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資訊網 » 精華區 » 劉家國 http://www.matsu.idv.tw
主題: 白犬島陳將軍,南台灣揚威名/馬祖通訊1997-5-3出刊
作者: admin < > 發表時間: 2005-01-06
 1955年1月20日,國防部軍事發言人宣布,我一江山守軍經過61小時又12分鐘浴血戰鬥後,堅守島上的720名守軍全部壯烈成仁,一江山戰役宣告結束。

 一江山失守,大陳島岌岌可危,於是台灣方面決定棄守大陳,轉進台灣。2月7日,一支由159艘各型艦艇編成的中美特遣艦隊,在短短五天作業中,把島上2萬5000軍民全部安然運抵台灣。

 在倉皇告別家園的隊伍中,島上唯一的閩東移民聚落「大小埔」,全村500多位居民一路護送、追隨著「陳大戈」神轎,飄洋過海,最後在南台灣一處靠海的村莊定居了下來。1990年,來自全省各地的陳大戈信徒,集資新台幣3000多萬元重修「威武廟」,廟址佔地300多坪,坐落高雄縣茄定鄉白雲村白砂路六號。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座由浙江大陳人供奉的「威武廟」,竟是清朝年間從福建白犬島(現西莒島)分爐而來,後來隨著大陳島撤退,在南台灣落地生根,進而發揚光大,最後成為大陳旅台鄉親的信仰重鎮。

 閩東/白犬/大陳/陳大戈,他們之間串連起來,是一則「族群、信仰和移民」的古老故事。

●閩東人移民浙江大陳島

 四月,南台灣午后的陽光,灑在路邊「三山境威武廟」的黃瓦紅牆上,閃閃發光,廟頂繁複瑰麗的龍鳳雕像,栩栩如生,昂首欲飛。

 在巍峨壯觀的廟宇旁邊,大陳眷村「南田新村」尤其顯得低矮灰暗。廟宇總管翁聲餘是一位八十歲老人,他操著一口長樂腔的福州話說,早年他們的祖先都是從長樂、琅岐一帶遷居到大陳島大小埔,靠海為生,「陳大戈」是祖先從白犬島分爐而來,迄今約兩百多年。他特別提醒:「現在陳大戈已經升格『威烈侯』,我們不再叫他『陳將軍』了。」

 明清兩朝以來,閩東一帶由於人口過剩,除了向南洋地區移民外,在國內,則是沿著白犬、東沙從海上向北找生路,目前已知最北的閩東移民聚落,就是浙江省溫嶺外海的大陳島,距離家鄉長樂縣約200多海里。南田新村一位名叫曹土法的老先生表示,以當年「麻纜船」(一種運魚的商用帆船,林金炎著作中誤植為「貓纜船」)的速度,如果順風順流,從大陳到福州約需兩、三天航程;早年他們祖先有人走陸路從浙江溫嶺往返福州,一趟回鄉之路,要走上15天左右。

 大小埔是一個小漁村,在1955年撤退時住有500多人,村裡以翁、陳兩姓為大姓。翁聲餘說,他們家族是在曾祖父那代從琅岐島「海嶼」遷來大陳島討生活,到他為止已經傳了第四代。村裡尚有林、李、周、劉、曹等雜姓,其中另一大姓是「嶺南」陳姓,雜姓曹姓則屬「曹朱」人。

 現年66歲的曹土法,所講的福州話帶有「大陳腔」,不如翁聲餘來的標準。「小時候,祖母常說,家鄉曹朱村住有1000多灶,人丁很興旺的,家族在祠堂辦喜喪事,要擺三、四百桌才夠坐。」曹土法在大陳島土生土長,娶的也是大陳老婆,這輩子從來不曾回過長樂,「家鄉」對他這一代來說,已經是片斷、遙遠的傳說了。

 大小埔是大陳島上唯一講福州話的村莊,由於經過百年來與當地人通婚、往來,現今遷來台灣的居民,只有男性老年人才會講福州話,村裡女性則大多是大陳人,而年輕一輩也只會說「母語」大陳土話。隨著地緣再一次變遷,數十年來,他們又面臨了另一階段的「本土化」,翁聲餘感慨:「兒子還會聽一點福州話,孫子已經完全聽不懂,他們講的都是國語和台灣話啦!」

●陳大戈傳說有三種版本

 研究馬祖列島民俗信仰,最令人迷惑的是:馬祖各島各村都信奉白馬尊王,為什麼西莒島是唯一的例外?

