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小雨  溫度:12 ℃ AQI:  風向:0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000 呎 能見度:6000 公尺 北竿雲高:1200 呎 能見度:60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吳軾子

吳軾子友善列印



張貼者
西方朔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1-03-28
發表文章 : 144
掌聲鼓勵 : 995

發表時間 : 2017-09-10
FORM: Logged


西方朔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西方朔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如何書寫戰地歷史》報導有感之二 --閱讀人次 : 280

 為了避免台灣的老大哥──美國的干擾,不准許台灣擅自反攻大陸。老蔣將金門、馬祖的軍隊定名為「防衛司令部」而不是「反攻司令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反攻無望了,十年八年內回不去了,反攻大陸成為鼓舞民心士氣、自我安慰、自欺欺人的一句口號,而不是要去真正實踐進行的行動,就如同今天民進黨的台灣獨立一樣的手淫或自慰。

 老兵們不忍年華老逝、青春有悔,乃申請退伍,或花三、五萬元在當地「買妻生子」成立家庭,但兩岸的短兵相接、水鬼摸哨、互射宣傳彈,仍如火如荼。

 老蔣也多次親赴馬祖戰地視察、提振士氣、並親書枕戈待旦,訓勉官兵,不要忘了光復大陸國土,還我河山的神聖使命。小蔣則幾乎每年都會來馬祖一趟,宣慰軍民,第一站都是來馬祖高中(筆者亦曾與經國先生握過手),接著去拜訪他的民間友人,一位復興村的農民,當然也會對國軍官兵精神講話,巡視海防哨所,及兩棲蛙人部隊。迄今,馬祖的居民仍很懷念這位平易近人的總統。

 50、60年代發生了起義來歸的反共義士,在飛往台灣的途中(水上飛機)因洩密而遭中共擊落的重大事件。及1969年9月29日,中共砲擊中梅石中正堂電影院,造成多位軍民死傷的事件,令縣民學生「被發動」九二九血債血償的遊行活動。軍方的政四科,717反情報組,調查局、閩北工作站,警察局等各情治單位大力度的加強了保密防諜的工作。令縣各機關學校,每年都擴大舉辦各類型的保密防諜之演講、作文、壁報比賽、村民大會上也大力宣導保密防諜的重要性。一句「當心匪諜就在你身邊」成為那個年代,每個人都朗朗上口的警語。彷彿馬祖居民個個都有是匪諜的嫌疑。幾十年下來,被抓去338調查站嚴刑逼供的無辜平民,不知凡幾?但是真正的匪諜卻一個也沒抓著。因為,跟本沒有匪諜。

 1978年夏天,在興建中的馬港國民住宅新社區幸福五金行後面牆壁上,有人塗鴉毛澤東三字,本來用水沖刷掉就沒事了,卻引來一場腥風血雨。轟動全馬祖的「反動文字案」還請來法務部調查局二位筆跡鑑定專家來馬祖,參與專案小組偵辦。搞得滿城風雨、肅殺氣氛。一個多月後抓到了書寫毛澤東三字的一位工人,在移送縣政府軍法官時卻被碰了軟釘子,退回給警察局。因為刑法上找不到書寫毛澤東三字究竟觸犯哪一條罪?

以高調見獵心喜的心態亂辦,最後卻以灰頭土臉、險些下不了台的窩囊收場。這就是那個保密防諜,矯枉過正的糊里糊塗的年代。幸運的是當年還好有第一位從中央警官學校返馬服務的曹爾忠巡官,堅持一切依法辦事,反對亂扣什麼為匪宣傳的莫須有罪名,馬祖的民智已逐漸覺醒,不再因循苟且的屈枉正直了(有關該案的始末,請參閱筆者所著「幾進福州軍區」一書再做有詳細記載,我不贅述)。

 1989年8月23日,在曹原彰、劉家國、筆者及金門的黃積軍、董振良、李成家、林金量等多位金馬民主鬥士的率領下,500多名鄉親60多輛計程車在台北的立法院和行政院、國防部、最後集結到位在新店北新路上的「偽福建省政府」舉辦了第一次馬祖鄉親「反八二三」聯合大遊行,我們的訴求是:

 八二三是一場中國人互相殘殺的愚蠢內戰,要哀矜勿喜,不應該大肆慶祝,要重新反思。

 要求終止戰地政務實驗,縣長、縣議員要民選,反對軍派縣長,要開放金馬觀光,要金馬小三通,偷渡除罪化(小三通),馬祖也要有一席立法委員,金馬成立特別行政區,裁廢福建省政府等主張。

 那是一場最重要的分水嶺,幾年後以上諸項訴求大都一一實現了,金馬一步一步的邁向憲法上所賦予我們該享有的自由和權利。民主政治是沒有終點的,我輩仍在繼續努力打拼中。

 馬祖戰地的歷史,是一部可歌可泣,有者太多太多的辛酸,和奮鬥,有著訴說不完的感人故事,有著你我共同胼手胝足的血淚,今天我們還在不停的撰寫著馬祖的歷史!

(目前人在獄中,無法對文中的許多援引出處釋明)

西方朔 2017年8月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