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2 ℃ AQI:36  風向:東北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2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300 呎 能見度:60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亂槍俠胡開

亂槍俠胡開友善列印



張貼者
亂槍俠胡開 
高階會員 


註冊 : 2015-10-12
發表文章 : 66
掌聲鼓勵 : 214

發表時間 : 2016-12-21
FORM: Logged


亂槍俠胡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亂槍俠胡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07 正式面對面 [曹子明歸隊助陣] --閱讀人次 : 842

毋忘在莒光 一部瘋狂協奏的小島戀曲



07 正式面對面 [曹子明歸隊助陣]

等到李東恕昏睡醒來,已經快下午五點了。
他焦急地走過老師、行政、教務處的辦公室,發現黃昏裡的校園空無一人。走進校長室,拿起電話,他急著想知道明天報到的新老師,今天來了沒?
講完電話,他雖然頭上三條線,但總算鬆了一口氣,這一干人等,此刻全在西莒島最大的餐廳–新月樓裡等著晚宴開桌。

李東恕走進新月樓,裏頭人聲鼎沸,氣氛完全像在辦喜事。他才正要跟鄉親們一一打聲招呼,卻被吳達志和曹子明這一對大舅妹夫給拽了去,左右各一把的將人拉到他們身邊坐下,吳達志壓低聲音但忍不住興奮:「同學!你要爭氣點,新來的紀老師,人漂亮氣質又好,你千萬別讓曹爾興捷足先登了揑。」

李東恕轉頭看了意氣風發如喜氣洋洋的新郎般的曹爾興一眼,回頭就捏著吳達志腮幫子,他忿忿的說:「你這罪魁禍首,我先找你洩心頭之恨,害我一整天活受罪!」
「東恕!別弄我,我在跟你說真格的啦。」
「子明所長,下午剛回來嗎?這次能待幾天?」李東恕放了吳達志,開口問。
在南竿西區派出所當頭的曹子明,像他大舅子吳達志一樣認真:「同學!我這次完全贊同達志說的,東恕,這簡直是老天爺賜的良緣,你真的要把握。」

李東恕邊聊邊和一旁的村民們互相點頭回禮,他說:「你們兩個甚麼時候改行當媒人婆了?我看曹爾興議員現在就很需要你們這樣的人才。」
曹子明嘆氣:「唉!你就是這樣,你看我們這一屆就四個男同學,三個都結婚了,我跟達志的小孩都在你的學校讀書了捏,你還是單身一個…欸,人來了!看看這紀老師會不會讓你有點改變。」

紀庭雨在鄉長劉蘭英、會長徐米鳳、鮑主任和陳美玉老師的陪同下,看完青番澳的落日餘暉後又回到新月樓。李東恕瞧見進門的人群簇擁著一個陌生又熟悉的人影,他正皺起眉頭,心底一陣驚慌,劉蘭英卻一個箭步上前大聲的說:「東恕,你終於現身了。」
「來!紀老師,這個人不介紹都不行,他就是妳未來的頂頭上司,敬恆國中小的校長–李東恕先生。」

劉蘭英一講完,徐米鳳就接著:「東恕校長就是我們貼文上照片的男主角,也是我們莒光,不!應該說是馬祖未婚女性的夢中情人。」
曹子明打鐵趁熱,跟徐米鳳一個心思唱雙簧:「紀老師,你有見過這麼帥的校長嗎?東恕、我和達志,三個從小同學,結果最優秀的居然現在還沒有女朋友呢。」

身邊的人圍著大圓桌,七嘴八舌個不停,但紀庭雨和李東恕卻是五味雜陳,兩人直瞅著對方,愣了半天蹦不出一個字。真是一場烏龍,把校長當狗仔!紀庭雨雖然心中歉疚,卻偏偏覺得實在好笑,李東恕正好相反,感覺無辜又不解,這一堆問號搞得他牙齒又疼了。

兩人橫眉豎眼七葷八素的相了半晌,卻蹦不出一句話。紅光滿面的曹爾興,這時有些不悅的想搶回焦點,他語帶揶揄:「子明表弟,這次你升任莒光鄉警察所長,可不是回來當我愛紅娘的主持人吧?老弟,要當也不能偏心啊,你表哥我也是黃金單身啊,你都沒有熱心幫忙。」

現場忽然間有點又冷又火的讓人難以搭腔,劉蘭英是他們同族的長輩,趕緊化解尷尬:「大家別站著,找位子坐下,添順老闆,上菜囉!校長,你要不要坐過來?」

李東恕才不想坐到曹爾興和紀庭雨的邊上湊熱鬧,依然跟同學坐,自在的用馬祖話恭喜曹子明調回家鄉又升官。
新月樓滿座五桌,全坐滿了,這場面規格,比待了十天的田老師還要盛大。除了紀庭雨本身因素之外,還要歸功縣議員曹爾興難得的慷慨,他說他請客。

迎新宴席吃到一半,李東恕跟著吳達志和曹子明出來透透氣。他們三個加上松山機場送行的宋承耀,是青梅竹馬的同窗,當年自稱四騎士,現在只能叫三劍客。
在店門旁的長椅上,大舅妹夫倆拿菸點上,一邊抽一邊抱怨曹爾興的高調張揚。
李東恕儼然事不關己,插嘴降火:「好了啦,子明,他再怎樣也是你族親表哥,也算我們學長,你們別老是跟他槓上,他就是政治人物的性格嘛。」

