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霾  溫度:15 ℃ AQI:154  風向:06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4000 呎 能見度:5000 公尺 北竿雲高:15000 呎 能見度:50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曹常璧

曹常璧友善列印



張貼者
曹常璧 
資深會員 

曹常璧

註冊 : 2005-09-16
發表文章 : 246
掌聲鼓勵 : 2081

發表時間 : 2016-02-05
FORM: Logged


曹常璧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曹常璧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選舉返鄉隨記 --閱讀人次 : 1172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催;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這首賀知章的回鄉偶書,耳熟能詳的詩句,道盡遊子歸鄉後,對時空人物變化的傷懷。人生一世,草木一春,昨日少年今白頭,閒話滄桑了無痕。選舉讓自己有回鄉的理由,看看故人,聽聽鄉音,嘗嘗鄉味,聊聊童趣。回馬祖一定會到山隴獅子市場二樓吃碗鼎邊挫(又稱鍋邊)。這家鼎邊挫是最地道的古早味,老板看到我這位稀客總是這樣說,這碗稠一點。顯見這位認人無數的店家,把每一位在他那兒用餐的客人,底細瞭解的清楚。

 坐在一角等待美味上桌,眼望進門樓梯口上方掛著風乾的黃魚干與封鰻,這是年的味道,討厭的年獸來了。思緒讓人翻起往事,記起小學時,朱超校長夫人在其公館曬香腸、臘魚、臘肉場景,與今天又何等相似。在物質匱乏年代,從沒見到有這樣年的場景,尤其是豬肉,在那年代的食材中是何等珍貴,香腸也只有在喜宴中方能食著。從味覺中方知,原來年獸是被臘味勾引來的。爆竹聲中,人增一歲,你若無傷,歲月無恙。

 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坐在一角,但沒多久上來兩位鄉親併桌同餐,離開久了,眼也絀了,印象中對他有那麼一點記憶,名字實在是叫不出,吃完後,他們也把我賬付了,這下實在尷尬,我只好硬著頭皮抱歉的問,請問尊姓大名,他說是曹玉福是玉國學長弟弟,我自我介紹說我是某某,他說在中學唸書時就知道我。他堂兄玉岱是我同班同學,與玉國學長都是當年學校藍球代表隊中出類拔萃的風雲人物。我想那時大家認識我原因,大概是我家兄弟們當時在校期間,繪畫書法方面比賽,常有得獎表現吧。真是「抬頭不見低頭見,隨處偶遇皆故人」啊。

 投完票後回到村莊,到海邊五靈公廟拈香,看到有人提桶在海灘掏沙,這沙灘復原著實不易,不去清除沙灘污染物也罷,此種行為實在不該,貪念浸蝕著人心不就是一個私字。在記憶中,傳說這沙灘上的沙,都是貝殼變來的,經過億萬年海浪的推磨,磨成細粒,每粒沙都是一個貝殼,沙是金黃色的,在陽光下會閃閃發亮,像淚光,像金鑽。但那個年代軍方為了構築工事,將貝殼沙變成了三合一混泥土,沙掏完後剩下是石礫灘,再加上酒廠的廢水污染,海灘變成慘不忍睹。現在復原的沙灘雖不如故,但這是老楊任內留給村莊的建設,也是留給子孫的淨土。社區的營造最忌諱就是私心,如不能與自然環境和好,將來會是一個怎樣的居住環境?大家珍惜吧。









  已有 9 位網友鼓勵
牛角鈴鐺 吉祥平安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