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小雨  溫度:15 ℃ AQI:58  風向:0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600 呎 能見度:5000 公尺 北竿雲高:1600 呎 能見度:60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討論與交流 » 戀戀莒光

戀戀莒光友善列印



張貼者
77哨忠誠堡 
初階會員 


註冊 : 2007-01-22
發表文章 : 22
掌聲鼓勵 : 26

發表時間 : 2007-07-15
FORM: Logged


77哨忠誠堡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77哨忠誠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豐富東莒旅遊景點/社協夥伴探訪勝利坑道 --閱讀人次 : 419484

感謝坑道連輔導長的照片!!
沒錯!! 來來麵包店就是阿彬開的.
還記得當年阿彬買了一輛9人座的車來服務官兵弟兄.
以前服役當伙委時,每天一早起床就和採買提著籃子到大坪市場買菜.
每次都混到早上9點多才回營區.有時會在華美附近的一家店喝豆漿和
吃燒餅.

以前每次到了洗澡時間.大坪村可是非常熱鬧的.
弟兄們都是背著摸魚袋和水桶到成功浴室或是溫莎堡洗澡.
軍中浴室有水時就可以洗免錢的澡.

洗完澡如果晚上有安排電影欣賞的話.
連上都會集體帶隊到中正堂看電影直到晚點名時間帶回.
有時偶爾也會去營區自己的KTV唱歌.
我記得榴炮營 二營和三營都有屬於自己的KTV.
三營KTV就在三營兵器連的附近.那裡通常是三營營晚點的地方.
也可以在KTV的門口前面打籃球.

以前在77忠誠堡猛沃碼頭.每天只要有船停靠.77哨的弟兄們都會穿著
救生衣到碼頭接駁.記得那時候船老大是開著莒三機帆船往來西莒.
每次都是跟西莒的莒一互相輪流的.
記得那時去南竿都要撘慈航.夏天吹東南風時,有時莒三會停靠猛石沃.
弟兄們還要抬著棧板泡在海裡接駁船上的人下船.
有時接駁會搞到一天要洗好幾次澡.每次接駁出狀況.
船老大會大罵弟兄們:笨蛋!!

還記得船老大都是跟76嫂的先生一起負責駕駛莒三的.
不知他們是否安好?船老大在大埔還開了間養雞場.
記得有次船老大淘汰一批老母雞給我們.
起初在連上養著還活著好好的.沒料到後來沒多久就全部死光光.
沒想到現在外島當兵真幸福啊.還有冷氣吹喔!!
當年我們都是窩在潮濕的據點或是坑道內生活.
有時半夜有狀況還要爬起來驅離射擊.
建議現在在馬祖當兵的弟兄別想太多.平安退伍才是真的!! 加油!!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a.ing 
高階會員 


來自 : 台北
註冊 : 2007-04-20
發表文章 : 118
掌聲鼓勵 : 282

發表時間 : 2007-07-15
FORM: Logged


a.ing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a.ing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輔仔
看到你po上的勝利坑道坑道照片覺得非常的不捨,當年整理的
乾乾淨淨一百多人生活的地方已經被雜草掩蓋的差不多了,這
景像比看到民國80幾年後駐守勝利坑道學弟拍的相片給我的失
落感更強烈,相信小碉堡、住了快一年的庫房一樣也是不見了
,讓我很難和當年的記憶連結在一起。

aing:
你言及的成功浴室,應該就是這間了!

輔仔雖然地形、地物已變化但那一段路路旁的建物應該是成功
浴室沒錯。

派出所的位置是不是以前兵器連75砲排的位置,就是有風車那個據點。
輔仔這是42或是40據點?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坑道連的輔導長 
資深會員 


來自 : 南投
註冊 : 2007-03-15
發表文章 : 650
掌聲鼓勵 : 1661

發表時間 : 2007-07-15
FORM: Logged


坑道連的輔導長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坑道連的輔導長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派出所的位置是不是以前兵器連75砲排的位置,就是有風車那個據點。
輔仔這是42或是40據點?
至於是幾號據點?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副連會比較清楚,據點有裝風車發電,還是之前副連告訴我才知道的!

