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靄  溫度:21 ℃ AQI:80  風向:風向不定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600 呎 能見度:3500 公尺 北竿雲高:800 呎 能見度:45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陳天興

陳天興友善列印



張貼者
大風 
資深會員 

大風

註冊 : 2003-12-26
發表文章 : 200
掌聲鼓勵 : 1319

發表時間 : 2015-08-05
FORM: Logged


大風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大風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山隴,能玩出什麼名堂來? --閱讀人次 : 3902

山隴的繁榮與熱鬧與否,在馬祖地區中絕對具有指標性的象徵意義和學術上的探討價值。若將其放大到整個縣轄裡的其他各鄉各島的經濟概況,是否一樣同步增長或衰退,大可相提並論之,且可做為必要的參據。

這裡幅員廣大,人口聚集約近2OOO人;中央和地方各行政機關學校單位等,大多數也設立於此,山隴可謂佔了地利與人和上之優勢而名之。但為何這麼多年以來,山隴人始終不覺得有啥特別喜悅或榮耀之處?而到訪的外來朋友或觀光客們,偏只能無奈的接受這麼一個「不來似可惜,來了又沒啥看頭與玩頭」(註一)的這被美稱為馬祖「天下第一村」的…?

我是山隴人,來談山隴事。念茲在茲的,無非是內心長時積留著有種不說不吐不痛快的矛盾情結,和一股莫名的憂思,所觸所激而來。

山隴的輝煌過去,但可見諸南竿鄉誌和連江縣志,無人可以任加抹除。但為何淪落至今的破敗、冷清、瀟然的境地?一條遭祝融肆虐過的也曾是以小吃店聞名的街巷,至今仍一片殘破,不忍卒賭,其也成了山隴村中最不堪的一個角落。

大環境的變遷,固然讓四鄉五島再也難以回復到那段重兵集結,滿山滿海隨處可見阿兵哥蹤影的年代;彼時,光靠著這樣一個二三萬軍隊的駐紮消費,多少馬祖人翻了身,聚了財,發了家;影響至今的,就是鄉鄉島島處處可見高樓大廈,如雨後春筍般,一起一起的高聳升向空中…。
但現在站在村裡,抬頭四望,原本廣闊無邊的天際,卻也被遮掉了一大半;其是焉,非是焉?其良也,非良也?

閩東之珠、海上桃花源、觀光立縣元年…,這樣漂亮動人的口號,一代接一代的,也鑼鼓喧天般敲著打著,老鄉大夥兒也快哉欣然地緊跟著後頭跑著,撒錢搞旅舍蓋民宿,一家家一店店地不落人後,「明天會更好」是始終不變的信念?
然自曹老縣長常順官派一任,加上第一屆民選的主政,緊接著由劉立群當政以來,經陳雪生歷楊綏生,到劉增應上台,已然越過了近三十個年頭之長,但山隴的繁榮與熱鬧,何曾有著大幅的變易,更優了?!更好了?!實情,非然也!

山隴之繁榮與熱鬧,必有葯方可救。僅就「地理」條件而言,斗膽在這裡道出一己之見解和主張,且也請老鄉大夥兒參酌參酌。

(一)
在現有防波堤外,靠原來26據點下方岬角處,加築一道長約200公尺的外堤(如圖1),如此內外二堤之間海域形成了外港區,平日停泊漁船、工作船或島際交通船等;颱風天時,則可有效的擋住南潮大浪,將之阻隔於外堤外,內港(堤)區必然水波不興,平靜如鏡。

馬祖高中的漁業學程實習船「馬中號」就近泊於港區,出海作業,便利十分;養殖學程學生,可於此開闢「實習養殖場」;未來,若「國立台灣海洋大學」在馬祖設立分校成功,「山隴白馬灣」海域則亦可成其相關學系的如海洋水文研究的基地,並和馬祖高中結盟互為教育夥伴關係,促進合作交流,助益教育發展和學術成長。

(二)
內港(堤)區則可開發成風帆、輕艇、獨木舟甚或香蕉船等海上休閑項目之遊樂區,一年四季幾乎皆可,只要不是暴雨狂風天。

除此,將內堤外側和接連「白馬公園」外沿岸的消波塊,一併移到外堤外供阻波破浪使用;此時則將內港區的公園外沿岸處加修美化成階梯形堤,隨著一日間之潮汐變化,可供人們便利的上下海中或戲水、或踩灘、或撿拾螺貝…等等親水活動(如圖2)。

