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4 ℃ AQI:116  風向:0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7000 呎 能見度:8000 公尺 北竿雲高:8000 呎 能見度:70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陳秀梅

陳秀梅友善列印



張貼者
陽光 
高階會員 


註冊 : 2006-06-29
發表文章 : 37
掌聲鼓勵 : 221

發表時間 : 2016-12-16
FORM: Logged


陽光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陽光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十二月新娘 --閱讀人次 : 1021

口述/李伙金 撰寫/陳秀梅 繪圖/周起才

 塘岐社區提供一席淡紫色的小禮服,當我穿上時髦的禮服後,就想起自己六十年前十二月的那場婚禮。

 馬祖傳統的娘親會在女兒出嫁前,早早的準備好新娘的禮服及嫁妝,我的娘親也不例外。記得那時兩岸通航時,大陸內地會有人來橋仔村沿街叫賣布料。我的娘親會向內地大嬸購買一匹桃紅色及紫色的布,並且用她的巧手裁切做成我新娘的禮服。我母親的娘親送給她保暖的棉襖,也是給我的嫁妝之一。我的聘金是兩百塊的銀圓〈銀圓上一邊人頭,一邊有刻字〉,夫家在迎娶前先會送一半的銀圓,等迎親後再送另一半的銀圓。

 結婚那一年,橋仔村和我一起嫁過去后澳村的有天坤媽媽、香金母、妹央妹女兒〈依嫩老婆〉,但就屬我的年紀最大〈二十三歲〉,也是同年最晚出嫁的新娘。出嫁前一晚,平日很照顧我的九十幾歲外婆,用福洲哭調朗誦我家人的辛勞及我嫁到夫家後要注意的禮節,並再三的叮嚀我要遵守。外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泣聲,讓在場的媽媽、好姊妹們以及我都哭得很傷心,此時我內心的不捨已經潰不成堤了。出嫁的前一晚新娘穿衣、新娘裝扮,都得按照習俗邀請有福氣的人來幫忙,也因而破舊的茅草房,被親友的熱情及大舅媽的福氣,給擠得像冬陽照紅一塊塊熟成的地瓜田一樣溫暖。一旁像桃樣的大盤子放在桌上,諾大的盤子上面放了兩個圓包子,包子上面插著兩朵鮮紅的花。盤子一角兩束的壽麵用紅紙捆成一份,加上十雙的筷子,另外用針穿紅線插在包子上,這些都代表祝福新娘生孩子時,做娘親的人能提供充分的奶水給孩子們喝。

 出嫁當天,我的裝扮是將原先長長的兩條辮子,剪成短髮到耳下,也用小巧淡藍的髮夾將頭髮往後夾,再配上一身喜氣的桃紅色衣服及裙子。陪嫁的嫁妝有數件,有媽媽親手縫製漂亮實用的圍兜兜,有復古風的耳墜一對、有值錢的金戒指一個、幾匹單色的素布料,以及一組破舊的大皮箱。由於我父親已過世,所以上花轎是由我大舅將我抱上去的,視我如親生女兒的大舅,抱我上花轎嚎啕大哭的樣子我到現在還是印象深刻。起轎後,潑水、蝦米篩及在一串鞭炮聲「劈哩啪啦」聲下,我的心更慌亂了,想到即將要嫁到陌生的環境,以後不能輕易見到親人,眼眶的淚水就不聽使喚的像串珠般滑落下來。

 寒冷的十二月天,花轎是由六位表哥護轎,四位轎夫抬轎,花轎從橋仔村沿著崎嶇的山間小路,在快到達半山阿兵哥崗哨時〈約在現在懷道樓對面往軍營的小路〉,護駕的表哥就先行離開。一想到要嫁進陌生的后沃村夫家,心裡七上八下的近兩天吃不下飯了。熱鬧的婚禮卻因家境清寒,而聽不見熱鬧的音樂,環顧村莊四周顯得格外清靜。我在坂里村媒婆嫻熟的相伴下,坐在轎內沿途也不覺得孤單,但坐在轎中的我依舊傷心的吟唱著福州哭調,一路訴說身世的悲慘及家裡的困境,直到表哥勸說我:「夫家接轎人員要到了,你不要再哭了」我才打起精神停止哭泣。

