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小雨  溫度:12 ℃ AQI:  風向:0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1000 呎 能見度:6000 公尺 北竿雲高:1200 呎 能見度:6000 公尺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林金炎

林金炎友善列印



張貼者
林金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4-28
發表文章 : 146
掌聲鼓勵 : 1045

發表時間 : 2016-12-19
FORM: Logged


林金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林金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抗日時期稱霸馬祖的偽軍張逸舟 --閱讀人次 : 1265

  張逸舟,抗戰時期,身居閩海偽軍首領,在軍統與日寇間左右逢源,建立了活躍閩海一帶稱霸馬祖的「海上王朝」長達5年之久,有他的本事。張逸舟為日寇賣命,在國軍文史資料叢書裡,甚至對岸文史書刊,都能覓得片斷事證,一頁馬祖抗日期間偽軍浮沉史之精采故事,一一展現。
  話說福建在民初軍閥割據時代,是遍地匪類橫行,他們不但沿海走私,並猖狂進行販毒,單以福清縣下海聽命日寇的海匪,兵力就有千餘人。後被日寇收編為「偽和平救國軍」,擁有武裝,為虎作倀,在海島歷史舞台上活躍了數年,偽軍是迫害自己同胞的敗類,屬跳梁海上「罪大惡極」的漢奸,他們受滿洲國汪偽政權的唆使,口號是「和平救國」,有別於國民政府的「抗日救國」,都稱救國,但馬祖偽「和平救國軍」是日寇看門狗,使日寇在福建沿海無後顧之憂,全國人民莫不切齒痛恨此民族敗類,對偽組織有不共戴天之仇,當時當局嚴禁大陸沿海載送米穀物資通匪資敵,並防止漢奸活動,唯軍統特務與該輩往來密切。

閩海風起雲湧
  抗日戰爭初期,福建雖地處海防前線,然制海權落在日敵手中,來自台灣、澎湖、廈門(已被佔領)日寇對東南沿海襲擊和侵占。閩東各縣屬海軍陸戰隊第一旅駐防地,以監測日艦與日諜活動為主,佈建於海岸的監視哨,雖有單眼望遠鏡,嚴密監視每一艘泊於馬祖澳、定海灣一帶之日本船艦或飛機的活動,並每小時發回情報,但因軍備不足,無計可施;日寇艦艇和飛機常停泊馬祖澳口,飛機在閩江外海活動頻繁,主要在偵察地形,封鎖我閩江兩岸各海口,在竿塘洋和白犬洋海域,擅押商船及漁船,誘迫一些漁民為其嚮導。福建省政府多次向日本交涉,控其侵華事證,都未獲結果。日本扶植偽和平救國軍,盤據東南沿海島嶼,當時東南沿海較大的偽軍勢力頭目計有:
  張桂芳(張為邦),活躍上海市外洋以南到溫州,總部在崇明島,約1800人。
  張逸舟,福建福清仙遊人,控制福州外海以北的地區,總部在馬祖島,掌握約3000人,該股較早有余阿楻(原為麻纜船老舵手,福清人,後有林義和接棒,最後被張逸舟併吞)。
  兩張之間另有一股蔡功(原名蔡阿九,綽號阿猴,祖籍泉洲,講閩南語),以寧德、福鼎、霞浦外海的大嶼山島為地盤,控制中間地段,手下約500至1000人。
  尚有一股翁尚功,糾集在閩粵邊界的南澳島(屬廣東省,面積128平方公里),約2000人。
  民國26年8月8日,時任馬尾要港司令李世甲,佈防在川石島的監視哨回報:一艘「同濟輪」在長樂梅花外海遭日艦(弦號13)扣留,船伙10人被釋放,船被帶往南竿塘馬祖澳。
  9月6日,日軍汽艇在馬祖海面掠奪民船和商船,無辜商旅和漁民慘遭日軍機槍掃射,死8至9人,傷多人,僅1人逃回大陸連江。
  7日,停泊馬祖澳的「早苗」、「若竹」兩日艦,直駛閩江口長門附近偵察。
  10日12時,停泊馬祖澳日艦派水兵登上南、北竿塘(島),勒索民糧,採辦軍需物品,強令島民當嚮導,馬祖列島成了最早受偽軍支配淪陷的島嶼(比金門早淪陷月餘日)。之後多日,沿海各島嶼,如川石島、南竿塘、北竿塘、西洋島、東湧島、白犬島,均相繼淪陷,日艦停泊馬祖澳附近,並騷擾沿海一帶,竿塘洋、白犬洋風起雲湧。時任連江縣長張國鑑,電請省府主席陳儀救濟。
  民國27年4月1日,北竿塘海域有日艦停泊,時日寇登岸,藉演習名義實彈射擊。
  5月10日日寇佔領閩江口要塞川石島,第三艦隊泊馬祖澳,與長樂梅花島海面計十多艘,並6次開砲向連江長門砲台發砲數十響,閩海情勢緊張。
  6月,最早下海投敵的余阿楻(又名亨清,福清龍田人,原係駕駛麻纜的舵主)、王福明(舢舨夫起家)、翁尚功等先占據福清東壁島,日寇授以「和平救國軍第一集團軍」番號,日寇不向偽「和平救國軍」提供糧餉和槍械,但准其自謀生計。他們橫行海上,向來往船舶收取護航費,收費後,發給一面小旗,代替通行證,若有不從,就扣船擄人,擾亂福清、平潭沿海。
  7月,閩中德化縣張雄南民軍首領,受省府主席陳儀收編拼湊,旋派福建省保安團第四旅任旅長,其部屬張逸舟就任該旅旅部副官。
  11月12日,福清翁廷本在高山(福清地名),樹起「福州義勇軍司令部」旗幟,委林滄圃為參謀長,成了武裝民軍的一支。
  民國28年2月,福建省政府保安第十團,為平息平潭與福清海匪的持久鬥爭,都把他們併入保安第十團,平潭縣以林蔭為大隊長,福清縣鄭德民為另一大隊長。
  6月27日,日軍航空母艦配合空軍陣營,侵占川石島,控制閩江口。
  7月5日,余阿楻偽軍在日機艦掩護下,侵佔平潭縣,成立平潭維新政府,委漢奸林少屏任縣長,但進犯並不順遂,這年冬,余逃往白犬島(今莒光)。