再者,亦可將鄰近介壽消防分隊與介壽岸巡中隊前之海域,拉出長100米寬50米空間,外側布上防鯊網,規劃成深水區和淺水區二處,分供大人小孩或戲水或游泳之用。這二處單位前的沿岸路邊,設以具有海洋風情的垂鍊式欄杆,每隔15或20米距離,置放涼椅一張,供人早晚坐賞山光水色,與150米古典式長亭(如下列三所描述者)互為輝映,引生風格不同的情味。

(三)
近公園岸邊內的那道舊有的仿木棧道,改成具有江南風情意味的長亭,兩頭端則建二樓式的觀景亭台(如圖3-4),這樣一道長亭平日遮雨掩日不說,若適當距離加設坐凳,供遊人和鄉親歇腳、聊天、觀景皆有奇妙功能;更可充為諸如野餐、烤肉等大型活動的場地,將會另具風情意味:尤其,於濛濛細雨的三月天,於亭中倚欄望著春燕翩然翔舞,那一份濃濃的江南韻致和詩意,不全然來到了馬祖地界上…。馬祖在地年輕新人們拍婚紗照取美鏡,這裡也絕對會成勝地之一。

與仿木棧道平行且等長的水泥馬路,改以彩繪圖畫美化之(如圖5),並於兩端設置柵欄禁止所有車輛通行;此可動員介壽國中小的小學生們一起參與,揮筆共繪之;未來,可做為趣味遊戲比賽之類的活動之用;另者,靠近公園白馬尊王雕像一側的路邊,以等距設立如現時台灣各地公園皆備的各種型類的戶外健身器材(如圖6),男女老少大家都可使用;如此與馬祖高中運動場串成為一大而獨立的休閑、健身、娛樂、比賽的場域,其多功能的設計,使附加價值絕然大大提昇。

又,沿馬中運動場外圍到玄天上帝廟間這一條小徑,闢為以「縣花」九重葛打造出拱門狀綠色隧道(註二);中間兩側也錯落地擺上數張造型古雅的涼椅(如圖7),如此這般,此處不成為遊人外客和婚紗拍照者必選之地,也難!

(四)
鄰近馬祖高中海邊的「西環景觀步道」,闢建至今亦有三四年了,不曉得有幾人走過、用過?木造欄杆朽壞與地磚崩塌多處,無人聞問;山崗上的豬圈,依舊滾滾不斷地往海裡排放一波又一波的污穢物…

花了千萬大錢的一項工程,落到這般淒慘境況,見之能不心痛?此時,構想把「山隴白馬海灣」建設成多元功能水域,正可一塊兒收拾,將之整容為遊客必訪的休閑步道與婚紗拍攝美景之一。

設想如下。西環步道盡頭的那片沙灘與礫石雜處海灘,可將之純淨為沙質灘地,可做日光浴或其他小型沙灘活動。再者,從高潮線起到最低潮線止,其間設置一座約長50米寬5米的棧道,其須挑高離每月十五或三十的最高水面1米,如此可供坐憩眺望、垂約、繫泊輕艇、風帆和獨木舟等,更可變身成婚紗拍照取鏡的美景之一(如圖8);西環步道通往馬祖高中校園區內的這一大段路,沿途種植四季不同花開的,且耐夏旱耐冬風的植物花卉美化之;再者,由馬中運動場接連步道的原本階梯,棄之不用;因其既不便出入,又不明顯識別,將之外移至烤肉區平台外側,改建為平緩曲狀造型的階梯,一連步道,二接礁岩,如此就又把整個馬中運動場串了起來,和「白馬公園」邊的150米長亭式的休閑棧道,形成一條長長的功能多樣化的景觀步道,走山道、攀海礁,便利至極。西環景觀步道的價值和功能,此際必然完全改觀!

(五)
馬祖高中,因其校舍外觀甚蘊涵有馬祖傳統建築風情意味,也成了山隴社區中重要的景點之一。然其核心目標,固然著重於教育發展上,但其也不應然地可以置身事(社區)外;運動場雖已開放任由鄉親和各界朋友利用,唯其整個校園已和「白馬海灣」與公園區域形成不可分割的一環。

若可有心將校園予以相當的精緻化和綠美化,自將和整個區域連成一條多元殊樣的風景線;假日期間,適度的開放觀光客或外來者入校走訪留影;於是,其所謂「高中社區化」的面貌與內涵,就不單偏向於「留住」在地學生這一教育功能層次上,或能更加突顯其於社區中另種角色之重要!

