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小雨  溫度:12 ℃ AQI:  風向:0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300 呎 能見度:7000 公尺 北竿雲高:1600 呎 能見度:60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宏文

劉宏文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宏文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1-09-20
發表文章 : 157
掌聲鼓勵 : 1357

發表時間 : 2016-09-06
FORM: Logged


劉宏文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宏文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我從海上來(之三):紅麴姑娘陳云聆】 --閱讀人次 : 2380

前幾日,縣政府舉辦「青年創業論壇」,邀請幾位年輕有想法,且創業有成的台灣青年,分享他們的理念、創意與成果,以及創業歷程的辛酸與挫折。

我在台下靜靜聆聽,腦際不斷浮現前一陣子訪談的馬祖鄉親–陳云聆,一位身材嬌小,元氣充沛,散發無限能量的女子。她以一人之力創辦「鼎太公」紅麴滷味,獲獎無數,且入選桃園市2015年10大伴手禮,將馬祖美食轉化、精緻、量產,提升至新的層次。

許多人好奇為何取名「鼎太公」,是想搭「鼎泰豐」便車嗎?陳云聆說:「完全不是!鼎太公名號已經在我腦海盤旋30多年,比鼎泰豐早太多了。」

她說,小時候住馬祖,愛聽大人講民間故事,尤其是姜子牙輔佐周文王的故事,聽得如癡如醉,覺得姜太公最厲害,是歷史上無出其右的蓋世英雄。小小年紀就常跟玩伴說:「我姓陳,長大要效法姜太公,當陳太公。」陳太公馬祖話發音就是鼎太公。

陳云聆辦公室掛著一句話:「制心一處,事無不辦;我若精彩,天自安排」這已不是小巷內烹煮滷味,當選微型創業楷模的實踐者,而是一種昂揚奮發,萬山難擋,「堂堂溪水出前村」的生命境界了。

本文經陳云聆小姐潤飾,文章很長,感謝您的耐心。

≡≡≡≡≡≡≡≡≡≡≡≡≡≡≡≡≡≡≡≡≡≡≡≡≡≡≡≡≡≡≡≡≡≡

﹝你們姓駱,我姓陳﹞

我是童養媳,收養我的「夫家」姓駱,駱姓在馬祖很稀有,大概只有福澳幾戶。駱爸爸捕魚,民國60年就來台灣,在基隆拖網漁船工作。我這位駱爸爸好賭,愛喝酒,領到錢三、兩天花光,甚少拿回養家,媽媽領著我們幾個兄妹自食其力。我成年後他還是一樣,經常跟我要錢。

我10歲搬來台灣。在馬祖的童年除了上學讀書,都在煮飯、洗碗、洗衣服、撿柴伙,從早到晚不停做事。前兩年,國小同學找到我,在桃園開同學會。多年不見,聊了很多童年往事。他們說,我小時候挑水、煮飯做家事,是全村最孝順的小孩。所謂孝順,就是逆來順受,做很多很多超過年齡與體力的家務。

我記得到台灣第一天,船到基隆已是凌晨,補給船緩緩駛入碼頭,船艙透出的燈光映在海面,一閃一閃的;港內停了許多大船,旁邊穿梭的漁船顯得非常渺小。媽媽說,小船是拖網漁船,要出海捕魚了。我想到駱爸爸就在這種船上,與大海搏命謀生,他終年沒有拿錢回家的怨懟,在我跟媽媽心中,似乎也變得可以包容了。

﹝遇見親生媽媽﹞

下船後,我們跟同行的村人合包了一輛計程車,直奔桃園永福街親戚住處,抵達他家已是凌晨四點。

初來台灣,一切都覺得新奇有趣。雖然一夜未睡,大家還是精神抖擻,聊得興起。那時大湳市場剛營運不久,六點不到,興致勃勃地一起去逛市場。雞鴨魚肉、青菜水果、衣帽鞋襪、五金百貨,吃的、穿的、用的,應有盡有,那場面當然是比馬祖福澳街上的晨市熱鬧多了。

媽媽在市場遇見一位婦人,燙頭髮穿花短衫,年紀跟媽媽差不多。我在一旁觀看熙來攘往的人群,一邊聽她們聊天。媽媽突然對我說:「這位是你親生媽媽。」

這是我長大後第一次見到親媽媽,她比我們早很多年搬來台灣。我望著眼前這位陌生婦人,沒有什麼特別感覺。親媽媽摸摸我的頭,笑著問:「要不要跟我回家?」我躲到媽媽身後。因為生疏、害怕,因為隔閡帶來的冷漠,總之,我有點驚嚇,不知所措。

