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朗 溫度:21 ℃ AQI:99  風向:0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亂槍俠胡開

亂槍俠胡開友善列印



張貼者
亂槍俠胡開 
高階會員 


註冊 : 2015-10-12
發表文章 : 66
掌聲鼓勵 : 214

發表時間 : 2017-03-29
FORM: Logged


亂槍俠胡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亂槍俠胡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17 嫁妝一籮筐 〔楊季薇三喜臨門〕 --閱讀人次 : 857

毋忘在莒光 一部瘋狂協奏的小島戀曲



17 嫁妝一籮筐 〔楊季薇三喜臨門〕


一道東北季風掠過閩江口,時間已經是十一月下旬。
秋末冬初,天氣由涼轉冷,阿良店門口臨海的兩張長桌,到了夜裡起風,已很少人能坐得住了,但是在白天,它可是好用得很。
早上九點,阿良把長桌上的衣服、隨身物品,一一收進行李箱。阿良要出一趟遠門,他和東莒的總鋪師慶官表舅,約好同去台灣採辦,因為有人要辦大喜宴。

他把店裡交代給姐姐,預計出門兩天。阿良說完再次叮嚀的電話,把手機收好,準備關掉桌上平板電腦時,忍不住的又滑了幾下,瀏覽的都是豪門少東趙俊峰與主播林麗的八卦新聞,最近兩個禮拜,兩人分分合合的小道消息是風風雨雨傳不停。
但不能抹煞的是林麗『踏上莒光島』的專題報導,對本地觀光有一定的正面效益。

阿良想起近一個月前,林麗坐在這一桌的傲嬌神情,他搖搖頭的關掉平板,收進行李箱,提著便往大馬路走,騎上摩托車,迎著風往盡頭去。

青帆村外的湛藍海面,如今轉為冬天時的碧綠,如霧霾濛濛般,有時輕薄有時濃郁的讓人看不透。就像當日林麗走時,自認心有定見能撥雲見日,豈料事實發展卻與預期想法南轅北轍,背道而馳,情況撲朔迷離盡是一些負面訊息。

而無欲無求的紀庭雨截然不同,她忙得像一顆自轉的陀螺,越轉越快樂。
紀庭雨對林麗說過,不再當趙俊峰的忠實聽眾,她確實沒空。她當級任導師、兼任教師、課後輔導兼家教,鄉民美術班老師,和敬恆五朵花烹飪教室的首席品嘗員,三不五時把解嘴饞的作品跟師生們分享,鮑天賜主任是她們的資深採買。

紀庭雨義務擔任公所景觀設計與顧問,有些敢於開口求畫求設計圖的,她也像千手觀音,有求必應,她能者多勞樂在其中,甚至還偷偷撈過界的擔任音樂老師。


星期六早晨,李東恕被曹子明叫去他們家屋頂。
紀庭雨的鄉民美術班要上課,就算她沒事,李東恕也不打算邀她去,因為那屋頂是他們練樂團的秘密基地,雖然已經半年多不曾去過。
李東恕一路走進曹子明老婆吳曉蕙開的民宿,卻沒見到半個人,就連隔壁她哥吳達志家也一樣,到民宿四樓頂,他推開鐵門,一走出去,哇!兩家十幾口全在這兒。

大夥像給他驚喜似的站成一排,但最吸引他的,是曹青穎面前的一台亮晶晶電子琴,一台專業高階的鍵盤樂器。
他興奮上前,想問個究竟,還沒開口,讀國二的曹青穎便雙手按鍵十指連動的彈起音樂,她熟練地跟著合成的節奏旋律,演奏他們之前重複練習,卻依然不全的歌曲When the children cry〔當孩子哭泣時〕https://youtu.be/UiFjwyh9q30