"長官"有交待--"要你不去的地方,就不要去!你能不知道的,就不要問!做好你份內之事,便可!"..真的很乖,很聽話..尤其身上掛著蝴蝶...哈...哈.....
所以,說來慚愧,我在東島,除了大坪,幾乎足不出戶;大埔,福正都沒去過!到大坪,也只敢靜靜地吃著魚湯,餐點;我相信當時很多弟兄都是這樣!不敢多言多問,有的話也多私下說說吧!
當年的環境下,尤其在前線地區,情況是很特殊的!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坑道連的輔導長 
資深會員 


來自 : 南投
註冊 : 2007-03-15
發表文章 : 650
掌聲鼓勵 : 1661

發表時間 : 2007-07-15
FORM: Logged


坑道連的輔導長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坑道連的輔導長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77堡主:雖然你跟我們分屬不同營隊,也有時間的差距,但都是同在東莒,誠如猛沃沙灘上的精神標語"同島一命",我們對當年軍侶生活都有相同的感觸!
大埔養雞場---"正泰養雞場"--已經關門歇業了,場舍還在!
你文中有言,讓我想起當年的情景...........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勝利坑道連副連長 
資深會員 


來自 : 台中
註冊 : 2007-04-25
發表文章 : 159
掌聲鼓勵 : 388

發表時間 : 2007-07-15
FORM: Logged


勝利坑道連副連長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勝利坑道連副連長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雖然輔仔在東莒已經告訴我勝利坑道的現況,但是看到後來貼上的照片心中真是感嘆萬千,跟當初的情形完全不同了,一股不捨的感覺充滿心中,第一次到東莒,在勝利坑道待了將近兩年,在這段時間對勝利坑道也用了許多心力及人力,改善了生活的環境,如今看到如此荒廢的情形,真的是無言

派出所的位置是不是以前兵器連75砲排的位置,就是有風車那個據點。
輔仔這是42或是40據點?
這應該是兵器連75砲排據點,風車發電是由兵器連75砲排副排長完成的,所發的電只夠提供75砲排使用,輔仔要拍照時有跟我確認地點及方位,架設風車的柱子還在應該沒錯
我有兩個疑問
(一)為何自強坑道旁的小營舍,現在標示的是"營長室"?
(二)記得當年是到自強坑
道前的營舍內,領取由航報送達的書信包裹,書信是在營部連發放的?
很多事情,隨著時間都慢慢的流失了~~

(一)應該是後來裁軍後,營部移出來到營部連的位置,營部的位置從營部連旁有一條路,會經過831及兵器連連部,再經過榴砲營,3營營部就在榴砲營旁

(二)78年我在3營營部任職參三,記的信件都是政戰官帶著政戰士領完信後再通知各連到營部領取,74年至76年在營部連發放信件我就不知道為何,反正每次德利或者賀政戰士都會第一時間把信拿給我


當時正逢台海飛彈危機.M24戰車排就是在那時成立的.
我們連上的那位排長就是第一任的戰車排排長.
那段緊張的日子至今令人難忘.


74年時東莒就有戰車排,戰車排旁是東莒醫療站,也是M24型戰車,曾因為演習把我們連上剛蓋好的戰備道壓壞,被副指揮官責備了 一番


所以,說來慚愧,我在東島,除了大坪,幾乎足不出戶;大埔,福正都沒去過!到大坪,也只敢靜靜地吃著魚湯,餐點;我相信當時很多弟兄都是這樣!不敢多言多問,有的話也多私下說說吧!
當年的環境下,尤其在前線地區,情況是很特殊的!


當初在東莒,兩個步兵營的連隊,都有同學或學長在,所以東莒島我幾乎都踏遍了,頂山也時常上去輪值戰情,輔仔如果有機會一起回東莒,我再為你介紹當時各單位的位置,訴說當年的故事,有時間再多貼一些照片,講講此行的故事,等你休息夠了我們可進行跟各地弟兄見面的計畫了,輔仔謝謝你讓我們見到了東莒的現況,我們再連絡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77哨忠誠堡 
初階會員 


註冊 : 2007-01-22
發表文章 : 22
掌聲鼓勵 : 26

發表時間 : 2007-07-16
FORM: Logged


77哨忠誠堡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77哨忠誠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坑道副連長您好:
搞半天原來M24以前就有來過東莒喔?
看來是舊瓶裝新酒啊!!
沒錯!! 其實勝利坑道旁邊就有停坦克車的掩體.
每次早晨跑步都會經過勝利坑道的門口.
其實民國85年那次飛彈演習,勝利坑道有上過電視呢!!
鏡頭就是一群勝利坑道的弟兄在自衛戰鬥演練.