後來才知道,親生媽媽生下我不久,發生重大車禍,額頭重傷,在醫院躺了好幾個月。她自顧不暇,根本無力照顧我,就把尚在襁褓中的我送給駱家當童養媳,成了駱家兄妹中唯一姓陳的孩子。成年後,駱家哥哥與我都無意結成夫妻,彼此兄妹相處,爾後相互祝福,各自男婚女嫁。

﹝我幫爸爸養媽媽﹞

轉學到台灣,繼續讀國小三年級,我就開始半工半讀。放學後先回家煮晚餐,等媽媽下班吃過,再跟她去工廠加班,幫忙剪線頭、縫雨傘、組零件什麼的,每天都要加班到9點多10點,這樣的作息一直到國中畢業。有時我跟媽媽說玩笑話:「我是幫爸爸在養你唷!」

有一段時間,媽媽組「互助會」當會頭,有40多名會員,每個月標一次,會腳都是大湳附近馬祖人,這也是許多馬祖人的理財方式。

我記得一回,某個會腳標到錢後,連續幾會欠繳,媽媽去催也不得要領,非常擔心被她倒了。我也不知哪來勇氣,一個人去管區報警。警察叔叔問:「小妹妹,你有什麼事?」我說:「某某人欠我家錢,不還!」那位警察叔叔還真的帶我找到她家,欠錢阿姨看到警察來,慌了,過沒幾天,就把會錢還了。

我那時只是單純認為警察會保護好人,抓壞人,那位警察原先可能基於同情或好奇,沒想到會幫忙討債成功。現在想起,仍覺得不可思議。

〔國一生當桌師傅〕

我從小就喜歡煮東西,料理食物,可能跟我喜歡吃有關吧。看到食物照片、食譜或者小吃報導、特殊作法、甚至異國料理,我都會剪貼保存,這個習慣一直到我婚前都還持續,厚厚好幾大冊剪貼簿。光是蚵仔麵線的做法就有二、三十種。

說出來有人可能不信,國中一年級,我就學大人「辦桌」。自己用零用錢上菜市場買雞鴨魚肉、青菜水果,又是切、又是洗,炒幾道簡單的家常菜,紅燒肉、煎魚、排骨湯之類,請親戚、鄰居、鄰長來家裡吃飯。大概每個月會有一次,因為我喜歡做菜,平日收集的小吃、家常菜食譜,才有機會實際演練一番,而且樂在其中。大概因為這樣,我這輩子的工作一直跟「吃」有關。

﹝黑牌小護士﹞

國中畢業,國三導師介紹我到她姊夫醫院,桃園涂婦產科當護士。70年代,一班醫院護士都沒有證照,打針換藥,包紮護理,資深帶資淺,穿上護士服就有模有樣。我學得很快,才一個星期,醫師就讓我上開刀房當助理。當時護士月薪跟工廠作業員差不多,月領1萬多元,但開刀房的特別獎金每次就有2、3百元。所以我盡量爭取上開刀房的機會,孕婦剖腹生產,常常三更半夜被緊急呼叫,為了獎金,挺一下就撐過去了。

在涂婦產科2年,終究覺得自己是黑牌護士,希望能去護校就讀,考證照,醫師也鼓勵我。我爸爸知道了,對我說只要能考上,他捕魚賺錢容易,可以負擔學費。衝著這句話,我下班後拿起中斷2年的書本,經過半年自修苦讀,果然考上新生護校。要註冊了,爸爸才說沒錢,要我自己想辦法。不僅如此,每個月我的發薪日,他算準時間,每次都會打電話跟我要錢。醫師知道了,每月主動幫我扣1千元存起來,說將來留給我當嫁妝。

考量龐大學費、生活費,以及這三年工資損失,我還是放棄讀護校,也再一次體認到從爸爸那裏只有付出,不可能得到任何金錢協助,是上輩子我欠他吧!

