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小雨  溫度:14 ℃ AQI:42  風向:03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5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6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林金炎

林金炎友善列印



張貼者
林金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4-28
發表文章 : 146
掌聲鼓勵 : 1045

發表時間 : 2017-03-26
FORM: Logged


林金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林金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東沙日偽軍林震的故事 --閱讀人次 : 844

  這是對日抗戰時期的故事,已過往七十多年了。本篇故事初稿完成於當時家鄉還有《今日馬祖》月刊的年代。故事中的主角和 家父有同鄉同宗(同行第)之誼, 家父在世時囑咐勿發表此文致擱置迄今,但它畢竟是馬祖歷史的點滴令我念茲在茲。近年又不斷尋訪耆老,將文稿再行充實整理。文中提到很多古人名,若是讀者之長輩或親人,就當他是故事人物吧!我只想讓塵封的歷史往事再次浮現,給讀者回顧與閱讀。

  今日的莒光島,昔日大陸長樂人都以「東沙」相稱。以往梅花、漳港漁民常儲備數月糧食,居留島上捕魚。由於東沙島孤懸外海,管理不易,常成了海匪擄掠漁民,為患商旅的地盤。
  抗日初始,日寇相繼攻陷福建沿海,其海軍陸戰隊佔領廈門,還每日派飛機輪番轟炸福州市,逼得省府遷往永安。
  原盤據福清外海的海匪余阿楻(宏清、亨清)和通曉日語的王福明,率眾三、四百人,乘機佔領東沙島,並向廈門「興亞院」(日寇在廈門訓練海匪、漢奸的組織)輸誠,取得偽「福建和平救國軍第二集團軍」的番號,余任總司令,王福明為副司令。

林震投靠偽和平救國軍
  林震即林元桂,外號林麻子,係長樂金峰人,少無職業,十八、九歲時學「看命」,在鄰近鄉里幹了幾年「命相」行當。他看到抗日戰爭開始,沿海東沙島和連江南竿塘等島嶼是海匪出沒之所,聚眾劫掠商旅。林震野心勃勃,自認自己有當「司令」的面相,暗中結交沙堤人林彬、陳春梅和其兄長林元湊等十餘人,秘密策畫,向地方政府機關奪槍起事,也想走上投靠海島日偽的道路。
  民國二十八年冬,長樂岭沙鄉公所一事務員被林震賣通充作內應,林震夥同梅花人陳依發、連開人林平、林彬,沙京人李輝,青橋人陳楻及兄長林元湊,利用夜間乘虛潛入公所,奪得長槍十餘枝,由曹朱港乘船下海,準備投入海島匪部。
  船至南竿塘海面,遇到連江縣水警隊開槍勒令停航,結果全部被捕,並分禁兩艘帆船內,向大陸連江縣駛去。林震與林彬同一船,其兄林元湊等五、六人則囚禁在另一船;林震囚禁之船中,因有一位水警和林彬熟識,林彬央求不給上綁。當船駛至連江琯頭海面,林震、林彬乘水警們熟睡之際,奪槍打死全船水警,將該船開往東沙島,投靠在林義和(時林義和已被余阿楻部任命為二集團軍東沙部團長)部下。但其兄長林元湊等囚犯則隨另艘船押解至連江縣城,立地槍決。
  林震初投東沙林義和部時未受重用,後來林義和見他在海上殺人越貨很「勇敢」,又見他們對長樂沿海水文、海象熟悉,遂把他逐步擢升為中隊長、大隊長到第一營營長,李輝為第二營營長,陳依發為第三營營長,林平為東沙辦事處主任。其中陳依發慓悍,曉勇善戰,其隊伍人稱「依發隊」。
  次年,日偽余阿楻部所屬林義和在東沙島勢力逐漸擴大,就把團部移駐南竿塘,第二集團軍司令部也遷到南竿塘,還設置無線電台,可與日寇廈門「興亞院」聯絡,把東沙島編為獨立支隊,交給林震管理。

