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4 ℃ AQI:29  風向:北東北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1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900 呎 能見度:60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亂槍俠胡開

亂槍俠胡開友善列印



張貼者
亂槍俠胡開 
高階會員 


註冊 : 2015-10-12
發表文章 : 66
掌聲鼓勵 : 214

發表時間 : 2017-03-20
FORM: Logged


亂槍俠胡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亂槍俠胡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16 烈酒大麴的故鄉在連江,連江的酒仙故鄉在莒光 --閱讀人次 : 859

毋忘在莒光 一部瘋狂協奏的小島戀曲



女人的戰爭 〔林麗千里追敵〕下


李東恕看著紀庭雨眼睛,晶瑩深邃的瞳孔裡燭火在搖晃閃爍,他如坐針氈,若是要猜女人們的深層心思,他情願把酒喝光,甚至上台演唱!

這時林麗跟助理一人一杯酒的回到座位,她得意地說:「校長,我們這兩杯冰原風暴,是你的學生,阿良老闆請的。來,有緣相聚,我敬你們。」
大家都舉杯,林麗跟助理一口氣喝掉半杯,看到對面兩人淺嚐即止,林麗不滿抗議:「怎麼這樣?太沒誠意了!我們剛才才喝過一攤欸,你們居然應付地喝一口,欺負我們外地來的唷?校長。」
李東恕只好舉起杯再喝一大口,但原本一半的酒還是沒喝完。這時年輕女助理舉起杯:「校長,紀老師,小妹我陪你們喝好了。」

Amy說完,將剩下的半杯酒一口乾了,對面兩人皺眉對望,李東恕嘆氣叫苦。
「昨天陳副縣長對我說『烈酒大麴的故鄉在連江,而連江的酒仙故鄉在莒光。』校長,紀老師,你們代表的是莒光之光,不會讓外人失望吧?」林麗連諷帶酸。
兩人一咬牙,仰頭把酒喝完。紀庭雨哈著酒氣把話明講:「林麗小姐,有甚麼想說的話,趁妳把我們灌醉前,趕快說吧。」
林麗不是假好心就是真毒辣,她說:「可是我不知道你們之間是甚麼感情,當著校長的面,萬一說了甚麼影響了你們,我就成罪人了,我真的不想這樣。」

「不論我們是任何關係,校長他永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紀庭雨大聲回答。
「好,最好的朋友,這句話校長應該最清楚了。」林麗像刺蝟般,講話也是句句帶針:「既然這樣,那我就直接說了,紀庭雨小姐,妳口口聲聲說妳只是趙俊峰的前女友,到處說祝福我們,為什麼卻跟俊峰像斷不了似的一直保持聯繫,妳回的簡訊或許不是很多,但俊峰寫給妳的,那可以出本書了!你們不停的line來line去,這跟你對外所說的一付清高的樣子,完全不相符吧?」

當場鴉雀無聲,幾乎可以聽見冰塊在杯裡裂解融化。紀庭雨目光掃了一圈,最後與林麗對看,她說:「這很難理解嗎?聰明過人的林大主播,妳能搞定擺平他的母親,聚通集團的女主人,卻無法用你的智慧收服趙俊峰嗎?還是你無法容忍趙俊峰有個說說心事的朋友?對我來說,就算卸下了過去的感情關係,趙俊峰依然是一個曾經賞識我給我機會解決困境的好朋友,一個願意投資並信任我判斷的忠實客戶,我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就投資來說,我對他有愧疚,而我能夠做的,就只是給曾經幫我解決困境的好朋友,當一個忠實聽眾,我沒有裝清高,因為過河拆橋的絕情我做不來。」

「又一個最好的朋友嗎?」林麗說得像從鼻子出氣,就差沒冒煙,她忍不住激動:「紀老師,妳沒進演藝界當明星太可惜了!當一個忠實聽眾,聽朋友說心事?要不要拿出手機,讓我們看看你聽趙俊峰說的是甚麼心事?」
林麗眼見阿良端著托盤慢慢過來,她氣沖沖地撂下重話:「聚通集團的女主人和我都知道,拉住俊峰無法向前走的,就是妳!」