當她把White Lion合唱團的成名曲整首歌彈奏完,李東恕忍不住又驚又喜。
一片掌聲中,曹子明說:「怎麼樣?我女兒變得很強吧?」
「對!青穎有在苦練哦,讚,妳最認真了,妳是我們的希望喔。」李東恕激動讚揚,並指著嶄新的鍵盤樂器問:「這一台少說要一兩萬吧?子明。」
「三萬多!這台是88鍵多功能,樂隊專用型的,東恕。」吳達志得意地搶著說。
「承耀送的那台,已經成了小小寶和他表弟的古董玩具了。」徐米鳳笑著不忘提醒:「可是這台新的,贊助商承耀一樣有出錢出力噢。」

「可是幕後策畫鼎力相助的人是誰?你猜猜看。」曹子明開始吊人家胃口。
「我當然不知道,你們根本是聯合起來瞞著我嘛,對不對?」
這時吳曉惠往鐵門走,站好後說:「噹噹噹噹!謎底揭曉,有請我女兒曹青穎的專屬音樂家教–紀庭雨老師。」

在李東恕嘴巴和眼睛都張大的同時,紀庭雨走出來,她故意揚起下巴,斜眼瞧看的繞上他一圈,大夥笑成一團樂不可支,只有李東恕苦著一張臉。
「不是說我們倆之間沒有祕密的嗎?恕哥。」紀庭雨輕聲地說完後,大聲問:「李校長,這屋頂上玩樂團的秘密,你為什麼沒告訴我?」
李東恕眾目睽睽之下,找不到說法回應,但旋即靈光乍現的反問:「紀老師,不對呦,我也沒聽說過,妳居然可以當音樂家教,教人家彈琴呢。」

「小雨跟我們都是想給一個你意外驚喜,我們一致鼓勵並支持你們繼續這項興趣,或者是休閒活動,給小孩一個榜樣嘛!你們不要給我半途而廢捏,我們忍受你們魔音穿腦的噪音那麼久,如果你們放棄不玩的話,太對不起我們了捏。」徐米鳳不明所以,看兩人你來我往的鬥嘴,怕意外玩出火氣,趕緊插話轉移。確實,他們倆最近的互動,有時開始出現冷戰的情形。

吳曉惠也轉移焦點,叫她女兒再表演幾下,給她六十多歲的外婆聽。
李東恕識相的跟著紀庭雨走到屋頂前沿的矮牆,她說:「分寸大師,你有生氣嗎?」
「妳一番心意,我跟大家一樣,只有感激,怕是怕妳心裡對我才不太高興吧?」
紀庭雨又瞪他,他又依然像個挨罵孩子似的,害怕的避開眼神。
紀庭雨看著表面成熟穩重的校長,有時心裡卻像敏感又彆扭的大男孩,她真是氣不打一處來,湊進他耳朵:「你最近比女人還要女人!」
「對!沒錯,因為我最近老被一個像大男人的女人霸凌。」

兩人一陣相互揶揄後,紀庭雨對他說,她在國小三年級開始學鋼琴,一直到國三父親去世後,才因家計壓力停止學習。所以她靠著幾年鋼琴底子和網路資源,幫助青穎不斷練習,加上曹子明和吳達志的全力支援,終於成就今天這意外的驚喜。

正當大夥在背後鼓譟,希望他們樂團成員去拿樂器合奏時,李東恕聽見樓下有人按電鈴,他從矮牆上往下一看,是挺久沒見人影的曹爾興。
曹爾興抬頭看到人在屋頂,就大聲說:「東恕你也在啊,那正好,你們等我,我上去。」
曹爾興上到樓頂,手拿一疊紅帖,後面跟一位高挑纖瘦的女子,牽著一個三、四歲大的小孩。映入眾人眼簾的每一個細節,都讓人非常好奇,而李東恕覺得這個穿著時髦的女子,有些似曾相識。

「親家母,我下禮拜天結婚,您一定要來喝喜酒,幫我做熱鬧噢。」曹爾興用馬祖話先跟吳老太太致意,接著用國語對大家說:「各位,下禮拜天我要結婚了,這位是我的新娘子,楊季薇小姐。」
此話一出,換紀庭雨覺得耳熟,好像在哪兒聽過。
曹爾興將所有人一一介紹給新娘子認識,但還沒介紹完,帶來的小孩卻趁沒人注意,一溜煙的跑去蹂躪電子琴。
楊季薇趕緊去抓小孩,一直說對不起。徐米鳳貼心,叫小小寶拿玩具陪他玩。

