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陰天 溫度:15 ℃ AQI:43  風向:040 度 風力:級 南竿雲高:15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6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林金炎

林金炎友善列印



張貼者
林金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4-28
發表文章 : 144
掌聲鼓勵 : 1030

發表時間 : 2017-02-15
FORM: Logged


林金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林金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抗日時期東引日偽軍鄭德民部 --閱讀人次 : 783

  鄭德民是八年對日抗戰後期,盤據東引的日偽軍頭目。所謂日偽軍,是指投靠日本侵略者,接受扶植的偽滿洲國或汪精衛偽南京政府所屬的軍隊,幫他們賣命的漢奸,日本人稱其謂「皇協軍」,但國人百姓稱他們是「二鬼子」、「二狗子」。鄭德民的官銜是日偽「和平救國軍第二集團軍」第二路指揮,為日寇在海島收集情報,帶路,並向百姓收取保護費。但鄭也是軍統滲透偽軍中的「直屬通訊員」,雙面人身分與角色,在東引期間辦過學校,打撈過日本沉艦飛機用油,東引老長輩對鄭還有印象呢!
  鄭德民,原名德明,字哲平,民國前8年出生於福建省福清市漁溪上鄭鄕,其父道仰在自家設私墊教書,德民幼承父教,授以四書五經,但他樂讀《水滸傳》、《七俠五義》等緑林嚮馬類的小說。

一、棄藥商為匪
  年17,入私立上鄭小學高級班學習,畢業後考取福建省立第一師範學校預備班,僅讀一學期就輟學,到兄長德英所開設的齊安中藥鋪打雜。該藥鋪規模不大,販售的藥材常缺貨,卻販售鴉片為主,給莆、仙一帶熟客。不久,他接收了兄長的齊安藥鋪,成了老板,還在漁溪鎮競逐商會會長寶座,這期間乃照舊代客買賣烟土,結交官吏,勾結土匪。
  民國20年,福建仙遊一帶林靖匪部被政府收編為福建省防軍第一支隊,但人槍不足,於是四處招募兵源,鄭見升官機會來臨,將齊安藥鋪歇業,以漁溪商團成員為基礎,投向林靖部,被編為一個獨立營,鄭德民任營長,此時他娶妻呂芳容,育有一女。
  民國23年秋,林靖部頻繁擾民,被政府解散,德民也離開漁溪前往香港,參加19路軍留港將領反蔣活動。次年冬節前後,才從香港抵廈門,配合反蔣,第一次下海騷擾閩海閩境,但不久又被政府收編為福建省保安團隊,鄭任大隊長。
  民國27年再納一挑水妹李秀欽為妾,在福州吉庇巷置店產及住宅,而這年農曆九月下旬,日艦因風停泊福清縣高山海面,當局驚慌,抗日自衛隊毫無準備,所幸虛驚一場。時海上有福清市高山人翁尚功、莊大志、林彼德、余阿煌,都已通敵為奸。

二、受軍統吸納
  民國28年,鄭受軍統保送廣西桂林游擊幹訓班受訓,同時保送的有林滄圃、余長耿等人,畢業回閩,惜英雄無用武之地,後受嚴靈峰建議重慶軍統局,派鄭德民、林滄圃、蘇駿駒等,潛伏海島,建立特務組織,相機「策反」偽「和平救國軍」。他們三人初下海時,只是閩北站的直屬通訊員,而鄭第二次下海,即與海匪莊大志、林彼得過從甚密。
  民國29年春,下海的鄭德民被聘為「閩北站反間組」組員,鄭以鄉誼和語言相同等關係,想與偽軍翁尚功部勾結,但翁已經與張逸舟部合併了。張也相機拉攏鄭德民,委以副司令兼第二路指揮,鄭向翁尚功租用「共存丸」號汽艇使用,出沒南日島一帶,鄭還在莆田三江口外搶劫英商輪船「神華一號」,將該輪所載的搭客物資及貴重行李,搶劫一空,價值約40萬元,贓款贓物部份交給翁部、張逸舟部,餘據為己有,用於大肆招兵買馬,壯大武力。
  鄭是軍統派遣下海的特務,與張逸舟部勾結,是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鄭德民與張逸舟、黃玉樹、鄭文賢、謝文新、李雨丞、張超、林滄圃,結義為拜把兄弟,曾在南日島浮斗澳山邊一個小廟神前,殺雞歃血為盟,還跪讀誓詞。
  民國30年,日寇第一次佔領福州時,鄭德民率偽軍協攻平潭縣城,並以林滄圃充任偽平潭縣長,日寇撤出福州後,保安隊反攻平潭,鄭此時與張逸舟逃往白犬島,暫棲身在林震部。還以日寇處弄來的烟種,逼白犬島上漁戶種植,自行設廠煉製土烟膏,發售內地,大發不義之財。
  這年3月,鄭部在福清海口鎮海面再劫英商中茶公司一艘運送茶葉到上海的「捷昌號」輪船,該輪滿載筍乾、茶葉和毛邊紙,由福清海口駛向白犬洋,搭客貴重行李被洗劫一空,還擄去人質(後由嚴靈峰出面才釋放),大發一次橫財。為擴編部隊,收買槍械,鄭引誘內陸或沿海壯丁,下海入伙,實力大增到千餘人,編為二個支隊,每支隊有三大隊,每大隊有三小隊,以余長耿為副指揮,翁秉乾、林康學分任支隊長,林彼德為大隊長。
  6月9日,平潭縣大富民眾自衛團在海上殲滅正在搶劫商船的偽軍鄭德民所屬的鄭禎道部,殺鄭禎道,俘虜4人及繳獲駁克槍4枝。
  8月13日,偽軍鄭德民在平潭縣城殺害平潭警察局長高蔚英及保安大隊長高名溫等6人。