其實40哨曾經有荒廢過一段時間.我當兵的時候有復哨.
就是晚上才去的埋伏哨.這個40哨很奇怪.裡面擺著神位.
至於42哨應該是位於成功浴室對面的附近.已經荒廢很久了.
我記得坪西連裡面也有一個據點.好像是43還是44哨.
其實我服役期間,東莒很多的一線據點其實都荒廢很久了.
其他的零星槍砲據點就更不用說了.
因為有些據點是舊的拆掉後又重新蓋.
懷古亭的70據點就是10年前重新蓋的.

對了;一直有個疑問想要請教副連長:
請問你們那個年代有遇過漁船圍島或是水鬼摸哨的事情嗎?
我是有聽老兵說過:頂山下面的68哨以前有被水鬼摸哨過.
還有留下血手印.不曉得是不是真的?

至於您說的831位置其實就是後來東莒的二級廠.
三營營部和榴砲營都在附近,三營的安遠坑道就在榴砲營的旁邊.
您會覺得奇怪可能是物換星移的關係.
因為經過這麼多年的改變.部隊的一些名稱絕對會跟您當年服役時
會有點不一樣.不過大致上的位置是不會有太多變化的.

舉個例子來說:三營兵器連下方的火砲小組外面就可以直通東莒衛生所.
衛生所離勝利坑道就蠻近的.以前勝利坑道的弟兄晚上看電影就很方便,
從坑道的一條便道就能直接通到中正堂.

沒料到副連長的時代竟是如此封閉?大埔和福正都沒去過喔?
你們那時應該有夜巡吧?

二線部隊夜巡不是都要連長帶部隊到各一線據點查哨嗎?
其實大埔是個很邪的地方.兩旁的草地都是亂葬崗.
有些埋的是當年構工或是陣亡的士官兵.
不曉得副連長那時有聽過什麼靈異事件嗎?

大埔一帶據點的衛兵更是有人半夜站哨遇到過不乾淨的東西在附近晃.
紅衣鬼王就是大埔一帶有名的靈異事件.
我們那時曾有軍官半夜坐悍馬車查哨.
結果從軍車後照鏡看到一堆好兄弟在後面狂追的事情.
嚇得那位查哨軍官連剩下的大埔據點都不敢繼續查下去.
和駕駛兵一路駕車狂飆回營部.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77哨忠誠堡 
初階會員 


註冊 : 2007-01-22
發表文章 : 22
掌聲鼓勵 : 26

發表時間 : 2007-07-16
FORM: Logged


77哨忠誠堡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77哨忠誠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其實500障礙場在我當年服役時就已經壞了許多設施.
聽說是一次颱風過境造成的.
以前新兵剛到東島都會先帶到500障礙場測驗.
然後會帶到西莒幹訓班的新兵隊集中管理.
回來後正式分發到各連隊.

聽老兵說:以前陸一特的三年兵都是變態.
銜接教育是新兵地獄考驗的開始.
當年不當管教是合情合理的.

曾親眼看過老兵拿57步槍槍托直擊中鳥的胸口.
原因是這位中鳥忘了老兵的梯次.
也造成一些適應不良的新兵自裁或是逃兵.
然後就是全島碧海演習.

記得以前老兵喝酒醉是最讓新兵害怕的.
他們沒就寢新兵就沒人敢睡覺.
就算新兵睡著了還有可能被老兵叫下床"導正"觀念.
至於手段是用文的或是用武的就看老兵當天的心情如何而定.

不過話說回來,當時的不當管教的確可以讓新兵跟上部隊的腳步.
連體能都會變強.
有些新兵跑5000也是落隊.在老兵一陣又踢又踹的調教下.
後來還能跑滿百.真是奇蹟啊!!

老兵也經常對菜鳥說:也許現在你會覺得很"幹"!!
但是等你變老鳥時就會覺得很爽!! 因為福利會很多.
以前外島的搶灘和清運以及構工都是非常累人的.
有時真的會感到人手不足.


