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23 ℃ AQI:57  風向:0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6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6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亂槍俠胡開

亂槍俠胡開友善列印



張貼者
亂槍俠胡開 
高階會員 


註冊 : 2015-10-12
發表文章 : 66
掌聲鼓勵 : 214

發表時間 : 2017-02-06
FORM: Logged


亂槍俠胡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亂槍俠胡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13 荷花池的一攤渾水 --閱讀人次 : 1226

毋忘在莒光 一部瘋狂協奏的小島戀曲



荷花池的一攤渾水

高掛免戰牌 〔阿良的冰原風暴〕 下

李東恕覺得自己有點悶又有點慘,他無法把知道的祕密,說給他們聽,那或許就是紀庭雨看他的眼神不同的原因,這跟此時此刻,他們越喝越醉,而他越來越清醒的感覺一樣,一樣悶極無趣的令人提不起勁。
他拿起酒杯一口氣喝完,上洗手間後,去櫃檯付完帳就乘機閃人。


初秋晚風起涼意,一彎新月正當空,李東恕踏著月色走進校門。
年齡不是問題,同事沒有關係,但我總不能仗著形勢趁人之危啊!他捏捏額頭,告訴自己別再胡思亂想。
這冰原風暴後勁真強,實在不該把杯裡剩下的酒都喝完。他越過操場,穿過漆黑的教室,往男老師的宿舍走。
唉!這紀老師簡直一陣旋風,吹得莒光男人暈頭轉向,再加上女人搧風點火,真是片刻不得安寧,我都快要把秀姿給忘了,秀姿,妳現在還好嗎?

李東恕抬頭看著夜空中的月亮,在皎潔月光下,他忽然歌性大發,幾個箭步躍上花圃邊的矮牆,在上面張開雙手,邊走邊唱Crowded House的經典歌曲:
Don't dream it's ov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jBwAYIxUso
Hey now, hey now, don't dream it's over 〔嘿,就是現在,一切並未結束〕
Hey now, hey now, when the world comes in 〔此時此刻,當現實不斷逼近〕
They come,they come to build a wall between us 〔他們在你我之間築起一道牆〕
We know they won't win 〔但我們知道他們不會得逞〕

Hey now, hey now!…李東恕唱到這突然停格,嘎然而止。
他看見小路盡頭有一團白影浮現,一個長髮女子白衣素縞的,從月光下的陰影處飄出!他驚嚇的失去重心,失足掉落矮牆中段的荷葉池裡。
是紀庭雨,她連身白衣長裙,一臉激賞的看完李東恕表演了半段歌舞劇。她急忙衝上前:「校長,你有沒有怎樣?沒受傷吧?」

李東恕腳陷在池裡,水深及膝,甩甩手上的水滴,眼睛怒視著她,冷冷地說:「妳幹嘛晚上穿的全身白,還躲在暗處,想嚇死人啊?」
「為什麼晚上不能穿白的?」紀庭雨反問,她覺得自己很無辜:「我今天一直穿這樣啊。晚上我們五朵花吃完飯,心血來潮,沿著海邊吹風散步聊天,回到學校宿舍後,我想說要跟校長商量一件事,就過來找你,結果你不在,剛好我回頭穿過走廊,就看到你在這唱歌,我怎麼知道你會被我嚇成這樣。」

她牽李東恕跨出池子,他拎著滴水的褲管,又給紀庭雨一個白眼:「在馬祖這種偏僻鄉村,荒山野林的,半夜一個人穿一身純白,不像阿飄像甚麼?」
紀庭雨嘟著嘴不說話,回敬他一個白眼,李東恕投降,自認倒楣:「好啦,我知道這不能怪你,可是每次碰巧遇上妳,我好像都是這種下場捏!?」