﹝我深深為他著迷﹞

後來轉到謝芳文婦產科工作4年。這期間認識我的前夫,他大專畢業,家境很好,父親是退休醫師,我深深為他著迷。

我只有國中學歷,跟他差太多,就萌生繼續唸高中的想法。他那時告訴我,將來希望從商,做貿易。我很單純地認為,結婚以後,我應該成為他事業的得力助手。於是報考桃園振聲中學夜校,在私立學校聯招的眾多考生中名列前40名,錄取當時最難考上的會統科。如此醫院下班後直奔學校,兩地奔波,常常忙得沒有時間吃飯。

民國76年,我22歲,與先生交往4年後,走上紅毯。夫家原先不接納我,認為我學歷低,身家地位不能與他們匹配。為了張羅婚事,婆婆叫我先生標會,我們欠下40多萬元的會款。我也將醫師幫我存的4萬多元領出,全數交給媽媽,也算是跟媽媽道別,報答養育之恩吧。

帶著新嫁娘的喜悅與無限美好的憧憬,拎起簡單行囊,陪先生到台北工作。我們租住類似學生宿舍的雅房,一床一桌,一個小電扇,還有簡單的共用廚房,每個月租金3千元。他在電腦公司上班,我找到建設公司的會計工作,這也是我這輩子唯一主動找的工作。

婚後才發現,我們兩人的巨大差異。像我這種從小貧困,不工作就沒有飯吃的人,比較能看清現實,相信只要肯努力,勤儉刻苦,處處有黃金。而且我個性積極、樂觀,凡事劍及履及,心想只要兩個人辛苦打拼,點滴累積,很快就可存錢買房子,改善目前的生活。

但先生不同。他從小生活優渥,我們家黑白電視都還買不起的時候,他們已經有了彩色電視。一次他到關西摸骨,摸骨師說將來他會是大貿易、大老闆;他信了,一直都在想自己要創業,當老闆。

上班幾年,他真的出來創業,經營電腦硬體買賣。我那時還在當會計,戰戰兢兢,非常認真努力,一年下來,在3百多名員工中,我的工作績效是唯一特優,領了20多萬元獎金,而且連續4年,這些錢全數投入他的事業;而我還是每天為他準備三餐,身為人妻該做的,我一樣也沒有少過。我跟他離婚時也是這麼說的。

大概又拖了2年,沒賺到錢,公司結束了。那時兩岸開放不久,許多人到大陸做生意。我先生也蠢蠢欲動,想到大陸投資。我知道,他不是那種精明幹練、辛苦鑽營的人。但我還是成全他,幫忙湊錢、找人、找廠房,連帶他去大陸的人都是我安排的,他只需拿著提包跟著搭飛機就行了。

我留在台灣,一邊工作,一邊帶小孩。一年後,他兩手空空而回,背負一身債務。
這個時候,他似乎有所覺悟,對我說:「現在只能做吃的行業才能翻身了!」與其說我對他仍然抱有期望,不如說我還在期盼婚姻,期盼未來一家人的幸福安樂。於是在民國85年,標了一個會,開餐廳,做快餐。

〔快餐店〕

做菜一直是我的興趣,不同的是以前做給家人、朋友、鄰居,大家歡聚吃吃喝喝有說有笑。現在要靠這個手藝賺錢,大鍋炒菜,樣式、衛生、鮮度各個方面都要顧到。每天的生活就是買菜、烹煮、擺盤、包裝、洗滌、善後、外送,還要照顧小孩。廚房溫度高,油煙濃,我要炒2、3百人分量,他根本做不來。我曾說,我先生只會燒開水,這不是玩笑話,他甚至連外出發名片都放不下身段,都是靠我親自跑工地、工廠、機關、學校招攬生意。

開餐廳全年無休,過年還要做外勞的生意,5、6年下來還清負債,還在桃園買了房子、車子。心想,這樣雖然辛苦,但是一家人一起過日子,圖個溫飽不成問題。我埋頭經營餐廳,錢都交給我先生。生活安穩了,他卻把錢全數投資股票,做丙種融資,股票大賠,房子抵押擔保借款,當我發現後已經負債累累。

這個局面要怎麼收拾?我萬念俱灰,覺得非常疲憊。努力這麼多年,不但一切落空,還倒欠別人。我感到無助、灰暗,看不到未來。我還能信任眼前這個男人嗎?他知道事態嚴重,寫了一張言詞懇切的悔過書,說他不會再玩股票,求我原諒他。我心軟,心想,如果他真的痛定思痛,我們仍然可以重新開始。

我顯然錯了。因為不久之後,我發現他瞞著我還在進出股市,而且與他家人一起買進賣出,瘋迷其中。他對我說:「妳不懂,股票現在是全民運動!」接下來的日子,就是不斷的虧損、不斷的陷入。

我與孩子的未來也要沉沒在這無底深淵嗎?

