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陰天 溫度:14 ℃ AQI:32  風向:0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000 呎 能見度:8000 公尺 北竿雲高:13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李家順

李家順友善列印



張貼者
李家順 
中階會員 


註冊 : 2011-09-18
發表文章 : 20
掌聲鼓勵 : 165

發表時間 : 2015-03-16
FORM: Logged


李家順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李家順 李家順的個人首頁: csli420@yahoo.com.tw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雪仙與茶花(三之二) --閱讀人次 : 1941

 民國三十八年,陳毅率領的共軍接踵攻陷福建各地,海保部隊負責閩江口外,烏坵、西洋、浮鷹、四礵等島嶼和馬祖列島的防務,抗擊共軍。但是當時的國民政府只提供一千多名員額的主副食費給這支四千多人的雜牌軍,前後五年都未發薪餉,為了自力更生,他們除了不時騷擾對岸,「取食於敵後」外,有時還攔檢或扣押往來的輪船,因之引起英國等國家的抗議。同時,大陸淪陷之初,共軍間諜猖獗,國民政府也對海保部隊部份官兵的忠誠有疑慮,民國四十三年仍令全軍調往金門整編,併入陸軍第四軍。命令下達數日內部隊就要開拔,包括所有眷屬。這時,蓮金已經生了一名男孩,茶花按照台瑤高氏家譜輩序,將孩子命名為家金。軍令如山,無奈之餘,茶花偕大女兒蓮金和小孫子家金,隨軍前往金門;小女兒蓮英因已嫁給西犬坤坵的陳國成先生,就留在白犬。

 茶花到了金門,宗明沒發薪餉,又沒了謀生工具,棲息容身之地也有困難,靠眷屬配給的少許主副食,飽一餐,餓一餐,大部分時間吃得多是酸臭的番薯籤。部隊駐紮在沙美,眷屬睡營舍通鋪,軍人露宿營舍外頭,衛生條件不佳,跳蚤肆虐,野地用餐,沙石調味。所幸,金門當地民眾知道她們困苦,有的也會不時地周濟她們。部隊整編時,上頭要兵員自己決定是否要續留軍中。要留下的隨軍到台灣,要離開的就地除役。隨軍到台灣的,後來輾轉到了新竹,眷屬配有眷舍。選擇除役的,不發退伍金,須自謀生活。宗明幾個自少年一起投軍的好友,有的隨軍赴台,有的選擇退伍。茶花還心念台瑤家鄉,以為離亂只是暫時的,說不定哪天兩邊又通了,而且,隨部隊到他地,謀生無著,到白犬有親戚,她堂哥和小女兒家都在白犬,所以就要宗明選擇除役,回到離家鄉比較近的白犬島。回馬祖的這批為數不多已除役的海保部隊,就搭中字號登陸艇回白犬,風大浪急,人員暈吐,蓮金又因懷了第二胎,在顛簸搖撼船身似要斷裂的船艙裡吐得七葷八素,呻吟在地,茶花照顧一歲多染患百日喉的孫兒家金。登陸艇好不容易晃到了白犬,可是因故西犬無法搶灘,轉往東犬。東犬沒有醫療站,蓮金的妹妹蓮英搭漁船到西犬醫療站取藥,然後返回東犬,但是,藥到的時候,家金已往生了。

 海保部隊走後,青蕃已不復往日的盛況,生意不好做,茶花必須另謀出路。蓮金第二胎生下的男孩六個月大時,茶花一家就遷往南竿福沃村。這時的南竿是馬祖防衛司令部所在地,駐軍最多。福沃村是港埠,軍方補給艦常在此搶灘,擔任清運工作的士兵很多,同時,福沃村因為船運碼頭之便,設有北高和白犬辦事處,其中有營舍,供東西犬和高登北竿的軍士官兵赴台休假候船時的住宿地,這幾個島上退伍的也是先到這兩個辦事處等船。那時候,補給艦通常一個月四個航次,平均七到十天一趟,如遇天氣不佳,可能要候船多日,這樣的人流給福沃帶來不小的生意。兩岸分治後,馬祖民間的柴、米、油、鹽等日用貨品,無法再從大陸供應,一切民生物資都靠台灣。福沃是台灣商船運貨到馬祖時,下錨卸貨的港口,每幾天就來一兩艘,船來之日,沙灘上除了碼頭搬運工,還有各村到福沃大商家來批貨的小店家,街上還有菜市場,人聲鼎沸,摩肩接踵,這時的福沃已成馬祖的小上海。茶花就是看中這裡的生意潛力才舉家遷此。

