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1 ℃ AQI:109  風向:東北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5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5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亂槍俠胡開

亂槍俠胡開友善列印



張貼者
亂槍俠胡開 
高階會員 


註冊 : 2015-10-12
發表文章 : 66
掌聲鼓勵 : 214

發表時間 : 2017-02-02
FORM: Logged


亂槍俠胡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亂槍俠胡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12 高掛免戰牌 〔阿良的冰原風暴〕 --閱讀人次 : 840

毋忘在莒光 一部瘋狂協奏的小島戀曲



12 高掛免戰牌 〔阿良的冰原風暴〕 上


第二天,星期六早上,西莒島碧海藍天,風和日麗。
李東恕在自己的宿舍前,蹲在地上低著頭,他全身痠痛、大腿腫脹,仍然無怨無悔地的刷洗著昨晚被金津玉液玷汙清白的球鞋。

昨天深夜一路上演的"抱得美人歸",像夢魘般伴著宿醉盤旋腦中餘波盪漾,他頂著夏末初秋的大太陽,走火入魔似的用力使勁將球鞋襪子、衣服褲子全都洗刷一遍,然而,清除汙漬和擺脫夢魘一樣費勁。

看著掛上曬衣繩那雙原本螢光五彩的新球鞋,經一夜雲雨後逐漸失色的晾在半空垂頭不語,李東恕疼惜得彷彿看見自己。兩者似乎都是一夜折騰而有苦難言的犧牲品。

他心頭翻攪激動難平,一股哀戚從心底爬上腦際,一時間情緒悲壯到泫然欲泣!
其實,這純粹是他個人的休閒愛好,每當假日李東恕喜歡在宿舍裡一邊做事一邊聽音樂,就像現在這樣,房間裡音量全開,人在外面曬著衣服,心卻沉浸在這首昂揚彭湃的電影配樂Lost but won〔失而有所得 (雖敗猶榮)〕https://youtu.be/kOYcbod5J0w的百轉千迴裡。

在大師漢斯季默波瀾壯闊的音樂裡,李東恕於微風中面對掛滿整排,拜紀庭雨好酒量所賜的犧牲品,果然有點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感覺。
當他想到此處正想苦笑的時候,忽然一陣玫瑰花瓣香參雜著冷冽的殺氣如刀般襲來,他一驚猛回頭,發現昨晚的肇事主紀庭雨像座冰山似的立在樹下。

她一臉哀怨,兩眼直視,左手揉著右臂膀,完全一付受害者的模樣瞪著他。
李東恕無辜到極點的苦笑上前,他心知肚明的說:「覺得全身痠痛對不對?」
她沒回話,拉起右邊袖子,再拉起褲管露出小腿,有的瘀青有些擦傷,她嘟著嘴埋怨:「校長,你是我在這裡覺得最能信賴的人,昨天因為有你在,我才安心放心的醉他一回,結果呢,你卻沒有照顧好我。」

他頓時覺得憋屈到無言,不知從何說起。
她見他委屈又訝異的神情,嬌嗔語氣轉而輕柔:「校長,我並不是在怪你,而是,其實昨晚好幾次我都暗示你,該送我回來了,可是……我再怎樣,都只是一個嬌柔的弱女子啊,酒量怎麼可能好到哪裡呢?你居然全聽我表面說的。」

聽到這話,他感覺隔夜的豆花,此刻還在自己臉上。
「你看,最後弄到你背我回來,你累得要死,我全身腫痛。」
「好,以後我知道了,女人的話不能全信。」他笑著回她一個白眼,然後往寢室走:「我去拿醫藥箱來給你,擦擦藥會比較好。」

「我知道,我並不輕,校長辛苦你了。」她講完,走到花圃邊上的矮牆坐下,把袖子捲高。

李東恕拿全醫藥箱裡該有的所有東西,回到樹下卻看到美玉老師也來了。
紀庭雨接過醫藥箱:「校長謝謝你,美玉老師來催人了,又是恐怖的飯局!」
「校長,紀老師是蘭英鄉長今天中午的主客,她交代我要押著人提前到。」美玉老師笑得尷尬又曖昧:「那校長,我陪紀老師回去宿舍打扮去了。」
「應該是上藥去。」紀庭雨最後一句,有些餘悸猶存的透著無奈。

唉,劉鄉長也在搶當媒人婆。李東恕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心理亂不是滋味的,他想:一個新來的老師,整天是飯局,而我這校長中餐沒人理。


一個禮拜之後,幾個專業工人搭建好鋁皮屋頂,美工教室的二十坪開放空間不但完工,還多蓋了一間五臟俱全的小型教材準備室。
副會長穆蓉的老公劉貴德,是個木工小包商,奉太座的命令前來義務貢獻所長,他就依著美工教室的一根柱子,利用多餘的空間和材料,弄了一間五坪左右的教學準備室,頂上採光有門有窗,靠柱子那面釘了一個置物架、一個七斗櫃、一張書桌。