﹝你們要把媽媽當男人﹞

這次我鐵了心,要離開這個男人。我用生命經營的婚姻,卻以如此殘酷的方式回報。我最美麗的青春年華一次又一次的耗損,折磨,換來的卻是無邊的空虛與絕望。

婚姻離了,事業沒了,我帶著2個孩子住到娘家。除了孩子,我一無所有。

我記得連續兩天,在附近的馬路漫無目的閒蕩,從白天走到晚上,腦子一片空白。車子一步一步駛過,大樓閃著霓虹燈,紅紅綠綠,好像瞪著我,看我下一步怎麼走。

兩天後,我拿出紅紙、毛筆,端端正正寫下一段話:「40歲以前,替人打江山,到頭一場空;40歲後,把生命交給自己,重新出發。」寫完後放入紅包袋,心思澄明,這是一封寫給自己的情書,好像有一股力量從我生命底層汩汩湧出,覺得自己煥然一新,有如初次踏入社會的年輕人。

我把孩子叫到跟前,大的讀國小二年級,已經約略知道父母親一些事情,小的讀一年級,睜著一雙大眼睛。我說:「從現在起,你們要把媽媽當作男人,媽媽不會有空幫你們洗衣服,不會有空煮飯作菜。」

從那時起,我就再也沒有幫孩子洗過衣服,孩子吃的飯都是我一早放在電鍋裡,青菜、豬肉、咖哩混在一起煮,孩子戲稱「(ㄆㄨㄣ)潘」,豬吃的廚餘。

﹝敏盛醫院的廚師﹞

那時我的一位好友王玉華應徵到一份很好的工作,桃園敏盛醫院餐廳部廚師,六個大廚之一。錄取後,她居然對主廚說:「明天我朋友會代替我來上班。」主廚傻了:「這怎麼可以?我錄取的是妳啊!」玉華告物主廚:「你放心,我朋友比我強10倍!」玉華還跟我說,她要把家對面的房子買下來,讓我們母子住。她擔心我的狀況,怕我走上絕路。我非常感激這個朋友,告訴她,我不會被輕易打敗的,我還有2個孩子呀!

就這樣,我去敏盛餐廳上班。報到那天,所有的廚師包括主廚都在懷疑。我身材嬌小,主廚有180公分,我只到他肩膀高。主廚要我上大鍋炒菜,試試我的能耐,不合格立刻辭退。我二話不說,叫他拿菜單來。他很體貼,順便搬來兩個盛豆腐的矮木箱讓我墊腳。我很尷尬,跟他說:「不用了。」餐廳的員工都在暗笑,主廚退的老遠,我知道他隔著一層窗戶用狐疑的眼光看我。

200人份的菜對我來說,駕輕就熟,他們不知我有7年的炒菜經驗。鍋鏟上下翻騰、火侯控制、佐料調味,快手快腳,甚至比他們的廚師還游刃有餘。大廚非常滿意,問我怎麼炒的那麼輕鬆?我說:「不就是槓桿原理嗎?」

〔對不起,只有我考上〕

在醫院餐廳工作,要有廚師證照,至少是丙級,我有乙級證照,國家第一屆證照考試通過的。開快餐店第一年,我就自行摸索,看書、練習,先考過丙級證照,兩個月後接下來考上乙級。主廚、餐廚管理、觀光飯店都需要這枚證照。

早期的乙級證照不容易,考試範圍很廣,凡是營養學、食品衛生各個方面,包括衛生法規都要知道,且沒有命題範圍。

我利用中午休息時間,買一袋胡蘿蔔練習刀法;隔天去書店看書,自己整理筆記。如此一天練習果雕,一天閱讀學科,準備了2個月,外加自己的心得筆記,就到淡水一間學校烹飪教室應考。

到考的廚師有12位,我是唯一女生。大家穿廚師服戴廚師帽,每位都胸有成竹,談吐架式像個老手。最奇特的是他們人手一冊,考前不斷翻閱。我問他們手上拿的是什麼?他們說:「補習班講義啊!」我涼了半截,閉門造車,土法煉鋼的我,跟補習班老師要怎麼比?

