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朗 溫度:19 ℃ AQI:97  風向:3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旅台鄉親動態 » 旅台鄉情

旅台鄉情友善列印



張貼者
網管 
網管 


註冊 : 2011-05-03
發表文章 : 3882
掌聲鼓勵 : 98

發表時間 : 2016-09-04
FORM: Logged


網管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網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我愛紅麴:陳云聆的創業故事 桃園「鼎太公」紅麴滷味 --閱讀人次 : 443

--2016-09-04 馬祖日報

我愛紅麴:陳云聆的創業故事 桃園「鼎太公」紅麴滷味

 作者按:8月24日馬祖舉辦「青年創業論壇」,邀請幾位年輕有想法,且創業有成的青年,分享理念、創意與成果,也共同體驗他們的辛酸與挫折。這讓我想到前一陣子訪談馬祖鄉親陳云聆,一位身材嬌小,元氣充沛,散發無限能量的女子。

 她以一人之力創辦「鼎太公」紅麴滷味,獲獎無數,且入選桃園市10大伴手禮,將馬祖美食轉化、精緻、量產,提升至新的層次。

 陳云聆說:「我只在乎飛得高,不在乎飛得累。」又說:「我蒔花種草,是個等待良馬歸來的牧人!」這已不是小巷內烹煮滷味,當選微型創業楷模的實踐者而已,已經是一種昂揚奮發,萬山難擋,「堂堂溪水出前村」的生命境界了。

 你姓駱,我姓陳

 我是童養媳,收養我的「夫家」姓駱,駱姓在馬祖很稀有,大概只有福澳幾戶。駱爸爸捕魚,民國60年就來台灣,在基隆拖網漁船工作。我這位駱爸爸生性四海,交遊廣闊,領到錢三、兩天花光,甚少拿回養家,媽媽領著我們幾個兄妹自食其力。我成年後他還是一樣,經常跟我要錢。

 我10歲搬來台灣。在馬祖的童年除了上學讀書,都在煮飯、洗碗、洗衣服、撿柴火,從早到晚不停的做事。前兩年,讀國小的同學找到我,在桃園開同學會,多年不見,聊了很多童年往事,他們說,我小時候挑水、煮飯做家事,是全村最孝順的小孩。所謂孝順,就是逆來順受,做很多很多超過年齡與體力的家務。

 我記得到台灣第一天,船到基隆已是凌晨,補給船緩緩駛入碼頭,船艙透出的燈光映在海面,一閃一閃的;港內停了許多大船,旁邊穿梭的漁船顯得非常渺小。媽媽說,拖網漁船要出海捕魚了。我想到駱爸爸就在這種船上,與大海搏命謀生,他終年沒有拿錢回家的怨懟,在我跟媽媽的心中,似乎也變得可以包容了。

 下船後,我們跟同行的村人合包了一輛計程車,直奔桃園永福街親戚住處,抵達他家已是凌晨四點。

 初來台灣,一切都覺得新奇有趣。雖然一夜未睡,大家還是精神抖擻,聊得興起。那時大湳市場剛營運不久,六點不到,興致勃勃地一起去逛市場。雞鴨魚肉、青菜水果、衣帽鞋襪、五金百貨,吃的、穿的、用的,應有盡有,那場面當然是比福澳街上的晨市熱鬧多了。

 初見親生媽媽

 媽媽在市場遇見一位婦人,燙頭髮穿花短衫,年紀跟媽媽差不多。我在一旁觀看熙來攘往的人群,一邊聽她們聊天。媽媽突然對我說:「這位是你親生媽媽。」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親媽媽,她比我們早一年搬來台灣。我望著眼前這位陌生婦人,沒有什麼特別感覺。親媽媽摸摸我的頭,笑著問:「要不要跟我回家?」我躲到媽媽身後。因為生疏、害怕,因為隔閡帶來的冷漠,總之,我有點驚嚇,不知所措。

 後來才知道,親生媽媽生下我不久,發生重大車禍,額頭重傷,在醫院躺了好幾個月。她自顧不暇,根本無力照顧我,就把尚在襁褓中的我送給駱家當童養媳,成了駱家兄妹中唯一姓陳的孩子。成年後,駱家哥哥與我都無意結成夫妻,彼此兄妹相處,爾後相互祝福,各自男婚女嫁。

 轉學到台灣,繼續讀國小四年級,我就開始半工半讀。放學後先回家煮晚餐,等媽媽下班吃過,再跟她去工廠上夜班,幫忙剪線頭、縫雨傘、組零件什麼的,每天都要加班到9點多10點,這樣的作息一直到國中畢業。有時我跟媽媽說玩笑話:「我是幫爸爸在養你唷!」

 我從小就喜歡煮東西,料理食物,可能跟我喜歡吃有關吧。看到食物照片、食譜或者小吃報導、特殊作法,甚至異國料理,我都會剪貼保存,這個習慣一直到我讀國中、高中都還持續,厚厚好幾大冊剪貼簿。光是蚵仔麵線的做法就有2、30種。

 說出來有人可能不信,小學五年級,我就學大人「辦桌」。自己用零用錢上菜市場買雞鴨魚肉、又是切、又是洗,炒幾道簡單的家常菜,紅燒肉、煎魚、排骨湯之類,請親戚、鄰居、鄰長來家裡吃飯。大概每個月會有一次,因為我喜歡做菜,平日收集的小吃、家常菜食譜,才有機會實際演練一番,而且樂在其中。大概因為這樣,我這輩子的工作一直跟「吃」有關。

 黑牌小護士

 國中畢業,國三導師介紹我到她姊夫醫院,桃園涂婦產科當護士。70年代,一般醫院護士都沒有證照,打針換藥,包紮護理,資深帶資淺,穿上護士服就有模有樣。我學得很快,才一個星期,醫師就讓我上開刀房當助理。當時護士月薪跟工廠作業員差不多,月領1萬多元,但開刀房的特別獎金就有2、3百元。所以我盡量爭取上開刀房的機會,孕婦剖腹生產,常常三更半夜被緊急呼叫,為了獎金,挺一下就撐過去了。

 在涂婦產科2年,終究覺得自己是黑牌護士,希望能去護校就讀,考證照,醫師也鼓勵我。我爸爸知道了,對我說只要能考上,他捕魚賺錢容易,可以負擔學費。衝著這句話,我下班後拿起中斷2年的書本,經過半年苦讀,果然考上新生護專。要註冊了,爸爸才說沒錢,要我自己想辦法。不僅如此,每個月我的發薪日,他算準時間,每次都打電話跟我要錢。醫師知道了,主動幫我扣1千元,存起來,說將來給我做嫁妝。

 考量5年龐大學費、生活費,以及這5年工資損失,我還是放棄讀護專,也再一次體認到從爸爸那裏只有付出,不可能得到任何金錢協助,我是上輩子欠他的吧!

 我深深為他著迷

 後來轉到謝芳文婦產科工作4年,又去一家忘記名稱的小兒科醫院1年。這期間認識我的前夫,他大學畢業,家境很好,父親是退休醫師,我深深為他著迷。

 我只有國中學歷,覺得學識上跟他差太多,就萌生繼續唸高中的想法。他那時告訴我,將來希望從商,做貿易。我很單純地認為,以後結婚,我應該成為他事業的得力助手。於是報考桃園振聲中學夜校,在桃園私立學校聯招的眾多考生中名列前40名,錄取最難考上的會統科。如此醫院下班後直奔學校,兩地奔波,常常忙得沒有時間吃飯。(未完待續)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