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5 ℃ AQI:  風向:05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5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6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林金炎

林金炎友善列印



張貼者
林金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4-28
發表文章 : 146
掌聲鼓勵 : 1045

發表時間 : 2016-11-15
FORM: Logged


林金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林金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由軍統閩北站談王調勳的崛起 --閱讀人次 : 1530

  四○年代的馬祖,有一個神祕的單位-「閩北工作處」,因緣際會,林蔭成了第一任處長,該單位由抗日時期潛伏偽軍中的「閩運直屬組」演變而來。它的始祖就是「軍統局閩北站」的延伸。主要的工作任務是佈線民、抓間諜、派員潛入大陸騷擾沿海、潛伏、突擊、搜情、策反等工作。
  記得曾活躍在馬祖歷史舞臺的這群人嗎?第一批有戴仲玉、卓高煊、陳拱北、王調勳、魏耿、林滄圃、林蔭、王仁貴……。另一批有余阿楻、林義和、林震、張逸舟、鄭德民、翁尚功……。一批打著「抗日救國」,另一批則是「和平救國」的旗幟,都是救國,在馬祖島嶼與海域,演出一齪齪悲喜交織的戲碼,高潮迭起,一批演員謝幕了,另一批演員粉墨登場。

一、福建軍統之始
  軍統是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的簡稱(英文縮寫為BIS),這是抗戰時期的產物,由「中華復興社」演變而來。「復興社」有「國難當前,復興除奸」的號召,長期被人稱作「藍衣社」,其外圍組織是由學生們組成的「抗日殺奸團」,暗殺漢奸,行刺日偽高官,毒殺或誘捕軍閥,其行動一直由該社特務處負責執行。
  對日抗戰期間,軍統局的戰鬥目標是日寇和漢奸,組織像蜘蛛網密佈全國各地,特工人員分佈在軍隊、警察、行政機關;也以監聽、搜捕、消滅異已,以實力派人士為主要任務,像戴仲玉(曾任永安支社書記,來台曾任福建省主席)、卓高煊(曾任福州支社保安科科長,來台任第一任台南市長,福建省府秘書長等職),都是源於該系統。套句戴笠(原名戴雨農)的話:「軍統是領袖的耳目,是革命的靈魂。」
  民國23年,陳儀任福建省主席兼綏靖主任,再兼25集團軍總司令,負責福建軍政及防務,用浙江幫人才控制了福建省各廳處。但退役閩籍海軍陸戰隊將校們,此時提出「閩人治閩」計畫,欲驅逐福建省主席陳儀(浙江幫),於是廣佈「線民」,甚至搜集地方政治人物動態等等,錯綜複雜的鬥爭,瀰漫在福建政治圈。
  閩軍統局賀耀祖任局長時,戴笠為副局長。設閩北、閩南二站,以莆田、仙游、晉江、惠安為界,閩北站設在福州市大根路21號。管轄閩東、閩北、閩中地區,下轄福州、福安、莆田、南平、建陽、海疆組與行動組。閩南站則設在廈門,站務組織初始簡單,發展到後來和省保安處諜報股合成一體,分工很細,有副站長、督察、書記、譯電員、文書、編審、收發、交通、會計、外勤等,站之下設數組,福州警察局特務組成員如:毛森(蔣中正夫人毛福梅同宗、戴笠同鄉)、王調勳、魏耿(原名魏光增,號柴魚,古田人,曾任福州市警察局特務組長,共黨蘇維埃政府第7團團長,認識葉飛,民國28年,臨禮特訓班受訓,回福州接任特務組主任之職,海上保安縱隊副司令、福建反共救國軍閩北地區第119縱隊司令、國大代表、屏東福建同鄉會理事長)都先後擔任該站組長。其外圍還有情報組,像當年的王仁貴(曾任海保縱隊支隊司令)、周可寄(閩北站馬尾情報據點組長、東海保安縱隊支隊長)都是組員。
  嚴靈峰(連江黃岐人,莫斯科東方大學畢業,29年接軍統局沿海區長,來台後為蔣經國幕僚,國安會廳長,國大代表)擔任站長期間,在福州佈建組員鄭德民、蘇駿駒和長樂人林滄圃、陳瑞麟下海,與海島的偽軍勾結,發展武裝,他們在海上取得偽軍中重要地位和權力。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美軍參戰,配合美國盟軍的行動,成立了「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簡稱「中美合作所」,福建設東南辦事處,下轄情報站、氣象站、並成立特訓班,為軍統訓練美式特務,課程有特工常識、情報學、審訊學、爆破學、密碼學、擒拿術、偵察術;施以技術訓練、船艦識別、地圖圖表研讀、氣象觀察、情報蒐集、政治課目,工作原則以公開掩護秘密,以秘密指揮公開。
  民國35年3月21日,戴笠搭飛機空難,7月,軍統局宣告結束,其秘密核心部分改組為「國防部保密局」,由鄭介民接局長,毛人鳳接副局長,後又改為國防部第二廳,此時毛人鳳接保密局局長,鄭介民接第二廳廳長。
  有關軍統特務滲透偽軍策反,在國史館出版:《戴笠先生》與《抗戰史料彙編中》,針對《軍情報告》、《經濟作戰》、《忠義救國軍》、《中美合作所的成立》,對於軍統局隸屬機構等,記述甚詳。(待續)