阿良察言觀色裝作不覺,在神情僵硬的四人面前擺上一盤魷魚絲、一盤腰果,六個小烈酒杯,兩個裝滿八分的調酒杯,杯子比500cc大一些。
李東恕見狀,愕然的說:「阿良,這兩大杯裝的是冰水嗎?」
「老師,這兩大杯是冰原風暴,林麗小姐說你們要玩真心話大冒險。」
阿良一走,李東恕無言地直盯著林麗。慢慢的,她伸手拿起半杯酒,向兩人致意:「對不起,我失態了,我為我的無禮,罰自己一杯。」

她乾了那杯酒,人彷彿冷卻下來,她嘆氣說:「紀老師,我沒有權利要求妳甚麼,我最後只想對妳說,同樣身為女人,應該最能體諒對方的立場,要彼此寬厚還是要互相為難,都在妳一念之間,我想妳應該懂我的意思。」
林麗起身轉頭,輕晃著身體說:「Amy,我們走吧。」

「那這兩大杯酒要怎麼辦?」紀庭雨忽然提高聲調說話:「浩浩蕩蕩飄洋過海,費盡了心思,現在終於把真心話的酒都擺到桌上了,妳卻放棄,轉身離開,妳會甘心嗎?明天醒來,妳不會後悔嗎?」
林麗霍地回頭,眼睛都亮了起來。但李東恕不依,他對紀庭雨說:「這樣喝多了會傷身,而且妳本來就不需要去面對這些質疑,那是個人自由不是妳的責任,妳也沒有義務去回答別人自己的問題,自己的問題不該靠別人解決。」

「恕哥,或許有些話沒說出口,事情就不會結束。趙俊峰他很清楚,不管他說甚麼,或怎麼想,超越了我的紅線,會連朋友都沒得做!我心中坦蕩蕩,我不想無辜的讓人在背後指控,硬賴我紀庭雨打著聚通集團的少夫人算盤,卻故作姿態故作清高。更何況林麗小姐說得沒錯,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呢。」

林麗回座,人像重開機一般,說話也比較溫和節制:「紀老師比男人豪爽,不管怎樣,我已口服心服。校長,反倒是你放不開,你是怕喝酒,還是怕聽真心話?」

此刻傳來一首輕快節奏的流行歌曲,正好化解了李東恕的一時語塞。
阿良應該是想要緩和氣氛,他進去之後把音樂轉得比較大聲,歌曲也不再是重量級的硬式搖滾。但仔細聽聽他放的這首Against the current〔逆流樂團〕的Outsiders〔局外人〕https://youtu.be/sjKONAchQUA?list=RDIrgvGFPlbiE,就曲名和歌詞意涵來說,實在有些存心攪局的成份,還好,只要見過樂團主唱那新世代女神的青春容顏,當能幫年輕的阿良洗清罪嫌。

Amy也回到位子上,她將六個小酒杯倒滿,在桌子正中央分成兩排。
「妳想問甚麼,妳就說吧?」紀庭雨的態度如同自願參加一場心理諮商,或許她也想知道問題與答案,她說:「如果在我心中有答案的,我都可以讓妳帶回去。」

紀庭雨的寬厚,讓林麗心悅誠服又滿是感激,她沉吟片刻,看一眼李東恕後,口氣輕緩地說:「假如,俊峰費盡心思,浩浩蕩蕩飄洋過海的來到這裡,希望妳回心轉意跟他回去,你會點頭嗎?」
話一說完,四周頓時一片靜默,阿良播放的音樂似乎也被隔絕。突然,李東恕出手,舉起酒,一口一杯,拿起第二杯端在手中,他說:「這種問題,明擺著要人喝酒嘛,三杯是不是?三杯而已,怕甚麼?我代喝。」

對面的Amy也跳出來各為其主:「校長,沒有回答真心話的懲罰是三杯,但是代喝擋酒的要六杯!」
李東恕心裡打鼓,但眉頭都不皺一個:「六杯就六杯,我喝!」
將手上的小烈酒杯乾掉,取過第三杯,正要仰頭,紀庭雨伸手抓住他,她望著李東恕回答問題:「不會,林麗,我不會點頭!那個地方從來不屬於我,也不適合我,所以並沒有『回去』的這種假設。」

她放開陷入角色錯亂的李東恕,回身注視林麗,開誠布公的坦然以對:「在我的心裡,我和俊峰曾有的感情,說愛太牽強,說不愛又太矯情。我有時也問自己,那是愛情,還是一種安逸?聚通集團和趙家對我又代表甚麼意義?林麗,因為妳的出現,我才有勇氣去釐清,去面對心底的困惑。現在的我很開心,我很幸運地在別人身上看見自己真實的價值,這樣意外的機緣,我很珍惜。我很明白地跟趙俊峰先生說過,他如果有所求的來到這裡,那他將會很失望地離開!」