張逸舟部壯大
  8月8日,張雄南旅部反叛省當局被撤職,張逸舟就夥同黃玉樹(綽號阿粗,人呼粗玉樹,仙游人,有綁匪記錄,曾是民軍張雄南部帶兵的中隊長,來馬任海保縱隊第一支隊長)出逃,率海匪40多人竄入莆田東沙村雇船下海,盤據湄洲、南日島和烏坵島,下海為匪,為求壯大自己,所謂「團隊是我家,發展靠大家」,搶劫手法要新,範圍要廣,心要狠,膽要大,才能練就好霸業。
  9月,福州馬尾已被日艦封鎖。一個月後,張逸舟由張天楨牽線,率部數十人開往廈門投靠日寇,日海軍司令部武官大橋恭三令其組織福建和平救國軍第二集團軍司令部,以張逸舟為總司令,黃玉樹為副總司令兼第一路指揮,另設參謀處、秘書長、軍需處、貿易處、副官處等單位,第二集團軍就此產生。張部穩住海島後,在廈門設立該部駐廈辦事處和新華公司。
  偽和平救國軍第一集團軍總司令余阿楻,副司令王福民(舢舨夫出生,以賣鴉片起家,綽號阿肥),其所屬第一路司令林義和、第二路司令余長淦和第三路司令林震等,分別盤據南竿塘、北礵和白犬各島嶼。
  偽和平救國軍第三集團軍,以翁尚功(福清高山人)為首,翁尚功屬下莊大志(福清人),盤據福清縣小麥島(福清江陰半島外,興化灣東,面積約0.8平方公里,盛產紫菜),翁在南日島一帶,擁有「共存丸」汽船,船上僅有16支槍及匪徒30餘人(後併入第二集團軍,翁尚功為參謀長,後改派林滄圃)。
  29年1月9日,逃往白犬的偽軍司令余阿楻,在日艦大砲掩護下,再次侵佔平潭縣城,平潭縣三失三復。省保安二團(原駐福清)配合連江小埕駐軍,由小埕區區長吳運連和翁成燦前往南竿塘,偷襲余阿楻部,余因受彈傷逃往廈門,不治身死,其部屬由王福民接管。
  8月,時任軍統閩北站站長嚴靈峰,與副站長嚴燧在福州設一個反間組,唆使組員鄭德民(阿肥)、林滄圃(老四)、蘇駿駒、張馳、陳瑞麟糾集人槍20餘人下海,投入張部發展組織,軍統局閩南站也先後派遣特務鄭文賢(仙遊縣南方山尾村人)、薛瑞永滲透張逸舟部(薛瑞永並出任張部駐廈門辦事處主任)。另中央軍100軍軍情處也派仙遊人黃正平往南日島偽軍,在那兒取得了重要地位,張也樂意為自己留後路,受命為戴笠統轄的軍統局「閩運組」。這些軍統潛伏員,都發有「潛伏證」,可做保命符,但稍不慎洩密,恐有牢獄或殺身之禍,他們勾結暫居福清外海小麥嶼的偽第三集團軍翁尚功所屬的莊大志匪股。
  12月,盤據南日島的日偽「和平救國軍」張逸舟、鄭德民、林滄圃(綽號老四)部,進犯平潭縣。福建省保安團王成章部進攻海島張逸舟部,張在日砲艇掩護下,逃往白犬島,時白犬林震部雖是第一集團軍第三路指揮,因與第一路林義和積恨極深,有意脫離該團,林張雙方商定條件,張每月提供林震部鴉片匣膏1000兩,林震願為張部賣力。
  30年4月中旬,張逸舟藉與白犬島上的偽軍林震合作,搭「基興丸」輪船來白犬島,白犬偽軍林震親自登輪迎接張逸舟、林滄圃,張用條件收編了林震部,將委任狀交林震,並發佈林震為張部第三路指揮(原為第一集團軍第三路司令)。其總部和第一、二、三路指揮均設白犬島,第一路黃玉樹所部南返盤據南日、湄洲、烏坵諸島,第二路鄭德民所部,北進西洋、浮鷹、東引各島嶼,第三路林震部,固守白犬島,他的第二集團軍比第一集團軍佔絕對優勢。
  4月18日,日艦艇多艘,泊白犬島與川石島海面,並上岸通知林震部,封鎖海面,斷絕交通,任何商旅,未經許可,不可進內陸。次日,沿海的連江、長樂、福清相繼淪陷,連江縣長陳拱北,不顧職守,自行逃遁,福州於21日淪陷。
  5月2日,張逸舟、鄭德民等偽軍在日本海空軍掩護下,再犯平潭,縣長以下人員,多聞風逃竄,遺下自衛隊官兵及步槍近百杆,全被俘虜或繳獲,張委任林滄圃為偽「平潭縣長」,但不久被國軍驅離,退駐白犬島,撤退中還劫持「鷺江號」輪船到白犬島,擴大張部實力。
  民國31年春,時翁尚功也已和張逸舟股合伙合併,張率部進犯閩江口的壺江島。
而早在福州淪陷期間,已有軍閥、官僚、政客者,願投敵充當漢奸,直奔海島,投靠偽軍,做大了偽軍的勢力。這時的張逸舟欲收編南竿塘林義和部,寫了一封信託林滄圃(為潛伏白犬島偽軍林震部參謀長)和陳瑞麟轉交林義和,其內容為:

義和吾兄勛鑒:
  世界風雲,日趨險惡,中和事件,解決無期。吾人擔任「和運」工作,責艱任重,時切風雨同舟之感!吾兄高瞻遠矚,敏達過人。今後應如何群策群力,俾底于成,諒早已籌之熟矣。
  自民七以來,吾閩民軍輩出,代有其人,均為吾閩民軍史上寫下輝煌之一頁。惜因彼輩眼光狹小,度量不宏,彼此不能團結,甚至禍起蕭墻,自相殘殺,終至兩敗俱傷,同歸於盡。每與德民、滄莆諸兄談論及此,未嘗不嘆息痛恨於諸民軍先輩之缺乏遠見,而出此下策也。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吾人切應引以為戒。今後務宜精誠團結,切實合作,共赴事功,才不至再踏前人覆轍。未稔吾兄以為然否?書難盡意,余情托瑞麟兄趨前面陳,幸希鑒諒,并乞賜教!
                             弟張逸舟敬啟


  林義和覆信了,對張欲收編之事,于以婉拒,但洞悉張之野心,自覺不安,林張雙方常在廈門敵軍前互相攻訐,都說對方與國民政府往來。
  5月,廈門日寇分令張逸舟、林義和兩偽部合攻浪岐島(閩江內最大島),日酋原田上尉率砲艇就近協助,實際乃在旁監視,結果林義和未出兵,日寇認為林不忠誠。
  此時,戴笠來到福建南平,對張逸舟部的海上交通情況,訊問最詳,囑此間軍統閩北站,抓緊與偽軍頭目張逸舟的合作,並親自提起毛筆,馬上就寫信交張馳轉交張逸舟,並將一位女秘書領帶下海,委張雇船送往淪陷區上海,還發旅費3000元給張馳,該信內容如下:

逸舟同志:
  張馳同志來,藉悉吾兄公忠體國,目前之所以與敵寇虛與周旋,正為異日發揚我中華民族正氣的地步也,吾兄賢勞,曷勝欽佩!
  敵寇自去年12月8日發動珍珠港事件之後,已無法挽回其覆亡之命運,勝利在望,成功不遠,願兄勉之。……行見功成歸來,國人均將為兄馨香頌德也。
此致
  軍綏
                                弟戴笠手啟
                               年 月 日


  7月,日酋原田上尉要解決南竿塘林義和的消息通知張逸舟。
  9月,原田乘砲艇上南竿塘,誘騙林義和登艇談話,予已扣留,駐南竿塘的林部被繳械,時張逸舟由壺江島被原田上尉通知前來接收,林滄圃也搭「海平輪」在南竿夫人澳登岸,第一路副指揮謝仇和警衛隊長林雲卿,告知已佔領南竿各山頭及布哨情況,當時南竿塘乃有林忠(原海軍陸戰隊第一旅旅長)、盧演崑(保定二期,原省防軍旅部副官處長)投效偽林義和部的大老在此,去留悉聽尊便。張逸舟不費一槍一彈接收了林義和部的槍械、軍火、物資、建築物,接收後,張將總部由白犬島移往南竿塘,軍運組也移駐南竿塘,在南竿塘設立税局關卡,勒索漁商課以漁稅、漁戶保護稅及商人進出口貨物稅,還組織新華公司,利用其擁有的船隊,往返廈門、上海、沈家門各埠,搶購大批貨物,牟取暴利。第一集團總司令王福民和盤據北礵的第二路指揮余長淦,也先後投順張部,此時,除閩浙交界嵛山島蔡功部外,福建沿海各島,南至湄洲、烏坵,北至北礵,皆被張部佔據,海島大小匪部,皆被併吞,張統一海上的局面,兵力擴增近3000人,外人稱之為「海上王朝」,此時是全盛時期。
  南竿塘是閩海避風良港,地當閩江口要衝,張部進駐後,整頓隊伍,發展財政,大興土木,建洋房和平房十多幢,開避廣場,建戲台,重修馬祖廟。
  民國32年3月,張逸舟部在海上的交通工具,有400多噸鐵殼船1艘,300噸木殼漁船3艘,大、小汽船和漁船十餘艘。張部與廈門日寇海軍武官大橋恭三、中山和本田支助三人,接觸頻繁,還有台灣人梁廷清,也極為密切。其屬下往返上海和廈門,所攜行李不限,但上岸乃嚴格檢查。
  這年有美機一架飛臨南竿塘上空,低飛投彈並用機槍掃射,致全島軍心惶惶,張急電軍統局本部,籲停止轟炸,很快接到戴的覆電,電文如下:「某電悉,已呈奉委座函航委會轉知該盟機不再往該處轟炸。弟戴笠啟」。張逸舟曾幫軍統局運送偽造的汪精衛政府發行的儲備券,送入淪陷區,欲擾亂汪政權的金融,這是一大冒險,張做了這一案件,雖沒成功,他受日寇盤查,終化險為夷。