  已有 8 位網友鼓勵
林金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4-28
發表文章 : 146
掌聲鼓勵 : 1045

發表時間 : 2016-11-16
FORM: Logged


林金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林金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二、閩北站說從頭
  軍統局閩北站與馬祖的關係,在於列島受日寇扶植的偽軍控制,日寇以此島域為跳板,侵略福建沿海,閩北站成立軍運直屬組,派員滲透偽軍,搜情資與策反。
  擔任閩北站站長先後有鄭寰雄(約在民國22~23年,福建浦城人,黃埔軍校4期)、卓飛(於24年5月起,福州東門人,黃埔軍校4期,他調後,由軍統秘書毛人鳳同族毛森接充)、張超(26年前後,長樂人,曾入黃埔,但沒畢業,後被陳儀槍殺)、嚴靈峰、林錚(31年3月)、張子白、王調勳(於33年,原福州高警室主任)擔任站長。
  該站主要工作內涵:收編民軍,滲透偽軍內部,搜集日寇情報,加強策反工作。吸收學生、公務員,除了送往「臨禮特別訓練班」接受專業訓練成為職業特務外,也吸收外圍人員,以試用3~6個月名義,酌給津貼,這些吸收的成員,都要填寫履歷表,填載姓名、化名 出身、參加社會團體、黨派等表格,另附加誓詞、簽名等。
  初始閩北站跟省內各機關如:福建省保安處諜報股、福州警備司令部稽查處、水警總隊偵緝組等多有關聯。另外,福州郵電檢查所,福州綏靖公署情報處也來往密切,該站在福建北部各縣設組,如南平組、寧德組,那時的陳拱北(即陳之樞,曾任大陸連江縣縣長,42年任馬祖閩東北行署主任兼第一任縣長)曾接掌閩北站南平組組長。民國31年,發展軍運直屬組,福州警察特務組組長毛森調去浙江,就推薦王調勳繼任組長(後由魏耿繼任),恰於此時,沿海區聯絡指導南竿塘張逸舟匪部的「軍運直屬組」,被歸於閩北站聯絡指揮。
  閩北站於民國27年第一次福州淪陷期間,軍统王仁貴就潛伏在福州,擔任搜集情報工作,王特訓班畢業後,由閩北站調往南竿塘偽軍林義和部軍運直屬組工作,實習情報,屬潛伏情報員,也佈建組員林滄圃任白犬島偽軍參謀長。他們明受僞軍指揮,暗參加軍統組織,目的是把偽軍中的幹部吸收,同時在偽軍中成立祕密電台,進行活動。他們也都領有福州警備司令部稽查處工作證,充當兩面人的工作,軍統對於偽軍剿撫兼施,與日寇三方在海島拉扯,軍統透過閩海島嶼偽軍,探查日寇在閩海區域動向,佈建偽軍蒐集情報,或展開情報合作商談,偽軍本就沒有什麼政治傾向,也樂意與特務周旋,甚至牽線、掛鉤、靠攏。偽軍是投降於強勢日寇,雖受擺佈,基於生活生存,但不乏有良知者,與軍統閩北站軍運組暗通款曲。
  閩北站軍運直屬組在偽軍部發展組織,吸收組員,包括偽軍張部的李雨丞、張逸舟,林部的林義和,粵境大澳島翁尚功等等皆是,這些閩運組長遊走各偽部間,也撈了不少好處,因利之所趨,勾結日偽,久而久之,也做其投機生意,營私走私,販毒賣毒,以致於鴉片、嗎啡充斥沿海各縣,這群因有特殊工作證、通行證的掩護,藉潛伏之名,避開軍警和縣卡的檢查,時而是軍統一員,時而是偽軍人員,良莠不齊,而且閩北派和閩南派之間,也相互鬥爭。
  林錚任站長時期,積極佈置恢復各地潛伏情報組織,並運用林戟、周贊樞等人前往南竿塘與林義和接觸,但正往來洽談時,林卻已被張逸舟部併吞。林錚因收漢奸賄賂,被調往重慶,再派張子白為閩北站長(後也因借勢經商,招搖舞弊,被扣押),這時福建省政府設立調查室,易珍接掌主任,他向軍統局建議,把南、北兩站併入調查室,但時任副站長的王調勳堅決反對合併,王認為等抗戰告一段落,調查室由永安遷回福州後再談合併。
次年,發生日本偷襲珍珠港事件,美軍參戰,美軍成了盟軍,壯大了國府抗日的聲勢,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成立,由戴笠任主任,美國海軍中校密而頓.梅樂斯為副主任,王調勳與此時兼任中美所東南第三指揮站站長。

