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朗 溫度:19 ℃ AQI:108  風向:3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亂槍俠胡開

亂槍俠胡開友善列印



張貼者
亂槍俠胡開 
高階會員 


註冊 : 2015-10-12
發表文章 : 66
掌聲鼓勵 : 214

發表時間 : 2017-01-17
FORM: Logged


亂槍俠胡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亂槍俠胡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10 抱得美人歸 〔辣手紅娘吳曉惠〕 --閱讀人次 : 978

毋忘在莒光 一部瘋狂協奏的小島戀曲



10 抱得美人歸 〔辣手紅娘吳曉惠〕上

暫時性陽春型的美術工作室在鄉親的動員下,如火如荼的展開勞力密集的整地,與灌漿立柱的基礎工程,花了一個禮拜便合力完成。
星期五的下午,李東恕跟鮑主任倆整理美工教室的捐款名冊、材料進項發票,和正式申請美術館建造的相關資料。
告一段落後,他回到宿舍換上運動服,正準備一如往常的出外散步走走,這時手機響了。

是吳達志:「東恕,六點半,到我家裡吃飯。」
「我以為你要找我打籃球呢。」他沒啥興致的說:「別每天老想著喝酒吃飯,我去你們家吃得還不夠多嗎?」

「東恕!我跟你說正經的啦,我老婆叫你準時到,還有我妹跟子民。」
「子民有空閒,那現在叫他一起到學校來,我找秉諺老師他們,來場三對三鬥牛,輸了請吃飯,怎麼樣?達志。」

「喂!我們籃球還怕打不夠嗎?」電話裡一陣帶氣的笑聲:「拜託,東恕,我老婆說要介紹一個好姊妹給你認識,你穿帥一點,準時到就對了嘛,要記得哦。」

好姊妹!?李東恕實在不想花太多時間,去猜徐米鳳跟吳曉惠這對點子王層出不窮的花樣,通常,那都是一些熱心過頭的餿主意。
他去廚房跟打理伙食的老張打聲招呼後,仍舊一身運動服一派輕鬆地走出校門,一路悠哉閒晃的散步到青帆港海邊,再沿路踩著夕陽餘暉直接朝他們家走。


進了達志家的大廳,只有他和子民來招呼。
李東恕在整桌菜前面坐下後,環視屋子裡反常的安祥靜寂,心想吳家三寶那三台關不掉的播音機上哪去了?
莫非都在後頭的廚房裡?那兒倒是不時傳來一陣陣的談笑聲。

「伯母和她的金孫銀孫們呢?」李東恕捉摸著眼前的狀況,覺得他們不在廚房,他說;「你們該不會讓他們去外面吃吧?」
「我岳母和小孩子都在我那邊吃,可能都快吃完了吧。」曹子民拿著一隻銀壺,一邊發白色的瓷杯,一邊回答。

「真受不了你們,不管是誰,介紹認識一下都無所謂,幹嘛老是搞這個樣子,讓伯母和小孩另外去開一桌吃大鍋飯!就大夥一起吃嘛,擺兩桌也可以呀。」李東恕見兩人不太說話,一臉興奮又神秘兮兮的樣子就渾身有氣似的:「常常這樣會讓我心裡很過意不去,這整桌菜幾個人也吃不完,我去隔壁叫他們回來。」

「我才受不了你呢!」吳達志迅速起身拉住李東恕。
「別弄得我們好像在害你一樣,東恕,人家要出來了,會很尷尬的。」
曹子民指著越來越近的談笑聲,李東恕聽了只好作罷,三個男人剛換上自然鎮定的臉色,徐米鳳拉著紀庭雨已經從廚房後穿過走道現身大廳。

徐米鳳故意不說話,讓李東恕和紀庭雨在無聲中當場四目相接。
幾位紅娘牽線用盡心機,誰知今晚的男女主角心機更深,兩人各自的心底早就有數,所以見到對方,都是從容大方且笑容可掬。尤其在彼此有一番機緣幾番交談後,他們彼此間像有一種默契,一種像瞭解內情而互相善意掩護的心思。

李東恕接完吳達志的電話,便知道眼前的對象是最大的可能,但他不想掃興,也更不能和盤托出,紀庭雨她應該還處在名花有主的朦朧狀態,或者是該稱之為花有名主。在他的事理分析和感覺上認為,哪一天聚通少東趙振峰,若追到了西莒島上,他也不會覺得驚訝。

大夥站在餐桌旁像上演無聲的默劇,曹子民覺得尷尬了,他說:「坐啊,大家坐著說。」
唯獨徐米鳳繼續站著,她去搭著紀庭雨的肩膀,用正經八百又帶點誇張炫耀的腔調:「東恕,跟你正式介紹,我的異姓姊妹,莒光新女神,也是我兒子的老師〜紀庭雨小姐………。」

李東恕被安排和紀庭雨坐在一塊,兩人在徐米鳳賣膏藥似的連珠炮讚美中,撇頭互看一眼,然後盡在不言中的同時低頭忍住笑意。
接著換她老公吳達志表演,他搶著搭腔:「我的同學、好兄弟兼我兒子的學校校長也是人中之龍啊,人長的俊俏,一肚子學問,破了馬祖最年輕校長的紀錄。身高178,個性也是……嗯哼,所以呢,才高八斗眼高於頂,才至今未婚……」