「而且你回到自家莒光升警察所長,他應該也有出力爭取唷?」李東恕冷靜的腦子轉個不停:「曹爾興只是太急太直了些,油膩膩黏呼呼的讓人受不了,你們兩個也是一樣啊,搞得像提親似的,害我都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很丟臉欸,人家說不定都有男朋友論及婚嫁了呢?吳達志,你別再嚇跑我們的新老師了,拜託。」

李東恕直覺地認為,他有必要把大家過於理想的樂觀,拉回平常心的看待。他繼續潑冷水:「再說,我們都快四十歲的中年人了,大人家快整整十歲,我還是她的主管呢,你們別再起鬨了!那曹爾興還說得過去,如果他們真有緣分,我們應該樂觀其成,那表示曹議員為莒光教育界留住人才了,不是嗎?」

「不是,那表示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東恕哥。」吳曉惠也從裡面出來,走到他們身邊,用詢問的語氣:「這一頓迎師宴,我們真的要讓少噁心的曹爾興買單嗎?老公,這樣好嗎?」
她老公曹子明看著李東恕說;「在我的立場來說,當然不好,東恕,怎麼處理?」
她哥吳達志搶著回答:「曉惠,你把我們這一桌的錢先去付掉,身上錢夠不夠?」

「有道理!進去私下跟添順老闆結帳,面子照樣讓曹爾興做。」李東恕掏出五千元給吳曉惠,並仔細交代:「我們幾個錢怎麼算,以後再講,但曹爾興要是發現了,堅持他要付,曉惠,妳也別跟他搶,這讓紀老師看了會很不自在。」

他們三個在算桌上人數,點有誰該攤錢。李東恕跟吳達志要了一支香菸,丟下三個一臉驚訝的自家人,走出屋簷,若有所思的吞雲吐霧。
驚訝是因為李東恕不抽菸,但此刻的他實在有些憂慮,紀庭雨的相貌與機場的行徑,讓他不得不擔心,就怕沒多久,莒光鄉親們會空歡喜一場。

突然,三個自家人安靜了下來,表情再次怪異地從李東恕背後魚貫離開,走最後一個的曹子明在他耳邊說:「人家過來了,好好表現。」

李東恕一轉頭,紀庭雨已經站在面前,他苦笑著熄掉這幾年的第一支香菸。
紀庭雨滿是歉意,臉上甜甜的酒窩藏在紅蘋果般淺淺的微笑裡:「校長,我要慎重地向你說聲對不起,我在機場一路認錯人,還一直對你口出惡言,我真的感到很抱歉,校長,真的很對不起。」

「沒有關係,妳又不是故意的,紀老師,別放在心上。我也回想了一下,這純粹巧合,剛好我拔完牙,就算想講話也講不清楚,才會讓你誤會。」
「校長,你抓緊時間去台灣拔牙,米鳳姐剛才都跟我說了,再怎樣都是我不對,我真的很莽撞很失禮。」

「紀老師,妳沒有把整個過程都說給她聽吧?」
「沒有,我只是說和校長你,坐同一班飛機來。」
「還好,不然明天全島都會散播著我們的奇遇記,在馬祖,流言比流星還快!」
「我感覺有可能喔,這裡的人熱心熱情的讓人大開眼界,我一點貢獻都還沒有,大家就挖心掏肺的熱誠招待歡迎我,這樣的心意實在讓我感動又忐忑不安,我怕能力有限,讓大家失望。」

「紀老師,不用想太多,以妳的學歷專業,妳願意來,大家就已經非常幸運了。」李東恕本想問些問題,卻發現紀庭雨的臉越來越紅,他說:「紀老師,莒光人好客,很喜歡勸酒,妳酒量還可以嗎?如果不好意思拒絕,可以跟鳳姐或穆蓉姐或跟我說,大家都會幫妳擋下來,有甚麼事,妳也都可以跟我或美玉老師或鮑主任……」

李東恕話說一半,看到黏人的曹爾興像幽靈般出現,乾脆就此打住。
「紀老師,大家不知道妳的酒量如何,多敬了幾杯,妳還好吧?」曹爾興似乎在努力地扮演護花使者,他很體貼的說:「我叫人泡個茶給你喝好了,你也可以以茶代酒啊。好不好?」

「真的嗎?我酒量不好,但是大家一番熱忱心意,我又很難拒絕,那還是要麻煩曹大哥,我喝茶好了。」
「妳不用跟我客氣,有甚麼問題,盡管跟我說,像東恕校長也是我學弟,他也會盡心照應妳的。東恕,對不對?」曹爾興一派大哥模樣,李東恕很識相的點頭稱是,並退後兩步。曹爾興順勢站到當中,喜不自勝:「走!我們都進去吧,別讓鄉親們以為主角都跑不見了。」

李東恕進去之後,逐桌敬酒問候,交代鮑主任和陳美玉老師安頓紀庭雨,叮嚀徐米鳳一大家子別再瞎起鬨,然後趁一堂和樂沒人注意,就走出新月樓,一個人消失在月色裡。


軍警也瘋狂 〔帶兵朝聖孫澤旭〕

李東恕花了大半夜的時間,在海量的電子新聞裡,抽絲剝繭的解開心中謎題。
第二天,紀庭雨一早走出海景套房的教師宿舍,和隔壁室友美玉老師到教務處,跟鮑主任辦好一切報到手續,接著單獨進了校長室。李東恕對她表示歡迎和期待,並簡單的介紹了學校和自己,最後親自帶著她認識校園。


待續……
遊子 胡雲
攝影:曹雲峯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亂槍俠胡開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