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 溫度:℃ AQI:44  風向:北 風力:1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200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宏文

劉宏文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宏文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1-09-20
發表文章 : 199
掌聲鼓勵 : 1522

發表時間 : 2020-03-19
FORM: Logged


劉宏文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宏文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東引黃魚乞嘴害】 --閱讀人次 : 1267

 時序進入三月,島嶼從冬日苦寒甦醒,好不容易盼得暖陽,鄉人都知道,不需三兩日,被陽光蒸騰的水氣,會以濃霧的方式,瀰天蓋地,白茫茫全數還給島上。許多人一顆心都懸在機場,台灣進不來、馬祖出不去,何時開場?最後一班會飛嗎?

 50年前的此刻,沒有機場,一樣的季節卻是不一樣的關注。

 三月濃霧的某一天,來自南北竿、東西莒的3、40艘漁船,攏集南竿,一陣鑼鼓鞭炮之後,浩浩蕩蕩駛向東引,「噠~噠~」的馬達引擎,迴盪海面,島嶼的每個角落都可聽見。



 舊名「橫山(橫亙於大海之中)」的亮島海域,靠近東引,由於水溫與水色適宜,數百年來,漁汛期間,吸引大陸沿海、甚至浙江與廣東的漁民撈捕黃魚。黃魚喜群居,西莒遷台的陳珠瑞先生曾經連續十年往東引捕黃魚,他回憶:「捕黃魚聽聲辨位,魚群[發]的時候,群魚爭湧,立一根竹篙在水中也不會倒下!」

 他說:「一艘漁船7、8人,5、60張網,碰到黃魚大發,才拉起10多張,已經滿載;剩下的只好拜託友船幫忙收網。返航後,黃魚歸他家,漁網取回。」他還曾經遇到過:「眾家漁船都豐收,只好斬斷十多張滿載的漁網,漂流捨棄;因為載不下也拉不動,船都快沉了!」

 陳珠瑞先生還說,馬祖漁船噸位小,比起大陸動輒五、六十噸甚至上百噸的鐵殼船,簡直小巫見大巫。因此漁汛來時,眾漁船海上搶位,險象環生,時刻要閃避大船,否則船破人亡,在兩岸對峙下,可真是求償無門,漁民只有自求多福。

 黃魚大發,大家爭搶。但也有連續十多天,從早到晚,來回繞行東引海域,茫茫大海,老艜(即船老大,音:漏喇)貼耳艙板,使盡全力也聽不見「咯~咯~」黃魚求偶聲音的時候。

 民國70年起,因為濫捕、汙染、氣溫、洋流等種種原因,漁獲逐年減少。東引鄉志記載,民國74年初夏,最後一批12艘漁船失望地駛離東引,這處史上最豐饒的野生黃魚產地之一,現在已是一尾難求。




 圖片是百年前(1921)日據時期,日本人所繪東湧橫山海域撈捕黃魚的實況。圖中的漢文說明非常有趣,大意謂:「黃魚遇到阻礙,性喜後退不喜前進;而白鰳(力)相反,習慣前進。當魚頭陷入縺網孔目,被困住了,頭大身小的黃魚,只要奮力挺進,便可衝過網孔脫身;同樣的,白鰳頭小腹大,稍微後退,一樣可脫困保命。」

 因著習性,黃魚與白鰳,終究進退失據,成為人類的盤中飧。

 這個說法與老家在東引的岳母,幾乎一樣。岳母說福州話:「黃瓜頭大,好進伓(不)進;白力頭嫩,好退伓(不)退。」沒想到,縺網捕魚的道理,居然悟出人世應對的智慧;所謂「酒店打烊我就走人」,大約也就這個意思吧!


北竿嘉賓餐廳老師傅「一把刀」倪興官的黃魚料理「瓜白」

 最近,聽聞北竿嘉賓餐廳即將歇業,改營便利超商,老師傅「一把刀」倪興官的黃魚料理「瓜白」也成絕響。這道名菜一直沒有嚐過,像馬祖昔時喜宴大菜「全節瓜」一樣,有關黃魚的種種,大概只能在五年前寫的舊文「黃魚」裡回味了。

 分享大家。

黃魚:
https://sites.google.com/view/hungwen0923/%E9%BB%83%E9%AD%9A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劉宏文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