三、在東引作為
  民國31年初,張逸舟派鄭德民為第二路指揮,分駐西洋、北礵、東引等各島,出沒截劫過往商船、漁船,抽收稅捐,凡漁商船航行其範圍,均需事先向鄭部護船處登記,按船隻大小繳納護航費,該部稅務處抽稅後,在商品上蓋有藍色「和平救國軍」木印為標志,海上巡邏隊遇有此印的不得為難。而運鹽船另議,或返航轉交福州商人換取木材、銅油等。鄭控制東引、西洋、浮鷹各島,時東引有知識份子林墩(字諤如,長樂梅花人,曾任長樂漁會主席,保薦日本早稻田大學訓練,後任馬祖連江縣第一屆縣政諮詢代表)居此。鄭德民部在東引天高皇帝遠,盤據海域大,索稅頗豐,鄭以法幣投資當時福州最繁華的下杭路協盛進出口商行,又與福清人吳氏合夥設富國傘廠於福州倉前山中滕路。
  民國32年2月,偽軍鄭德民部,在平潭塘嶼外洋遭遇國府突擊隊襲擊,雙方激戰,全殲鄭部一個分隊,繳獲長短槍20多枝。
  8月,掌控東引的偽和平救國軍鄭德民部,創辦「德光學校」,委王佛夫任校長,校址在今「天后宮」,招收四班學童。《東引鄉志 大事記 2002》。鄭德民部屬多來自福清高山(地名)子弟,文盲居多,這是戰亂下的產物,台灣在日人掌控下,台民多受國語(日語)傳習所的教育,反觀那時的大陸,學校不普及,鑑於此,德民在東引開啟學堂,雖只二年,嘉惠了福清子弟,東引孩童也受益。
  9月初,日運輸艦在閩海東引島附近遭美(盟)軍飛機撃沉,艦上運載汽油(當時只知是汽油,運往大陸內地開桶檢驗後,才知是飛機用油),每桶53加崙,漂浮洋面,被西洋、東引各島漁民撈獲,白犬、南、北竿漁民也撈些,鄭下令向漁戶挨家搜尋登記,以毎桶一盒一兩裝的煙膏(3元)代價收購。農曆八月十七日,鄭部派其副指揮余長耿押運回福州,以6000元高價向國府軍統局單位兜售,後減為每桶3500元成交,鄭為此事件又發了橫財,在榕(福州)廣置房產,還得到軍統長官戴笠的記功嘉獎,正所謂名利雙收。

四、以反正立功
  此時起,鄭想放棄海匪生涯,欲回福州寓所生活,迭向軍統局要求「反正」,言及海島日久的苦衷,以及被日寇嫌疑甚深等等,但軍統不准。這年夏,鄭趁來榕(福州)就醫的機會,再央求反正收編事宜,經多方斡旋,由第三戰區長官顧祝同指派高級參議,辦理此事。
  民國33年1月24日,盟軍飛機7架,轟炸小西洋島,擊中鄭部支隊翁孟光部汽艇,擊斃副官及護兵。
  民國34年6月,日寇二次撤退福州時,有駐防馬尾的日本砲兵上尉押運三艘民船,裝載軍火撤退,船駛離閩江口外洋,往上海方向,遇鄭部在該洋面巡弋,將人船截劫往北礵島鄭部,鄭部決定趁機「反正」,本次計劫獲日俘12名,上尉日酋1名,另有台藉通譯及其妻室,共計男女16名,還俘獲大、小砲十來尊。
  福州市盛傳鄭德民在閩江口外海,殲滅日艦三艘取得輝煌戰果的消息,這就是鄭部的「反正」,也就是「曲線救國」,除將日俘送往第三戰區長官公署邀功外,所擄獲的武器:3門要塞大砲、16門小砲、4挺輕機槍、20餘枝步槍及日軍軍旗軍刀等,在福州西湖展示,以顯示戰功。
  抗戰勝利後,張逸舟、鄭德民、黃玉樹、林震各部,一律集中到南竿塘,收編為「福建先遣軍」,安排前往霞浦等待三戰區派員點驗,此時鄭部開拔往霞浦報到的人槍只有數百,餘多不願前往,乃滯留西洋、北礵、東引島上。由於鄭部不足一個團的人數,將其併入先遣軍第二團,給予番號,以鄭為團長,林滄圃為副團長,黃玉樹為第一團。鄭由漢奸、偽軍、軍運直屬員,一躍變成「抗日先遣軍」。鄭過了幾個月團長之癮,想到自己利用商團勾結地方匪類,參加閩變,下海為匪,劫不義之財,抽收護航費與稅捐,掠奪漁民撈獲的汽油,種種罪過,自覺前景堪慮,將是死路一條,又傳戴笠飛機失事死亡,沒有了靠山,遂於年底辭去團長職務,悄悄返回福州,再藉赴滬經商名義,暗託人向南京外交部申請往印尼的護照,經香港往印尼定居了。


當年有關日偽的新聞報導


當年有關日偽的新聞報導


本文83.03.29發表於《馬祖日報》


福州三坊七巷旁吉庇巷,曾是鄭德民(阿肥)置產處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