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4 ℃ AQI:29  風向:北東北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1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900 呎 能見度:60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李詩云

李詩云友善列印



張貼者
木子詩云 
資深會員 

木子詩云

來自 : 南竿
註冊 : 2013-09-02
發表文章 : 227
掌聲鼓勵 : 1298

發表時間 : 2015-03-05
FORM: Logged


木子詩云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木子詩云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擺暝那夜發生的故事.. --閱讀人次 : 2224

是老梗的故事..但我喜歡這樣的老梗,
因為可以溫暖逼近零度的體表溫度。
幾年前在馬報的文章。
以此,獻給所有在這麼濕冷的春寒中
參與各島擺暝的人們---還有對馬祖土地不離不棄的上蒼。
願國泰民安
風調雨順
天佑馬祖



【農曆十八暝的那一夜 】
作者:李詩云

直到現在,你還是搞不清楚農曆十八暝的那一夜,
遇到的是人?還是仙?


2月20日的南竿夜依然氣溫冷冽到刺人心骨。
但西南隅的金板地區卻是多了一份人氣與神氣共同聚集出的熱鬧溫暖。
今天是金板境年度大慶典,天后宮、大王廟、老頭將軍、三君子廟的「農曆十八暝遶境祈福活動」。
穿戴著紅衣紅帽的遶境隊伍宛如一條火龍似的穿梭在人間,企圖在著冷到不行的春寒中,注入上蒼賜下的平安與憐憫。



你好奇地看著走過眼前的人龍,神轎上的爐香裊裊升起在風中。
幾個分別穿著七彩顏色的大頭娃兒樣的大偶輕快地來回繞圈著,你歪著頭托著下巴,似乎在猜想著這是封神榜中的何方神聖?竟是如此可愛。於是數位相機更忙碌不已地企圖將眼前的精采畫面給永恒捕捉下來。


「你看過這樣的晚上遶境祈福活動嗎?」突然一絲輕柔地聲音飄入鏡頭中,於是你看到鏡頭中出現了一個穿著白色大雪衣的女子,似笑非笑。你尷尬地搖頭傻笑,連忙將相機放下。

「這是這裡的大盛事,隊伍幾乎都會走過所有的民戶,好將平安帶給所有的善男幸女。」



白衣女子悠然地邊說邊看著陣頭,眼神彷彿也曾跟著走入陣頭群中,遶境所有的一切。
你在此時仔細端詳著這突然來到自己身旁的年輕女子。
約莫二十出頭歲?還是更年輕?你有點不敢肯定著,因為這女子面容雖然青春,可是卻透露著超俗的莊嚴…

莊嚴?你想到自己竟會不禁浮上這個常用來形容神像或修道之人的字眼來形容眼前這妙齡女子…有點驚訝。
女子長髮披肩,穿著牛仔褲,純白的連帽大雪衣穿戴在身上,在來往走動的紅衣紅帽遶境人群中,顯得格外顯眼…你突然想起高唱出塞曲的王昭君。


「 你從新竹來這渡假?為什麼會選擇離台灣這麼遠的馬祖?」
在你還沉醉於淡淡的遙遠秦漢時,白衣女子的聲音將你拉回眼前走過的遶境人馬,兩頭祥獅剛好經過你的眼前。

「我?選擇馬祖?喔…」
你有點不知該如何說出來馬祖的真正理由是因為本來自己是和剛分手的女友相約到馬祖渡元宵的。
雖然身為高收入的竹科新貴,可是生性算是宅男一族的自己,不喜歡在時尚都會留連,倒是比較鍾意去純樸之地尋古訪幽。這個假期早就排休好了,只是上天開了個玩笑,出發的前一天,女友卻說愛上了別人而堅持分手,自己只好摸摸鼻子一個人獨自出發,獨自飲痛。

「我…看過一些部落格上的馬祖風景照片,覺得很適合我這樣性格的人…所以就來了…」你說的雖是實情之一,卻有些心虛,所以天性憨直的你,竟有些結巴了。

白衣女子似乎看穿你的委曲似的,嫣然一笑後幽幽地說:
「每個人來馬祖的目的都不一樣,有的是早年是來自沿海的冒死墾荒者、有的人流浪海疆的海上浪人;現在有的人是被國家調派來、有的人是來這裡做討生活的粗工、有的人是來這裡遊玩、有的則是來這裡探親…以前你住的這間旅館四周,只有兩三戶林姓人家,現在卻也開枝散葉了許多不同宗族了。」白衣女子彷彿經過這些不同時空的年代般,你有點暗自狐疑著眼前這女子應該是道地本地人吧!

