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5 ℃ AQI:  風向:05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5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6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李家順

李家順友善列印



張貼者
李家順 
中階會員 


註冊 : 2011-09-18
發表文章 : 20
掌聲鼓勵 : 165

發表時間 : 2015-03-15
FORM: Logged


李家順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李家順 李家順的個人首頁: csli420@yahoo.com.tw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雪仙與茶花(三之一) --閱讀人次 : 1841

 雪仙出生於福建省長樂縣潭頭鎮嶺南村陳姓人家,其下有一同胞弟弟,小她數歲。年未及笄,父母雙亡。雪仙自小訂婚,許配與金峰鎮台瑤村(今改稱首台村)高申俊先生。申俊得知雪仙家中遭逢變故,便決定早日迎娶雪仙入門。斯時,高家家道尚可,大喜之日所用的床鋪、梳妝台和桌椅等皆非常考究,後來,台瑤許多人家成親時,都來借用。申俊讀過私塾,粗通文墨,在金峰鎮上經商。有年,他出外洽商收欠,店中夥計席捲店中細軟而去,也因此積欠不少債務。金峰已無立足之地,台瑤山鄉僻壤,耕作不易,一介書生不能把犁荷鋤,更難放下身段,服侍田畝。在鄉親的引薦下,申俊遠離家鄉到南洋商家當帳房,但因水土不服,未及半載就抱病回返台瑤。禍不單行,雪仙的長女七歲,次女五歲,先後夭折,申俊抑鬱愁傷,不久辭世,遺下雪仙和兩個幼女。臨終前,申俊告訴雪仙,他離世後,她如生活無依,沒有能力扶養兩個女兒,可以將她們送人收養,她自己也可改嫁。

 雪仙沒有改嫁,帶著長女守著舊宅,因無餘力,只得將小女兒送與他人當童養媳。申俊往生前,他唯一的同胞兄嫂就早已過世,留下一男,高家兩代僅存的根苗,也不得不由雪仙照顧。後來,因為送當養女的小女兒受養母凌虐,只好接回家中扶養。

 雪仙為了養家育女,先在台瑤賣海蠣餅,因小買賣收入不足餬口,就到金峰商家當幫傭,為店主家人和十多名夥計煮飯洗衣。收入微薄,尚須族人不時接濟,方能勉強度日,特別是申俊的姐姐,嫁到前林村林姓大戶人家,常關懷照拂娘家弟媳和外甥兒女,雪仙感記在心。也正因如此,數年後,雪仙大姑過世時,林家為她大姑修墓,雪仙遣姪兒去幫忙。青石砌墓,層層壘高,突出意外,墓石倒塌,眾人閃躲,雪仙姪兒因幼年病時傷及耳膜患有重聽,聽不到警語尖叫,走避不及,壓在石堆中,只露出脖頸。眾人見狀,倉促之下,急速將他從石堆中拉出,青石銳邊將他刮得遍體鱗傷。林家欲留他在前林養傷,雪仙不放心,堅持要接回台瑤親自照顧,同時,也暫時辭去金峰的工作。姪兒臥床期間,雪仙細心看護,餵食湯藥,清理屎尿。之後,姪兒康復,卻遺跛腳之憾。因他早已訂親,待到適婚年齡,雪仙為他張羅一切,娶妻進門。其間,雪仙大姑的二兒子和小兒子家人還不時地資助雪仙一家。即便如此,光靠雪仙姪兒耕種幾畝薄田難以餬口,雪仙只得再回金峰商家討食。

 雪仙初嫁台瑤時,還常和嶺南娘家人往來,跟堂兄弟姐妹和妯娌感情和睦,台瑤與嶺南重山阻隔,儘管至親已歿,纏小腳的雪仙仍常翻山越嶺走訪娘家探親。雪仙夫婿過世後,每次回返嶺南娘家,娘家姨嬸見她一個弱女子守寡扶孤三餐不濟,就勸她改嫁,然而,雪仙立志守節不為所動。為了免除如此尷尬,此後,雪仙就少往嶺南走動。嶺南所處的潭頭鎮近海,出海便利,附近村落村民,常因田瘠地貧,謀生無方,遠走他鄉。嶺南村雪仙娘家的一支陳姓宗親遷往馬祖列島的白犬(今天的西莒,俗稱「上沙」,舊名「西犬」或「西肯」),雪仙堂兄永記公也帶著一家老小來到白犬青蕃(現稱青帆)討海為生,踏實勤奮,經營有成,擁有漁船數艘,雇用十多位漁工。永記公卜居海島,常牽掛家鄉親人;彼時,雖神州板蕩,兩地仍能往來。有次,永記公囑咐兒子金泉,載一船魚貨到大陸去,完事後,去探望雪仙,看看她近況。金泉到金峰鎮上看望雪仙,知道她為人幫傭所得有限,不足安家,就極力勸說他表姑到白犬謀食。雪仙思索再三,了解只有出外另謀出路才能窮變通達,就決定帶著兩個女兒到白犬,一心想著存到足夠的錢再回故里。