三、王調勳的崛起
  王調勳不是軍旅出身,屬保安體系的一員。從抗日到國共內戰期間,游擊隊,自衛隊,烽起雲湧,海島偽軍也各佔山頭,首領稱呼「司令」官銜者,比比皆是,這是特定歷史條件下出生的怪胎,有別於正規軍的軍階,如:尉級、校級、將級。時勢造英雄,國共內戰內耗期間,成就了王調勳的名氣。
  王調勳,福州下渡人,民國22年參加特務組,是名通訊員。24年被調往盧山中央軍校特訓班受訓,26年回福州,充特務組副主任;27年原主任毛森調浙江工作,他升主任,此時特務組辦公處移設福州南門兜,組務工作重點在吸收青年學子,以讀書為掩護,暗行監視,即「線民」工作,此時期,全國分成三區,即國民政府統治區、解放區、淪陷區,相互牽制。
  民國28年,王調勳調上海淪陷區,又和毛森工作在一起,特務組主任遺缺由魏耿繼任,此時閩北站在馬尾設立情報據點,用一診所為掩護,派周可寄為馬尾組組長。
  民國30年4月,日軍以第48師團為主力,從連江道澳、曉澳及長樂漳港等地登陸,福州被日寇佔領,魏耿率組員撤退,並組游擊隊。「閩北站前方站部」撤往福州市郊榕橋鄉,王調勳和魏耿繞道輾轉來此。因日軍未有撤退跡象,前方站再撤往閩清縣警局內,這時期退往後方的「前方站」失去任何作用。9月,日軍退出福州後,魏耿的閩候第一支隊,先80師李良榮部進城接收,搶立首功。之後,福州警察局成立高警局,王調勳充高警室主任,並兼福州藤山救火會理事長,後來又兼任中美合作所東南辦事處第三指揮站站長。
  民國32年3月,閩省擴充保安司令部,軍統局戴笠蒞閩省福州視察,時軍統局沿海區區長嚴靈峰、緝私處處長江秀清,及福州警察局高警室主任王調勳,前往閩北南平市迎接,嚴靈峰因事被扣押,王調勳經馬憑祖推薦給戴笠,由高警室主任接掌閩北站站長,著手改組閩東組,並對共產黨活動搜索偵察,南竿塘張逸舟部的軍運直屬組歸其指揮。
  王調勳任內,閩北站的直屬通訊員有魏耿、宋慶烈、魏勛、卞浩、余鐘民、金振中、馬敬華;義務通訊員有何志興、林肇宏等。內勤人事部份將原站部編審林成基調升為助理書記,請軍統局閩南站馬敬華來接任副站長,王還調原在白犬島軍運直屬組擔任林震(元桂)部參謀的王仁貴回福州任福州警備司令部稽查處行動股長。王仁貴本身曾是保送的特務骨幹份子,王可鞏固其與軍運直屬組的關係。凡偽軍人員來往福州,可因王得到有利保護,而外勤工作則注意對海島偽軍的「策反」,他派王世基赴霞浦外洋嵛山島與偽軍頭蔡功(又名阿猴,偽和平救國軍司令,大陸淪陷後,在福州被鎮壓)接洽,蔡也願意與閩北站建立關係,讓軍統體系的報務員前往嵛山島,滲入偽部建立組織,架設電台,與閩北站及軍統局通報。
  王調勳為軍統局長官張超(別號佑民),特將自己接任站長的舊站址(原為一大漢奸的房產),籌建為「佑民小學」,並派特務組長唐煊、邱元桂、林依熾三人下海,與盤據白犬、南竿、東湧的偽軍林震、張逸舟、鄭德民勾結,吸收偽軍翁尚功為其運用。一邊對這些偽軍剿撫兼施,進行策反,更以海上緝私為幌子,逼使偽軍就範,偽軍雖然被國人罵為漢奸,但也受軍統厚愛。另一邊接受日寇扶持,真是左右逢源;他們從大陸運往海島的都是日用物資,而由海島內運的則是鴉片膏毒品。
  民國34年8月日本投降,調查室遷回福州。10月,站室合併,正式取消閩北、閩南站番號,併入省政府調察室,王調勳則改任調查室副主任(即副總站長),而原閩北站副站長馬敬華在抗戰勝利後,以特務身分,前往台灣接收憲兵部隊船隻。內勤人事縮編,以停用、資遣、長假、送訓、轉業處理,後來調查室主任易珍去美國,大部份特務身分學生改編為交警總隊,王調勳才繼任主任。
  35年夏,軍事委員會改組為國防部,軍統局核心部分改組為「國防部保密局」。鄭介民、毛人鳳分任正、副局長,軍隊中的情報、諜參人員歸國防部第二廳,鄭介民兼廳長,軍統的調查室撤併保密局處理,省政府調查室主任王調勳兼任福建站站長。而後2年,全國各地工人、學生反國民黨遊行示威,罷工罷課,掀起熱潮,福建站及省調查室的工作內涵在處理學運、拉攏、收買、偵察、破壞,工作頗吃力。