與林義和間合作與矛盾
  林震為擴充實力,續在長樂沿海收集亡命之徒、失意政客、清苦飢寒漁農子弟及逃避兵役的壯丁、流離失所的孤寡,投靠者眾,不久就發展到數百人。漳港人陳麻嫩、蕭邦禮、柯百戶人柯順水等,都被網羅擔任大隊長。
  民國三十年農曆正月初四日,大陸連江定海灣內筱埕守軍,偵察得悉南竿塘日偽余阿楻部主力出發海上劫掠,趁虛偷襲了南竿塘,擊斃余部電台台長陳馬可及偽匪多人,余阿楻身受重傷,經手下趁夜駕船,逃亡閩江口川石島日寇盤據地,請求支援,後轉到廈門日寇軍醫院療傷,卒因傷重不治。
  余死後,第二集團軍由王福明任總司令,林義和任副總司令兼第一路司令,駐守南竿塘,余長淦任第二路司令,駐北霜島,林震為第三路司令,駐東沙島,但大權落在林義和身上。當時林部規定所屬各路:「凡在海上劫掠所得,應全部解送到南竿塘總部軍需處,按成提獎,各部不得擅作主張」。負責東沙島的林震,對此極表不滿,適林震部在海上劫到鹽船十餘艘,林義和要求全部上解到南竿塘,只允撥給二艘鹽船作獎勵。林震震怒,立即召集部下商議,批判林義和作法,並對大家說:「大家在海上賣命,林義和坐享其成」。林平、陳依發部眾也主張拒不受命,還計議聲勢壯大後要併吞南竿塘林義和部,有意不受林義和節制。自忖自己直接向張逸舟聯繫,接受張的委任,擔任日偽福建和平救國軍第一集團軍第三路司令(時張任第一集團軍司令)。
  紙包不住火的,林震的企圖,林義和早就看穿,在得悉東沙島林震有叛變企圖,於是狀告廈門「興亞院」,派艦協助解決林震部。
  民國三十年八月初七日,林義和坐日艦由廈門返回南竿塘,船抵達東沙島海面,先對陳依發二艘哨船予以截擊,當場擊斃船上指揮林細俤及眾夥多人。林義和考慮自己妻兒還在東沙島的安危,只得親上東沙島與林震談判,並對截擊陳依發哨船之事,表示誤會,進行道歉,伺機帶走妻兒,再解決林震部。林震也盤算,當林義和上岸,就將其逮捕,可惜被林義和發覺,仍乘坐日艦逕返南竿塘,為日後消滅林震部作長期計畫,他知道稍有不慎,其妻兒會遭到不測。從此東沙島林震部與南竿塘林義和部,形同對峙,雙方人馬常在海上發生衝突,相互殘殺。
  當東沙島林震一方的勢力,自行評估贏過南竿塘林義和時,林震做出攻打南竿塘計畫,暗中收買林義和部副官李耕做內應。
  民國三十一年二月初十日夜,林震派陳依發率隊二百餘眾,向南竿塘進攻林義和的防區及其司令部,由李耕派人內應做嚮導,迅速地消滅了林義和部的武裝崗哨,而吵雜聲震醒了熟睡中的林義和,他心知有異,破窗而逃,躲入民宅,依發隊遍尋不著,乃盡取義和部倉庫鴉片及武器彈藥,滿載返回東沙島,還派人招降林義和部官兵。
  此事之後,林義和以重金雇蔡志淡漁船,偽裝出海漁民,逃到川石島,委由日寇派艦將其護送到廈門,並向「興亞院」控訴原委,請設法營救東沙島上的妻兒。經「興亞院」斡旋調停後,雙方達成協議:以瀏泉礁為界,互不侵犯,林震叛變不追究,交出義和妻兒。為首的陳依發,被日寇藉機誘引上艦立即扣押槍決。 陳依發被槍決後,東沙島與南竿塘關係又趨統一。另陳依發此人原難以領導駕馭,對林震來說,借日寇之手予以鏟除,也是滅絕後患。