曹爾興發喜帖,統統有份,除了紀庭雨,他走的時候不忘解釋:「紀老師,怕妳破費,我把妳的紅包算在東恕頭上,東恕,一定要帶紀老師來喝喜酒噢。」
「一定一定,我們大家都會去。」大夥異口同聲熱烈回應,曹子明夫妻跟上前:「表哥表嫂,我們送你們下去。」
「一起一起。來,讓我來。」徐米鳳將楊季薇懷裡的孩子一把抱過,怕瘦弱的她經不起狹長的樓梯。

送到樓下門口外,三劍客上前,吳達志代表開口:「爾興哥,你辦大婚,事情一定很多,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我們三個一定報到。」
大家熱情親切的跟他們說再見,猶如在碼頭機場般依依不捨地揮手。

曹爾興上來到離開,半個小時。卻令三劍客一夥人對他徹底改觀,不但沒有人再暗地嘲諷少噁心外號,內心甚至有點肅然起敬!

曹爾興的大家族在莒光舉足輕重,尤其是數人頭的選舉,得到曹氏親族的支持,形勢等同坐二望一,族親劉蘭英鄉長即為一例。
曹爾興好大喜功,嘴巴守不住,話總是講太滿太快,常犯口惠實不至的毛病。李東恕曾說過曹爾興他就是政治人物的性格,讓人分不清是他朋友還是選民,私底下風評不佳,尤其是在他們這個圈子裡。

但他就在剛剛說了一段話,使所有人聽了起雞皮疙瘩,個個眼眶濕、鼻頭酸。
「那孩子挺苦命的,還沒滿周歲,就遇上父親想不開,走了。季薇不願他再失去母親,她拒絕婆家的條件勸說,堅持自己帶在身邊,靠著我岳母的幫忙照顧,一路自食其力的辛苦走過來,這對一個年輕女孩子來說,不容易啊!」

曹爾興渾身上下充滿正面能量,他語帶心疼的繼續說:「尤其她從事模特兒行業,她藝名就叫季薇。在那個圈子裡帶著個孩子,更是不利,但她並不在意自己會不會紅?或出名什麼的,她在乎的是孩子,這讓我很感動,我決定愛她,就要愛屋及烏,給她們一個完整的家。我岳母怕我難做人,說把孩子留在她那裡,我說不必遮遮掩掩,兩家人變一家人,自己家人開心才是最重要的,我老婆無私的母愛,我覺得與有榮焉,我不怕人家講甚麼閒話。我一個四十歲的男人,難道不如一個三十歲的女人嘛?」

那一瞬間,大家看著蹲在玩耍孩子們身邊的楊季薇,雖然她臉上有些靦腆害羞,卻藏不住眼神流轉間洋溢的幸福。
紀庭雨說緣分真奇妙,她和季薇同一艘船登上海島,陰錯陽差卻照樣成就姻緣。
李東恕心想愛情真偉大,這就是在碼頭攔他的那個妖豔剽悍的女人嗎?
吳達志把攝影協會的理事假公濟私,將泳裝模特兒娶走的話,用力壓在心底。

曹子明警察本能,推測曹爾興當初有腳踏兩條船的嫌疑,他可能同時押寶在紀庭雨和楊季薇身上。但這些已經不重要,眼前曹爾興為愛無畏無懼,真誠坦率有擔當有勇氣,讓他第一次開口叫表哥,是心甘情願又帶佩服驕傲的。


曹爾興的大婚採古今融合中西併行,他在田沃村祖厝前建台搭棚,一路擺桌到村中的大馬路,從青帆港迎接白紗新娘,一路在鞭炮聲中禮車進到田沃村廣場。
最具話題性的是秉照馬祖古禮,喜宴連辦三日。由星期五早餐開桌,吃到星期日晚間的大酒席,每餐飯前都有一群孩童拿著銅鑼,巡街敲打沿路大喊馬祖話「打鑼吃酒,菜冷了!」