(六)
馬中老校門對面的「枕戈待旦」照壁,是民國47年老蔣先生蒞馬巡視時特意手書,意在激勉前線戰地軍民勵精圖治,待有朝一日反攻大陸,還我河山!其與金門太武山麓「毋忘在莒」勒石相互映照著特殊時代下的深層意義。這兒,也是當年大專院校學生寒暑假戰鬥營和各界勞軍團體,以及參訪外賓等必訪之地;高呼「中華民國萬歲」之聲,也常不絕於此!現在,竟然淪為如棄婦一般,幾已無人垂憐關照之(註三),令人浩嘆再三…。
要說懷古尋幽,在馬祖地界上,這一處絕不可外遺(忘)於探訪或遊憩之風景線外;所謂馬祖深度知性之旅,「枕戈待旦」這座元始本尊照壁昂昂然可以排上檯面:叫第一!
所以,當然必然的,此處要以「戰地文化遺產」列入馬祖地區最重要的古蹟之一。要予以周邊景觀美化和道路路面改善,使之能融入「白馬海灣」與公園區中,成為不可分割或孤立的重要景點。

現在,其下方的新開建之「北極玄天上帝廟」香火鼎盛之況,似有超過了原是村人大眾們共尊共信之大廟「白馬尊王廟」之傾向;但此景,未嘗不好。此廟外觀當屬馬祖地區眾廟宇中,最顯宏偉氣派和瀟灑格局者;在不由然間,替山隴也為南竿鄉添了處可取景可參訪的景點之一;想也非在當初發願起念建廟者之設想中,會顯顯然地而成就了另一樁「美事」吧。

(七)
從福沃嶺「聚英路」到台灣銀行馬祖分行靠東側這一長段300多米的水泥圍牆,但可仿效新北市新店碧潭右岸的長圍牆般,將吊橋等沿溪諸多優美風景以彩色馬賽克原貌放大重現;是人來人往的步行其中,又見有另番風情意趣,與岸邊溪景搭了調,不有突兀。

咱們的,則可以把連江縣或南竿鄉的十大美景,一景一景的嵌入在這裡(如圖9);無論何人,於黃昏悠閒散歩,或清晨慢行紓心,走上這麼一程,必有奇妙體驗。

沿著原來的「勝利之路」大石岩(註四)分道,進到以前的幹訓班「中正堂」,則將路兩旁異常顯眼的幾座墓地栽植些風水植物,掩飾一番;「中正堂」之輝煌年代情境,無須再詳言之;但其歷史與文化上之意義,實在不宜一任其荒蕪殘破,如此不堪入眼;來到南竿鄉體育館,過馬祖高中,接連「枕戈待旦」照壁的本尊,此一路段周邊加種植栽或花卉改善美化,如此又和玄天上帝廟、白馬公園串了接來;一條美麗的道路,又於焉燦然而成。

(八)
於馬祖酒廠前十字路口和聚英路口,各設一座進村的入口意象造景;其外貌當有所創意十足與顯眼突出;而非現在於中隴路段的晾在路邊的石塊,其像石敢當的又不像的,長久被雜草遮掩的不知為其何物,卻又無著該有的指向功能和造景美感?

其實,馬祖酒廠的門庭面貌,始終不夠起眼。其既然是縣府的金雞母,可以有所獲益盈收的一營利事業機構,首要的就是得把自個兒的「容顏」打理的煥發動人;廣告宣傳的效果追求,不原就要如此從「大處著眼,細處著手」?瞧瞧金門酒廠前的大酒瓶意象造景,大老遠的便可一目了然,雄偉氣勢也從中大放而出,看倌見了誰不為之吸引,激生非一睹芳容不可的願想?

所以,就著要新造山隴入村意象造景的同時,馬祖酒廠的何不花些小投資,將眼皮子前的那座圓環,改造成下為三叉腳的透空的基座,與中為三層高(約10 米)的支架骨連體,頂上設計為徑圍至少3米的大飛碟或大轉盤,其內固定標示著去山隴、牛角、福澳三村莊和南竿機場的道路指向;碟或盤的中心處,聳立了個「馬祖酒廠」大大的意象造景;白天,其景象要能遙而見之,明乎其指;夜間,更要閃閃發光,燦爛奪目;此際,馬祖酒廠的身影,不就搖曳生姿了起來,其會遜於金門酒廠的大酒瓶?