 揭開西莒島民俗信仰之謎,必須先從「陳大戈」的傳說故事談起。

 一位日前剛從大陸回來的西莒田沃村林老先生指出,大陸長樂「鶴上」也有一間「湯銘公廟」,早年從白犬分爐來的,廟裡也記載著陳大戈的生平事蹟。因此,陳大戈的傳說,至今最少有「白犬版」「大陳版」及「鶴上版」三種版本。

 「白犬版」可以稱之為「為民除害版」,以林金炎記載最詳細:

 陳將軍名湯銘,人稱陳大戈,福建長樂縣鶴上(巢堂)人,明末清初武舉人。

 陳將軍生平忠直,願為鄉里抱不平,聽說長樂縣令不仁,虐民無道,決心為民除害,隻身持劍斬了縣令。‥‥‥當時其妹(有人說其女)願跟他逃亡,兄妹駕舟逃亡海上,而官軍追拿甚緊,陳將軍不願落入官軍之手,就將船鑿洞,邊行邊沈。

 林金炎在「馬祖列島記」中說,陳將軍死後,一縷義魂,隨浪漂到今日的青蕃港,屍體被抬到岸上,有一漁民喃喃自語說:「如果你有靈,讓我們今日出海捕獲滿載無頭魚。」漁帆歸時,果然靈驗。

 次日又對屍身許願:「今日出海,如再獲無頭魚滿載,當為你立廟。」歸帆時又如願滿載,於是漁民將屍身抬到今日陳將軍廟的位置,再也抬不動了,於是就在原地埋葬、立廟。

 翁聲餘引述大陳島先人的傳說,可以說是「私梟殺官版」:

 陳大戈原名陳湯銘,鶴上人。約在清朝康熙年間,長樂縣令下令追緝販賣私鹽,雷厲風行,斷了私梟財路,於是有三十六路人馬聚集會商,陳大戈自告奮勇,隻身前往斬殺縣令。

 陳大戈闖下大禍後,便帶著妹妹逃亡海上,船沈遇難,屍體在東沙附近海面漂流,無人打撈上岸埋葬,後來有一艘漁船經過,向屍身許願說:「如果你能夠保佑我捕獲滿載無頭黃魚,我們就帶你上岸埋葬。」

 後段的傳說跟「白犬版」一樣,由於陳將軍非常威靈、有聖(聖,靈驗之意,見《書經•洪範》),於是被長樂漁民分爐到大陳島,並訂農曆2月22日,陳大戈遇難日為其壽誕,2月21日晚間設宴祝壽。

 順便一提的是,今年農曆2月21日晚間,坐落茄定鄉的威武廟,廟宇內外席開100多桌,計有一千多位來自台灣各地,甚至遠從國外回來的大陳旅台鄉親,齊聚一堂為陳大戈祝壽。日前廟宇牆上還貼著紅紙:今年收入各種捐獻共計159萬5200元,廟宇之興旺,可見一斑。

 馬祖方面,白犬島對於陳將軍的祟拜也很隆盛,元宵節期間,全島總計排了十八個暝,而陳將軍的壽誕則是農曆2月22日中午舉行。

 但由於莒光鄉人口嚴重外流,陳將軍的香火大不如前,甚至連香爐都被人偷走了。

 至於田沃村林老先生從長樂鶴上「湯銘公廟」帶回來的傳說,可以稱之為「抗倭英雄版」:陳大戈鶴上人,本名陳湯銘,明朝末年福建沿海倭寇為患,鄉人陳大戈糾眾與倭寇對抗,事敗後帶著妹妹逃亡海上,由於不願死在倭寇手上,因而自行沈船,壯烈成仁。

 後來屍體漂到白犬,因其靈驗而被立廟,跟上面兩種版本大致相同。

●私梟殺官版,比較較可信

 據研判,以上三種版本,以「大陳版」最真實可信,至於其他兩種版本,都有「美化神明」的傾向,就像莆田林默娘原本是一名女巫,因為「食廟食而亡」,後來卻被歷代信徒美化成為「登山昇天」或「投海救父」,比較起來,長樂私梟陳大戈被後人描述為「武舉人」「為民除害」或「抗倭英雄」,應該同樣是基於美化神明的心態吧。

 至於陳大戈立廟的時間,很可能在明朝末年,但仍有待史家進一步求證。不過,從陳大戈分爐到南北竿、大陳島的事實來看,白犬列島極可能是馬祖最早開發的島嶼。

 馬祖列島為什麼只有白犬島沒有祟拜白馬尊王?