勝利坑道連副連長 wrote:
輔仔:
這幾張照片印象深刻,當初在東莒,除了構工連上一直很注重戰備訓練,500障礙場,不知跑了多少次,看到照片好像荒廢了,沒有人在此操課訓練了,看到這種情形,如同葉學長說的..........很難接受

看到這些照片,心中一陣陣激動,連上弟兄一批一批從低欄.高欄.爬竿.高牆.高跳台.壕溝.獨木橋.彽絆網,一關一關的通過,那個情形在我腦海中一直在浮現

真的後悔了,後悔沒跟你一起回東莒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坑道連的輔導長 
資深會員 


來自 : 南投
註冊 : 2007-03-15
發表文章 : 650
掌聲鼓勵 : 1661

發表時間 : 2007-07-16
FORM: Logged


坑道連的輔導長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坑道連的輔導長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聽老兵說:以前都是變態.
銜接教育是新兵地獄考驗的開始.
當年不當管教是合情合理的

75年左右,陸一特的三年兵便取消了;至於,不合理管教是不存在的!新兵如遇到不合理管教,仍可向政戰部門反應的,所以,說老兵欺負新兵一事,基本上是沒有的!如果發生的話,只是個案而不是常態!
當年,就是軍士官也不能對士兵做不合理的訓練與要求,因為,不當管教,輕者處份,重者軍法伺候!
消除不當管教或老兵欺負新兵,是我當年肩負的工作項目之一,不論得知自己連上或其它連隊,有此情事產生都必須反應的;所以,你聽說的,當年在莒光是未曾聽聞的!至於後來是否發生過,我就不清楚了!!

記得以前老兵喝酒醉是最讓新兵害怕的.
他們沒就寢新兵就沒人敢睡覺.
就算新兵睡著了還有可能被老兵叫下床"導正"觀念.
至於手段是用文的或是用武的就看老兵當天的心情如何而定

軍中當時是禁酒的,除了過年或月底的榮團會,連上會準備些酒品外,是不准買酒喝酒;島休半天出外,也不准喝酒的!收假回隊,值星官與班長都會集合收假人員,檢查是否喝酒,更不用說喝醉酒了!輕者禁假,重者關禁閉!
我留有一份當年營部發下的懲處令,有連長,副連長因連上士兵在外喝酒,未盡督導之責,被記申誡處分!
可見當時部隊是禁酒的!!

新兵跑5000也是落隊.在老兵一陣又踢又踹的調教下.....
跑5000公尺,對我們來說稀鬆平常,比吃肉還多!記得都是三路縱隊,由連長,副連長,輔導長三人帶頭跑;後頭由幾個體能不錯的士官壓陣,你說由老兵踢又踹的調教,這點我沒聽說過!!

有些事情都被誇大了,以訛傳訛,以至於傳說紜紜,偏離事實甚多!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77哨忠誠堡 
初階會員 


註冊 : 2007-01-22
發表文章 : 22
掌聲鼓勵 : 26

發表時間 : 2007-07-16
FORM: Logged


77哨忠誠堡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77哨忠誠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坑道連輔導長您好:

看來還是你們那個年代純樸啊!!
其實我說的事情確實是曾經發生過的!!
這些事情只能說是一種共犯結構造成的.
不過後來有新兵去申訴,關了一些人禁閉.
這些事情就慢慢沒有了.

其實會發生這些事情,有時跟老兵的素質和連隊主官管包庇的心態有關係.
就是這些害群之馬造成當時不當管教的事件層出不窮!!
那些半調子的老兵總是仗著梯次大小來欺負新兵.
我記得最清楚的就是當年連隊輔導長對寢室老兵說的一句話:
請老兵們就寢後不要玩太晚!! 真是讓我非常無言!!

部隊的事情往往就是這樣:很多的事情都被封鎖掉!!
但並不代表這些事情就不存在!! 您說是嗎?

不談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來回憶當年的一些點點滴滴吧!!
看到三營兵器連荒廢的照片,說真的讓我非常難過!!
我記得剛到東莒時,我們一堆同梯弟兄(剛好遇到老兵大退潮).
就集中在三營兵器連管理.