敬恆學校的美工教室在大家合力完工後風光開課,第一堂就地取材–海景寫生。
學生在親身參與一起完成的建築裡,依山伴水俯拾美景,那感覺真是不同,紀老師說,從現在開始,每一次創作的前三名作品,都將裱框標註並在每一學期末舉辦成果發表時展覽,這使得每個人下筆時的心情都像在比賽。
這種心情也感染鼓舞了許多報名上課的校外人士,他們協建有功,不管是來進修才藝或是觀摩關心,校方都不好排拒,比如說『督學』曹爾興『灰熊』孫澤旭。

有一次孫澤旭在美工教室裡想往中間擠,好就近聆聽或欣賞紀老師對靜物寫生的技巧講解。看到大寶小寶身旁有空位,他正要坐下。
「那是我們搬來的桌椅欸,是給紀老師坐的!」大寶吳寶華開口聲明。
「借坐一下嘛,待會老師來,我一定讓給她,好不好?」孫澤旭一屁股坐下去才回答。
這舉動讓小寶吳寶瑞很不高興,忽然人小鬼大怪裡怪氣的斜瞪著他:「隊長叔叔,你一坐下來,我光線就不夠了,就連呼吸也覺得困難。」
孫澤旭感受到濃濃敵意,轉過身來,詫異的掃描這對小兄弟,覺得不可思議:「你們倆才國中捏,這些話哪裡學的啊,我跟你媽米鳳講哦。」

「你去講啊,我也要跟老師講,你那麼大的個子偏偏要坐在前面,那坐後面的人只能畫你的背影吧?」大寶冷言反嗆。
「隊長叔叔,不是有隊員會叫你灰熊隊長嗎,不然你到前面去當『麻豆』,讓我們同學們一起來學畫熊好了。」小寶再接再厲。
孫澤旭氣在心裡不好發作,只能苦笑搖搖頭,朝他們做鬼臉:「我沒見過像你們倆這麼吵的雙胞胎欸。」
「我們也沒見過會追著女生跑的灰熊欸!」

曹爾興和孫澤旭,這兩人的殷勤攻勢,隨著相處互動的時間進程,已經快到了一觸即發的臨界點,紀庭雨認為自己有可能隨時會被『壁咚』,會被告白,尤其是那隻快要發情的灰熊。第六感越來越強烈,逼得她裝傻或視若無睹時都很頭痛。在這個階段,她絲毫不想再對感情傷神動心,但也不想去傷人家的心。

關於這些,李東恕其實都看在眼裡,幾次曹子明和吳達志怨他和提醒他時,他心裡比他們還要清楚實際情形。

在青帆村海邊的一間小酒吧裡,他們哥兒仨聊著聊著,又兜到這話題上。
『上岸吧』的年輕小老闆阿良,從台灣學藝回來,在家鄉開店創業,是鮑主任的姪子,李東恕教過的學生,店名隱喻苦海無邊,以酒為岸的概念,也是源自恩師的點子,彆扭的是李東恕本身對酒興趣缺缺,酒量平平。
阿良在吧檯裡跟著Aerosmith樂隊的主唱大嘴泰勒戲謔的哼唱歌曲Walk this way〔走自己的路〕https://youtu.be/zaX1adrmDmc,在重金屬樂風裡,他邊調酒邊輕搖身體,擺頭晃腦特調了一杯招牌–冰原風暴,遞給貴德叔。

阿良將調酒技藝融入當地特色,他用馬祖大麴烈酒,加一些琴酒和汽水,放進特製冰塊,插上檸檬片,就叫冰原風暴,阿良在目錄中冰原風暴後頭特別加註〔真心話大冒險〕意思是醇酒猛烈,小心酒後吐真言。

「阿良啊,你今天放的音樂實在很震撼,還好貴德叔我的心臟還不錯。」他嚐一口醇烈冰鎮的大麯酒,啊一聲後,用馬祖話對阿良說:「你老師跟他同學在講事情的樣子,你的音樂會不會太吵了?」

「貴德叔,我小聲一些。」阿良轉小一格後,湊近貴德叔的耳朵:「這種重量級的音樂,是我老師的最愛,他們三個都是這種搖滾音樂迷,比我還迷呢。」
貴德叔把又嗆又濃的酒送進嘴裡,看著那哥兒仨,他咧嘴露齒的笑了。