聽吳達志夫婦葷腥不忌的推銷吹捧自己,這是李東恕覺得最難熬的部分了,他趕緊開口攔話:「達志,我忽然發現,我會一直單身,你們夫妻倆的牙尖嘴利要負大部分的責任!」

眼看紀庭雨身後的徐米鳳欺身靠近,正準備鼓舌反擊,李東恕回身立馬轉移話題,問曹子民:「你老婆曉惠人呢?」
「還在廚房後面,我老婆跟穆蓉姊學了幾道北平菜,今天她掌廚要來露一手。」

「穆蓉不是帶回來一些她家鄉的辣椒種子嘛,曉惠種出成果了,現在正用來炒她最新的一道菜〜辣炒三鮮。」徐米鳳終於罷手,回到自己位子上她拿起一旁的冰桶,往每個人面前的瓷杯裡放一顆冰塊,然後曹子民提著冒煙的銀壺,將它們通通倒成八分滿。

紀庭雨好奇的握著微溫的酒杯,看著猛搔頭的李東恕。
「這也是曉惠和我的創意調酒。」徐米鳳得意的說:「裡面是馬祖老酒,以前大多都加紅糖、薑片溫熱來喝,我們多加了肉桂檸檬,夏天加上冰塊,喝起來就像馬祖雞尾酒,最適合女人喝,小雨,來,喝喝看。」

李東恕不知道她們感情為什麼幾天時間就變得這麼好,還姊妹相稱呢。但他知道眼前這酒溫醇香郁不嗆喉,在經過這樣變化及調味後,微甜帶酸好入口,就因為如此,讓人常常忘了,它本身濃烈得很。幾年不曾見,姑嫂倆又拿出每回相親時必備的"開心飲品",給對方服用。

「這酒的後勁可是很強的哦。」李東恕在紀庭雨耳邊輕輕補上一句。
紀庭雨本想表示領情的喝半杯,一聽便停住,放下酒杯說:「好喝,不會濃烈嗆喉,可是…,仔細品嘗,酒味挺醇厚的,米鳳姐,對不對?」

「有人憐香惜玉,怕我們欺負紀老師喝酒喔,東恕,這樣不對哟?」
「這樣叫見色忘友,賣友求榮哟!」吳達志和他老婆不依的一人一句。
還是曹子民識趣:「大家先吃菜吧,菜都快冷了,東恕,幫紀老師服務一下。」

這時吳曉惠端菜出來,熱騰騰的擺上桌,她對著主客倆老王賣瓜的說:「最後一道菜,我的私房料理-爆炒三鮮,加上穆蓉姊的至尊寶辣椒,保證你們讚不絕口!」
她脫掉圍兜坐下:「這三鮮都是馬祖特產,淡菜、海鋼盔、海螺,以前我做成三杯,現在有了香辣有勁的辣椒,我切片之後,直接加蔥蒜快炒,更Q彈爽口,當下酒菜,最適合不過。」

紀庭雨趁勢放下酒杯,跟大家一起拿筷子夾菜,大夥都一口吃下在嘴裡炸開了,她還在新鮮好奇的想分辨淡菜、海鋼盔、海螺。
吳曉惠熱心,拿公筷教她辨別,一邊挑了幾片肥美的加一顆小辣椒放進她碗裡,一邊說:「小雨,加蒜苗辣椒一起吃下去,味道更好。」

紀庭雨聽話的照辦,一次把食物都放進嘴裡了,身旁正冒煙冒汗的李東恕這才從嘴裡冒出一句:「紀老師,啊…,天哪,那辣椒超辣的。」
但晚了,紀庭雨已在嘴裡咀嚼,幾個人在至尊寶辣椒的餘勁中,等著看紀庭雨的反應。

紀庭雨幾秒後便顧不得形象,張開嘴巴用手猛搧,伸舌頭說:「媽呀!好辣啊。」
李東恕看她上下跳竄,慌忙地說:「水,開水,趕快拿水來。」
「老婆,有沒有果汁或糖果,吃點甜的比較快!」
「老婆,你看看你這辣椒,我都受不了了,趕快去拿碗裝湯。」

大夥慌亂中,似乎已遠水救不了近火,只見紀庭雨俯身就著後勁醇厚的老酒,張口仰身一飲而盡!
李東恕看傻了,但吳達志可來勁了,他把李東恕面前那滿滿的一杯,推上前去。紀庭雨不知是辣到含淚,還是殺紅了眼,不囉嗦,拿起來再次以毒攻毒的滿飲一杯,一口氣乾了它。

目瞪口呆中,紀庭雨總算把嗆辣味壓下去了,等著慢慢上頭的會是老酒的醇勁。這下果然是開心飲品,一道下酒菜把酒興與話匣子都打開來了,一堂和樂,賓主盡歡。
但李東恕可擔心了,這馬祖老酒的特性是後發先至,幾杯下肚不知不覺,剛開始是溫吞的慢郎中,可一湧上胸口,有時彷若急驚風!

因為這份擔心,李東恕盡力保持清醒,不時轉頭關注紀庭雨,原本薄薄淡妝的她,漸漸暈紅的臉如玫瑰花瓣嬌豔欲滴。
她與吳家姑嫂倆有聊不完的話題,恰似酒逢知己相見恨晚。她踏上西莒島以來,不管待人處事或應酬,一直謹慎自持,李東恕不知道她酒量怎麼樣?醉了會是甚麼情形?


待續……

遊子 胡雲

攝影:曹雲峯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亂槍俠胡開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