最好笑的是:那天竟然碰到碧海演習.整個兵器連小貓兩三隻.
我們一群新兵就坐在兵器連的集合場等待.
沒多久連上就煮了一大桶麵線給我們新兵吃.
因為新兵人數實在太多.我們在兵器連睡覺是分不同地方就寢的.
每次集合都要花很多時間才能把弟兄們集中起來.
有些弟兄居然是跑到三營KTV的儲藏室去睡.
沒想到在兵器連一待就是一個多月.直到西莒新兵隊通知報到.
我們才離開兵器連.

我對兵器連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們的中山室.空間實在有夠小的.
週四上莒光日還要借別的連隊中山室去上課才有辦法容納超多的新兵.
有時我們就跟兵器連的老兵一起出公差和操課.
60迫砲的砲操就是在兵器連集中管理時學會的.
所以後來分發到步兵連,那些砲組老兵就覺得奇怪.
你們新兵怎麼會跳砲操啊?這都要歸功那些兵器連的學長啊!!

我記得大坪市場是當年龍虎部隊蓋的.當時的指揮官是雷開暄.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jiin 
高階會員 

jiin

註冊 : 2006-07-06
發表文章 : 104
掌聲鼓勵 : 248

發表時間 : 2007-07-16
FORM: Logged


jiin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jiin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民國75年至76年在東莒的記憶
75年12月我接任三營營部連副連長,駐地就是銅像旁最接近大坪村的連隊,自強坑道旁的碉堡房間就是我住一年的寢室,剛報到連長返台受訓,就代理連長3個月(或更久忘了),起初輔導長是洪@修,後來是周@成,魏@宏,剛到東莒最無法適應的是太"茫"了,因為在西莒構工做205觀測所做了一年,東莒對我來說真是天堂,831就在隔壁在營部連搭伙,經常有一個胖得賽大象的軍中樂園伙伴,從寢室上走到伙房打飯,最好笑的對話是--
安全士官:小姐去哪兒!
小姐:去打飯ㄚ帥哥.
安全士官:腳步輕點我們副連長還在睡覺,屋頂會讓妳踩破壓到我們副連長.....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jiin
勝利坑道連副連長 
資深會員 


來自 : 台中
註冊 : 2007-04-25
發表文章 : 159
掌聲鼓勵 : 388

發表時間 : 2007-07-16
FORM: Logged


勝利坑道連副連長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勝利坑道連副連長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對了;一直有個疑問想要請教副連長:
請問你們那個年代有遇過漁船圍島或是水鬼摸哨的事情嗎?
我是有聽老兵說過:頂山下面的68哨以前有被水鬼摸哨過.
還有留下血手印.不曉得是不是真的?

有 一次我在頂山值戰情,半夜燈塔連緊急回報在靶場後方發現人影從海邊上岸,我立即向副指揮官報告,並調派勝利坑道(我連上)會同燈塔連在靶場一帶搜索,但是最後還是找不到人

我記的有一次莒光被大陸漁船包圍了3天3夜,當時全島提升戰備,所有人員管制外出,第一線據點所有人員就散兵坑位置,連上當時為第二線連,所有人員裝備都放置床頭,除了彈藥放置安官,統一保管,隨時待命執行戰備任務,但最後還是虛驚一場,不過當時大家都已有作戰的準備

聽老兵說:以前陸一特的三年兵都是變態.
銜接教育是新兵地獄考驗的開始.
當年不當管教是合情合理的.


75年時才取消3年兵,但是老兵還是比新兵懂的比較多,當時各級長官一直要求杜絕不當管教,若有發現是會連坐連及主官管,我不敢說基層連隊沒有這個現象,但是當時我連上要求老兵帶新兵,所有處罰 一律由班長以上幹部才可下達命令,在作銜接教育時都要由老兵先示範,嚴禁老兵不當管教,曾發生一件事情,當時60砲組的新兵在銜接上學不會,我責備了60砲組的班長,後來在晚上12點多一 位既將退伍的老兵,到我的寢室哭著向我認錯,他說是他沒教好新兵請我不要責怪班長,他會在退伍前,盡他所能把新兵教會,每晚我都會把連上所有衛哨查過,再到各寢室看過,往往都已一兩點,我才會就寢,我相信在連長及輔導長的用心下,我連上沒有老兵欺負新兵及不當管教的情形

沒料到副連長的時代竟是如此封閉?大埔和福正都沒去過喔?
你們那時應該有夜巡吧?


