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小雨  溫度:14 ℃ AQI:42  風向:03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5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6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陳秀梅

陳秀梅友善列印



張貼者
陽光 
高階會員 


註冊 : 2006-06-29
發表文章 : 37
掌聲鼓勵 : 221

發表時間 : 2017-11-07
FORM: Logged


陽光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陽光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媽媽的九皇齋 --閱讀人次 : 642

口述/李伙金 圖/撰文/陳秀梅

  天微亮的清晨,睡眼惺忪的我,張開眼看見媽媽用她不怎麼靈活的動作,正在努力的插一朵小黃花在少量的頭髮上。那朵鮮黃的小花,使我想起馬祖老一輩人說的諺語:「麻臉女人愛擦粉,禿頭女人愛戴花,拐腳女人愛走路……等。」



  記得每年農曆九月初一至初九,媽媽都要吃九皇齋。以前媽媽都會在農曆八月底的前兩天,準備佳餚讓家人大快朵頤,並大張起鼓的宣告家人她要吃素九天,請家人要記得也要配合。而她每年都會先準備祭拜用品,裡面包含有高掛指引的九皇燈、每天早晚都得祭拜的香和黃紙錢、一朵小小不起眼的小黃花,還有每天三餐要送進五臟六腑的素食食品……等。由於以往家裡三餐都是媽媽在準備,所以這段期間家人三餐都會感受到用餐的不便。

  九月初一的早晨,一朵不起眼的小黃花趕走我的睡意,我才驚覺到今天是媽媽吃九皇齋的重要日子。對我而言,原來理所當然的九皇齋祭拜一事,因著手參與後才了解不知道的事還挺多的。這原來每年都上演的媽媽吃九皇齋一事,居然像神祕的寶盒一樣被精彩的打開了。

  小時家境窮困,身體瘦弱的媽媽常常生病。約在十三歲那年,媽媽病的快死了,傷心的外婆叫外公準備草蓆,將病危的媽媽捲一捲送去山上埋葬。媽媽病弱的身軀繾綣在床上,已經三天三夜沒進食也沒有翻動,看在附近的鄰里鄉親眼裡竟是不捨。在捕艋〈福州語〉大叔建議下,家境窮困的外婆也只能採取可行的鴉片汁泡開水給讓媽媽喝下〈1946年〉。這種民俗療法就像鄉親所言,人不管死活總得試一試。

  喝完鴉片汁三天後,媽媽微弱的「ㄣㄣㄣ」聲音驚醒了外婆。在媽媽昏迷期間,外婆無計可施,只好拿九支香對天空祈求九皇大帝,祈求全能的大帝能讓女兒度過鬼門關,並允諾等女兒醒來時,將終生吃九皇素還願。媽媽小時吃九皇齋,印象中都是家中掛黃燈,有許願祈求的才有吃九皇齋。

  媽媽小時,每年都看到外婆拿著長條的竹子製作成筒,並將竹筒的四周貼著黃色的紙掛在門前,也會準備破甕放在門口早晚燒黃紙錢。這時媽媽會跟她的媽媽及外婆一起吃素九天,祈求讓子女平安。當年媽媽吃九皇齋的菜色很在地,有九月雨水滋潤下,初生長的菜垢〈福州語〉,有前一年自己摘種的有機花生,還有媽媽上山砍材換取的豆醬,以及家裡母雞所生的雞蛋……等。

  吃九黃齋期間,媽媽會戴一朵小黃花在頭上,以前家境不好小黃花都是她親手做的。她說,小黃花的材料是白紗布拿去染色,黃顏色的色料是取自植物黃ㄐㄧ的花果〈野生梔子花果〉,泡熱水後染製而成的。接著,媽媽會將長條布晾乾摺疊摺疊成花瓣,用針縫補而成一朵花,再加上另外準備好棉花的花蕊沾糨糊貼上,就算大功告成。



  一朵戴了四十多年的小黃花,撥開媽媽塵封已久的記憶。隨後媽媽也提醒我,地區戴黃花的習俗,是代表阿公阿嬤過世,孫子孫女幫他們佩戴的意義,而一般人是不可以隨便戴黃色的花。此時,媽媽嚴肅的表情,讓我覺得在地民俗的禁忌是一定要記住的。

  暖風吹拂的夜晚,塘岐街上送九皇爺的街景正熱著。雖然媽媽在九皇燈照映下漸駝的身影顯得有些孤單,但是她敬神的心意卻從未被遺忘過。





  已有 9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