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小雨  溫度:13 ℃ AQI:52  風向:0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5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6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宏文

劉宏文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宏文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1-09-20
發表文章 : 157
掌聲鼓勵 : 1357

發表時間 : 2017-01-04
FORM: Logged


劉宏文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宏文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融意」不容易】 --閱讀人次 : 789

 「融意」是一間設計公司的名稱,負責人陳寶自來自馬祖,十歲就移居台灣。

 去竹東跟寶自會面那一天,剛好遇上今年入冬第一道寒流。陽光隱去,山色更顯濃鬱。從喧囂熱鬧的長春大街左拐忠孝街,頓時安靜下來。小街依山盤旋,兩邊低矮的老式建築,間雜幾棟木構房子,彷彿來到某個日本鄉間,如果此時有位穿和服、打花傘的老太太突然出現,我一點也不會驚訝。

 我們約在寶自岳家經營的「名冠」藝術中心,那是一間陶瓷廠轉型的藝術館,位在小街中段,一樓是咖啡座、用餐區,還有一些風格特殊的織品衣帽。桌子椅子、櫥櫃沙發都是古物,形貌各異,中西並置,零散地隨興擺放;電影《悲情城市》看到的椅凳與沙發,日據時期台灣中上家庭的擺設,一件一件在這裡如實呈現。二樓規劃成展示廳,不定期展示藝品畫作,三樓陳列名冠收藏的骨董,有早年陶瓷廠自行燒製的精品,也有名貴的官窯青瓷。


陳寶自和他岳家經營的「名冠」藝術中心

 「融意設計」公司就在「名冠」藝術館對面的樓層。從一人公司,發展到目前有四位設計師,三位企劃。他始終抱持一個信念:「要做就要做最好。」也以此要求自己,要求工作夥伴。所以他的公司沒有設置招攬客務的業務員,許多案子都是政府單位基於過去的口碑,主動邀約;包括前陣子執行的「馬祖文化展」、「台法交流展」、還有為增進國人對東南亞的認識而辦理的「泰國文化展」與「印尼文化展」。

 認識陳寶自就是在去年桃園縣政府辦理的「馬祖文化展」。我記得桃園舊火車站大廳掛著台馬輪巨大布幕,鄭文燦市長在〈馬祖頌〉的歌聲中揭開船艏,眾人魚貫進入,汽笛鳴響,霎時來到馬祖時空,是一場別開生面、讓人印象深刻的開幕儀式。月台上豎立一張張巨幅海報看板,圖文交錯,一一呈現故鄉的海天景色與風土民情;另外搭配碉堡坑道、石牆紅瓦與燈塔燕鷗的新舊照片。將五十多年來,先民行過的步步腳印,在一、二月台上歷歷展現。

 展場入口的美食攤傳來馬祖鄉音,我循聲找去,母女三人正在忙碌打點。老媽媽身體硬朗笑得很親切,她們來自南竿津沙,民國68年搬到台灣,在八德廣興路已經住了40年。老媽媽說:「我們做了一些魚丸、地瓜餃、箥當餈帶來給大家品嘗,這個展覽是我兒子做的。」



 這個兒子就是陳寶自。當年來台才十歲,剛從津沙國小升到隔鄰的仁愛國小讀五年級。開學沒幾天,媽媽告訴他,全家要遷到台灣。陳寶自回憶,那時身材小,幾乎全班最矮,對搬家很惶恐也很抗拒,媽媽就誑說:「台灣有增高機,機器一拉就變高了!」

 他記得很清楚,爸爸媽媽挑著籮筐、布袋,帶上衣物、棉被、鍋碗,還有一隻燉鴨、一鍋滷蛋,以及三萬元台幣,一家人登上泊在馬港的補給船。補給船在東引停一夜,裝卸運補軍需,第二天繼續航向基隆。晚上11點,船到基隆,海裡岸上燈火明滅,計程車像火柴盒一樣進進出出,遠方的霓虹燈亮著七彩顏色,一閃一閃地繞圈圈轉動。