綁擄金峰商家勒索贖金
  民國三十年初夏,長樂縣內常受日機盤旋轟炸,縣境物資奇缺,糧食及日用品很難買到,日寇飛機掩護來自台澎的日兵向沿海侵犯,長樂縣境漳港、仙歧、沙尾、牛頭灣、松下岌岌可危,原守軍七十五師一個營及縣自衛隊三中隊和義警二中隊,佈署防守不足,縣長張燦也攜印潛逃。
  日寇占据長樂縣城,農曆六月底,東沙島的偽和平救國軍第三路司令林震,經日寇駐長樂宣撫班許可,林震派陳麻嫩率領百餘人進駐長樂縣金峰鎮天主堂。初到金峰之時,裝出偽善面孔,言明關心桑梓,保證對鎮內工商各業不加騷擾。過了些時間,就漸漸地顯露起真面目,先縱容偽匪酗酒滋事,再派人到大商戶「做餉」(勒索款項),兜售鴉片盒膏,從中牟利。長樂抗日游擊隊陳享源與縣長劉潤世率部伏擊日寇,擊斃其守備司令中島中佐等四十二人,逼使日寇撤退。
  農曆七月初十日,林震獲悉日寇要從長樂縣撤退,連夜派出陳麻嫩到金峰各商家,以檢查為由,綁去泰源煙店老板陳長琛、銓盛退衣行老板陳孝模、永孚當舖老板陳凱同、協源杉木行老板林永協、源安醬園經理林尚鏗表兄劉宜芝等二十三人,先囚禁在天主堂,再找家屬談判,勒索贖金。農曆七月十三日,林震因日寇已通知撤退,情勢緊迫,這些商人一時交不出現款,遂封船兩艘,連夜帶往東沙島。
  當林震從金峰撤退之時,金峰商會也曾邀集六林、旒峰等鄉里,與商戶有親族關係者,配合縣自衛隊追擊,雙方小有接觸,死了一、二人。後來每人被勒贖去現款三、四千元到數百元不等,才陸續放回。
  民國三十三年十月五日,日軍再次從長樂洋嶼登陸,縣境第二次淪陷,日軍圍攻漳港、溪尾,搶奪物資,殘害同胞,日兵氣燄囂張,日偽林震、王正平(偽黃玉樹部大隊長)一度搭船到長樂梅花外海,卻遭日艦攔截,反對這股海偽(黃協軍)開進長樂縣境,反其投誠(反正)生變。

海島生活荒淫嗜殺成性
  日偽林震部在東沙島青番澳(今青帆港),以殺立威,殺人方式多樣,槍斃、活埋、刀砍、勒斃、或用大石塊將人沉入海底,其衛士蕭戛戛(漳港人) 是著名劊子手,深受林震賞識。
  凡在東沙島四周捕魚的魚船或行駛該區域的商船得抽稅,名為「作餉」,然後由日偽部發給航行許可證,憑證即不加騷擾,但是乃有漁商船被以「檢查」為名,搜查船艙,順手拿取財物情事。
  他們在海上劫掠商船,先追蹤盯上後,開槍勒令停航,追上砍斷商船桅杆,勒令停俥,卸下船帆和船舵,登船囚禁船旅及船員,將船拖到東沙島來,劫去商貨,勒索款項,若家屬不來商談贖款,或討價還價者,砍掉被擄商旅的手指,作為威脅,甚自撕毀肉票。
  日偽官兵多有煙癮,吸食鴉片,經常由廈門運來「鴉片土」,也唆使東沙島居民栽種罌粟,還向長樂沿海換糧,或討小老婆或搞姘頭帶來海島。
  日偽也有部隊移防情事,至於全部移防或只調換司令,則不得而知。據東引島耆老說:林震也曾進駐東引,但百姓對鄭德民印象較佳。在莒光島上耆老也談及:民國三十年冬,漳港隊跟福清隊在青番澳有械鬥發生,福清隊當指日偽鄭德民部。

