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陰天 溫度:14 ℃ AQI:32  風向:0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000 呎 能見度:8000 公尺 北竿雲高:13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游桂香

游桂香友善列印



張貼者
游桂香 
資深會員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5-10-02
發表文章 : 82
掌聲鼓勵 : 381

發表時間 : 2017-08-22
FORM: Logged


游桂香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游桂香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認識馬祖衣食大地--馬祖地區山野知識 --閱讀人次 : 843

 炎炎盛夏裡辦活動,夠辛苦的,戶外活動更辛苦的是要搶「聽眾」,畢竟假日裡我們都分身乏術啊!能夠吸引這麼多人來參加,真是所料未及,那些美媽、美妹不懼烈陽照射,更令人感動。
這是一個「地方知識的考掘——島嶼學堂計畫」的活動項目,從衣、食二方面探索馬祖的地方知識,希望大家能注意到我們生活週遭自然環境裡和我們息息相關的部份,那就是我們的山林、我們的土地了。大地默默的生養了萬物、萬物供養了人類,有必要好好認識我們真正的衣食父母,並能思考如何保護這塊土地。

 山林裡生長的花草樹木,人類喜歡吃的就成了餐桌上的「菜」,人類不喜歡吃的就成了「草」和「樹」,例如金針花、龍葵葉是菜,香椿樹嫩葉也是菜,我們現在餐桌上的蔬菜,從前也是山林裡的各種草,這些都是人類經過長久的生活經驗、有意義的篩選出符合口味的結果,其實還有很多未被人類利用的可食植物、可用植物呢。

 在化學人造纖維出現以前,人類只能利用植物纖維和動物毛皮等天然材質製作衣物,馬祖滿山遍野的葛藤、青苧麻都是先人用來取纖維、紡紗、織布、裁衣的天然材料。夏天,是山林野地最豐盛的時節,走一趟山徑,看看我們小島上都有哪些可以食用、可以製衣的植物。

 文物舘後方步道,樹林茂密有很好的遮蔭,植物種類繁多,是我最喜歡走的步道之一。邀請國立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中國文化大學森林暨自然保育學系畢業的黃韶楚任講師,這位馬祖孩子很認真,先走了一趟步道,記錄下所見41種植物,作成基礎資料。大晴天裡他腳下一雙雨鞋,就知道他很專業啦,我一些森林系的朋友們經常是這樣打扮,而他也不負眾望,一路上為我們解說各種植物的生物學的相關知識,我則補充該植物的在地應用及民俗相關。我特地準備了夾鏈帶供學員們採集標本,並建議大家回家後把它夾在書本裡,未來翻開那本書時就會有驚喜。


山徑裡第一次擠滿了這麼多人,打擾了山神,請見諒這一群熱愛山林的人們。


這是豆科、葛屬植物「葛藤」,山地抗旱先鋒植物,蔓性草本,具塊根。我們常吃的地瓜餃,最早是用它的塊根所取的澱粉「葛粉」做的,稱為「葛粉包」,後來被「太白粉」取代,但還是稱為「葛粉包」。葛藤全身是寶,可利用在醫藥、紡織等方面。


尼龍布料被發明出來以前,我們的依嬤曾經用葛藤纖維抽絲、紡紗、織布、栽衣。葛布自古以來就是高級衣料,貴族穿細葛衣,平民穿粗葛服,史書上不乏相關的記載。現今中國大陸仍有部份地區生產葛胚布供應日本,日本以其精良技術加以細加工,其價值是胚布的幾千倍,製成的和服細緻精美。(如果你要問我為什麼知道這些,因為我大學唸的是實踐設計學院服裝設計系,必修織品學、織物染整學)


天南星科土半夏,剝開花苞可以看到它的雄蕊在上方、雌蕊在下方,很奇特的花序吧?花雖不香,但會吸引小昆蟲往其苞筒內鑽,佛焰花序的特殊構造就會讓牠們出不來,被困在裡頭試圖掙扎爬出的蟲兒們就幫它們授粉啦。