  民國36年12月,政府由訓政時期進入憲政時期,保安司令部番號取消,與警察行政合併,組建警保處,保安部隊改編為保安察警隊,並收編白犬島林震、林滄圃部,編成特務第二大隊,一批潛伏員都成了該組織的骨幹。
  民國38年,國共內戰局勢逆轉,南京、上海相繼棄守;解放軍進軍福建,王調勳積極部署潛伏工作,3月初,他趕往上海,向保密局長毛人鳳請領潛伏佈置費百餘萬金圓券(當時可買10兩黃金),充作福建站經費,他提撥部份給福建電訊支台報務員,王恐福州遭中共解放,沒有退路,乃計畫先行以沿海島嶼作為福州站的後退據點。
  4月,福建綏靖公署派陸軍第121軍軍長沈向奎兼福州戒嚴司令,王調勳為戒嚴司令部參謀長,5月底調升為副司令,適上海交警總局局長馬志超將軍,率隊撤退福州,協助國軍捍衛福建;該隊事前曾運來一批槍枝和子彈;存放在福州調查室內,正準備啟運去台灣,王調勳認為組織游擊隊反共,必須要有糧秣、槍彈和金援,他會同林滄圃、黃玉樹以及特警學生代表鄭琦、周可寄等,敦請馬局長出面領導反共,未獲允諾,惟念該輩皆為愛國之士,無武器無以抗敵,乃允撥發每人一槍,計發給卡柄步槍及湯姆生衝鋒槍數百枝,彈藥若干,全部發給王調勳以福建站站長名義具領,並以王調勳和馬志超聯名向毛人鳳報備,王調勳把這批槍枝領出後,就交給王仁貴連同該站人員退往川石島(部份人員因不習慣川石海島生活,見福州還很安靜,又悄悄回來)。
  6月,王調勳向福州綏靖公署請得「福建省海上保安司令部」番號,成立5個海上保安縱隊,隸屬保密局指揮,王調勳任司令,以副站長邱春華為副司令、林滄圃為參謀長(後為副司令)、調查室人事科長劉崇豐為政訓處長,縱隊之下設支隊,以黃玉樹、翁秉乾、王仁貴分任支隊長。
  福建全省各地運來公糧,均集中福州倉庫,福建省田賦糧食管理處長,由前閩北站南平組組長陳拱北擔任,這時閩北各地已被中共解放,王調勳透過大通公司,以撥用名義請糧,部份由王仁貴、林滄圃運到馬祖海島作為反共武裝的食糧,直到福州被中共解放,他們在白犬島靠此糧充餉充飢了一段時間。
  民國38年8月11日,原任上海市警察局長毛森撤往廈門,被任命為廈門警備司令,福廈局勢瞬息萬變,他擬組反共救國軍,北上福州,王調勳在寓所宴請毛森,由邱春華、張新明、魏耿、魏勛、何杞英等人作陪。三日後,福州局勢極端驚張,中共解放軍完成了對福州的包圍後,才進入福州,王調勳向中央航空公司講明,因中央要人需要回台灣,硬弄幾張機票,和福州緩靖公署參謀長范誦堯、綏署辦公廳主任葉憶淝、毛森及省主席朱紹良同乘一機,由福州義序機場,翌日4時左右飛離福州,經廈門、台南抵台北,這可說是最後一班飛機,此後,榕(福州)台航班中斷,翌日,林滄圃、王仁貴等由川石島帶著海上保安縱隊人員駛抵馬祖,再轉往白犬(莒光島),與台灣中央取得聯繫,台灣防衛司令部副總司令舒適存將軍(39.09.09)、蔣總統夫人、蔣經國(時任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先生相繼前來關懷海保縱隊困境,他特贈:「島孤人不孤,人窮志不窮」以為激勵,之後支援逐次增進,並集訓改組為游擊隊,民國43年,部隊改編國軍行列,王調勳退役,轉任國家安全局設計委員。
  王調勳在風雨飄搖中確實紥根奠基白犬島,一個關鍵的年代,危急存亡的地方,一個百廢待舉的時代,烽火將起的地方,他立足海島,守住海島,一個不被看好的白犬島(莒光島)。今儼然成為世外桃源,閩江口外璀燦的珍珠,王調勳雖率部短暫駐足(不到5年),化險為夷,功不可沒,而軍統閩北站,也在硝煙砲火後,走入歷史。