曲線救國立功
  民國33年10月,日軍陸軍第62獨立混成旅團近2000人,由閩江口北岸連江攻掠福州,福州二次淪陷。戴笠面請蔣介石親下手諭,委張逸舟為「福建先遣軍司令」,鄭德民為副司令,電請東南辦事處備案,並以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名義,不經第三戰區長官代轉,直接發給張逸舟部獎金100萬圓,由王調勳代張部具領。
  海島生活畢竟乏味,偽軍紀律、訓練、戰力極差,張逸舟數度託人遊說,欲「反正」,抗戰時期,一般偽軍是不允許隨便「反正」的,軍政部也不容許收容偽軍,給予名義,而戴笠乃告知繼續潛伏,留在海島偽軍中,比反正的作用大,符合軍統的「以敵養偽,以偽我用」的原則,美軍梅樂斯還託人帶一架望遠鏡,送給張留作紀念。
  民國34年5月,第二次佔據福州的日軍凖備撤退,6月,軍統局從各方情報得知,日軍侵華之戰敗局已定,閩北站軍運組密電張逸舟凖備截擊日寇後「反正」歸來,口號為「曲線救國」,戴笠為爭得抗戰勝利果實,配合馬祖島「反正」的張逸舟部,張部藉日軍從榕(福州)撤退,狙擊福州撤退的日寇,由霞浦縣出擊,在黃岐和北茭附近海面,俘獲6艘敵船,截獲敵寇官兵40餘人和軍火,易幟「福建先遣軍」張逸舟為司令,第三戰區司令長官派員點驗,該部渡海登岸,集中霞浦,開始整編部隊。
  此時的川石島,乃有日海軍陸戰隊布川大尉,及佐佐木少佐所統領,帶領了陸軍約200人,粗蘆島上有高木上尉,帶領了陸軍40多人,另有武器一批,日寇均放下武器,接受國軍派員受降和點收。
  抗戰勝利後,全國約有6萬偽軍,以特殊原因,策應作戰,始准反正,皆由各地軍政機關處理。張逸舟部被編為「軍事委員會忠義救國軍先遣軍第二縱隊」,適戴笠來到福建建陽(閩北),戴笠早有野心,戴企圖把張部改編為「海軍陸戰隊」,特親筆信一封,委張馳轉交張逸舟,其信內容如下:

逸舟吾兄:
  張馳同志來,藉悉吾兄近況佳勝,甚為欣慰!弟此次出巡來閩,本擬電約吾兄來南平一晤,現因事忙,即將離閩他往,容以後另團良晤。一切情形,托張馳同志面詳。
                                弟戴笠手啟