連上每月要輪值3次夜巡,大部分都是由連長與我帶隊(輔仔真好命),全島所有據點我都進去過,燈塔連及坪西連當時是3營防區,那些據點更 時常出入,74年到東莒時已經有好幾個據點撤哨,原因眾說紛紜,但是有一點大家特別交待,不要一個人進入大埔,所以夜巡時一到大埔我都是把整個部隊一起帶到大埔據點簽到

還有一些問題,下回我再加以說明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坑道連的輔導長 
資深會員 


來自 : 南投
註冊 : 2007-03-15
發表文章 : 650
掌聲鼓勵 : 1661

發表時間 : 2007-07-16
FORM: Logged


坑道連的輔導長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坑道連的輔導長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記的有一次莒光被大陸漁船包圍了3天3夜,當時全島提升戰備,所有人員管制外出,第一線據點所有人員就散兵坑位置,連上當時為第二線連,所有人員裝備都放置床頭,除了彈藥放置安官,統一保管,隨時待命執行戰備任務,但最後還是虛驚一場,不過當時大家都已有作戰的準備

記得應該是在76年四月份(?)霧季的事情,當時我已調到莒指部,站在政戰部集合場看過去,魚船由平潭一路排到閩江口,前後約有三排,入夜之後,魚火通明,煞是壯觀,私下戲稱"西門町";印象中,軍官M16都發下來了,隨身攜帶;子彈視情況,再行分發;每晚軍官連,集合點名,都得背著M16!
後來側面得知,老共在做魚船召集演習,演練萬箭齊發!

還在坑道時,記得是有把刺刀,隨身帶在身邊的時候!

連上每月要輪值3次夜巡,大部分都是由連長與我帶隊(輔仔真好命),
哈..哈...各有職責嘛!我可也參加過的,不知道是好玩?還是當家的,二當家的都不在,所以我帶隊夜巡?應該是正,副連長都不在家!才讓我賺到第二天可以睡到準備吃午餐!
記得有一回連長返台休假,副連到南竿受訓,郝伯伯來莒光視察,我奉營長命令帶隊到靶場,練習刺槍術哩!就見幾部吉普車呼嘯而過........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77哨忠誠堡 
初階會員 


註冊 : 2007-01-22
發表文章 : 22
掌聲鼓勵 : 26

發表時間 : 2007-07-17
FORM: Logged


77哨忠誠堡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77哨忠誠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看來副連長當年的領導統御執行能力相當不錯喔!!
副連長也許不知道:東莒一些後期軍官的紀律有些真的很爛.
有些連長帶頭跟著老兵一起喝酒打新兵的都有.
我那時服役曾有一位勝利坑道的連長因為犯錯被營長記滿三大過免職的.
也許在您那個年代這些事情聽來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不過卻都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搞到後來氣得營輔導長都罵這些連長是"爛貨".

接著來談談大陸漁船圍島的事情:
我那時剛下部隊還能驅離射擊.直到老番癲當總統時就下令不能驅離射擊.
弟兄們只能用石頭或是哨子驅趕大陸漁船.
這些大陸漁船很賊,他們後來好像也知道防區不能驅離射擊.
漁船就大搖大擺的靠岸在離據點不遠的海面上下錨停泊.
一停就是一個早上.

記得有次在69連部,永留嶼的礁岩後面躲著一艘大陸漁船一直停留不走.
我們連長看到之後就很不爽!!因為漁船是躲在礁岩後面用機槍射不到.
連長一氣之下不顧上頭的命令就打開軍械室拿出一門60迫砲.

連長親自示範用迫砲曲射來驅離這些躲在礁岩後面的大陸漁船.
就看到連長一個人在集合場上親自把60迫砲給架射好並調好射擊的方位.
然後就拿著一枚60迫砲的砲彈將砲彈投入砲管.
接著就聽到"沖"的一聲.迫砲就朝著永留嶼的方向飛去.
然後砲彈就落在在這艘大陸漁船旁邊的海面上.
果然過沒多久,弟兄們就聽到迫砲爆炸的聲響和海面上激起的水柱.
這艘大陸漁船大概是被嚇到了.立刻就起錨把船開走.
沒多久這艘漁船就消失在海面上不見蹤影.