(九)
黃湯數杯,就著小菜,幾位友朋一桌小酌,話聊天南地北,是人生中必有的樂趣之一;山隴,當然是許多老鄉和外地來客們首選之地。此處,小吃店林立,可揀可挑的美味也多;夜裡享用宵夜點心,也不憂無處可以落腳,會挨著空腹,飢腸轆轆到天明。
但這種境況總不免有些疏離鬆散,不能有聚集人氣營造熱鬧景象的效益。若能闢建一條所謂的「美食街」一類的,就可致之。現在白馬公園東側的臨時市場的攤位和房舍,若可將之進一步的整體規劃成小吃街,當可轉身成另種「馬祖夜市」的永久地,與未來的「白馬尊王宗教文化園區」構成互惠的芳鄰關係;則廟宇香火裊裊不熄,而小店來客綿綿不絕,一如台中大甲和彰化鹿港二座天后宮般,宮門前的市集,人聲鼎沸,熱鬧非常。神明招財運,果真有靈驗。

(十)
山隴村中三大社如嶺南陳氏宗親會、文石陳氏宗親會和集興社,三大廟宇管理委員會有白馬尊王、玄天上帝和邱元帥,以及山隴社區發展協會等民間社團組織,除統一提案如本文所列舉各項改善措施,供政府機關籌劃執行外;另先得要能放下身段,去除各自為政的「山頭」意識,主動積極集會謀思如何利用民間可用之動力和資源齊心合力共同以打造「新山隴」風貌為鵠的。
諸如,建立環境維護之共識,由各社成立各自「環保義工」,按月輪流勤務,並予以成效評比,形成良性的競逐模式;「大家的山隴,大來一起來」動手將村中街道巷弄影響人車通行之車輛等,停置擺放適宜之位置;自家門前左右有礙觀瞻的雜物器具等,一一收拾盡淨,使整體村容煥然一新。
這些無須借助政府機關便可自力解決的事務,若不能由己身主動性的作為開始,其他的也甭談了。
但「山隴人」能自甘於這樣?任讓「天下第一村」之昔譽,蒙塵了經年又經年,而不見其光芒何在之難堪,豈能再這般頹然黯淡下去…

綜上所論,想來此一主張與構思提示於眾人眼前,必有異議之聲迭起;或謂怎可獨厚山隴一地,偏愛介壽一村?但請細瞧一番,僅以現今村內的陳氏二大家族嶺南和文石概況為證,「原汁原味」的山隴人(註五),於村中總人口比例不會超過一半;早年移往台灣的,回流定居的依然不多;現在外村、外鄉與外地遷來的,早就同居共住經年,是山隴人也不是山隴人,但隨各人意思名之;不過,若說此地本村如同美國紐約市,是個種族的大融爐,亦不過喻。

所以,搞好山隴,重現昔日之繁榮與熱鬧,並非只有山隴人獨享獨受,此理已明明然也,無須再多言析之!
況且,在馬祖境內打理好一處造訪探勝、流連逗留、休憩利用皆會高高上升的觀光勝地,同時使其成為在地文化底蘊豐富多樣的典範,誰曰不宜?!

生活中的美好,和日子裡的幸福,不會憑空由天上掉下來。於人,是在想與不想間;於事,是在為與不為中。
夢想,從來沒有不好。可以成真的夢,則何不做他一場:轟轟烈烈?!

完成一樁大建設,不必計較於一己之任內可否達成,或必須攬功於自個兒身上才為之;有此識見,才顯得偉大、了不起。山隴白馬公園,由最初劉立群手裡將南竿機場土方移來填海,到陳雪生任內搞定那一道防波堤(註六),和整個園區的建設,都是如同接力賽跑步般,一棒交給一棒,才致之。故當政者能如此設想和作為,才配稱做人有氣度,也將於未來的丹青上博得個「高明」之誇耀。

是爾,從劉增應縣長這一任期中提出構想和規劃,到爭取到經費後的工程招標發包,再至完工啟用,必然要有一程長時期的努力和奮鬥,本屆任內未必全然可成。
除此,由地方依權責和資源設謀之外;中央的交通部觀光局馬祖風景管理處,更不可置身事外!打造一個優良的風景名勝,本就是當年馬祖老鄉們戮力爭取變身為「國家風景區」的最大初衷。意欲與金門有一別高下之意味,更想藉此翻轉馬祖的瀟條景況,此乃大眾心知肚明之事;此際,其又怎可視若罔聞,不與合計,恁自擺出一副淡定模樣:關我何事!?
由是之故,有權在握的任何一個人,但若能敞開胸襟,著眼於鄉親大眾們長遠之利益和需求,則何不瀟脫一點,能否憑之連任成功,或能否就此高昇騰達,均非關緊要也;但有心思與理念造福地方,馬祖地方歷史中的這一頁當然會有增應這一則「不凡」的紀錄(或其他的相關關鍵人物);就如從曹常順的馬祖第一位老鄉當縣長起,遍經了劉立群、陳雪生和楊綏生四任,每一個人的功與過,都會昭然於史筆下,一樣少不了!