縣議員的喜事重現馬祖傳統美俗,再見早年緊密相依的鄉土人情,全村見紅的張燈結綵,鄉民動員共襄盛事,同喜同慶的一起熱鬧。
阿良跟他慶官表舅赴台採辦的各地鮮貨、南北土產加上來自兩岸的當地食材,在三位義務大廚和十幾個志願役煮婦的幫忙下,連番上桌,三劍客依約到場幫忙,校長局長每天當招待兼跑堂,除了早晨小飯子,幾個人三天來也吃了他六餐,不只他們,全莒光攜家帶眷呼朋引伴的爭相捧場,新郎倌說「沒來的,才要包大禮。」

第三天晚上,正式大喜宴,新娘子鳳批霞冠粉墨登場,接受鄉親們祝福,新人在司儀和台下親友的起鬨下,於台上不計形象的配合要求,以各種逗趣的方式敬酒。

「那天應該答應妳表舅,把樂器都搬來,表演幾首歌,熱鬧一下。青穎,對不對?」徐米鳳眼見場面盛大,沒讓老公的樂隊露兩手,覺得可惜。
「大嫂,別鬧了,你不要被青穎那天的表現給唬住了。這支半成品噪音合唱團,功力還沒到那個程度啦。」吳曉惠一邊餵楊季薇的小孩,一邊轉頭看曹青穎:「乖女兒,這都怪你的爸爸、舅舅和校長叔叔,沒有像你那麼認真有恆心。沒關係,他們再這樣,就換我跟紀老師和舅媽來搭配妳,我看我們組的團要比他們強。」

一桌子自家人聽了笑成一團,坐紀庭雨身邊的三劍客,笑得很難看。
紀庭雨貼近李東恕,本想再補上一槍,卻聽見身上手機響,她拿起手機對他說:「恕哥,我去外面接個電話,順便去洗手間。」
「好。」李東恕挪開身子,看著紀庭雨難得打扮的像星光大道上的身影,尤其那雙水藍色高跟鞋,更是讓他臉上一陣猶豫,那實在跟棚子外一片漆黑又崎嶇不平的環境不搭。田沃村如今只剩不到二、三十戶,巷道中有許多閒置多年的空屋,荒廢破敗的房舍,有時甚至會瞥見殘垣斷壁裡散落的棺木。

「我陪小雨一起去好了,東恕,你安心的在這裡喝喜酒吧。」徐米鳳將小小寶交到吳達志懷裡,起身便跟了過去。
「小雨交給我老婆,小小寶應該要交給你才對。」吳達志作勢要將小孩抱給他,卻又馬上緊緊的抱回自己懷裡,故作父子情深:「想要小孩,去拜託小雨生給你。」
李東恕斜瞪白眼,但忍不住笑意。
「誰叫你的雨妹今天光彩四射的像是來搶新娘子鋒頭似的,男人看呆了,女人就一肚子氣,最後當然找自己男人出氣,她會說:都是為了你和孩子,老娘才會過氣!」曹子明加入戰局,三劍客倒如三姑六婆一樣唇槍舌劍,聊得非常起勁。

直到紀庭雨回到座位,三個大男人才鳴金收兵。
「謝淑芬打給我,你猜她剛才問了我甚麼?」紀庭雨賣關子神秘兮兮,接著淘氣又有些嬌羞的輕聲說:「她聽到這裡婚禮好熱鬧,忽然問我一句:小雨,會不會一個不小心,我要跑到馬祖去喝妳的喜酒啊?」
李東恕張大眼睛,心裡霎時一團慌亂,怎麼也蹦不出一句話來。
紀庭雨卻故意轉頭去吃碗裡的東西,把他晾在那裏,以為會有好戲,可他回敬一句:「妳千萬不要誤以為馬祖人娶老婆,都是這樣場面盛大風光氣派,像曹爾興這種財大氣粗能辦三天三夜流水席的男人,妳要嫁,可能都不好找了哦。」