 寶自說:「那時我真的看到一部模樣奇特的車子,伸出長長的吊桿,緩緩駛近碼頭,好像衝著我而來。我感到驚奇又惶惑,這個龐然巨物,莫非就是媽媽說的,會讓人長高的機器?!」

 剛搬到台灣,跟許多馬祖人一樣,租住廣豐工廠對面。轉學到八德大成國小的第一次月考,得了23名。他非常震撼,在馬祖念書不是第一,就是第二,23名在馬祖幾乎墊底。還有一次,他在住家前的巷子裡玩耍,對街有個年紀相仿的小孩朝他走來,眼露凶光,一邊謾罵:「馬祖人,怎樣怎麼樣的…」口氣很不好,還作勢要打人。

 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身為馬祖人與台灣社會的隔閡,也隱隱察覺生活與功課的壓力。但也因為這些經驗,使得他後來讀書、做事,總懷抱謙卑之心,知道天外有天;有各種不同想法的人在你四周,有各種不同天賦的人各懷所長。

 寶自說:「我想那是我從一個小島來到桃園,從一個不滿30人的小班,轉到60幾位同學的大班,帶給我的深切體會!」

 民國78年,寶自從中壢高中畢業,考上中原大學商業設計系,從此在設計的領域悠遊沉潛。大學三年級就開始接些小案子,名片、廣告DM之類。大學畢業,大姊支助1萬元,在中原大學旁租屋,成立「融意設計工作坊」,花了4千元買空心磚、木材當工作桌,6千元付房租。就這樣一路摸索,挺下來。



 民國86年前後,當時的劉立群縣長知道他在做設計、策展,邀他回家鄉鄉幫忙。他一直將這事掛在心上。寶自說:「從小學五年級移居台灣,除了家人外,我的生活環境,同學、朋友幾乎都是台灣人,我內人也是台灣人,可以說跟馬祖沒有多少交集。但是,我永遠無法自外於馬祖,父母親、兩位姊姊,二位哥哥在家裡談的也經常是家鄉的事,來往的親戚也都是馬祖人,十歲以前的馬祖記憶已經很模糊,但是馬祖對於我不只是一個出身的地名,它還是我靈魂的原鄉。」

 他回憶:「有一年,我受邀回馬祖辦理四鄉五島巡迴展,辦完東引那場,受天候影響,被關島好幾天。但南竿的場次已經排定,我只好包一艘漁船運送器材,5、6個工作夥伴則搭直升機,這些額外的交通費完全在意料之外,我還是堅持完成工作。」

 他還說,有次承辦文化季,安排一場馬祖傳統服飾走秀,馬祖沒有足夠的服裝、道具,他就到大陸福州去找,來去好幾次。從台灣聘請專業的秀場指導,教馬祖高中學生儀表與台步。演出很成功,也普遍獲得鄉親的讚賞;於他,卻是不計成本的奉獻。

 他目前正在執行「浪漫台三:竹東如松藝術大道」的展出。透過他的企劃,將竹東畫家蕭如松的畫作與生平,在小鎮的大街小巷、畫廊書屋,展示推廣,一方面豐富了小鎮庶民的藝術涵養,也讓往返竹東的旅客認識這位傑出的竹東畫家。


陳寶自夫婦

 他指著手邊的蕭如松畫冊對我說,他是如何講究印製色彩、排版構圖、字體大小與閱讀的舒適性。他很不喜歡「文創」這個說法,因為那讓人聯想到商業利潤,好像以創意為名的文化就是要從普羅大眾的口袋掏錢;忘記了文化的本質就是認真、執著地做好事情,看待生命。

 這位十歲即已離開馬祖,到台灣尋找增高機的小小移民,他當然沒有找到那台神奇的機器;但他的心靈與識見不斷地累積成長,在創意設計的世界裡追索超越,尋求高人一等的表現。

 沗為虛長幾歲的同鄉,感佩之餘,我最想說的是:「融意設計」,並不容易!


作者(左)與陳寶自(右)合影



  已有 6 位網友鼓勵
劉宏文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