考試規定,3小時內要完成6道菜1道點心。計時開始,大家忙著切、洗、蒸、煮,氣氛很緊張。我端坐不動,大概有10分鐘時間,讓整個心思沉靜下來。主考官問怎麼了?我笑笑說沒事。等我開始做菜,那位主考官就抽問我消毒、食材衛生等問題,我對答如流,演練自然,一切都在我準備的講義中。最後一分鐘,點心做好,還捏了花邊,立即送到評分台。誰知忙中有錯,一腳踩空,盤子差點飛出去;勉強穩住,點心的花邊卻糊了。看到別人精美的盤飾,我心想,證照大概毀了。

考完試,所有考生攏在附近聚餐,大家熱烈討論,七嘴八舌,說某某一定考上,某某菜做得好,某某得到評審讚賞的眼光。沒有人提到我。結果公布,我是12位考生中唯一考上證照的。後來一位友人告訴我,他的朋友是廚師,也參加了那場考試,還花了4萬5補習費。廚師說,那個女生一定有特別關係才考上。我無言,我哪有什麼關係,我只有筆記。

後來桃園餐飲公會頒了一張獎狀給我,希望我提供筆記供公會教學用,我沒有答應。這本SOP筆記,後來成了我開證照補習班的講義,那可是全國最便宜的速成保証班。

﹝女生當主廚,行嗎?﹞

敏盛餐廳的業務很廣,六個廚師負責病患餐、醫療餐、醫師餐、還有對外營業的自助餐、合菜。彼此各有分工,各管各的,做好份內之事倒也相安無事。

記得有一年聖誕節,院方高層聚餐,吩咐每位廚師上一道菜,營養師彙整菜單交給院方,所有廚師都拿出絕活,有江浙菜、台菜、粵菜、川菜,都是叫得出名稱的傳統菜餚,只有我沒寫。因為這些菜都有制式作法,貴在火侯與材料的細緻變化,這難不倒我,甚至做的更好。我不與其他師傅爭,把機會留給別人。

後來我決定做點心,布丁、布蕾、杏仁瓦片,還烤了好大一座薑餅屋,擺在醫院大廳2個月。這下大家總算認識我的功力,中餐師傅居然會做甜點,而且有模有樣,比外面賣得更好吃。

一年後,待我不錯的主廚因家庭因素突然辭職。院方看我平日表現優異,又有乙級證照,有意升我為主廚。在餐飲界,廚師仍是男性當道的時代,我不願踩混水、惹糾紛。但主管說,你不升主廚,廚房裡裡外外仍由你負責,我才勉為其難答應,成為6為男性廚師之上的女性主廚。

這事當然引起騷動,領班不服氣,廚師也用各種理由給我穿小鞋,刁難我。有的身體不舒服請假、有的酒喝多了不來上班、有的說食材不齊不會做,每天都有狀況,每天我都像救火隊一樣上陣頂缺。

後來我嚴格規定上班禁酒,因為大鍋炒菜的廚房鍋爐溫度高,非常危險。有4位廚師居然串聯,無預警輪流請假,不來上班。這分明衝著我,讓我出糗。他們以為如此就可拱我下台,遂了他們心願。

〔廚師抵制,阿姨臨陣〕

他們沒有如願。我緊急應變,招來8位洗碗、洗菜的阿姨,臨時要她們上陣。她們都是家庭主婦,都有煮飯炒菜的底子,我在後頭指揮,把每步工序交待清楚,按表操課,總算湊合過去。但是,營養師說不行,阿姨沒有證照,不能當廚師。如果繼續掌廚,要罰款,每日3千元。我對營養師說:「沒關係,我給你罰!」我總不能讓餐廳開天窗,醫師、病人都在等著吃飯。

另一方面,緊急徵廚師,同時在醫院開班授徒,鼓勵阿姨考丙級證照。利用下班時間免費指導,連要罰我錢的營養師也來報名。我把課程濃縮,製作一套5小時的教學程序。跟我上課的阿姨、同事全都考上。營養師也不再罰我。阿姨有了證照,隨時可以上陣遞補,我就不擔心廚師拿翹不規矩。

我調整了進貨與備料的時間,調味品、佐料也加以標準化,載明各種菜色的注意事項,以及調味用量比例等。這種管理方式後來我才知道叫「SOP」。以前那位主廚常因出餐不及被罰款,一次罰3000,我不但從未被罰,反而在一個月之後,每天平均節省45分鐘,大家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充分休息。效率提高,餐廳的氣氛也變好了。