李東恕他們三個坐在外頭面海的桌子,他聽著歌曲看著月光下浪花擊岸,心不在焉的應付兩人的嘮叨不停。
「不是我愛唸你,你想想看,我們兩家費盡心思,而且這是多麼好的機會啊。」吳達志咬著土產黃魚一夜干,忽然單刀直入挑明了講:「東恕,我問你,你是自命清高擺姿態,還是真的對紀老師沒有意思?」
李東恕很意外吳達志的乾脆俐落,不知所措的嚇了一跳。

「嗯,我也想知道這個答案,今天你一定要回答。我們家兩個女人幫你製造那麼多機會,你都裝木頭人,我想米鳳和曉惠一定也想要知道你真正想法。」
「拜託,你們兩家這對姑嫂兼妯娌,熱心過頭太明顯了。我本來不想說的,你知道嗎?上一次你們請紀老師吃飯,她們倆猛灌她酒,說甚麼製造機會,結果害我一路扶著她,最後像撿屍體一樣,揹著她回宿舍,第二天還被她念,說她醒來到處瘀青,我能回她說『妳醉了並不輕嗎?』結果最後呢?我得了個好心被雷親!」

曹子明和吳達志兩人聽了笑到不行,李東恕沒好氣地繼續說:「拜託你們,紀老師都快被一堆猛男給煩死了,別再湊熱鬧,硬要當媒人婆配對,人家紀老師隨和,怕傷感情,不好意思說破,你們這樣反而讓我無法自然地去跟紀老師說話,弄得我像多重身分超尷尬,你們再搞下去,哪天逼得人家拒絕,大家就一起出糗。」

「東恕,你像個男人好不好?我老婆跟我妹都跟你說了,紀老師他看你的眼神就是跟看別人不同,她們女人的直覺你最有可能贏得芳心,她們說了噢,你要再不追,眼看著就要給人追走囉!我跟你說真的。」吳達志喝一大口酒,氣魄十足地說:「別人都在想盡方法接近,你呢?人就在身邊,卻無動於衷。如果我是你呀,紀老師早被我監守自盜了,現在不但出雙入對,大家還準備等著喝喜酒,吃紅蛋,我告訴你。」

李東恕和曹子明睜大眼睛互相對看,吳達志趕緊接著說:「自己兄弟單身,遇到鄉親父老都稱讚的好對象,我們當然急著熱心幫忙,肥水不落外人田嘛!」
「達志,你不要因為冰原風暴兩杯下肚,就現出原形說真心話哦,剛才的話要不要我講給米鳳聽?」李東恕瞪著他,又說:「你講話適當文雅一點好不好?」

「那近水樓台先得月,行不行?」曹子明搶過話來,緊迫盯人:「東恕,不要閃躲,你老實回答我們剛才的問題,到底對紀老師是有還是沒有意思?」
「所長,你好像在審犯人?」
「今天所長我休假,專程來審校長的!」

「唉,順其自然吧,我這麼說好了,我們現在好比是一個池塘下大雨,來了一條龍,龍要走要留要靠天氣和緣分,至於有人想在淺灘上困住龍,恐怕傷心失望的機率會很高。紀老師選擇來離島教書,原因很多,你們兩個這麼聰明,用心想想,你們覺得這裡面會包括尋找感情歸宿的成分嗎?」
「這話是沒錯,但是緣分也要靠把握,你連嘗試都不願意,難道要人送上門嗎?」

「我的同學們,我現在只想紀老師能持續點燃孩子們的希望,至於大人們的希望,我只能祈禱紀老師也能讓大家繼續維持有夢最美。」
「我看你的夢才最容易破碎!李東恕,你想維持現狀,不可能,別人………」

「喂,孫董,過來坐啊。」李東恕看見熟人,拉來充作擋箭牌,但這熟人就是猛男孫澤旭,他們是打籃球時的球友、隊友。李東恕叫阿良來,大家招呼他坐。
孫澤旭是剛才話題的關係人之一,所以哥兒仨轉而閒話家常,可是男人聊天離不開風花雪月,一杯醇烈的冰原風暴後,孫澤旭自己把主題轉到紀庭雨身上。

曹子明和吳達志眼睜睜的看著孫澤旭酒後吐真言,聽他眉飛色舞地談他的軍中情人紀庭雨,仰慕推崇溢於言表。同學兩人沒啥搭理,反而橫眉豎目瞪著李東恕,那神情充滿怨氣,彷彿在怪他把唾手可得的珍寶拱手讓人似的。

李東恕覺得自己有點悶又有點慘,他無法把知道的祕密,說給他們聽,那或許就是紀庭雨看他的眼神不同的原因,這跟此時此刻,他們越喝越醉,而他越來越清醒的感覺一樣,一樣悶極無趣的令人提不起勁。
他拿起酒杯一口氣喝完,上洗手間後,去櫃檯付完帳就乘機閃人。


待續……
遊子 胡雲
攝影:曹雲峯
*點歌曲網址可連結YouTube聆賞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亂槍俠胡開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