王調勳與東海部隊幹部合照於白肯島司令部前


王調勳司令與反共救國軍幹部合影於白犬島

照片來源:《東海部隊奮鬥史》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藍朗青天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4-01-11
發表文章 : 723
掌聲鼓勵 : 1649

發表時間 : 2016-11-17
FORM: Logged


藍朗青天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藍朗青天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文中所提及的陳拱北和張超,與國民黨連江縣黨部有一些淵源:

41年8月,中國國民黨馬祖直屬區黨部正式成立並召開黨員大會,並由福建省特派員辦公處書記長張超蒞臨馬祖擔任大會指導員。此時也是國民黨在馬祖黨務組織正式成立的開始,在這之前民國41年1月,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指派姚衍為「馬祖直屬區黨部」籌備委員會召集人,負責辦理馬祖地區黨員歸隊登記、自清改造和建立組織等工作。

42年9月,國民黨在馬祖地區分別設立國民黨連江縣黨部籌備委員會、長樂縣黨部籌備委員會,連江縣籌備委員會主任委員由陳拱北擔任。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林金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4-28
發表文章 : 146
掌聲鼓勵 : 1045

發表時間 : 2016-11-17
FORM: Logged


林金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林金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謝謝藍朗青天的回應。
當年撤退來馬的一群精英,多位是行憲後(37年)的國大代表,例:
陳拱北,福建建陽人,原就是第一屆福建省籍國大代表,51.06.27病故,才由一馮姓遞補。
余乃焜,福清人,也擔任過馬祖黨務特派員,59.03接任福清籍國大代表(原林紫貴病故)。
魏耿,福建古田人,43年遞補國大代表(原代表錢玉光未來臺)。







林金炎著《馬祖列島記》82年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藍朗青天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4-01-11
發表文章 : 723
掌聲鼓勵 : 1649

發表時間 : 2016-11-18
FORM: Logged


藍朗青天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藍朗青天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關於余乃焜與國民黨馬祖黨部
42年9月,分別設立國民黨連江縣黨部籌備委員會、長樂縣黨部籌備委員會,其中長樂縣籌備委員會主任委員葛滋超,書記由余乃焜擔任。(連江縣籌備委員會主任委員陳拱北,書記方振古)

44年10月,馬祖設立「閩東北黨務督導專員辦事處」,派鄭克立為督導專員,統整馬祖地區黨務運作,下轄連江縣黨部籌備委員會與直屬長樂區黨部。連江縣黨部籌備委員會主任委員由韓英擔任,書記由柯天鎧擔任;直屬長樂區黨部常務委員由余乃焜擔任,書記由陳忠擔任。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