﹝烹飪補習班﹞

阿姨全數考上證照的事很快傳開,她們的家人朋友要來跟我學烹飪。除了材料費,我在家裡免費授課,她們也全都考上。又一批人來要學,我仍不收費,她們就改送紅包。要學的人愈來愈多,我才開始訂下5堂課8千元的速成保証班,而當時救國團的丙級烹飪班,每期要1萬2千元。

除了輔導乙、丙級廚師考照,我還教烘焙、麵食、素食、創業小吃等課程,學生愈收愈多,白天忙敏盛餐廳部,晚上顧家裡烹飪課,一心難以兩用,索性辭掉敏盛工作,專心經營烹飪班。

我住的這一帶,巷弄很窄,家裡上課,學生人來人往,擔心鄰居不滿。我想去立案,成為有營業證照的烹飪補習班。去問了管理單位,才知需要房屋使用執造,還要通過消防檢查…等。老房子的使用執造要重新申請,巷弄消防檢查也不容易過,建築師說可幫我改善,通過安檢,但要價50萬元。

補習班開不成,我認真思考創業。教學用的鍋爐、設備也可派上用場。主客觀環境似乎一步一步引導我走向紅麴之路。

〔我愛紅麴〕

最初做紅麴滷味是基於好奇。小時候爸爸釀老酒,酒瀝乾撈起剩下的酒糟滿室生香。我就想,酒糟用來燉雞、紅燒豬肉、蒸魚都很美味,用酒糟滷雞爪不知味道如何?我試滷一鍋,分送親友,她們吃了馬上問哪兒買的?每到過年我都會做一些市面買不到的食品,送給親朋好友之外,也接受預訂外賣。

滷味在家裡偶而為之,不怎麼講究;但要大量製作、上市,就必須客製化,否則品質不穩定,市場打不開。我關起門來研發,把雞爪肉跟骨頭分離,分別測試各種配料吸收度、醃製時間,太鹹、太甜或太淡;也動用計算機,加減乘除計量配料用量,找儀器測糖度、鹹度,希望找出最佳組合。我要求骨頭鬆軟外皮仍有嚼勁且不黏牙。有時工作到深夜、只聽到掛鐘的滴答聲,巡邏車燈光畫過窗戶,心裡想只要再撐一下,我要的味道、質感,就要就出來了。

﹝陳太公與鼎太公﹞

民國98年,我成立「鼎太公」食品公司,主打紅麴滷味。許多人好奇為何取名「鼎太公」,是想搭「鼎泰豐」便車嗎?完全不是!「鼎太公」名號已經在我腦海裡盤旋30多年,比「鼎泰豐」早太多了。

小時候住馬祖,沒什麼娛樂,特別愛聽大人講民間故事,尤其是姜子牙輔佐周文王的故事,聽得如癡如醉,覺得姜太公最厲害,是歷史上無出其右的蓋世英雄。我那時就常跟玩伴說,我姓陳,長大要效法姜太公,當「陳太公」,馬祖話發音就是「鼎太公」。

公司成立之初,親戚朋友提供了20多個店名,眾說紛紜,大家投票決定。「鼎太公」僅獲一票,是我自己投的。最後我仍堅持用「鼎太公」,因為那是我小時候的夢想,代表心目中至高無上的、頂級的、獨一無二的人生目標。我要做滷味界的「鼎太公」。

〔再一次歸零〕

那段時間,輔導學生考證照、教創業小吃,存了一些錢,有68萬,原打算利用這筆錢投資「鼎太公」一展鴻圖。誰知老天再次跟我開了一個玩笑,當我被一通電話引到ATM,一按下輸入鍵,就知道被騙了。很奇怪,當時我非常冷靜,坐在ATM旁邊的石階上,對自己說:「人生至此又全部歸零!」我想報警興訟徒然浪費時間,我要趕緊重新開始。半個小時後,回到家裡,談笑一如往常,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那時各大銀行都提供青年創業貸款,我寫「鼎太公」經營企劃書,跟銀行貸款80萬,銀行只核20萬。我非常不服氣,問銀行原因,請他們告訴我對「鼎太公」的評價,他們大概看我態度積極,答應貸40萬。我仍不滿意,我說:「貸款我可以不要,但請你們告訴我,為何「鼎太公」只值40萬?」後來80萬全數核貸。

那時我住的房子是租的,我想買下讓「鼎太公」可以落地生根,但沒資金。80萬添購設備、器材,房子仍沒有著落。我挨家銀行打電話貸款400萬,銀行都說有困難,因我沒有穩定的收入證明。我非常相信自己的能力,信用良好,做事盡心盡力,對「鼎太公」的前景如此有自信,為何銀行看不到這些特質?

