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21 ℃ AQI:64  風向:05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5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陳長柏

陳長柏友善列印



張貼者
陳長柏 
高階會員 


註冊 : 2008-04-29
發表文章 : 50
掌聲鼓勵 : 225

發表時間 : 2012-05-23
FORM: Logged


陳長柏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陳長柏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一方靶場 --閱讀人次 : 2558

  每個人的童年都過得不太一樣,就好像眷村子弟他的童年生態就和都市甚或鄉村,差異就很大!不過畢竟還是一座島而已,還是可以互通交流的,現在要在這樣一座島,找尋過往封閉的聚落型態,應該都飄散迷失,甚至改建拆遷了,而在離島的過去,比起眷村,又是更加不同的面貌,是標示徹底戰地的年代,可寫的景物與境遇就豐富多了,觀光與旅遊要的就是歷史味道,我想到濃度最重的就是「靶場」了,而童年與青春少年竟無法與它脫鉤,怎不令人驚奇!

  吾島的靶場在鄉人眼中竟是陰地,是會撞邪與穢氣的地方,如果說戰場是陰地,我是會相信的,那是人命屠宰的地方,所有人都在驚慌與驚恐中喪命,不冤不怨那才離譜!但靶場只是練習打靶或鍛鍊體力與戰力的地方,怎來的陰風陣陣呢?原來此地的平坦是亂葬的低矮山坡,是國軍進駐外島時,肅清異己與槍殺叛亂者的刑場,後來被推土機夷為平地,選為靶場,那些孤骨都到哪裡去?就不得而知。

  說某村的鄉紳或稱惡霸,不知因何原因得罪了駐軍的團長,被團長冠上海盜的罪名遊街示眾,最後綁赴靶場那地方接受公審了,簡直是過去共黨鬥爭的模式,不曉得是誰先學誰的?團長先問下頭百姓有誰願意舉證:「他是海盜!」,只見來瞧熱鬧的群眾都靜默了,只見一個小孩舉手,團長更高昂的說:「連孩童都說你是海盜,可見你真的是有殺過人的海盜!」從此他就消失,有人說他就在此地槍決了,也有人說他被灌醉,綁著大石頭沉到深海,不論他的結局如何?他的大厝已變成團長辦公室了,正面牆上還浮塑著:「軍民一家;互助合作」的口號!

  我們是經常溜搭靶場的,放學後,假日更不畏父母的責打,整日都在裡面尋尋覓覓,我看這時數是不輸給練習的國軍了,在我們眼中它是偌大的荒原與沙丘而已,不是什麼隱晦之地,重點在於數十年來也沒鬧過什麼鬼啊!我們留戀在那上頭,是從事營利事業的,這怎麼說?你也知道小島過去真的是窮鄉僻壤,父母收入不穩也有限,孩童是沒有零用錢的,所以我們得自己掙錢啊!不曉得何時開始變賣砲彈殼?這些廢五金就由專門的五金行秤重販錢回收,我們數十人散布在靶區,開始翻土、檢拾爆彈,大部分都是已爆已炸的彈殼,有時也有未爆彈,不過機會極渺,我們將火藥清乾淨,可以磨亮做成紅亮亮的子彈項鍊,女人是不適合戴在身上的,那是男子漢的頭銜項鍊,有砲火的味道!聽說有傳到台灣的黑道兄弟脖子上,可能是他當兵時偷偷做的吧!那時男人的流行就好像現在的觸控手機。

  在靶場旁也有一些奇特的景觀,就是有一些對岸偉大人物的墳墓,小時候我嘗想我們的部隊真厲害,可以將對岸的頭頭抓來此地,槍決後埋屍在靶場邊上,令我們走過毛骨悚然!後來不曉得是暴雨或颱風將這些土丘吹垮或塌陷了,哪裡有什麼屍骨?那時我又有奇想,我國當然不輕易將這些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屍骨隨意安葬,以防敵人盜墓,直到多年以後,這些人物又重複出現,或在新聞媒體上出現或宣布病死,才知這也是所謂兩方統戰的伎倆,效忠領袖的過程!

  不過我的童年追逐與零用錢,都是在那個荒漠孕育的,那是有槍響與競技的沙丘,混充著鬼魅的禁地啊!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