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 溫度:℃ AQI:42  風向:北 風力:2級 南竿雲高:10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2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宏文

劉宏文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宏文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1-09-20
發表文章 : 199
掌聲鼓勵 : 1522

發表時間 : 2015-06-11
FORM: Logged


劉宏文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宏文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馬祖依伯遊京都之三】第二日 清水寺周邊、下鴨神社、宇治 --閱讀人次 : 2170

第二日 5/26 清水寺周邊、下鴨神社、宇治

 今天行程有些緊湊,早上九點在京都站前搭206路公車至五條坂下,從這裡可以直上清水寺。上坡路段兩邊許多賣手工藝品的小店,貨品與店面擺設皆雅緻好看。今年四月櫻花盛開,報載此段路被遊客「擠爆」,這也是我未選擇旺季來京都的原因。走春賞花乃風雅之事,一堆人前胸貼後背,又是吆喝,又是拍照,面對佳景,只能看,沒有賞,迢迢來此,多麼可惜。

 東山腳下,地勢起伏,山腰上巨大的清水寺可以俯瞰半個京都。前兩年隨旅遊團來過,以木柱撐起的山寺,確實壯觀。今天不去清水寺,上行途中遇清水坂即左彎拐入三年坂及二年坂。年坂是指參道石階修築的年代,三年坂即大同三年(西元808年)完工,那時天皇剛從奈良遷都於此。


小店竹簾


三年坂

 石階順山勢修築,兩旁商店林立,皆日式木屋,店招與櫥窗皆美。店家晨起,將窗台上鑲嵌的窗板一一卸下,入夜再併裝復原,與早年馬祖的商家一樣。拐入小巷,猶可見極為窄逼的住家,方寸間泊一部小車,猛抬頭,清水寺的簷角伸出,碧宇藍天,窗櫺外的竹簾輕輕搖動,花落鳥鳴,人世如此靜美。


二年坂街道


二年坂街道

 過寧寧之道不久,左邊一條小徑名喚「石屏小路」(這個屏有土字邊,我的小字典查不到)。小徑兩旁皆是木屋住家,木板牆壁經過歲月刻蝕,烏黑的木紋,伸手摸過,竟有銳利割手之感。木牆底座,為防腐爛,用一片編制精美的竹柵遮蓋,搭配原色木頭,既實用又好看。小路極清寂幽靜,倘若月夜來此,不知能否感受一番「長安一片月,萬戶擣衣聲」的詩情。


石屏小路


石屏小路


保護木牆的竹屏

 寧寧之道末端,往高台寺方向,兩株巨樹高聳矗立,對面是一排街屋,每天晨起,睜眼即見蒼翠古樹,如此展開一天,將是何等精神,何等元氣啊!


高台寺旁的巨樹


巨樹前

 穿過圓山公園,就是八坂塔與八坂神社了,這是許多來京都的遊客再熟知不過的景點。八坂神社正對面即是祇園,許多攝客拿著大砲守在花間小路,等待驚鴻一瞥的藝妓出現。四條通大街任你遊逛,無數的食店,無數的商家,無數的人頭,都在探尋、翻找個人想像的京都。

 我們在巷子裡尋到一間食屋,頗幽靜,點了兩份定食,生啤酒,費2800日元。


午餐

 隨後在鴨川前稍作駐留,陽光甚烈,也不適合流連,即往橋頭邊的四條町站,搭乘京阪電鐵鴨東線往北,在出町柳站下車,遊下鴨神社與糺森林。

 這裡是鴨川的上游,遊客稀少,賀茂川與高野川在此交會,匯入鴨川後,不捨晝夜流過京都。往下鴨神社的步道甚寬,鋪滿碎石,走起來沙沙作響。步道兩邊古木參天,小溪穿行,極清幽涼爽。我們在此盤桓,打盹,妻說我居然發出鼾聲。本想續往北邊植物園,兩人都覺疲累遂作罷。步道旁另有一小徑,我們就避開不太好走的碎石路,柳暗花明,又是一景。


下鴨神社


下鴨神社


下鴨神社

 這條小徑沿社區外圍遊走,一棟又一棟的玲瓏小屋,有如建築大展。建材大多是輕鋼架陶板,甚少粗重的水泥磚屋;即便是圍牆上的防盜鐵刺,也設計的精巧,不致醜惡可憎。

 四時許,於下鴨神社前搭4路公車回京都車站還不到五點。此時回旅館尚早,逛街又嫌虛度時光,便在京都車站搭JR奈良線火車往宇治,傍晚時分在宇治川邊溜達應該不錯。

 車過桃山與有名的稻荷神社,大約25分鐘即達宇治。往平等院方向錯過一個路口,走到一家食店前,簾布上僅看懂「壽司」二字。走了一天路,此時餓了,管他的,推(應是拉)門而入,是一家極為在地,極為傳統的日式料理店。


小巷裡的壽司店

 老闆頭髮花白,老闆娘不斷鞠躬哈腰,兩人一句英文也不會說。食檯的木料厚重結實,看的出來有些年代。我們比手畫腳,指著玻璃冷凍櫃,點了章魚、墨魚、鮮蝦、鰻魚、魚卵各兩份,另外還點了魚頭與鮮蚌料理。我點draft beer ,結果送來瓶裝啤酒。壽司上來,唔!好吃,魚也來了,有點甜味,但也好吃。


小巷裡的壽司店


小巷裡的壽司店

 菜好就想喝一杯,啤酒一下喝完,此時突然想到日本清酒不是叫saki嗎?老闆終於聽懂了,上來一壺,溫熱溫熱,入口即自動從喉嚨滑入,真是好啊!再來一壺,又來一壺,妻說不能再喝了。結帳走人,8300日元,合台幣2千多,不知是菜昂還是酒貴,此行最腐敗的一餐。


喝了三壺

 走錯路多繞行一段,等到宇治川岸邊,天已全黑,岸邊商家燈火映在水中,波光粼粼,彷若江戶時代的碼頭,只是人已散去,喧囂止息,只剩橋頭孤燈兀自閃爍明滅。


暮色中的宇治

 八時許,仍搭JR回京都,車廂與台鐵的普通列車極像,晃噹晃噹,妻已靠在我身上睡著了。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劉宏文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