於是,我把過去所有的證照、輔導考照成果、創業小吃教學、名片頭銜、「鼎太公」網頁,一一拍成照片、做成檔案,寄給銀行。不到一個禮拜,銀行打電話來:「陳小姐,貸400萬夠嗎?」

我想,是我的自信、努力,還有勇往直前的真誠,讓他們感受到我的還款能力吧!

〔第一個網頁〕

離婚後,我體認到將來做任何事業,電腦與網路是不可或缺的基本工具。敏盛當廚師的第一個月薪水,就用來請家教,從最基本的word 學起。後來我又繳一筆錢,成為巨匠電腦的「終身白金會員」,所有軟體都可以學。只要有空,我就去學軟體,「鼎太公」的第一個網頁就是自己做的。

有了網頁,我想像不久之後,就會有人透過網路下訂,訂單如果爆量,我要怎麼應付?這完全是美麗的誤會,等了半年,一張訂單也沒有。怎麼回事?我開始懷疑自己做的網頁不夠花俏,沒吸引力,於是花了3萬6千元請巨匠的老師重新製作。老師把滑鼠設計成筷子,網友點進去購賣,筷子會把滷味夾到購物車,非常活潑逗趣。

再過半年,不但爆單的事沒有發生,連零散訂單也不見。我對產品非常有信心,我知道,問題出在行銷。

於是,一方面花很多時間逛網路,研究網民心理,了解關鍵字是怎麼連結,如何讓廣大網友很快能找到「鼎太公」,我甚至直接打電話到yahoo相關部門,請教網路問題,yahoo還以為我是駭客;另一方面,花很多錢上網路行銷課程。每次上完課,感覺自己蓄飽了電,等到回家坐到電腦前,卻無從下手。後來找到一家網路創業行銷公司,4小時免費試聽的課程,我覺得很實用,後續9節課程要價6萬9千元,我決定加入他們的行列,這家行銷公司的亮點,是提供一位「終身輔導」的顧問。

顧問輔導諮詢,別人一次電話問一個問題,我會準備30多個問題。久了,顧問也變成好友。有一次他對我說:「陳姐,我輔導超過數千家客戶,從來沒有人像你,像連環套一樣,一個又一個問題。妳很特別,你一定會成功的。」

「鼎太公」網站現在是第三代,所有美工、文字,包括每個逗點,都是我自己建構的。網站成功與否不在美工,而是「溫度」,客戶能感受到你對這個行業的尊重,對行銷物件的真誠。「鼎太公」的網頁美工並不強,但我相信這個網頁能夠體現我投入研發「紅麴滷味」的用心,以及推廣「紅麴滷味」的熱度,一種極欲向好朋友分享美好事物的心情。

「工商局長的鼓舞」

自行創業很寂寞、很艱苦,特別是草創時期,業務量不大,卻有許多事情需要安排佈署。大約有2、3年時間,「鼎太公」很沉寂、平庸。那時,我一頭栽入行銷、網路的世界,常常忙到凌晨。朋友、同事也替我著急,連我父親都勸我放棄,去做別的。有時工作到深夜,覺得孤獨無助,走到頂樓看見漫天星斗,穹蒼之廣真的沒有我容身之地嗎?

有一次,情緒低落,覺得自己沒有方向,沒有希望,整個人快要沉溺淹沒了。我打電話給桃園市工商發展局長陳淑容。這位長官有次在八德主持「產業主」座談會,我向她介紹「鼎太公」。她印象深刻,發e-mail給我,任何時候、任何問題,都可找她。

她鼓勵我:「陳姐你沒有停滯,你做的一切都在打基礎,這些一點一滴的努力將來都會是你成功的因素。」

局長說得沒錯,我在網路投注的心力,使得「鼎太公」網路能見度逐漸提高,愈來愈多的人知道紅麴滷味是健康、美味的傳統馬祖美食。我就想,如果有媒體報導,將會有加乘效果。

﹝哇,爆單了!﹞

果然,去年4月,有一家政府經營的媒體來訪問我,接著是蘋果日報的記者來採訪。記者回去後,晚上7點多打電話來,說:「新聞會先放在youtube,明天見報。」網路真是無遠弗屆,等到凌晨2點睡前,我查看訂單,發現下拉不完,爆單了!

