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小雨  溫度:12 ℃ AQI:54  風向:03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200 呎 能見度:8000 公尺 北竿雲高:1200 呎 能見度:60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曹常璧

曹常璧友善列印



張貼者
曹常璧 
資深會員 

曹常璧

註冊 : 2005-09-16
發表文章 : 246
掌聲鼓勵 : 2081

發表時間 : 2016-07-29
FORM: Logged


曹常璧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曹常璧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我的『娃娃親』 --閱讀人次 : 1536

對父親的思念與記憶之三:
三生石上舊精魂,
賞月吟風莫要論;
慚愧情人遠相訪,
此身雖異性長存。(唐.圓澤和尚)

媒聘
回想這一生,父子間互動著實少,年過耳順之後,思念已經大去的父親,讓我有無限的傷懷。
六十二年馬高畢業。某天,先父找我談話:「你現在是大人了,我可以把工作擔子交給你,常泰家剛辦完喜事,我已交待他,土灶不要拆,我們家也要用。」那年我十七歲。聽完後,我耳朵嗡嗡作響,腦筋一片空白,緊張的手足無措。天啊!我要成家立業,太震撼、太可怕、太驚訝了。
四、五Ο年代的馬祖,父母間盛行替年幼的孩子訂「娃娃親」(註1),理由無非是為了親上加親,有些是為了鞏固或攀附在地勢力,有的是怕兒子以後找不到老婆,提前為孩子打算。訂親時,女方年齡愈小,下聘禮金愈大,家庭經濟狀況不佳者,還沒有能力做這等事。
小時候父母看我長的呆傻憨樣,怕成年後會娶不到老婆,於是早早就把我的親給訂了。小學四年級我十歲時,典銀伯母告訴我說:以後我與你家是「一門親,二門戚」(意思是,親上加親),聽的我「嗡煞煞」似懂非懂,後來才得知,我與她侄女已「文定」二年了。

夢魘
未過門的媳婦與我在同一所學校唸書,訂婚這事很快在同學間傳開,也變成生活中的笑談及取樂題材,我像隻無頭蒼蠅四處躲藏,使我個性變的更沉默、封閉。學校的團康活動,尤其是交換舞伴的團體舞蹈,輪到我與未來媳婦共舞時,知道內情同學,人人都在觀看,看看這對未婚小倆口是如何的表演。
上了初高中,我們還是在同一所學校,有更多的男女同學知道我已訂婚的消息,有一些女同學更是有意無意的告訴我她的訊息,這是課業壓力外的另一種莫名的壓力。少「男」情懷總是夢,我的夢在那兒?甚麼「郎騎竹馬來,倆小無嫌猜」,應該是「郎騎麻煩來,倆小都在嫌」吧!

逃離
父母幫我從小訂的「娃娃親」要去迎娶了,這種小說中的情節,即將發生在我身上,人生大戲即將演出。
「傻瓜要結婚,要變大人了,鼻目不可再流鼻涕。」山隴月嬌表姑看到我,一面喊我乳名,一面摸我頭這樣說。大澳的常明哥餅舖,見到我也是笑容可掬,曹家又添喜事,另外,他餅舖要接新的工作而忙碌起來。
當年在物質缺乏的海島,準備婚事的過程是繁瑣漫長。先父把準備為我辦婚事的消息,應該是告知部分親戚與相關的友人。長孫要娶媳,最高興的莫過於老奶奶,每回見到我總是笑呵呵,我想這應是她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吧。然而,我對結婚這檔事卻很排斥,尤其是要繼承「殺豬」家業,非「恐懼」一詞所能形容。
該怎麼辦?我自己反覆在問自己。
幾番掙扎後決定主動去找先父談談:「我想去參加聯考繼續唸書,從事任何行業,都應該以學識為基礎。」先父幾度思考後,接納了我的意見。不久我就赴台聯考,考取軍校。常泰哥家裡那口土灶就這樣拆了,我高中畢業的這段結婚驚魂記,也就結束了。

老病
六十四年先父在三總因換髖關節手術失敗,讓他行動力變的更差,也導致身體機能迅速下降,每到寒冬,腿傷痼疾更是讓他痛不欲生。先祖母也出現老人痴呆症的現象,整個人都有些憨呆。三不五時的呼喊著我的名字,見人就問:「我家的常平(璧)為什麼好久沒回來?」
每次假畢返台,她老人家總是扒在二樓向東的窗戶上,遠望著我離開的身影,一直看我過了山頭,還捨不得離開窗台,祖孫親情,如老牛舐犢,情深依依。