弟兄們看到這個情形立刻鼓掌拍手叫好!! 連長也露出得意的笑容.
其實我也覺得為什麼要怕這些大陸漁船? 拜託!!我們是軍人耶!!
軍人本來就是守土有責.不然配置這些武器用來幹什麼?
所以我們對於後來上頭不准驅離射擊的命令非常不以為然!!

也難怪這些大陸漁船後來越來越囂張.三不五時的越界捕魚或是炸魚.
其實以前也有聽老兵說過:有些鐵殼船上面還裝有火砲.
老兵曾用機槍去射擊船身,卻聽到子彈反彈的聲音和火花.

記得有次在懷古的72據點站哨時,還看過整齊列隊的漁船快速通過東西水道.

他們是以每3~5艘的機帆船為一船團.擺明根本就不是在捕魚嘛!!
大概是海上民兵在操演吧?就眼睜睜的看著這些船團通過防區的海面
揚長而去.

接著來談談大埔村的事情.
其實大埔村在我服役時一直流傳著一些恐怖的靈異事件.
大埔一帶白天看起來沒什麼!!可是一到晚上就沒人敢一人單獨走.

聽以前守大埔據點的弟兄說:他們以前每次傍晚從大坪村洗完澡準備回大埔.都是叫計程車回據點.如果叫不到計程車回大埔的話.
弟兄們就聚集在一起走路,並唱軍歌來壯膽走回大埔各據點.
說也奇怪;當時各連隊早晚的5000公尺跑步也是會刻意避開大埔
這一帶的路線.能不走就盡量不走.

連夜巡大埔也是一樣,我們那時也是連長帶著整個隊伍一起巡大夥才敢前進.
由此可見大埔的奇聞異事應該不假.不然怎麼會一直流傳到現在.
福正 懷古一帶就不會有這種恐怖的感覺.(雖然也有一些奇怪的事情)
總而言之;大埔一帶真的是個非常陰森恐怖的地方.






勝利坑道連副連長 wrote:
對了;一直有個疑問想要請教副連長:
請問你們那個年代有遇過漁船圍島或是水鬼摸哨的事情嗎?
我是有聽老兵說過:頂山下面的68哨以前有被水鬼摸哨過.
還有留下血手印.不曉得是不是真的?

有 一次我在頂山值戰情,半夜燈塔連緊急回報在靶場後方發現人影從海邊上岸,我立即向副指揮官報告,並調派勝利坑道(我連上)會同燈塔連在靶場一帶搜索,但是最後還是找不到人

我記的有一次莒光被大陸漁船包圍了3天3夜,當時全島提升戰備,所有人員管制外出,第一線據點所有人員就散兵坑位置,連上當時為第二線連,所有人員裝備都放置床頭,除了彈藥放置安官,統一保管,隨時待命執行戰備任務,但最後還是虛驚一場,不過當時大家都已有作戰的準備

聽老兵說:以前陸一特的三年兵都是變態.
銜接教育是新兵地獄考驗的開始.
當年不當管教是合情合理的.


75年時才取消3年兵,但是老兵還是比新兵懂的比較多,當時各級長官一直要求杜絕不當管教,若有發現是會連坐連及主官管,我不敢說基層連隊沒有這個現象,但是當時我連上要求老兵帶新兵,所有處罰 一律由班長以上幹部才可下達命令,在作銜接教育時都要由老兵先示範,嚴禁老兵不當管教,曾發生一件事情,當時60砲組的新兵在銜接上學不會,我責備了60砲組的班長,後來在晚上12點多一 位既將退伍的老兵,到我的寢室哭著向我認錯,他說是他沒教好新兵請我不要責怪班長,他會在退伍前,盡他所能把新兵教會,每晚我都會把連上所有衛哨查過,再到各寢室看過,往往都已一兩點,我才會就寢,我相信在連長及輔導長的用心下,我連上沒有老兵欺負新兵及不當管教的情形

沒料到副連長的時代竟是如此封閉?大埔和福正都沒去過喔?
你們那時應該有夜巡吧?