好專注認真的講師黃韶楚,像這樣有專業知識的馬祖年輕人,應該多些機會讓他們展現身手。此外,我要說的是他身後大葉片的植物「篦麻」,大戟科,蓖麻屬下的唯一物種。
篦麻在馬祖人眼中除了當柴燒之外可能沒什麼用途,但其實它可有用了,其莖皮含有麻纖維,是生產繩索、紙張和板材的原料;蓖麻葉可飼養蓖麻蠶,蓖麻蠶絲是優良的輕紡材料;蓖麻的種子可用來榨取蓖麻油,蓖麻油粕經脫毒處理後,是優質的蛋白質飼料,也可以用作肥料及活性炭的生產原料。這篦麻油也用在醫療上當作瀉劑castor oil,在新型的瀉劑發明以前它還常用呢,所以篦麻的英文名字叫做castor oil plant。看病人皺著眉頭勉強吞下去表情,就知道那有多難喝了。(我高中讀的是護理,藥物學是必修課程)
我也用它的葉、果來插花,但很容易萎掉,只能維持一天。


榕樹下暫停腳步休息一下,說說桑科榕屬的榕樹,它的家族有很多親戚,福沃村有幾棵大榕樹—雀榕,葉子比較大,它的隠頭果成熟時黑黑甜甜的,是我們兒時最愛摘來吃的小果子,鳥兒也很愛吃,所以稱雀榕。


禾本科五節芒,不是它的莖有五個節,是因為它在五月端午節前後開花,所以稱為五節芒,又稱菅芒,馬祖話只稱一個字「菅」。它可以作為救荒食物,嫩莖還很可口,我現場吃下一小塊,假裝自己是「亮島人」荒島求生。
花芒脫盡之後割下花梗可以編掃帚,4-50年前的馬祖大多用它掃地,現今大陸鄉下市場還有在賣。馬祖地區還沒有瓦斯供應之前,它可是寶貝呢,人們割菅草曬乾當作薪柴煮飯用,每家都要屯積很多才夠全年使用,稱為「堆柴群」。煮飯時把乾菅纏成一小把一小把的塞進灶口,看它熊熊燃燒,一鍋香噴的飯煮熟了,再把一條蕃薯煨進餘燼裡,半個小時之後會有小朋友們為這條蕃薯打架的。
有一句成語「草菅人命」,是形容把人的性命看得像菅草一樣輕賤,隨意加以摧殘,就可知道菅這種植物多麼普遍。
我喜歡用菅葉來插花,折過的葉片可以營造出流暢的線條,配上直立型的花枝,很有柔美感。但使用時要小心,它的葉緣有如刀片般的鋒利會割傷小手的。
如果你有顯微鏡,還可觀察到葉緣美麗的微寶石,就是它的矽酸體(photolith),它是一種機動細胞(motor cell),有幫助葉片的伸展,及防止水份蒸散的功能,觀察它的形狀可辨別植物類別,此一方法現在已被應用在各個領域如地質學、土壤學、農業、考古學等等的研究。(若問我為什麼知道這些,因為我博士班讀的是考古學暨博物舘學,環境考古學是我的熱愛,這些都是必備的知識。)


誰說草木無情?草木以它各自的風姿生長著,縱在深山茂林無人欣賞,它也從容枝展、自在花開。學員們採集標本,除了近距離認識它的型態特徵也欣賞了它的美麗。


常綠大喬木樟樹,平常高高在上,其實其枝、葉、果都很香,搓搓葉子聞一聞,你會喜歡的。我個人最喜歡在颱風之後出去撿一些被風吹下來的樟樹枝,放在客廳玄關處,一推開門,那清香迎面令人忘了煩惱,而且香味可以維持一星期喔,朋友們不妨試看看。親手觸摸植物,開發全新的五感感官體驗,活到老,體驗到老。
日本人佔領台灣時大量砍伐台灣的樟樹,用以提煉樟腦送往日本。樟腦在醫學上可以驅蟲、治療心臟病、刺激血管收縮,樟腦溶於酒精中擦在皮膚上可治療風濕痛消腫。樟腦加入硝酸纖維(硝棉)合成提煉,可以製造人造塑膠,樟腦扮演其中的增塑劑用以固定成形,在石油提煉塑膠之前,樟樹是人造塑膠必需的原料,非常珍貴的。以前馬祖人稱塑膠臉盆為「樟腦籮盆」就是這樣來的。
樟木也是建築、造船的高級木料,早在2,000年前中國大陸就有栽培的紀錄,樟樹之名古時稱為「豫章」,在宮廷、殿堂、寺廟、庭院及村舍附近廣為種植。《本草綱目》記載,「其木理多文章,故謂之樟」,以後就稱為樟樹了。


你還可以抱抱樹幹,摸摸樹皮,感覺一下那堅實強壯和那粗糙又美麗的樹皮紋路,還可以仰頭看看那參天的綠意,天空因此更嫵媚更明亮了。


順便看看這棟已經快要一甲子的建築物—中正堂,它歷盡滄桑但風華不減,許多馬祖人此生中第一場的電影是在這裡看的,當年爬牆進去的伲仔哥現在都已頭髮斑白了,憶起當年彷彿昨日。


