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時多雲 溫度:19℃ AQI:60  風向:北 風力:3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林金炎

林金炎友善列印



張貼者
林金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4-28
發表文章 : 182
掌聲鼓勵 : 1221

發表時間 : 2019-02-22 22:34:19
FORM: Logged


林金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林金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雙槍司令-余阿楻馬祖軼事 --閱讀人次 : 2739

  對日抗戰前,海疆不靖,馬祖列島常有海盜集團結夥盤據島嶼,突擊漁商船,進行盤查敲詐,美其名「作餉」。省府雖派有海軍陸戰隊混成旅或保安隊或水警隊前往取締,未見成效。

  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福建省府內遷閩中永安山區;為了防止日艦侵入閩江,海軍奉令用石塊堵塞閩江主航道,並且拆除至馬尾的航道燈塔,其沿海防禦更顯空虛,而棄海島於不顧,讓海匪有機可趁。

  從閩東北嵛山島、北礵、西洋、浮鷹、東引、南、北竿塘、白犬(今莒光島)、湄州、南日島,以至到閩南和廣東外海南澳島,真是星羅棋布,皆淪為海匪據點。

  民國26年7月10日深夜,日艦拋錨馬祖澳海面,乘底潮時分,日軍涉水登上淺灘上了岸,島上毫無軍力抵抗,數日後控制了竿塘全島,再扶植偽軍佔領閩江海域。而福清人余阿楻、仙遊人張逸舟、長樂人林震受日寇唆使,隊伍在閩海莆田、平潭、福清、長樂和連江各縣海域進行作餉。這五個縣每年都有數百艘船隻在近海或遠洋作業;平潭、福清民船向余阿楻部繳餉,莆田、仙遊向張逸舟部;長樂向林震繳納。他們相互結盟、結夥、結拜、招兵買馬和添置船隻,海上勢力越做越大,地盤不斷擴張,組織越形嚴密,集團甚至有屬於自己的旗號。尤其在1938年至1942年間,他們還嚮應日軍「東亞共榮圈」的號召,投靠日寇授以偽軍番號後,更加囂張倡狂。

崛起福清灣

  余阿楻,又名余宏清(亞楻),綽號楻利,福清縣東壁鄉北山村人。父殷商,擁有大型運輸帆船,他隨船經商,但嗜吸鴉片又好賭,常與慣匪、罪犯、奸商為伍,偶在平潭與福清海上走私販毒,得款後耀武揚威,橫行鄉里。因受地方聯保人員指責刁難,他託友人赴馬尾兵工廠工人處,私下購得部分槍械、彈藥和土炸彈,並聯合平潭縣北厝村林少屏(林兆鏛)一夥,劫持經過福清灣的一艘義大利商船,引起國際共憤。於是索性打著「福建人民自治軍」旗號,下海為匪,騷擾福清灣;並在海面掠奪漁民,洗劫魚販的運輸貨輪,要求繳納海上航行保護費後,才能保證人貨安全,通行無阻。其討海人或魚牙行,單幫魚商為養家糊口,莫不忍氣吞聲,乖乖就範。

  1938年3月,余阿楻率夥洗劫平潭漁村,爾後被駐軍80師部隊會同保安團圍剿,一夥就向北逃往白犬島。白犬列島孤懸外洋,在抗戰前,就有福建水警分隊、省屬保安小隊駐紮,也配備輕機槍和長短槍,陸戰隊獨立旅巡哨督剿海盜。抗戰伊始,來自台灣的日寇封鎖沿海,破壞海上交通線,並擄去水警巡艇,將此區域委偽軍侵佔,水警和保安團成員只好撤離。爾後這夥偽軍是與廈門日寇特務機構興亞院搭上線,被收編為「福建自治軍」,投靠日軍後,不時派出船隻,日夜海面巡邏,強迫南來北往的漁商船,交出餉款,每季數百元,發給餉單為據,不交錢的船貨沒收。

  余在白犬島(指今馬祖莒光島)設司令部,自己擔任司令,林少屏任參謀長,其弟林光福為副司令,林義和為團長。余阿楻經常一手持卜克槍,一手拿鴉片煙槍,海島漁民或其同僚都稱呼他「雙槍司令」,稱其同夥為「阿楻幫」。他是馬祖列島擁有「司令」稱謂的第一人,並以此為基地,繼續吞併幾股海匪。