連上每月要輪值3次夜巡,大部分都是由連長與我帶隊(輔仔真好命),全島所有據點我都進去過,燈塔連及坪西連當時是3營防區,那些據點更 時常出入,74年到東莒時已經有好幾個據點撤哨,原因眾說紛紜,但是有一點大家特別交待,不要一個人進入大埔,所以夜巡時一到大埔我都是把整個部隊一起帶到大埔據點簽到

還有一些問題,下回我再加以說明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葉綠素 
初階會員 


註冊 : 2007-02-06
發表文章 : 57
掌聲鼓勵 : 86

發表時間 : 2007-07-17
FORM: Logged


葉綠素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葉綠素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大浦有這麼恐怖?
當年好像沒這種感覺,
夜巡查哨時也是就和話務兩人走下去簽名,
唯一聽過的恐怖事件,
是大浦連長看到村民養的兩隻羊啃了他們剛種的樹苗,
那時種樹苗可是大事,
那連長二話不說,
當場掏出手槍將那兩隻白目羊就地正法,
村民的幹譙聲是挺恐怖的!
至於水匪.....
74年換防前是把我們整的人心惶惶,不過整件事撲朔迷離,誰也搞不清楚,反正就是有人上岸,有人開槍,也有人中槍,奇怪的是開槍的和中槍的是同一人,整件事唯一的影響是衛哨兵警覺性提高到歷史上最高水準,即使白天構工再累晚上,站哨時沒有人敢混,五七步槍換成了M16步槍和甲式步槍,最厲害的是平時和瞎子沒兩樣的海軍雷達都能"發現"青番港碼頭上有水匪出沒(雖然我瞪大眼睛搜索卻什麼也沒瞧見),就這樣在風聲鶴唳中等到阿寬和輔仔你們前頭部隊來接防。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77哨忠誠堡 
初階會員 


註冊 : 2007-01-22
發表文章 : 22
掌聲鼓勵 : 26

發表時間 : 2007-07-17
FORM: Logged


77哨忠誠堡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77哨忠誠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葉綠素你好:
看來你們那個年代站哨也蠻恐怖的喔!!
說真的;以前我們站哨也是一樣.
因為馬祖晚上是燈火管制.再加上據點陣地關閉.
據點外面更是一片漆黑.全靠狗來警戒.
尤其是半夜遇到起霧時,海面上有時會傳來大陸機帆船的引擎聲.
這個時候就要特別注意警戒.

以前就有遇過半夜悄悄靠岸丟包的走私漁船.
有些漁船體積還蠻大的.在夜色下只能看到漁船的輪廓.
還看過用水上摩托車或是黑金剛快艇之類的船隻來走私.
這些走私漁船很賊,快到岸邊時就會把引擎關掉再慢慢接近準備丟包.
如果這時候用據點探照燈去照.他們就會迅速溜走.

再來說個靈異故事:記得當年70哨正在打掉重建時.
因為構工要挖通道的緣故,70哨地面原本有三個白色小土丘.(墳墓)
因為挖這些通道會經過這三座墳墓.

連上的弟兄看過後,就在工地對帶隊監工的輔導長說:
輔仔,我們應該要燒香請示一下再開挖吧?
由於輔導長本人不太相信這一套.就堅持不燒香請示就叫弟兄們直接開挖了.

說也奇怪;第二天早上早點名,輔導長就掛病號沒來參加早點名.
弟兄們就覺得很奇怪,一問之下才知道:
原來輔導長當天就寢後,半夜突然莫名其妙發高燒一直不退.
臉色非常的蒼白.整個人像虛脫了一樣!!

懂得一些門道的弟兄一看就知道情況不對.趕緊去買了香燭紙錢和祭品.
立刻就到70哨工地那三座墳墓前面去燒香拜拜.請求好兄弟們的原諒.
說也奇怪;拜完後沒多久,在寢室裡發高燒的輔導長就慢慢的退燒了.
到了晚上,輔導長就正常的和我們一起吃晚飯.完全沒事一樣!!

當天連上很多的士官兵都有看到輔導長那張滿臉慘白無血色的臉孔.
把大家都嚇了一大跳.
懂門道的弟兄就說:可能是輔導長在前一天開挖通道要經過墳墓時.
沒拜拜請示就直接動工.冒犯了那些好兄弟才會造成發高燒.
也有一位士官在70構工時被地上直立的鋼筋插到屁股.
有時真的讓人不得不相信這些奇怪的事情.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第8頁 (共40頁) 前往頁面 第1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頁, 第4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