著名的鵲橋訴說著昔日的繁華,4-50年前,多少個依依的眼神在這裡回眸。文化處正在規畫中,它將會是馬祖另一個重要的戰地文化地景。


葡萄科山葡萄屬的藤本植物「漢氏山葡萄」,雖然是中草藥常用的一方草藥,具清熱解毒,袪風活絡,止痛止血,散瘀破結,利尿消炎等功効,被用來治風濕關節痛,嘔吐,泄瀉,潰瘍,跌打損傷,瘡瘍腫毒,外傷出血,燒燙傷,腎炎、肝炎…,但是不懂怎麼炮製,還是看醫生比較實在。那顏色漂亮的果實看起來很可口,但是,千萬不要去吃它,相信我,那會苦得讓你吐舌頭,因為我嚐過!


商陸科商陸屬的美洲商陸,好漂亮的果實!欣賞它就好,別吃它別玩它,有毒!曾有人把它的根當作土人參來燉雞,結果中毒了。我曾經剪來插花用,搭配其他的植物,別有一番風姿。


防已科千金藤屬千金藤,纏繞落葉木質藤本,長可達5米,民間中草藥以其根或藤莖入藥。清熱解毒,利尿消腫,祛風止痛,咽喉腫痛,牙痛,胃痛,水腫,腳氣,濕疹,風濕關節痛;外用治跌打損傷,毒蛇咬傷,癰腫瘡癤…。好像功能強大,但中國人無草不入藥,每種草的功能都差不多,這在醫藥不發達的年代是可以理解的。
而在馬祖,它的利用似乎不那廣泛,我的記憶裡是小時候,祖父會把田邊已經長老了的千金藤割回來,去掉葉子曬乾它已經木質化的藤,切成30-40公分的一段段,編成掃帚,用來掃豬舍、雞舍等,因為其質地較硬,非常耐用。


蕁麻科苧麻屬的青苧麻,馬祖話稱「野道」,用來罵人的,形容女子輕狂不守婦道,因為它很野放。但現在可相反了,有些老師把它當作「勳章草」,小朋友表現良好時,老師摘一片往他身上一貼,好寶寶就光榮出列了。因為它的葉背有白色絨毛,容易附著。
其實它的角色和葛藤一樣,都曾是紡織材料之一,它的莖皮纖維也可以抽絲紡紗,織成的布就是麻紗布,質輕涼爽,現今大陸有些地區還在少量生產,作成文創商品價格高昂。它的親戚「苧麻」也叫做「正麻」(正道),纖維質量更勝於青苧麻。


唐朝浪漫主義豪放派詩人李白,寫過這首【古意】詩︰「君為女蘿草,妾作菟絲花。輕條不自引,為逐春風斜。百丈托遠松,纏綿成一家。誰言會面易,各在青山崖。女蘿發馨香,菟絲斷人腸。枝枝相糾結,葉葉競飄揚。生子不知根,因誰共芬芳。中巢雙翡翠,上宿紫鴛鴦。若識二草心,海潮亦可量。」利用菟絲花把風花雪月、兒女情長寫得這麼細膩的一個男人!
也許你也讀過瓊瑤的小說「菟絲花」(沒讀過的建議讀一下,當年騙走了多少少女心,我也是之一)。
這就是莬絲,旋花科菟絲屬草本植物,生理構造特別,其組成的細胞中沒有葉綠體。李白已經把它的性狀寫得很清楚了「百丈托遠松,纏綿成一家」,沒錯,它就是纏在別的植物上吸取營養、不勞而獲的寄生性植物,它的種子居然是壯陽藥之一,但是它的種子很小,約1mm左右,要採集它不容易。








有毒植物「夾竹桃」,是夾竹桃科夾竹桃屬中唯一的品種,其實和桃子一點關係也沒有,據說是因其枝葉像竹而花像桃被名為夾竹桃(但一點都不像啊!),它的毒性可強了,據說曾有婦人上山砍柴草時,用它的枝當筷子吃飯而中毒身亡,這是我很小的時候就聽大人說過的,所以它應該很早就納入馬祖人的地方知識體系裡,被人認知早而流傳下來了。


賦歸時,嫣紅綻綠已上了姑娘的帽沿。姑娘,願妳日日美好,年年是妳鬢邊簪花的歲月。謝謝學員們的參與,謝謝曹祥官先生的攝影。



  已有 9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