第二天早上6點半,看到報紙大版面報導「鼎太公」,朋友說如果買廣告,至少50萬元。從7點到晚上10點,電話響不停。我前一日準備的6鍋滷味賣給早上的客人都不夠。接下來兩個星期忙得天昏地暗,人手嚴重不足,我既要負責現場,也要負責行政,最多曾經一天出貨13萬元。期間還有報紙、電視台、美食節目、雜誌等十幾家媒體採訪。

我非常注重紅麴滷味的工序與衛生,該有的步驟一點不馬虎。如果一天滷十鍋,我必須跟阿姨合力把30斤一箱的雞爪從冰庫抬出來,沖洗、鍋爐汆燙、再沖洗、調味、開火熬煮,再冷卻…,滷好一鍋要抬9次,10鍋就要90次。最後,我跟阿姨的手都受傷了。

廚房的阿姨都是附近的家庭主婦,做PT,包裝、出貨之類,她們都害怕進廚房抬滷鍋;我是老闆,硬著頭皮撐著。也曾經雇請年輕力壯的男士協助粗重工作,但都做不久。後來有2位顧問建議裝天車,以滾輪帶動滷鍋在空中運送,但價錢不斐,而且空間也太小。

〔不存在沒有答案的問題〕

我一直相信,任何問題一定有答案,不存在沒有答案的問題。有一天睡前,突然靈光一閃,何不用堆高車?第二天就去買一台可吊重400公斤的小型堆高機,剛好在小空間可以發揮。

網路行銷、媒體報導,固然使得「鼎太公」的業務扶搖直上,但最重要的還是對滷味的投入與用心。堅持滷製過程不加水,紅麴、醬油100%純釀,通過衛生署的安全檢驗;並投保產品責任險,將所有製作過程SOP以維持產品穩定。

來工廠參觀的學員幾乎不敢相信,20坪不到的空間,如此潔淨、衛生、有效率,與一般滷味工廠、溼答答、血淋淋的印象,大相逕庭。而這些都是我殫精竭慮,每日工作超過16小時,留下來的SOP成績。

〔一年演講40場〕

「鼎太公」闖出名號,很多人邀請我去演講。一場演講,會像絲線一樣,牽拖許多後續演講機會。光是去年,我在大學、工商團體、各種創業與職業培訓班的演講就有40場。

桃園市一位許姓議員有次聽我演講,晚上打電話來,說他很感動,特別上網仔細研究「鼎太公」網頁。他有意入股「鼎太公」,但我沒有答應。我有兩個兒子,「鼎太公」是我第三個孩子,還在茁壯發育,需要更多澆灌、扶持與引導。我很感謝許議員,他們家族經營食品廠,規模大生意好,我現在幫他們代工滷味。

〔生命中的兩個男人〕

創業就像堆積木,步步為營,一不小心嘩啦一聲全部垮掉。「鼎太公」在台灣、大陸都有註冊商標,我當然希望「鼎太公」能夠遍地開花,在台灣四處都能吃到「紅麴滷味」。我也很清楚,年輕人自主性強,孩子未必接手這個行業。我的心情就像追逐良馬的牧人,但我不會在曠野沒命狂奔,我在自家附近種植青草、鮮花,引入清澈流水,時候到了,馬兒自會來到眼前。

當一日將盡,員工各自回家,一切清洗規整妥當,廠裡就我一人,有時會回想自己一路走來的艱辛。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還會自行創業嗎?這時心底會泛出果決堅定的聲音,一定會的!但有更多時候,會聽到微弱卻很清晰的聲音,不會!我很迷惑,我沒有答案。

但我知道「鼎太公」的創立得力於兩個男人,是他們激起了我生命中所有的潛能,一位是駱爸爸;另一位姓許,我的前夫。
















  已有 7 位網友鼓勵
劉宏文
admin 
站長 

admin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3-12-12
發表文章 : 36253
掌聲鼓勵 : 32807

發表時間 : 2016-09-07
FORM: Logged


admin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admin admin的個人首頁: https://www.facebook.com/matsu.idv.tw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鼎太公紅麴滷味網站:
http://www.eat333.com/index.asp

更多陳云聆的報導:

單親媽用紅麴滷出家鄉味 30秒賣1包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421/596503/

紅麴 滷飄香 SOP控創業 單親媽拼到旺月百萬業績--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inance/20150422/36506744/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站長Line ID:0932354724  ~請給好文章或好圖片「掌聲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