「是嗎?你確定?」
「據我所知,莒光沒有,去南竿北竿找,或許還有機會。」
「很希罕嗎?就算馬祖有人辦三十天流水席娶我,我也不敢嫁。淑芬說她不敢想像,嫁到一個離島的離島,面積像一個森林遊樂區,居民不過五百人,如果住上一輩子,這日子要怎麼過啊?她還說你啊,難道不想去台灣生活,闖蕩一番?」
問題似乎越來越深,越來越廣,李東恕如入汪洋大海,失去方向。

自從那晚與林麗真心話大冒險後,紀庭雨和李東恕的革命情感,進入了曖昧不明期,不只親近朋友對他們之間微妙的變化搞不明白,就連他們自己也理不清。尤其是李東恕,他像一個學生,站在周一升旗典禮的隊伍中,突然被校長單獨點名上台,詫異、緊張、害怕又帶著幾分興奮、雀躍與期待,但在走到台上站定等校長講完前,他七上八下毫無頭緒,完全猜不出結局是好是壞。

做為一個校長,最近卻常像學生一樣,困在上台的這條路上。
從離開位置、穿越班級隊伍到走上台階,短短的距離,卻像五里迷霧的漫漫長路。這些日子以來,表面鎮定從容的李東恕,不時的深陷其中。
而他更猜想不到的是紀庭雨懷著同樣的心情悸動,也在這團迷霧之中。

他們不經意流露的深情互動,毋須多說的心有靈犀,如果忘掉曾經有的「偽裝約定」,兩人一路走來如膠似漆的相依往返,早該有人要想到告白或求婚了。
也就是這般混屯曖昧又複雜矛盾的情結,有時讓彼此無所適從又不敢戳破,於是欲求難開口,不滿心理吞,各種情侶間的負面溝通,兩人使將起來一樣輸人不輸陣。

可是小倆口越是鬥嘴、冷戰,鄉親們越是認為好事不遠了!
李東恕告訴自己,當所有的人都對情況很滿意,一旦有人想突破現狀,要的更多,那一定會有人不開心,他深怕那個人可能就是紀庭雨。
現在他們於公於私都是好同事、好戰友、親密知己,無話不談,除了感情。

「還好剛才小雨溜得快,沒被蘭英姐和穆蓉姐她們那一桌留下,她們再加上妳們學校的同事,那兩桌一坐下去啊,就會喝成像我這樣。老公,我快醉了。」徐米鳳臉色紅潤,開懷的笑著說。她酒氣風發的回到座位,將疑惑的紀庭雨和失神的李東恕拉回眼前的酒席上。

吳達志這回真把小小寶交給李東恕,弄了一個乾淨杯子,倒果汁給老婆喝。
「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喲,噓!」徐米鳳做噤聲狀,指著正在逐桌敬酒的新人,回頭對大家說:「新娘手上的酒是假的,蘭英姐說季薇現在不能喝酒。」
她將身體往前傾,繼續細聲細語:「爾興三喜臨門欸,季薇肚子裡已經有寶寶了,兩個多月了。你們說新郎官厲不厲害?」
大家一陣訝異,彼此互望表情各異,這時吳達志心直口快:「我就說這叫速戰速決!曹爾興這小子做人不怎麼樣,但搞出人命卻是又準又快的啊。」
他話才剛說完,臂膀就挨了徐米鳳揮來佛掌一記。


漫步東莒島 〔轉角遇見李秀姿〕

宕延已久的東莒之旅終於成行,時間是風高浪大的十二月天。
老人小孩怕冷怕暈船,大人有事或顧家都不相陪,就連一些主動想跟的同事也都紛紛打了退堂鼓,最後只剩李東恕和紀庭雨倆一雙成對。
想也知道,這是一夥人故意製造的機會,主謀者是吳達志與曹子明兩對夫妻,他們覺得兩人需要擺脫角色包袱的獨處或外在刺激,來跨出一大步的趕上進度。


待續……
遊子 胡雲
攝影:曹雲峯
*點歌曲網址可連結YouTube聆賞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亂槍俠胡開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