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6 ℃ AQI:47  風向:05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6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5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陳高志

陳高志友善列印



張貼者
admin 
站長 

admin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3-12-12
發表文章 : 36234
掌聲鼓勵 : 32796

發表時間 : 2017-10-25
FORM: Logged


admin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admin admin的個人首頁: https://www.facebook.com/matsu.idv.tw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攀講馬祖] 馬祖地名趣譚—-說東引「樂華」/文:陳高志 --閱讀人次 : 656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劉家國 
資深會員 

劉家國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4-01-20
發表文章 : 1223
掌聲鼓勵 : 7422

發表時間 : 2017-10-26
FORM: Logged


劉家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家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高志兄提出了一個全新,而且有趣的有關東引「樂華村」命名由來。從高志兄拍攝的這張照片來看,的確這塊石頭很像青蛙,可是東引民眾稱青蛙為「黃蜱」,早年曾寫為「黄排」,東引燈塔附近有一塊名叫「黄排磹」的礁石,早年是燈塔運補船的接駁碼頭,可能因為型狀像青蛙而得名。



 昨天特別為此打電話給馬報記者陳其敏,討論有關高志兄提出的疑義和看法。也致電兩位東莒友人,問他們東莒有沒有人稱呼青蛙為「老鴉」,他們都說稱「黃蜱」,有聽說「青 [曷黽] 」。而陳其敏特別提到東引已故百歲人瑞劉依祥,特別喜愛青蛙,生前不曾提過白馬尊王廟上方的石頭像青蛙。

 「老鴉」、「老鴉角」轉為「鑼鈸」、「鑼鈸角」,爾後在命名村名時,雅稱「樂華村」,這都是東引耆老陳瑞琛所傳下的說法。這塊「老鴉」的位置就在白馬尊王廟前方,在興建中柱港的聯外道路時,被埋入路基,只剩下旁邊的小塊石頭還可看到。印象中,興建聯外道路時,施工單位為了尊重地方的傳說和習俗,特別用一條紅布將「老鴉」圍住,才將它埋入土中。

 續修縣志時,我們在哈佛大學找到幾張拍攝於清光緒30年的老照片,相當珍貴,當時是為了東引燈塔落成啓用,專程前來拍攝。其中一張南澳老照片,可以清楚看到這塊「老鴉」,也就是東引老人家所說的位置。如是圖箭頭所示:



 也許從某個角度,它像青蛙也說不定。但東引老人家所說的「老鴉」是指烏鴉,而非青蛙。至少從老照片來看,顏色是黑色的,應該是像烏鴉而被稱老鴉。另外,我從網路搜到這則「老鴉」的發音,只要是東引人,都可以聽得出來,正是我們的發音。

http://idioms.mindong.asia/#/idiom/老鸦叫,别侬死

 基於我是東引鄉志和續修東引鄉志的主撰,有義務為高志兄所提的疑義,作以上說明,請高志兄不吝賜教。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舉手之勞,請給好文章或好圖片「掌聲鼓勵」。
陳高志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0-03-25
發表文章 : 157
掌聲鼓勵 : 722

發表時間 : 2017-10-26
FORM: Logged


陳高志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陳高志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感謝站長家國兄的提醒與指教,同時也為你積極求證的精神按了一個讚。

本系列文章在撰寫之初即設定為「趣譚」的性質,因此,「冒昧的推測與假設」,成了不算突兀的敘述方式。雖然如此,拙文的脈絡仍然很謹慎地做了安排。即,先將《鄉誌》中記載此事的時代作先後排列、文字結構介紹、最後也做了音理的討論。站長回應說:

「這塊『老鴉』的位置就在白馬尊王廟前方,在興建中柱港的聯外道路時,被埋入路基,只剩下旁邊的小塊石頭還可看到。印象中,興建聯外道路時,施工單位為了尊重地方的傳說和習俗,特別用一條紅布將「老鴉」圍住,才將它埋入土中。」

由內容看來,站長是親眼目睹整個過程的。若果真如此,這是唯一能說服我的地方。不過,我感到好奇的是,如此重要的資料為何不寫入《鄉誌》和後來的《續修縣志》之中。今天上午我又花了很長的時間檢視一遍,卻一無所得。(或許是我閱讀不精,再度漏失。)《水經注》的成就之所以比《水經》高,那是作者酈道元在注文中增加了大量的掌故諺語、風土民俗…等寶貴的資料。可見這些可能被認定為野史的材料,補史的功能依然會受到重視的。

從事田調工作,對耆老的訪談是一項重要的功課。但如何運用訪談所得的結果,那又是一項「不簡單」的工程。回應文所舉的「百歲人瑞特別喜愛青蛙,生前不曾提過白馬尊王廟上方的石頭像青蛙。」這實在很難為此刻討論的話題作什麼證明。

站長的回應文特別舉大陸的音檔為佐證,但幫助也不大。因為「青 [曷黽] 」和「老 [曷黽] 」的語音不同,但是變成三字詞的「老鴉角」和「老 [曷黽] 角」時,它們的音變的結果是相同的,換言之,此時它們是同音的。若說東引「樂華」是因「老鴉角」而得名,那麼我也可以說是因「老 [曷黽] 角」而得名的。論述到此地步,那就變成各說各話了。

總而言之,關鍵出在是否有「老鴉石被埋入土中」這回事,若真有其事,則我的文章就是名符其實的「趣譚」了。站長是在地人,所言必然有徵,所以強烈建議,將來《鄉誌》若有增修機會,一定得把這一則有趣且重要的掌故補上才好。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劉家國 
資深會員 

劉家國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4-01-20
發表文章 : 1223
掌聲鼓勵 : 7422

發表時間 : 2017-10-27
FORM: Logged


劉家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家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由於高志兄的大作,東引「老鴉」地名出現第三個說法,提供最新說法的是東引資深漁民林金樑,由於他就住在老鴉角,因此他提供的說法,十分值得重視,或許東引鄉志有關樂華村命名由來,未來鄉志第二次續修,要重新改寫。

 林金樑指出,「老鴉磹」是一塊位在中興坑道南面出口附近的大石頭,位置在泰山府景觀步道入口處上方,相關位置與照片,重製陳學興的空拍圖和Google map如下:





 林金樑說,這塊大石頭很像烏鴉的頭,因此叫做「老鴉磹」,磹是大石頭的意思,他和弟弟小時候曾經看見「老鴉」在樹林中奔跑。至於白馬尊王廟前方的石頭,林金樑說是「老跋」,屬大王的跋杯(註)。而天后宮前方原有兩塊石頭像青蛙,在張雅山指揮官任內,因為興建南澳碼頭,為方便運補艦搶灘,兩塊石頭被爆破炸掉,這也就是東引百歲人瑞劉依祥買了兩隻大理石青蛙,放在天后宮前方綠地的原因。

 東引「老鴉」出現第三種說法,未來東引鄉志第二次續修,實有進一步訪談、查證的必要,東引樂華村命名由來,或有「兩種說法並陳」的可能。

備註:跋杯如下圖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