今天,放敢提出這樣一個異常花錢的構想,也無非反思於自己是個土生土長的山隴人;山隴的好和不好,都會在生命歷程中,留下一記擺脫不了的大烙印:是遺憾或稱幸,未可預料。
而又忝為「山隴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一職,經過了二年多的深刻體認,是有「社區營造,何其不易」之嘆(註七)!單憑咱們一夥十來位理監事和工作夥伴們,是必然打造不出什麼輝煌成果的。
故,不藉著政府機關的龐大資源和可以施展作為的權力運作,光我一介民間社團的小人物,豈能如孫行者般擁有72變的能耐,變山變水變江山?

文末,且以大陸北方某省的諺語自況:騎老鼠,耍麥芒,小兵小馬揮小槍——能幹得了什麼大事?!

註一:
山隴,實在沒什麼看頭與玩頭;街景(村容)絕然不美,「蔬菜公園」也不堪看看;山景不優,東西北三面山「土饅頭」一落落(馬祖地區中最顯著也就礙眼的);海景不良,沿岸步行棧道與碼頭設施,同等簡陋草率,更無美感可言;而「白馬公園」造景並無地方特色,吸引不住觀光客或外來者停駐或逗留;是漁港,非漁港,有點像「三不像」的港;想戲水,也無處可以方便去…。

近年來,各鄉各島各村幾幾乎皆曾登上了國內外各種媒體的專題報導版面上;但若說旅遊尋芳或主題探訪推薦,So Sorry ! 山隴沒有,介壽不見。近如蘋果日報104年8月1日星期六副刊E1版,全版所披露的「馬祖南竿漫遊老聚落」為例,牛角、津沙二地堂堂然走到鎂光燈前;而山隴這大村,則僅只有那麼一張介紹「龍之悅」民宿客房而已,其他的全部如隱形不見…。山隴人能不吃鱉,能不叫苦,唉聲嘆?

但看現在一車車拉到村中的觀光客們,走走走地,晃晃晃的,頂多半個鐘頭,就閃閃閃了,上車走人啦!山隴,何其不配為馬祖「天下第一村」之令譽呀!

想當年,那美稱為「逸園」的海水浴場在山隴開張啟用期間,夏季裡日日人頭填滿海…;那時節的少年郎等是如今的壯老漢們,一身翻江倒海的水性,個個不都就由茲磨練了出來。
那些年裡,山隴街景的繁榮與熱鬧,最典型的寫照,莫非「掬水軒冰菓店」和「美美照相館」二店不可;日夜裡人氣之旺,與今下情況相較,真真是「不可同日而語」堪形容之。只是,其景此時徒然成了一抹追憶…

註二:
「枕戈待旦」照壁原先的階梯是西面開向,與最初時代的「縣立介壽中心國民小學」東向校門正對;那時景觀較現在移位後的階梯開闊許多,氣勢格局上也相對顯著不少;後來主政者決議,將馬祖高中遷至本處。
然因此地山明水秀,風光甚優,一時之間,也成馬中學生清晨在此走讀英語,大聲背誦國文的用功上進之地。
未久,不知何輩高官出了主意,將之向北偏移;再不久,又有某高層指令下達,於福澳「林投姐廟」的山崗上,修築放大版的「枕戈待旦」照壁…。於是從此,山隴的這座本尊,就如此這般的…

註三:
以綠色植物和繽紛花卉,打造綠意濃蔭、花香飄揚的「創意隧道」最佳典範者,有早年異常聞名的台中亞哥花園、台北市的榮星花園、台東縣的濱海公園與台北市內的植物園,每教遊人流連忘返。除此,台北市新生南路一段「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所轄的「公務人員人力發展中心」內小花園,也有這樣一道綠色小隧道,均散逸出不俗的雅致意境。

註四:
「勝利之路」大岩石原本鑴刻有白底紅字「勝利之路」四字,草書之筆觸,蒼勁流暢靈活,是早年許多人留影之地;也是那個年代裡馬祖防衛司令部「幹訓班」培育基層幹部人才的最佳精神寫照。可惜,地主索了回去後,將之敲除淨盡,換身為所謂的「蓮花岩」;但亦不知其名出自於何處?

