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小雨  溫度:14 ℃ AQI:53  風向:0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000 呎 能見度:5000 公尺 北竿雲高:1300 呎 能見度:45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林金炎

林金炎友善列印



張貼者
林金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4-28
發表文章 : 144
掌聲鼓勵 : 1030

發表時間 : 2017-09-27
FORM: Logged


林金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林金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過境馬祖的第74軍殘部 --閱讀人次 : 901

  第74軍,名氣很大,民國38年8月中旬,沒有政府屬意,匆匆由對岸來到馬祖,是敗退?是過境?

  對他們事後報告中的敍述,乃有幾點存疑?一說從琅岐島來?二說人數「不足」五千?三沒交待所攜武器、彈藥、糧秣?

抗日王牌軍 首都御林軍
  74軍的全銜是國民革命軍74軍,是對日抗戰時期組建的陸軍軍級單位, 該軍下轄三個師(51、57、58師),開頭都是5,留給日軍深刻印象,稱其為「三五部隊」。在華中地區打過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武漢會戰、尤以上高會戰(江西境內)戰鬥力量最強,獲輝煌戰果,被譽為「抗日鐵軍」、「王牌軍」,由軍長俞濟時成軍,到王耀武、施中誠軍長接任,戰功都很顯赫。
  
  抗戰勝利,該軍駐紥首都南京,又被稱「首都御林軍」,35年3月實施「軍改師」,整編為第74師,下轄旅團,人數也由4.5萬人降到3萬人,由張靈甫(陝西人,黃埔4期)任師長兼首都衛戌區司令,該師全系美械裝備,官兵文化程度高,無論單兵或整體戰鬥力均強悍,軍紀森嚴,士氣高昂,參與國共內戰,乃屬五大主力之首,張師長也被吹捧眼有神,高個子的美男子。





孟良崮戰役 張靈甫成仁
  再對日抗戰結束,國內並沒有進入民衆期待的和平時期,蔣介石依仗人力物力優勢,發動內戰,領軍進攻山東「解放區」,民國36年,孟良崮戰役(36.05.13~16),74師被解放軍中共華野主力粟裕、陳毅所率5個縱隊包圍,孟良崮山區全是石頭山,無法構築工事,馬匹物資全暴露在解放軍砲火下,致該軍傷無醫、飢無食、渴無水,又無援軍,張靈甫於戰役中陣亡,這位北大才子,黃埔新星,得年44歲,張領軍的孟良崮戰役,成了阻礙解放的罪人,但中共建國後,乃給予抗戰英雄的紀念勳章,交予其子代領。
  
  整編74師在抗日戰埸上的常勝軍,卻在內戰中成了手下敗將,是役,國府檢討內部,派系林立,諜報失利、兵源補充及友軍支援遲緩,致整編74師覆沒於孟良崮,元氣大傷,所幸乃有3個新兵補充團及一個榴彈砲營,未來得及參戰,外加逃回的官士兵,國防部再補充些新兵,重新整編74師。
  
  時師長邱維達(黃埔4期)乃轄3旅(51、57、58旅),因80%皆是新兵,訓練不足,再加美式武器八成損失,因此武器大不如前,戰役節節失利。38年1月,解放軍發動攻勢,師長邱維達被俘,重建的74師也再次被殲。










整編圖再起 敗走馬祖島
  2月,國軍又在浙江第三次重建74軍,徵召的多浙江籍新兵,由勞冠英(廣東人,黃埔5期,曾任警察局長,浙江保安縱隊第一司令)任軍長。駐紥浙江,下轄3個師,全軍約1.5萬人,屬第六兵團李延年部指揮,為長江防線二線部隊,才重建二個月,兵源武器都還沒到位,集訓不及,中共發起渡江戰役,該軍迅速敗退福建,沿途招兵拉夫再整編。

  8月,解放軍發動福州戰役,74軍不堪一戰,防線崩潰,所屬216師師長谷允懷被俘,該軍殘部於14日傍晚退守大陸連江,解放軍從海上利用民船迂迴,奇襲琯頭,守軍猝不及防,18日,勞冠英下令向南突圍,全軍輾轉撤至琅歧島,時全軍僅剩千餘人,武器裝備儘失。琅歧島在閩江口內,面積55平方公里,是流沙沖積而成,三面臨江,江水湍急,屬軟沙洲重叢林地,抗日時期,海路交通不便,島內住民貧窮落後,閩江口設阻塞線,防日艦入侵,該島也曾被馬祖偽軍占領。當年由閩江北岸或南岸入島,應沒有碼頭,很難成行。

  次日,勞冠英率74軍殘部退往馬祖,曾引來居民騷動與驚慌,甚至有誤擊百姓致死的事情,歇腳二週,跟退守平潭島的第六兵團司令李延年聯繫上後,轉赴平潭島,雖然兵敗如山倒,戰事失利,他們還是很有骨氣,不投降、不變節,雖敗猶榮。

  勞冠英向其上司蔣校長求援,反而狠狠被訓斥,蔣壓根對勞及74軍現狀失望不滿,蔣在福建整軍會議上指示裁撤74軍,編入73軍序列(09.05)。

  9月初,該批殘軍轉戰平潭,他們拿什麼打?因充員不足,末代軍長勞冠英降為團或營長,併入73軍,11日,解放軍開始對平潭周邊小島展開砲擊,大、小練島失守,14日,颱風來襲,國軍無法支持作戰,15日,巧遇永嘉艦,他們輾轉由廈門來到台灣。

  勞冠英來臺後,被指控面對解放軍的進攻不戰先退,無令撤退,作戰不力,克扣軍餉,浮報人數吃空缺,沿途拉夫等等問罪,接受軍事審判,東南長官公署陳誠手令著即扣押。受審期間,他作了很多陳述,為自己伸冤辯護,從浙江撤退,途經麗水(浙江),損失殆盡,僅以殘部入閩,奉令在連江整編,守衛連江,兵力武器皆不足,他以閩語不通,故僱閩藉地方士民等等,勞軍長命運多舛,他也曾經南征北討,驍勇善戰,自喻打不死的小強,末幾,外加同僚說情,終獲判無罪。經過這頓折騰,他已無心戀棧軍職,即辦理退役,解甲回家與妻團聚。



















  已有 12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