「我從來沒有機會對我欣賞的女人,表示敬意,妳是活生生的第一個,她們都存在歷史書裡,而妳居然是一個退出戰局,我卻無法打敗的情敵,紀庭雨,我敬你一杯。」林麗和紀庭雨相視而笑,一同舉杯。
Amy忙著倒酒,林麗得到答案卻有些沮喪,但她淡然一笑故作瀟灑:「妳可能沒甚麼問題要來問我,我直接喝三杯好了,謝謝妳的真心話,它喚醒了我許多做為一個女人的記憶。」

「不!我有話想問妳。」紀庭雨出人意表,在三人驚訝莫名中,她說:「林麗,今天並不是我們第一次通電話,對不對?妳的聲音,說話的腔調,我忽然覺得有點印象深刻,應該在三、四個月前,我就接到過像妳這樣口條犀利,卻口氣逼人的暴衝女記者的電話,在那天之後,我公司電話,家裡、手機號碼,都跟我一樣一夕曝光,有些媒體便開始盯上我,我要問,那個大偵探記者,是不是妳?」

同樣鴉雀無聲一片靜默,但是主角換人當。林麗還沒做出反應,Amy護主出手更快,她合掌將一排三杯酒移到自己面前,逕自俏皮的說:「小妹我喝酒從來不囉嗦,六杯嘛,我代喝!」
第一杯喝完,林麗便阻止她:「Amy,紀老師真誠相待,我如果只有用罰酒回敬,不想說出實話,那我會更看不起自己。」

林麗又喝了一杯,不知是藉酒壯膽或藉酒消愁:「沒錯!那個人是我。出於自私和占有慾,是我把線頭拉給以前的同事,我私心自用,想逼妳現形,逼走妳。紀庭雨,對不起,我為我的卑鄙罰三杯,如果能早點認識………」

酒精和真心話,明顯的在兩人之間交互作用,紀庭雨跟林麗儼然成了不打不相識的江湖兒女,掏心掏肺惺惺相惜。Amy和李東恕只能是陪小姐們吟詠風月的伴讀,兩人負責倒酒,回話,有時得陪喝。
李東恕一頭茫然,不但角色錯亂,立場尷尬,心裡更是千頭萬緒百感交集,不禁暗自嘆道:「女人心海底針,一點不假。」

就這樣,一場意外的鴻門宴變成交心姐妹會,一直到十二點多,在有人將要桌倒前,才終於結束。
有了上一回慘痛的經驗,這次李東恕早早吩咐阿良備好車子,負責善後。
阿良找回新聞小組成員,並調來公所的車子和駕駛,載送兩位嬌客回迎賓館。
再開自己的車子,親自陪李東恕護送紀庭雨回學校宿舍。
車子直接進到學校籃球場,阿良幫忙李東恕將紀庭雨攙扶下車。
李東恕挽著紀庭雨,看見遠處陳美玉老師拿著手電筒走來,他說:「阿良,辛苦你了,開車回去小心點。」

「好,我知道。」阿良轉身要去開車門,李東恕卻又叫住他。
「阿良,你有沒有發現,我現在酒量變好了捏,你看今晚就我最清醒,怎樣?我沒丟莒光男人的臉吧。」
阿良噗哧一笑,回頭對李東恕說:「身為你的學生兼徒弟,老師,我能不清楚您的酒量嗎?你今天晚上喝的酒都是我特別調配的,不管大杯或小杯,給你或在你面前附近的酒,都是檸檬汽水加的比酒還多,老師你知道嗎?」
李東恕一臉的得意立刻變豆花,他瞧著陳老師走近的方向:「噢!好吧,阿良,剛才的話你就當我沒說過。」


嫁妝一籮筐 〔楊季薇三喜臨門〕



待續……
遊子 胡雲
攝影:曹雲峯
*點歌曲網址可連結YouTube聆賞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亂槍俠胡開
逼逼爆米花 
初階會員 


註冊 : 2017-01-12
發表文章 : 19
掌聲鼓勵 : 37

發表時間 : 2017-03-26
FORM: Logged


逼逼爆米花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逼逼爆米花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莒光人個個好酒力,莒光莒光,一舉就光~呵呵!!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