 因為,白犬島已經創造了一尊屬於自已的鄉土保護神,其「威靈」的光芒超越了原鄉的白馬尊王,更由於特定族群與信仰之間的關係,陳大戈的信仰被琅岐人、嶺南人帶往南竿鐵板、牛角、北竿芹壁,甚至遠播浙江大陳島,後來因緣際會被帶到台灣高雄,在異鄉發揚光大,成為全台灣大陳人的信仰重鎮,至今就連鳳山、屏東、林園等大陳眷村都可以找到「威武廟」的蹤跡。

●創造鄉土神,馬祖之光

 發現這則「白犬陳大戈,揚名異鄉」的曲折離奇故事,最大的收穫是因此拓展了馬祖歷史研究的眼界。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廣義的「馬祖史」勢必需要伸展到週邊的西洋、浮鷹、四霜、崳山,甚至遠到浙江的大陳島,都要納入研究,因為,在漫漫的時間長流中,這些海上荒遠之島,居民的血緣、神緣及語緣都一脈相承,有著密不可分的源流關係。

 當然,更重要的是,從民俗信仰的發展史來看,馬祖列島大多崇拜諸如白馬尊王、臨水夫人、五靈公等原鄉帶來的神明,只有白犬島創造、孕育了一尊本土化神明「陳將軍」,不但回傳長樂鶴上,分爐到南北竿、浙江大陳島,如今陳大戈的信徒更已遍布台灣各地,在閩台兩地的民俗信仰發展史上,可以算是一件值得大書特書的「馬祖之光」!

(馬祖通訊第45期/1997年5月3日/劉家國)

請另存圖片檢視原尺寸圖檔


備註:由於本刊的報導,促成了高雄茄定威烈侯廟管會的「尋根」之行,相關報導如下。

2005-10-11 馬祖日報

高雄茄定威烈侯廟管會西莒進香尋根

請另存圖片檢視原尺寸圖檔
 南台灣高雄縣威烈侯廟管會尋根進香,受到西莒當地廟管會樂禮熱鬧歡迎。(圖/文:陳樂團)

 【本報西莒記者陳樂團報導】南台灣高雄茄定威烈侯廟管會理事林茂生等一行,昨日中午抵達西莒陳將軍廟進香尋根,受到當地廟管會樂禮歡迎。

 據相傳記載陳將軍生於明末清初,係福建省福州市長樂縣鶴上鄉上堂義房人氏,公諱湯銘,人稱湯銘公,家世清白耕讀養志,詩禮傳家。平時為人急公好義、排難解紛,公正不阿,備受鄉里敬重。斯時長樂一縣令,為官不正,荼毒地方,再加縣丞助紂為虐、魚肉百姓,貪贓枉法,縣民恨之入骨,公目睹時情、義憤填膺,高登一呼,隨公起義者數百人,衝入縣衙將縣丞殺死,眾人四散逃逸,縣尉帶官兵追捕,公侍母至孝,返家扶母逃避,母不依隨即自盡,囑其攜妹避難而去,逃至海口登上漁船揚帆漂流,斯時官兵派水軍追趕,公自知大難難逃,不願被俘,鑿破船底舟沉斃,兄妹二人同時從容赴義,公時年五十一歲,公攜妹忠義之軀隨波漂流至白肯島,又稱東沙(今西莒青帆港)受海潮沉浮漲落三晝夜而不去,島民奇之,向公之靈祈禱,出海捕魚如能滿載而歸,返航時則安葬之,果真應驗,島民仍懷疑事屬巧合不定,隨即又云:若明朝出海能捕獲無頭黃魚則將其葬之,次日果然所云又應驗,十分驚異,於是合力將公之靈軀抬運上岸至一岩石處,放下休息再次抬運時,似感千斤之重不能移動分毫,眾人隨即又赴海邊抬其妹屍身,不料一陣海浪拍打,屍身漂流而去,數日後得訊漂至浙江省岱山島東沙澳,巧合兄妹二屍分扼國土東海岸南、北兩處「東沙」分靈立廟祭祀。

 陳將軍惟當時無法覓得棺木乃以鐵鼎兩口互蓋安葬之。

 將軍廟地處蝙蝠穴、靈氣所鐘,島民每遇不決之事,向其禱告之,每每迎刃而解;船隻遇難危急之時,禱告陳大哥(將軍)救難,無不化險為夷,島民為公立廟祭祀,威靈顯赫、眾人皆知,正義之神在閩、浙馳名,上蒼念公之忠義,且救難無數,奉玉帝封為威武陳將軍(威烈侯)分爐各地信眾廣佈,農曆二月二十二日為將軍壽辰之期,為將軍慶壽十分隆重。