 雪仙到了白犬青蕃,借住永記公的一間矮屋,雖不甚寬闊,几、灶、床、凳卻也一應具全,臨街為店,可作買賣。雪仙就在屋前街上置放爐鼎,鐵絲繞成的簡易食物架擺放其上,油炸家鄉點心海蠣餅和地瓜餃等食品售賣,另一火爐上放了一鍋兼賣湯圓。海蠣餅外皮是在來米、黃豆和水按一定比例研磨成漿,稱為蠣餅漿,內餡多變,常用豆芽、韭菜、蝦米炒過,再加數粒蚵仔,考究者可在其內加肉絲,去殼鮮蝦和蛋,舉凡芋頭、番薯、花枝、透抽、那個魚(小鰭鎌齒魚)等海鮮,都可投入蠣餅漿中,沾蘸後,放入油鼎中,炸到金黃,作法似日本料理的天婦羅。雪仙的湯圓也很受歡迎,在來米和糯米的比例恰當,外皮Q彈不黏牙,內餡用炒過香酥的花生以酒瓶研磨成細粒,再攙和蔥花跟豬油,包起來的湯圓頭部成小錐形,小巧可愛。斯時,大陸大部分地區已經江山易幟,台海風雲變幻,福建沿海撤離的東海部隊(俗稱海保部隊)轉進馬祖各島。有小上海之稱的青蕃港,一時舟楫蜂聚,人員往來頻繁,市聲鼎沸,交易熱絡。東海部隊司令部駐紮青蕃,眾多兵員成為市場消費主力。雪仙作海蠣餅,讓小女兒蓮英放在鍋中,到青蕃大街小巷兜賣,大女兒蓮金洗滌軍人衣物貼補家用。家中漸有積蓄,存了一些銀元,到大陸買木料石材,要將矮屋整修加蓋成二樓。第一次運來的木料石材因載運的船隻遭遇風浪而沉落流失,第二次買來運到青蕃的木料石材被部隊徵用,不久之後,兩岸情勢更加嚴峻,交流斷絕,矮屋始終沒能整修加蓋。

 雪仙店中,有個海保部隊的小伙子常來光顧,有時買海蠣餅,有時帶新鮮魚貨來,沾蘸蠣餅漿後油炸,算加工費,雪仙收費都不便宜。雪仙十五歲的大女兒有時會很好奇地跟她說;「依娘,這個人很奇怪,這麼貴,他還常常來。」她當時不知道,這個小伙子為看她來的。小伙子名叫李宗明,也是福建長樂金峰鎮人氏,祖居高岐村(今稱仙高村),雙親早逝,上有一個哥哥,三個姐姐,生活困頓,十三歲就投軍,加入金峰保安隊,這個少年兵,後來跟隨海保部隊,輾轉福建沿海,流蕩四方,那年他二十五歲。雪仙知道小伙子的來意及身世後,看他為人敦厚,有意招他為婿,條件是要入贅,以續高家香火。宗明的三個姐姐在大陸,哥哥也從軍了,家鄉斷了音訊,孤身一人在外,自然應允,隔年就與蓮金成親。

 成親後,宗明是軍人身分,可以申報眷屬補助,但是,只有直系親屬才能申報;如果這樣的話,雪仙和她的小女兒蓮英就不在配額內。雪仙和宗明都不識字,更沒有法律素養,所以,就在某個有識之士的指導下,採取了一個變通做法。當時大陸局勢混亂,難民、散兵游勇間雜著共諜流亡海島各地,沒有什麼身分證明文件,戶籍也未核實存檔,在這種情況下,宗明就把雪仙登記成他的親生母親,蓮英登記成他的妹妹。碰巧,宗明的生母也姓陳,所以,陳雪仙就變成了陳茶花,而高蓮英從此就變成了李蓮英。更奇怪的是,成為茶花的雪仙的配偶欄填的名字是李炳炳,而炳炳是雪仙先生高申俊的俗名。雪仙發覺這問題時,不知是已難更改,還是不知從何管道著手,還是她覺得,虛名不重要,實際招贅得了一個兒子才是亂世之中的生存之道,更何況,當日白色恐怖時代,諜影幢幢,風聲鶴唳,謊報戶籍可能無限上綱成莫大的罪名。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多年後蓮金曾開玩笑地說她依娘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雪仙自己卻從來沒有這樣說。

 總之,此後,雪仙就成了茶花。



附加PDF文件檔: matsu-5972f7ed3e16da8700f20ca66e1b95bd.pdf



  已有 12 位網友鼓勵
李家順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