 茶花初來福沃時,跟福沃賣南北什貨的大商家,泰康的林泰黁先生承租一塊地蓋屋,契約是「可退無討」,一年數擔米。鄰居剛好是宗明海保部隊中的一位朋友,林依錦先生和他的夫人陳雪英女士。依錦先生是長樂潭頭鎮厚福村人士,擅長木工製作,因先到福沃,已開始製作木桶,桌椅等家具販賣,同時,在其住屋旁挖了一口深井,除了開洗澡堂還兼孵豆芽販賣。雪英膽大慷慨,曾和茶花一家隨軍到過金門,兩家共同經歷了那段艱難歲月。茶花一家剛到福沃時,宗明先作碼頭工,有時候,泊靠福沃的商輪需要補充淡水,一桶一塊錢(當時限金馬地區專用的錢幣),茶花踩著三寸金蓮,也跑去跟雪英說,可不可以給她幾擔水(一擔兩桶),讓她也挑去賣,雪英大笑,後來,常以此調侃茶花說:「依姆當時想賺錢想瘋了,纏小腳,肩挑水,走沙灘,會是什麼畫面?」不久,茶花照舊賣海蠣餅和湯圓,宗明也學會作油餅、油條、豆漿和白糖糕,就在家中設了工作台,賣餅為生,此外,他還學會作尾梨糕,挑往各村兜賣。他的尾梨糕有彈性又不過硬,口碑很好,福沃四、五十年次的人士,有些至今還對此味讚不絕口,念念不忘。茶花他們存了一些錢,幾年後,在福沃鬧街上向林宜水先生的父親租了一間店面,就在泰康和復興商店的對面。店有了櫃檯,店內有工作台和大灶,用風箱,燒煤。店中有兩、三張桌子,可供到市場採買的人吃早點,茶花在店邊的巷子中,擺放爐鼎,賣海蠣餅和湯圓。那時,醫療匱乏,村中婦女生產,常找茶花幫忙當接生婆,所以,福沃村有不少的四,五十年次的人是茶花接生的,還有一些本來女人家因為家中食指浩繁,怕養不起要打掉的,多虧茶花的勸說才得以保全,她們今天多已子孫滿堂了。

 福沃街上有數家餅店,其中最大家的餅店老闆林滋景先生,是福建閩侯縣人氏,家傳做餅手藝精湛,製作各類糕餅,包含芙蓉酥和起馬酥。起馬酥後來名叫馬祖酥,而林滋景先生應是將起馬酥由福州引入馬祖的第一人,可以說是馬祖酥的始祖,之後,才有萬豐有的老闆來福沃開餅店做馬祖酥。林先生識字也有文化素養,為人溫文爾雅,而且很有生意頭腦,他覺得做餅店太辛苦了,又嗅到了福沃的商機,想要改行經營百貨生意。林先生的夫人陳碧仙女士,雖不識字但精明能幹,能說善道。陳女士的母親是台瑤女兒,與茶花婆家同宗,有族誼之親。滋景先生也很欣賞宗明的敦厚,便有意將製作芙蓉酥和起馬酥的手藝傳授宗明,宗明也在很短時間內學會這兩項手藝。不久,滋景先生改行百貨業,店名天福,經營有方,生意興隆,成為福沃最大的百貨店,當時馬祖各島家喻戶曉。宗明也就加作起馬酥和芙蓉酥,取店名明來軒,因為手藝好又實在,南竿其他村莊小店,軍中福利站,甚至外島有些店家也從明來軒批發回去零售,像東犬猛沃港口當時的店家就有到此批貨。

 茶花念舊好客,生意雖忙,但對東、西犬來的鄉親故舊從不怠慢,東、西犬來南竿辦事的客人不是作客天福就是到茶花家,他們也都會帶魚貨海鮮來,特別是東犬福正的花蛤,多是裝在麵粉袋中帶來。茶花到西犬青蕃看堂哥堂嫂時,凡來家中做過客的鄉親,也都會煮粉干或水煮荷包蛋當點心,茶花回程時,他們多會送些魚貨讓茶花帶回南竿。茶花生肖屬猴,因為輩份較大,大家都叫她猴母姑。茶花與堂哥一家的情誼一直維持,到他們的後輩還繼續著。