 今南竿鄉仁愛村陳大哥、南台灣高雄、台南大港長樂縣鶴上、浙江岱山、大陳香火鼎盛,此次尋根進香是由台南縣大陳義胞組成,特為其妹、貞姑祠新塑神像遵奉指示,至兄廟大殿開光回鑾安奉,場面隆重莊嚴。
作者: 張望 < > 發表時間: 2009-04-04
现代知识固然很重要,但过去的知识也不容忽视。因为现在是过去的历史累积,所以其中必定与现代有所关系,并且也可以提示现代人一些人类早已遗忘的事物。由了解历史上的人物的思想如何,行为如何,或许可看出自己的现代生活方式及应该改正的地方。

了解歷史,展望未來。
作者: 摩羯客 < > 發表時間: 2009-04-07
最近西莒陳元帥廟與馬港天后宮的進香、會香之類的祭祀活動異常火紅,在馬祖二者都被視為「浮屍立廟」的案例。不過,就個人的所知,清朝時期馬港就有天后宮,現今當地居民相信媽祖屍身漂到馬港澳口之事,在兩岸學術界曾引起不同的看法與評價。

可以確認的是馬祖浮屍立廟最具體明顯的案例,應該是明末清初的青蕃陳元帥,由於這個模式的成立,相繼被各島其他聚落面對類似情況時沿用。

下列是我在網路上搜尋到林美容、陳緯華二位教授曾發表的論文,值得一讀:
http://www.ioe.sinica.edu.tw/chinese/publish/PDF/TJA/TJA6-1-4.pdf
作者: 摩羯客 < > 發表時間: 2009-04-08
青帆村大多陳姓居民是從長樂嶺南遷居到西莒的,所拜陳元帥的祖籍卻是屬於長樂鶴上,其實馬祖早期最多鶴上陳姓移民的地方是在芹壁村。
〈這一條尋親路啊 我們走了六十年〉標題和大陸的新聞報導,也許會讓人誤以為西莒民眾在「返鄉祭祖」,我想他們此行目的應該純粹是「進香拜神」而已。
作者: 鮮美廉 < > 發表時間: 2009-04-08
摩羯客君所言甚是,馬祖早期最多鶴上陳姓移民的地方是在芹壁村。
陳姓祖居大宅院現還完整保存在鶴上鎮上,
離鶴上鎮威武元帥廟500公尺不遠處。並且現今芹壁天后宮仍供俸著威武元帥神像及安座降乩神轎一只。

先人差不多在清朝光緒年間(約19世紀中葉左右)移居北竿芹壁村,民國50-60年代,芹壁村民因經濟因素紛紛赴台謀生因而大量遷居至台灣北部中永和及桃園八德中壢一帶。如今芹壁村鶴上後代子孫在台繁衍約上千人左右,有的甚至連旅台第三代或第四代都已出世。

有一句話說:[久居他鄉即故鄉],拉長這千百年的遷徙史及路線。不管是千年前中原避戰亂南遷,數百年長樂鶴上祖居地,兩百年前因謀生移居到馬祖北竿芹壁老家,還是現居分佈於全台灣各縣市的新故鄉,這一條橫跨福建-馬祖-台灣的遷徙史會被不斷的記錄下去。

說到目前在台狀況,這幾年農曆年後,旅台芹壁鄉人在桃園八德有固定宗親聯誼會,方便聯繫鄉親情感。可喜的現象是陸續有新一世代參加,但新一代年輕子弟很多都已不諳馬祖方言,甚為可惜,而以操國語及台語居多。應受周遭大環境影響及語言文化學習所致。以後在台灣定居的馬祖人後代恐無人會說馬祖方言的窘境是可以預期的。

希望藉此一隅讓網友了解芹壁村數百年的遷徙史及其背景。
作者: 王建華 < > 發表時間: 2009-04-08
謝謝網友指教
當初下這樣標題 主要是透過 尋根 之主題來衍伸
主角是陳元帥回家尋親 不是我們信眾

至於鶴上 雖然我們姓王與我們家也有些淵源
家母說 先伯母就是鶴上九頭馬人家嫁過來的
(這段淵源 從來沒見家母提起 想不到這次去了九頭馬 勾起了她的回憶)
還有我們家的堂嫂(先伯母的媳婦 現旅居中和) 也是芹壁人
(應該祖籍就是鶴上囉?)

透過尋根之旅 很多關係都牽進來了
還滿有趣的!
第1頁 (共1頁)
服務條款      內容政策      隱私權聲明      著作權聲明       刊登廣告       站長信箱      副站長信箱      副站長kingfisher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