  此時的戴笠想藉美國海軍當靠山,爭海軍部部長野心,因桂永清已捷足先登,無法實現。
  附帶說明:34年8月13日,翁尚功按照軍統局指令「反正」,由北霜轉來,暫棲馬祖島,協助接收島上的日寇海軍陸戰隊,第三戰區電福州警備司令部,派參謀傅應雄少校為受降官,帶領一排憲兵和二排步兵赴南竿,於16日上午8時,在島上舉行受降儀式,吹軍號,唱國歌後,布川呈上掛刀,接受國軍受降令,傅少校委翁尚功為「南竿先遣軍」司令,負責治安,處理島上敵軍,敵軍遺留物資及軍用品,價值甚鉅,馬祖島成為全國乃至全世界最早受降區之一。
  民國35年初,張逸舟部被浙江衢州綏靖公署主任余漢謀編為該公署第一獨立團,張任少將團長,其所帶領的偽軍,多老弱殘兵,文盲居多,思鄉心切,大部份福清、長樂、莆田士兵逃亡。不久,所部被繳械解散,張改任衢州綏靖公署參議。而張部部分被裁減或解散的老弱偽軍殘部,乃分別返回嵛山、浮鷹、西洋、北礵等島嶼,繼續橫行海面,劫掠商船,較大的由吳兆藩、蔡功、翁孟光等股。
  3月,戴笠墜機後,張逸舟自覺靠山已倒,大勢已去,心灰意冷,想解甲經商,但昔日「搶商旅、勒稅捐、販售毒品」種種,福州幾無容身之地。
  對日抗戰,國力消耗至鉅,民窮財盡,這時,國共內戰再起,國府精疲力竭,士氣消沉,遼西、徐蚌、平津三戰皆敗,再加上國內金融崩潰,物價飛漲,人民痛苦已到極限,蔣成了眾矢之的。
  民國38年,政府遷台,次年3月,蔣經國受命「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為穩定局面,強大特務機構,情報系統分由彭孟緝的保安處和毛人鳳的保秘局掌控。情治單位利用戒嚴令懲治叛亂條例和肅清「匪碟」,大量逮捕「匪碟」嫌疑犯,檢舉一個共碟,提供一個情報,就有幾百塊獎金,社會形成人人自危,互相檢舉的氛圍,此時期被稱為台灣的白色恐怖時期。
  10月,張逸舟由福清縣選出國大代表林紫貴奔波作保,申請由香港逃抵台灣,不久被台灣保安單位以「共諜嫌疑」的罪名扣押。
  張逸舟建立長達5年,活躍閩海,稱霸馬祖的「海上王朝」,悄然崩解,消失於歷史長河之中!







本作品發表於《馬祖日報》 96.01.01~03


軍統局發給潛伏在偽軍中軍統人員的「潛伏證」


佈建於閩海岸的監視哨,用單眼望遠鏡,監視泊於馬祖澳外洋的日敵艦動向




筆者走訪浙江江山市保安鎮軍統戴笠故居,這兒展示著特務群抗日鋤奸的資料


南竿馬港天后宮有張逸舟重修碑刻加(照片由文化局陳璟瑛協助拍攝)




抗日相關資料書刊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林金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4-28
發表文章 : 146
掌聲鼓勵 : 1045

發表時間 : 2016-12-20
FORM: Logged


林金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林金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張逸舟於民國39年10月由香港輾轉來台,係由當時福清藉的國大代表林紫貴(曾是江蘇省主席陳果夫部下,屬CC派)代為奔波作保,申請進入台灣。
  林在大陸時曾任重慶市黨部委員,台灣光復後,他協助國民黨台灣省黨部遷台,擔任宣傳處處長,後擔任過台灣省新聞處處長(省主席陳儀),他也是行憲後第一屆國大代表。民國39年11月,台北市長改選,吳三連參選民選第一屆台北市長,國民黨屬意讓給無黨籍的吳三連連任,但國民黨內有多人屬意參選,林紫貴即是其中一人,因不受勸退,不畏強權,不肯放棄參選,結果保安司令部彭孟緝以「匪諜」嫌疑逮捕,另有仙遊縣選出的國大代表林秉周也涉案,而所指的匪諜就是張逸舟(台灣政治受難者,民間真相和解促進會的資料中,也提到「抗戰前,台灣海峽大海盜,後為保密局吸收,收編為團長」的記述)。  
  40年3月,國防部軍法局以林紫貴和張逸舟等為偽造文書罪,受匪諜所託代辦入境證,經台灣省保安司令部,以明知不實事項,各處有期徒行1年6個月。
  42年2月,張逸舟以感訓犯名義交由林滄圃負責保釋。而林滄圃即是台北市長樂同鄉會首任理事長,抗日時期,他也是軍統儲備「閩運直屬組」的成員,加入過偽軍,還被派任平潭偽縣長。
  42年6月,林紫貴出獄後籌組台北市福清同鄉會,並擔任首屆理事長,也擔任過台北市福州十邑同鄉會(台北為省轄市時期)到台北市福州同鄉會(升格院轄市後)理事長,長達16年之久,興工改建林森紀念館,建議政府建設林森路名,辦理冬賬,協助同鄉輔選民代,鄉親有所求,他都傾囊相助,給流離失所的鄉親取暖,貢獻良多,深受鄉親愛戴。


圖為張逸舟作保來台的林紫貴先生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