「來吧!跟我ㄧ起加入遶境吧!我的任務還沒完成呢!」

任務?是了,她定是也參與遶境祈福的在地人,於是你樂於接受白衣女子的邀請一起隨著遶境隊伍繼續前進著。
沿路民家幾乎都手拿數炷香地將香插入經過的每座神輿上的香爐,彼此寒暄話家常。在都會中求學與成長的你,早已習慣鄰人鐵窗緊閉互不往來的冷漠,你邊走邊看著這些虔誠親切的熱鬧,不覺感動不已。
二月馬祖,不是旅遊旺季,但是遊客服務中心今晚燈火通明地迎接遶境的隊伍。
一群青年男女嘻哈地拿著響鑼停在中心前,旁邊一對外來客樣的情侶依偎著對著隊伍拍照,你看到女的手上拿著一盞今年台灣燈會發送的玉兔燈籠…突然有點心痛地從左心房隱隱痛起,因為你想到原本自己也應該是那對幸福的遊客情侶。

鐵板夜晚春寒,你覺得臉頰有些刺痛,原本以為是逼近海邊的冷冽,摸摸臉頰,才知是一道不輕彈的男兒淚如刀般割過臉龐。下意識地你趕緊偷偷拭去,就怕被人給笑話,但是你眼中餘光告訴自己,身旁的白衣女子已經看到了。
「這是馬祖日報,以前在馬港,然後再搬到下腰山,然後再到這裡,可是這裡以前卻又是舊縣政府的所在,牌樓依然存在,只是換了個名稱。世間本不斷的物換星移,但是該在的還是依舊會存在,只是換了不同的面貌。」

你順勢看著白衣女子眼神的方向。右方果然出現著一座寫著『馬祖日報』的牌樓。你感謝著白衣女子沒有輕蔑你的輕彈男兒淚,也慶幸她沒有汲汲追問落淚原因。
看著這牌樓沉靜佇立在夜空下,而底下卻是川流不息的遶境人龍,幾個看似報社的員工正拿著清香祝禱在牌樓下…突然間,你有種莫名的了悟。
「我每年每年看著這些人經過這裡,看著遶境的人群臉孔暨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你看那個扶轎的男子,他第一次扶神輿時還是青壯漢,後來他去台灣打拼多年,今年回到鐵板,已經是有孫子的人了,而陌生的是,就像那些拿著肅靜牌子的軍人,從不會出現第二次…還有像你的遊客…你,明年這時候還會來嗎?」



你被白衣女子這麼一問得有些臉紅,差點忘了正疑惑著年紀輕輕的白衣女子怎麼會說看盡遶境人們的人生呢?

你在隊伍到達目的地,恍惚在盛大的儀式慶典中時,失去了白衣女子的蹤影,你遍尋不著,才猛然想起白衣女子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是從新竹來的。
於是你趕緊回旅社問老闆是否認識你,猜想著是不是在下榻的旅客登記時,恰巧是旅館相關人員?

可是沒人,沒人認識這樣的白衣女子,一個似人,似仙的白衣女子…

那晚,是你獨飲情傷來到馬祖的這三天中,唯一不帶淚入夢的一晚。


<原載於數年前的馬祖日報>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腦容量不大,所以每次都忘記用哪個帳號登入 因此~~對,都是我
王潔 
新進會員 

註冊 : 2015-02-27
發表文章 : 5
掌聲鼓勵 : 10

發表時間 : 2015-03-05
FORM: Logged


王潔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王潔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很有感觸,謝謝你的文章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木子詩云 
資深會員 

木子詩云

來自 : 南竿
註冊 : 2013-09-02
發表文章 : 227
掌聲鼓勵 : 1298

發表時間 : 2015-03-05
FORM: Logged


木子詩云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木子詩云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謝謝鼓勵。
願天冷的元宵擺暝
心如軟軟甜甜的湯圓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腦容量不大,所以每次都忘記用哪個帳號登入 因此~~對,都是我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