 根據當地的傳說,新娘兩邊的護轎人員如果照面,女方的護轎人員將會被對方調侃,因此夫君家的護轎人員,在隴里上方〈約在現在中正公園對面的軍營內〉迎接新娘花轎時,表哥們就先行離開了。雖然我的媽媽再三交代轎夫,橋村到后沃村的路程較遠,拜託轎夫在半路上不要搖晃花轎,免得新娘暈眩,但是轎子路經后沃柔軟的沙灘時,轎夫腳踩在凹凸不平的沙地上,因沙的細柔讓腳踩入的力道不平均,而使轎子搖晃得厲害。將近兩天沒進食的我,也因花轎內劇烈搖晃讓我感到身體不適。

 我母親在口吐蓮花媒婆的勸說下,知道對方家族是從事捕魚,並且從事馬纜的買賣活動,讓我嫁這戶人家絕對是不愁吃穿的。我媽媽她並不知道嫁入的夫家早期是有錢人家,只因公公跑兩岸的馬纜船,遇到一場海盜劫船事件讓公公死於非命,原本好家事的夫家頓時生活也出現困難,誰知道夫家早已是沒落的大家族。已訂婚四年多的我,雖然有兩次因在婦女隊表演會場上有見過夫君〈表演場地在現在的公車站處〉,但我當時所跳的排字舞及高山青舞蹈,都和夫君村內表演有所不同,所以我也只是曾經在其他人調侃下害羞的遠看過他而已!

 我嫁進的后沃村到了,暈頭轉向的我下轎時,大家看到我沒用小麵線婁貼紅紙戴在頭上,所以也不見看熱鬧的調皮鬼,向我丟出用線綁丟向新娘頭部丟的菜頭球,真是讓我鬆了一口氣。我用僅有的力氣用眼角的餘光,清楚看見站在一旁的夫君,頭上戴著高帽襯出他纖瘦的身材,上半身穿著深色的棉襖和深色的長褲,一語不發的配合典禮進行。夫君的父親過世,大廳上以摺好的棉被放在椅子上,來替代亡生的父親(如果是婆婆過世,將會把火爐放在椅子上代替〉。一拜天公,夫妻對拜, 三拜父母,一切婚禮在熱鬧中進行著。

 熱鬧的大婚喜宴上,大家族輩分一致排開,也讓我見識到大家族的排場。裹腳的姑婆們,在家族人的協助下,會提前四、五天從各地由晚輩背著過沙灘前來相聚。晚餐酒桌上大盤的雜燴、大碗的菜餚,加上賓客大口喝老酒及清酒的場景,但我卻因頭暈而沒了胃口。瘦弱的新娘,在大家的眼裡是如此的柔弱不堪,令人期待的鬧洞房一事,也在勸說下一哄而散。

 一想到塘岐社協提供的淡紫色禮服,及攝影協會王敦濤晚輩為我所做的努力,我就滿心歡喜充滿幸福感!















附註:
1.〈出嫁前一晚的福洲感謝哭調〉
起嫩你 多謝你 今天走到表妹鄉頭過
要拐表妹家 沒茶 沒煙 多謝人

2.〈出嫁前一晚的福洲祝福調〉
窮父 苦娘 起家 沒吃沒穿一天 出去野蔥野菜填肚子
也是瞇話說笑

3.〈道謝的福洲調〉
依妹 去到別人家 要聽人家話
公公 婆婆 要當親父母
大伯 小叔 要當親兄弟
大姑 小姑 要當親姊妹
我妹都去聽人話 要聽公公婆婆的話 不要討人嫌



  已有 6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