變故
六十六年春節回馬祖,先父又跟我提結婚一事,希望在他有生之年能看到曹家大門貼上紅聯,也算了結先祖母的心願。開枝散葉,多做一代,這也是家鄉評論人的一生「阿麻得」(有無價值) 有無褔氣。但先父應是繳了白卷。
每當回想這段過往,內心深處總會隱隱作痛,對我而言,在滿足長輩心願上,何嘗不是繳了白卷。「求不得」是人世間至苦之一,也是一種缺憾的痛。
是年軍校放畢業假返鄉省親,先祖母的身體益加羸弱,不能離床。透過典銀伯母告知我那未過門的媳婦,老人家希望能見孫媳婦一面,適巧金玉也在馬祖,在她祖母陪同下來到我家,這是她們倆第一次相見歡,先祖母面帶微笑滿心歡喜,我細看她臉上眼角充滿淚光,我困惑的低著頭,茫然無所舉措。
第二次她倆再見面時,先祖母已是時而清楚,時而迷糊的痴呆老人,但她仍惦記著這門「娃娃親」,拿了一個戒子套在金玉手上,這孫媳婦算是釘在我家鐵板上的事了。
六十七年是我家逢喪悲傷之年,先祖母與先父僅隔半年先後往生佛國,家中青壯的皆在他鄉。父親大去時,我在部隊又逢全國軍演的「大漢演習」,獨剩先母一人面對困局,走筆至此,每每念及,羞愧萬分,悲憤難安。

迎娶
六十八年我當選陸軍「毋忘在莒」個人模範,接受表揚,六十九年我在頭嵙山監督「✕✕計畫」執行,又獲選為全國保舉最優人員,再度表揚。守制三年後,先母又提起結婚一事,開口便說:「你不能讓人家再等待下去了,工作上你也有了好表現,該考慮成家的事了。王寶釧守寒窯也只不過十八年而已,依弟啊!把婚結了吧」。
猶記得前去提親時,由先母暨姑丈、姑媽陪同前往,我向金玉說:「我媽說,我們可以結婚了。」那年我二十六歲。
引娶進門當日,行跪拜禮時,先母說自己褔份較薄,不敢承受跪拜禮,推辭再三,說:「鞠躬就好」,經姑媽勸解後,還是接受了,我一面跪拜,一面思念已經大去的祖母暨父親,忍不住悲從中來,淚流滿面。渴望著時光能倒流!盼望著他們都健在,這是空與夢,不可得啊!

緣結
滄桑多變,世事無常,人生是充滿曲折與因果,就算是小願望,若沒有因緣是強求不得。佛說:「若無相欠,怎會相見」、「修百世方可同舟渡,修千世方能共枕眠。」、「前生五百次的凝眸,換今生一次的擦肩。」,結婚這何止是修千世累劫的姻緣啊! 寫情愛小說的作家瓊瑤也如是說『紅塵自有癡情種,莫笑癡情太癡狂;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麼!
六十九年十月四日,我們結婚了,訂了十八年婚約,終於上了花轎,抬進了曹家大門,「娃娃親」又有一對圓滿的結局。我是班上「娃娃親」的同學群中(註2),繼善旺哥、常開哥之後的第三對結婚者,其他,有無後續之人就不得而知。



註1:「娃娃親」指男女雙方在年紀很小的時候由父母訂下的親事。
註2:當時高中同學中有「娃娃親」共六位,在以後的同學會時,大家聊到這一段,得知我大概是最後的一對,現在更是同學間的趣談。
(下面的相片來自網路)

看鏡頭是曹爾福其後座位是張祥勇


彈風琴是鄭賜添老師是第一位師專畢業自願到馬祖服務老師,也是我媳婦的班級導師



  已有 15 位網友鼓勵
牛角鈴鐺 吉祥平安
童理心 
新進會員 

來自 : 台灣
註冊 : 2012-10-08
發表文章 : 14
掌聲鼓勵 : 26

發表時間 : 2016-07-29
FORM: Logged


童理心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童理心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文章至性至情.
好文章
相信作者編寫邊流淚思念父親
加油.希望能常讀到您的文章.



  已有 6 位網友鼓勵
有話大家說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5-12-09
發表文章 : 105
掌聲鼓勵 : 407

發表時間 : 2016-07-30
FORM: Logged


有話大家說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有話大家說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格老子的,馬祖311同學,常壁才氣縱橫,至情至性,留淚不流鼻涕,這樣的好文章,已經不多了,感人又寫實,能不按讚?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曹常璧 
資深會員 

曹常璧

註冊 : 2005-09-16
發表文章 : 246
掌聲鼓勵 : 2081

發表時間 : 2016-08-01
FORM: Logged


曹常璧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曹常璧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高志教授來簡訊如是說「剛剛用手機看你大作,很有感覺,同樣的場景,若干年前我也寫了一篇〈做親〉,登在馬祖日報副刊,這些都是我們親身經歷的事。」
讀完來電,讓我感到非常好奇,從馬祖日報2005年12月30日副刊網頁中,果真找到了該篇文章,描述有〈做親〉同學,在學校中參加團康活動,那種忐忑不安情緒,入木三分,讓人思緒回到從前,撰寫的精彩又寫實。

說方言,憶往事 做親 /陳高志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牛角鈴鐺 吉祥平安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