與張逸舟勾結終自毀滅亡
  民國三十一年,南竿塘日偽部發生事情了,林義和被密報有叛變企圖,後來張逸舟取代了林義和在南竿塘的地位,同時張逸舟也成了「興亞院」的紅人,民國三十二年八月,他興修馬港天后宮,並立碑文,張身旁的林滄圃卻跟軍統特務密切,正進行著「曲線救國」的活動。林震派人透過林滄圃向張逸舟輸誠,表白自己願接受其領導,張亦派林滄圃與林震對談,接受林部改編,或張部進入東沙島問題,林震被改任偽「福建和平救國軍第一集團軍第三路司令」,他派遣陳楻(青僑人)到福州和軍統特務王調勳、王仁貴聯絡,說白一點就是勾搭互相串通,秘密加入軍統,成為「閩運直屬通訊員」,儼然也成了「日偽」、「軍統特務」雙面人的角色,為他打下抗戰結束後,擔任國府軍事委員會第三路司令的基礎,使他搖身一變,成為所謂「抗戰功臣」。
  民國三十四年八月,抗日戰爭結束後,東沙島偽部根據當時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部電令,應由福建寧德三都澳登陸,集中到霞浦溪南,接受余漢謀部改編。可是林震部想違令將運輸船駛向長樂梅花一帶,企圖在長樂沿海上岸。由於駐長樂邊防保安團恐海匪懷有鬼胎,先沿海佈防,不准海匪靠近,連上岸打水吃都不准,林震只好把船駛往霞浦指定地點報到,余漢謀部接收後,將強壯者被編入中央軍,繼續加入國共內戰,老弱殘疾的讓他們輾轉回鄉,其中也有一些人被林滄圃拉去加入「海上保安縱隊」(其弟依利就是加入海保重返東沙島,任主任之職,解甲後,輾轉來台,定居基隆)。林震自己腰纏萬貫,在福州倉前山設立公館,安裝電話,仿若政界要人。
  民國三十八年大陸淪陷,中共「福州人民政府」逮捕了林震這位頭號海匪、漢奸、特務並宣判處以死刑,他初生市井行徑草莽其充滿爭議的人生,從此畫上了句點。



  已有 6 位網友鼓勵
劉家國 
資深會員 

劉家國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4-01-20
發表文章 : 1223
掌聲鼓勵 : 7422

發表時間 : 2017-03-28
FORM: Logged


劉家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家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金炎兄的文章中,有一位馬祖近代史的大時代人物至仍今仍健在,她就是南竿聞人林義和的女兒林好音。

 林淑萍出版的《我們馬祖人》,有一篇林好音專訪,標題是〈背著歷史的林好音〉,對於當年東莒蒙難,有詳細的記載:

 「那時候並不知道害怕,只知道一堆大人很兇地到我家帶走了我以後,又跑到奶媽家,從奶媽手上將弟弟給抱走,那時奶媽哭得很兇,就站在旁邊一直哭一直哭,沒有過來要把弟弟跟我抱回去,所以我跟弟弟就被一堆大人帶走。我還問了抱著我的叔叔說:「我們要去哪裡?」

 過了不久,我跟弟弟都被綁在畚箕船(福州話,一種圓頭的小船,只適合近距離的航程)上。這些叔叔們在船上面丟了ㄧ些吃的東西,然後這些叔叔們就在船板底用粗粗的東西敲了很久就打出了ㄧ個洞。他們就全部下船後,只留下我跟弟弟,幾個叔叔就用力地把船往外面推。我跟弟弟坐的船就在海面上晃來晃去,有水就慢慢地流進船裡面來,三歲的弟弟一直地哭,我要安慰他,拿東西給他吃,也都沒有辦法讓他不哭。

 故事發生在民國29年,那時林好音約是5、6歲,因為父親林義和而被牽入了一個大時代的故事。當時林義和是福建閩江口一帶「和平救國軍」的頭頭之一。由於部下叛變,企圖殺害林義和的兩個小孩。幸運的是,當時馬祖有一些支持林義和的民間之士,偷偷地將他們救出。兩個小孩輾轉從白犬(西莒)被送到祖父在筱埕的家。從此,林好音與弟弟兩人就在祖父家裡過起了日子,除了祖父的「常常的有在」(馬祖話)以外,父親與母總是偶而出現,所以她對父母多為模糊的形象,尤其是父親。

延伸閱讀:
一、背著歷史的林好音(上)(下) 作者:林淑萍
http://www.matsu.idv.tw/topicdetail.php?f=165&t=122559
二、臺灣故事島--國民記憶庫:起起伏伏的人生
http://storytaiwan.tw/Story_Detail_c.aspx?n=56A0D6AF207EA8D8&s=304650258A710C98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舉手之勞,請給好文章或好圖片「掌聲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