債淹額頭,窮到快要被..魔神仔抓去了,年金破產國家將面臨吊鼎(台語)斷炊的危機

敢打包票,20年前的四小龍之首,而今是東亞最後一名的台灣,不論在平均薪資或生活水準上,而20年後將會比東南亞的國家還落後,這絕非危言聳聽

鎖國及島民狹隘的胸襟是咎由自取的結果,慘的還是生長在台灣的下一代,一切都是台灣政治意識形態治國至上的必然結果 ,萬般都是命半點不由人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大風 
資深會員 

大風

註冊 : 2003-12-26
發表文章 : 200
掌聲鼓勵 : 1319

發表時間 : 2017-03-10
FORM: Logged


大風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大風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華府看天下:傅建中》馬英九華府行褪色(2017/3/9下午08:41:39/傅建中/中時電子報)
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70309006862-262104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陳天興
Liner 
資深會員 

Liner

來自 : 駁岸邊(Bo-Huann-Bin)放煙火
註冊 : 2010-05-18
發表文章 : 885
掌聲鼓勵 : 1187

發表時間 : 2017-03-11
FORM: Logged


Liner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Liner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前幾年旅遊業強強滾,這一年幾乎哀鴻遍野.
阿斗至少比蔡頭會治國,經濟也強一些.

管他黑貓白貓,會抓老鼠就是好貓
住在國外從國外看台灣看的最透徹,從島內看台灣根本看不出個所以然,台灣的國際視野太狹小了.政治內鬥跟意識型態偏執害慘了整個台灣社會.

國外的政治人物比台灣那些政客有作為又有擔當.

蔡頭只會講一些空洞的話,無任何重大實際的作為.鎖國鬥爭意識型態作祟是蔡頭這四年的的緊箍咒,她的團隊不是發展經濟的料,台灣百姓認命吧.

墮落無能自私又差勁的台灣政治人物心態

只能說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人要往高處爬,一灘死水無任何發展的機會,台灣經濟說難聽點就是一灘死水,
難怪那麼多年輕人嚮往國外跑尋求高薪.
一個月輕鬆賺20幾萬台幣又享受著國外舒適的生活,遇到長假就飛到紐西蘭或美加旅遊,這是一種生活態度的選擇,也是另一種享受人生.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亂槍俠胡開 
高階會員 


註冊 : 2015-10-12
發表文章 : 66
掌聲鼓勵 : 214

發表時間 : 2017-03-15
FORM: Logged


亂槍俠胡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亂槍俠胡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馬前總統前幾天說:去年總統選舉,國民黨大敗的關鍵是「換柱」。
他說得雲淡風輕,但想必不少人聽了臉冒青筋。
事發當時他惜字如金,一付馬站高山看馬相踢。結果全軍覆沒,黨破人杳後,馬甩馬尾猛放馬後炮!

這不是阿斗的樂不思蜀,這是馬在蜀中不知蜀。
有豬一樣的隊友,馬一樣的隊長,國民黨還需要神一樣的對手嗎?

今天馬的洩密案遭北檢起訴,這就是當年八年執政江河日下的縮影,原本一盤殺柯斬王直搗黃龍的好棋,偏偏馬的聰慧過人要一馬當先,硬是搞到馬失前蹄,摔個鼻青臉腫,頓時豬馬變色反被整盤撲殺。

這不是阿斗,誰才是阿斗?
也許趙雲長阪坡救出的阿斗,早被收買人心的劉備摔一個頭殼壞掉?
不!頭殼壞掉的是找不著明君,卻把阿斗當神主牌供奉著,讓是非成敗對錯功過難以釐清辨明的馬迷。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亂槍俠胡開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