命喪竿塘洋

  余的忠誠很受日寇賞識,重新給予新番號「福建和平救國軍第一集團軍」。余任司令,下轄三營,副司令、參謀長、軍需處等,職責分明,聽命皇軍;但生理自理,列島偽軍只得依餉規為生。他由廈門興亞院福利部門換來很多香港舶來品和台灣製品,在島與大陸沿岸批售買賣,賺取厚利。這期間因抗日,內陸民生物資奇缺,反而給他們發大財的機會,也緩和福州地區物資緊缺的作用。當然,海島作餉,更是豐厚的財源。作餉各島大同小異,每年分四季四次收餉,也就是每季辨理一次。漁船不管從大陸沿海任一漁港出航,都有內陸港口開立的出港單,單上有記載船名船號、船主姓名、地址、載重噸量(擔數)、稅額等,偽軍有関部門就憑此稅額來提餉,每季度交的餉錢,偽軍領到後開給蓋有關防的餉單,漁船即可在此海域捕撈;船主經過偽軍地盤要出示餉單,證明已繳納,餉單使用期限為三個月,過期失效作廢,再辦新單。海島遍植罌粟(鴉片),余部以保護名義,廉價取得島民鴉片果實,委外製成鴉片膏,再在福建沿海淪陷區兜售,賺取暴利。

  1939年7月6日,日寇偵得平潭部隊大部移往福清。平潭海防空城,日軍興亞院廈門聯絡處武官大橋大佐呼叫在白犬島的余部;皇軍有令,偽軍要銜命達成,在四架日機掩護下,由東沙、白犬啟航,再犯平潭;在平潭流水鎮登陸,佔領平潭縣城,成立平潭縣維新政府,委派林少屏任縣長,原平潭縣長羅仲若退守大扁島,一面急電在永安的省府支援,報告軍急,福清縣長劉子兆聞訊率80師478團及水警隊跨海前來支援。平潭縣保安大隊長林蔭也號召島上的保安隊人員,傾巢而出,迎戰來犯日偽,林少屏部的二個連士兵倒戈,余部攻平潭未得逞,且傷亡頗重,再次退逃白犬島。

  偽軍間在海島也常發生內鬨,相互爭權奪利,林少屏就是一例,後來他率一群兄弟就投靠南日島張逸舟部。余失去助手,又把福清家鄉一部份子弟兵召集起來,再招王福明任副司令,福清高山人翁尚功接參謀長,並委王福明率一群舊部盤據南竿塘,佔據東引島,與霞浦縣外海西洋、浮鷹諸島的厲本恭舊部、嵛山島上的蔡功(台灣人,原名蔡阿九)結盟,雄霸閩疆一方。

  余阿楻從失敗中得到教訓,故重振兵力,繼續網羅散兵游勇。余部移駐南竿塘後,以馬祖村前鄉長翁成燦石牆巨宅為司令部,繼續在海上作餉,這期間,強徵大批民工築碉堡、設工事,並做長期固守準備,這時期日機常盤旋列島上空,是監視,也是偵察,以安其心。

  1940年1月12日,在日機掩護下,余率部眾數百人,再次侵襲平潭,又遭國民革命軍80師擊敗,逃回竿塘。2月11日(正月初四),連江筱埕守軍獲其情資及引導,得悉余部出海,省保安司令部即派遣保安團成員渡海潛入島內,瞭解偽軍虛實,並策反其幹部倒戈反正。次日晨,連江縣保安團搜索隊渡海混進偽軍司令部,擊斃偽軍電台台長馬可及守衛電台的偽軍10多人,控制了收發報機,切斷偽軍與廈門日寇華南派遣軍及閩江口川石島日寇海軍的聯繫。接著保安團隊員衝進司令部,阿楻夢中驚醒即中彈,護衛冒著槍林彈雨,將他由後門通道背往海邊小艇,急駛閩江口的川石島日寇野戰病院搶救未果,後再轉送廈門日本派遣軍總院救治,終因彈中要害傷重而亡;其餘部眾多逃散或被俘,「雙槍司令」--阿楻幫至此散去;而王福民藏匿西尾(今四維村)不久他接續重振殘部,任福建和平救國軍第一集團軍總司令,所屬各路分別盤據竿塘、北礵和白犬等各島嶼。

  而盤據南日島的另一股偽軍張逸舟、黃玉樹和鄭德明部,有軍統閩運直屬組人員混入加持,開始北移,搭上白犬島的林震部,試圖直搗南竿塘,殊不知風起雲湧,悄悄形成的已是新一輪的「海上王朝」。






馬港圖書館下方已倒塌的翁家大宅,曾經被偽軍「福建和平救國
軍第一集團軍」侵佔充當司令部。



  已有 6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