 福沃街上的生意亨通,有了積蓄,茶花和宗明商議,決定將承租自泰康土地上的那棟土磚屋,改建成兩層樓並附有地下室的水泥房。新屋落成後,福沃街上的店面就退租了。茶花的老屋新店是在成功門的右側,通往清水的馬路邊,北高辦事處就在附近。宗明做餅,她二女兒照顧店面,兼作一些小買賣,收入可以維持生計,茶花也就不用再賣海蠣餅和湯圓了。

 雖然不再賣豆漿、油條等早點,為了趕貨,宗明幾乎每天都是凌晨兩、三點就要起床,做到晚上七、八點甚至八、九點才能休息吃晚餐。工作台設在地下室,夏天濕熱,起馬酥和芙蓉酥又需要大量油炸過程,這樣超支精力,宗明身體不勝負荷。但要養活十口之家,他不願停下工作,前往台灣看診,有時甚至即使腹痛如絞,他還操勞工作。民國六十四年,他才赴台就診,由在台念書的孩子陪著去榮總檢查,是肝惡性腫瘤,末期,醫生說只有幾個月到半年的餘命。

 茶花和蓮金變賣了金子,尋求偏方醫治,不知是偏方有效還是宗明毅力過人,半年過去,人消瘦,體力差,看似無事。因為,做餅太操勞,沒法再做了,茶花他們就動念想到台灣看看,說不定,蓮金還可以到台灣工廠當女工。此時,天福老闆早已舉家遷往萬華西園路一帶經營鞋店,就在他的幫助下,在新店中華路市場邊買了一間公寓,三樓,兩房,一廳,一衛。選在此地,是宗明看中市場在附近,認為自己還可以做些較輕鬆的糕餅拿到市場賣。他確實也買了一些工具,也做了一陣子,但是六十六年初病情急轉直下,一病不起,更因家中已無餘力,沒法在台北醫院治療,只能送到竹東榮總,而這個待遇就是他從軍十七年所得到的唯一福利,因為,就在病情復發前,國防部寄來「視同除役證明書」,上面寫的是:

 視同除役證明書   視退字第66070號
 查陸軍上兵 李宗明係四四年 月 日經反共救國軍以(44)指信隊字第二九0號離職證核准除名離營准予視同退伍惟不發退除給與及年資證明特此證明。

 其上附有照片、年齡和籍貫,發證的時間是中華民國六十六年。

 最後幾個月蓮金一直陪在宗明身邊照顧,看著他痛苦無助,呻吟漸息。

 宗明民國14年出生,民國27年從軍,44年除役,66年過世。



附加PDF文件檔: matsu-5113ae7410746f57bd048cce77aa18a6.pdf



  已有 14 位網友鼓勵
李家順
藍朗青天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4-01-11
發表文章 : 723
掌聲鼓勵 : 1649

發表時間 : 2015-03-17
FORM: Logged


藍朗青天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藍朗青天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感人而令人回味無窮
本節可收錄在福沃村史了

很好奇的想問:故事中蓮金第二胎生下的男孩,是否就是李家順老師?

故事中茶花(雪仙)的小女兒蓮英,嫁給西莒的陳國成,而陳國成妹妹正是陳碧仙,陳碧仙嫁給福沃村開設天福店的林滋景;林滋景的弟弟是林依錦(任職鄉代會的林振雲之父).

林滋景的夫人陳碧仙女士,雖不識字確實是能言善道,我稱大姨,也是我的媒人婆.陳碧仙生於西莒坤坵陳家,她是眾堂姐妹中年紀最長的,是一輩子沒見過父親的遺腹子,而來自長樂厚福嶺南的西莒坤坵陳家,又可以寫另一篇故事了.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李家順 
中階會員 


註冊 : 2011-09-18
發表文章 : 20
掌聲鼓勵 : 165

發表時間 : 2015-03-17
FORM: Logged


李家順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李家順 李家順的個人首頁: csli420@yahoo.com.tw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1. 我是茶花的第二個孫子.
2. 林依錦先生不是林滋景先生的弟弟.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李家順
藍朗青天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4-01-11
發表文章 : 723
掌聲鼓勵 : 1649

發表時間 : 2015-03-17
FORM: Logged


藍朗青天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藍朗青天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啊!真是抱歉!
的確林依錦先生不是林滋景先生的弟弟,我誤會了十幾年.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