現時,由「山隴社區發展協會」日日派人於此打掃周邊涼亭等環境;而馬中對面「枕戈待旦」原始版的照壁,也一併列入了本會的景點維護區之一;又且,於今年三月間提出申請改善景觀計畫,現由縣府觀光局和建設局聯手接辦之中。

註五:
從俗以淺白語彙形容山隴人;所謂「原汁原味」的山隴人,係指自第一代由福建
渡海前來馬祖山隴開基立業的祖先輩們,而其子子孫孫們也相傳了數代,到現在
猶未離開故土的山隴人稱之。

註六:
記不清是哪一年夏天裡,於陳雪生縣長任內,恰有某一強颱來襲;山隴澳口外剛修築竣工啟用的這座防波堤,首回面臨著重大的考驗。颱風臨境的那天下午三四點,正是風狂雨驟的大勢頭,某我獨自站在馬中舊學生宿舍(現在的學生餐廳)大門下,拿著相機拍攝這道防波堤遭到巨浪一陣陣衝擊的景況。

未久,見著陳雪生老縣驅車來到學校,也從遠處「關切」著這一防波堤的安危。那時,我與他二人同時觀看著濁濁掀天大浪,一波波地翻滾越過防波堤,打向內海灣…;約摸過了十餘分鐘後,雪生老兄跟我講了一句話:楊基(綏生),始終不以為然這道防波堤的功能有效。老弟,你且一起當個見證吧!

這一座防波堤,確然護住了山隴村莊內的安全;未再遭到如過往的風颱大水,竟可長驅直入地,一路淹到「品樂百貨」店中去的慘況…。

註七:
社區營造,發端自歐美先進國家。台灣大概從十幾年前開始引進這種概念;大都會中與鄉鎮裡,處處可見「社區發展協會」的紛然成立。然而,經營有良好成果的社區,固然不乏多有;但與歐美較比之下,咱們要努力的路途,仍很遙遠漫長。
人家可以「過問」鄰居門前地坪上的草過長,未修剪影響觀瞻,而不會橫遭白眼;一個社區(生活區)內,房子外觀、色彩、型式、高度等等,大家均有共識,齊一相容相搭,相映成幽雅美景,不搞突兀怪異惹人嫌,其或可被法規所不容而取締之。

但咱們這兒公共區域,可以大刺刺地逕自打晾一家子大小被褥,曝曬男女內外衣褲;房子要怎麼蓋,誰管得著?老子有錢,最大;會吼會罵,稱強。
故咱們搞社區營造的徒子徒孫們,只能弄些小鼻子小眼睛類的事兒,顯顯沒「打混混兒」去博著一個「浮譽浪名」罷了。至於,高遠目標與理想,美化優化社區景,甭去奢想。人生真苦短,萬事莫強求;且留給自個兒心靈上一點點「喘息」的空檔吧!

◎圖片來源說明:
1.南竿機場(山隴全景)、古典長亭與涼亭和其他相關照片,均擷取自網路。
2.山隴白馬海灣與白馬公園等周邊景觀,由陳書儒先生提供。























  已有 14 位網友鼓勵
陳天興
游桂香 
資深會員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5-10-02
發表文章 : 82
掌聲鼓勵 : 381

發表時間 : 2015-08-05
FORM: Logged


游桂香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游桂香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天興兄︰為你鼓掌10鐘。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游桂香
大風 
資深會員 

大風

註冊 : 2003-12-26
發表文章 : 200
掌聲鼓勵 : 1319

發表時間 : 2015-08-05
FORM: Logged


大風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大風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謝謝游姐鼓勵!希望福澳社區發展協會能在妳的努力下,也會有一番美好作為.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陳天興
軍事迷 
中階會員 


註冊 : 2014-11-19
發表文章 : 33
掌聲鼓勵 : 90

發表時間 : 2015-08-06
FORM: Logged


軍事迷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軍事迷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山隴做為南竿首善之區的榮景,早已蒙上了陰影,因為中華電信和郵局大樓都快蓋好了,在政府機關方面,觀光局.建設局和文化局都已搬遷到清水村,清水村藉著福清步行道連結,清水+福澳已經成為南竿的副都心,此消彼長,如果山隴再不努力,再過幾年被取代的可能性不是沒有,因此山隴已經不是景觀改善的枝節問題,而是結構性的都會區功能正在悄悄地轉移和進行中,留意了!!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