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6 ℃ AQI:124  風向:06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4000 呎 能見度:6000 公尺 北竿雲高:15000 呎 能見度:60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曹常璧

曹常璧友善列印



張貼者
曹常璧 
資深會員 

曹常璧

註冊 : 2005-09-16
發表文章 : 246
掌聲鼓勵 : 2081

發表時間 : 2016-12-04
FORM: Logged


曹常璧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曹常璧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謝目蓮』 --閱讀人次 : 981

對母親的記憶與思念之三:

「一路跪拜,不求功名富貴,只求平安喜樂。」

先母一生聰慧過人,她雖沒有上過學,但她勤於學習,專注細緻,有過人記性並學以致用,印象中她好像懂的事情好多。童年時頑皮的我們做錯事被發現了,她會講故事把我們訓一頓,如「薛剛反唐,家人受殃」等,告誡我們行為不要讓家人憂心。我喜歡歷史,喜歡詩歌也許是受她默化的影響。民國六十年她來台灣醫病,一個人旅遍台灣,典成伯母說她「『褔州人』妳一人到陌生的地方,妳不怕迷路走失?」她回答說「路是長在心裡、嘴上,沒有那裡可以困住我」,不恥下問,膽識過人,不怕生,好挑戰。這也許是與她幼年時生長在福州大都會區有關聯吧。

民國六十二年七月中我參加各種聯招後回馬祖,一是準備放榜另則尋找工作謀生計。在國大代表曹順官叔叔介紹引薦下,由馬祖政務委員會分配到東引救指部去「養豬、種菜」,鄉長林守基先生負責我們職前訓練期間的生活照料。對這群來自異地的青年言,能安身學習誠屬不易,然守基鄉賢早已登列仙班,千言萬謝已不可及,僅以心香一片,遙遠祝禱。馬高第三屆應屆畢業生在地就業,卷起衣袖生產勞動,也蠻像對岸大陸的知青下鄉。

八月份招生放榜,錄取政戰學校通知單寄到我家,同時考上的同學中還有典亮、典慶、爾湘等,以後才知道去報到只有我一人。先母運用軍方通訊系統告知消息,碰巧有一航次要經過東引到台灣,先母不放心帶著入學通知單暨我的單程出境証(註一),親自到東引交付給我,要求一定要去報到。此時,我心早已想到外面的世界去闖盪,留在馬祖工作已是生涯規畫上最後選項。但民風保守的宗親有多位批評先母心好狠,如此逼迫兒子去從軍。無風起浪三尺,流言蜚語四射,我想先母一定承受極大的壓力,並忍受別人對她異樣眼光。那時,東指部高主任還召見嘉勉,贈慰問金一千元,從此就開啟了軍人生涯。

民國六十三年祖母已經漸漸地癡呆,先父腿疾又犯,養的豬隻都生病,人病豬也病,諸事不順,先母求神問卜結果說是早年祖母許的「目蓮願」未還,現在家境已經不再清寒,神來討願,這是警告的前兆,又說如許願未還會禍移後代。先母聽後非常震驚,四處查詢追問緣由。宜正表嬸告知說曾聽祖母談過,以前起順祖父抽大煙敗光家產,為躲避債務逃離到內山,據說以拉人力車維生,獨留祖母及父親倆人,守護著一無所有的家,山窮水盡,生活著實困厄,祖母曾於年後正月廿九子夜點香三支,向蒼天許願祭拜,說「如果有一天日子能安生,一定答謝。」這是馬祖人所稱的「目蓮願」。

為了還願,先母到基隆「一心佛堂」拜訪同鄉主持,向他說明來意。主持說要以「三步一拜,五步一禮」來回敬神明,這樣的誠意是讓任何神明都會感動。先母從佛堂請回目蓮普薩香火袋後,每月初一、十五在家吃齋、上香、拜拜、祝禱,等待次年中元節到來。先母告訴我說「這是她小時後,外公帶她去福州鼓山湧泉寺所見的拜山景象。」

六十四年八月,酷暑,為還目蓮願,先母在家吃齋一星期,從牛角六間排家中沿山線馬路,展開跪拜行程。身著藍色套裝,身背點燃長香,掛香火袋,走三步向前撲地磕頭跪拜,走五步轉身向後合十鞠躬行禮,心口唸『謝目蓮』,整整拜了一天到馬祖港,從牛頭拜走到牛尾(註二),這樣敬謝神明舉措在馬祖是從未有過的,至於以後有無來者則不得而知。

在馬港等待了一天,典桂伯那時在天后宮當廟祝,先母就在該處行腳打尖。次日凌晨三點開始登艦作業,聯檢人員告知不可在艦上燃香,先母向蒼天禱告說「要過江過水無法點香敬請寬宥」。登陸艦在海上行走十六小時,晚上十點達基隆港,我向學校請假到碼頭迎接,看到先母疲累狼狽的樣子,內心一陣酸楚,熱淚盈眶,不敢語問。我喊聲「依嫂~」(註三),眼淚不自主流下,先母要我禁語,細聲說「莫講話」。登岸後行程,由我背香袋及包袱,默默跟在後面,先母向基隆安樂區的「一心佛堂」沿路跪拜到廟的大門,原本喧騰的街道見到斯景也瞬間的安靜下來,我們在安靜的街道上拜行著。皎潔月光如洗,照在基隆市區特別的透亮,山頂上觀音菩薩慈眉善目手持雨露凈瓶俯瞰著大地,也穿透我悲泣的心。忽然間飄起細雨,母子兩人拜走的滿臉雨、淚、汗水交熾。在基隆做完法事,先母回到平鎮家中,一進門就病倒了。

「眾生渡盡方證菩提,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先母一生可為曹家這一厝,吃盡萬苦,渡盡千劫。謝完「目蓮願」,家道應是否極泰來!但事與願違,六十五年先父換後的寬關節疼痛加劇;六十六年我畢業分發,先母到天后宮為我求的籤運是「李世民遊地府」兇中帶吉是有驚無險,我被分發到特種部隊也確符合籤意;六十七年祖母父親先後過逝。全家逆風破浪而行,這一波大浪終於翻過頭去了。先母仍心存感恩謙卑,謝天謝地謝神明,無怨無悔無自己,明心見性,心存感激。

「謝目蓮」在家鄉視為隱諱之事,甚至會被替身拖累,做者不語,旁者不問,先母不避諱將「謝目蓮」做的感天動地,一切盡人事後聽天命,以「面對他、瞭解他、處理他、放下他」去完成,跪拜的過程迄今還不時在我午夜夢中閃現。



註一:戰地政務下,金馬外島地區居民離進都要「出入境証」,也就是路條,「走路要路條」,那年代我們罵對岸話,活脫脫我們也曾如此生活過。

註二:南竿鄉島形像一隻在奔跑的牛,復興村舊名牛角是屬牛頭部分,馬祖村則是牛後腿部分,從復興村到馬祖港全程十餘公里。

註三:先母一直認為自己命薄,生五男三女存一女三男,終其一生,我們喊娘她不會回應,痛哉!



  已有 8 位網友鼓勵
牛角鈴鐺 吉祥平安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