「對不起,行個禮,都是我不好。嗯,找一天我請你吃飯陪禮,這樣可以吧?」紀庭雨說笑完又一臉激賞的表情:「校長,你剛才唱歌,唱得真好聽耶。」
「你別開我玩笑了,朋友幾乎都知道,喝酒和唱歌我實在不太行。」李東恕滿臉羞紅,急忙轉移話題:「妳找我到底是甚麼事情?」
「我想跟你求救。」紀庭雨神秘詭異的語氣帶著一絲挑逗,或者是曖昧:「我想了幾天,決定向你討救兵。」

他們面對月亮,李東恕打赤腳,隔著一步和紀庭雨併肩坐在矮牆上。
「雖然心裡有點害怕,但紀老師妳有甚麼事還是儘管說吧。」
「校長,你別擔心,我現在是開心快樂又滿足的。我重溫單純的校園生活,從學生課業上的成長滿足了存在感,又能優游離島世外桃源的空氣和美景,而且大家都那麼的疼我,我很幸福的。」

紀庭雨停頓,笑容轉為無奈:「可是有一件事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了,我真的沒想到純樸含蓄的馬祖,男士們對感情的追求,居然是這麼的瘋狂熱烈而毫無保留。鮑主任也一直笑我,他說學校現在很少有一般信件了,而我收的信件大多是馬祖寄出,肯定是本地粉絲的情書,哎!我快瘋了,校長,我要舉白旗投降了。」

李東恕猜不透眼前看似苦惱卻有些得意的紀庭雨,只有步步為營:「這些事我多少知道一點,可是表達愛慕或處理感情都是個人自由,我能幫上甚麼忙呢?」

「就是因為不想牽扯感情,又不想有人受傷,所以才想要找你幫忙。你是最清楚我現在狀態的人,我只想轉換環境,放鬆心情,但現在我連最享受的晨間慢跑、黃昏散步,都害怕的不敢出門了。如果讓我困擾,自己傷腦筋也就罷了,可是他們漸漸影響到學生、同事甚至是學校了,校長,我想到一招釜底抽薪金蟬脫殼的方法,就看你要不要伸出援手?」

「妳好像又要拉我下水的樣子,不會是請我去勸退愛慕者吧?」李東恕雖然摸不著頭緒,但從紀庭雨狡黠的明眸裡可以看出,肯定是個鬼點子,他配合的好奇說:「妳最好有像妳講的面面俱到的萬全之策,妳說。」

「校長,你能不能當我的護身符、擋箭牌,讓我能避開這些熱情的男士們。」紀庭雨不等李東恕發問,她繼續說:「我們作息一樣,也都喜歡晨間慢跑黃昏散步,我們就盡量結伴同行,你就暫時委屈一下,做個護花使者,讓男士們知難而退,我不但有個專屬導遊,又能專心教學,學校也落個清靜,是不是一招化解的萬全之策?」

「對!高招,妳一招化解了妳的難處,拿我當煙幕彈,高掛免戰牌,你知道嗎?我可能是犧牲品,這些賀爾蒙過剩的男士們不恨我入骨?我以後還敢一個人晚上散步回來嗎?我隨時會像某個人原因不明的全身瘀青,然後醒來抱怨不停。」

「校長!」紀庭雨沒轍了,罕見地拿出女人的利器,生氣的撒嬌,當然,由她使出威力無比:「不然你說出個好方法,幫你的下屬我解決眼前的困擾,你一直保護我們之間的祕密,我絕對都聽你的建議,你說。」

「早知道,當初應該幫妳謊報已婚。」李東恕心亂如麻能有甚麼好方法。他想到自己若當上近水樓台的護花使者,到時要是深陷其中,恐怕口中傷心失望的那一個人就是他自己,到底這送上門的是請君入甕,還是引人入罪啊?
「我真怕妳這餿主意,會不會是沒有最糟,只有更糟!」


終於,他們之間有了第二個秘密。
但始料未及,原來演戲的只是傻子,看戲的才是瘋子。西莒人完全刪掉男女交往之初扭捏曖昧的過場。他們用力順水推舟,加速的將兩人送作堆,居民直接把兩人當作以結婚為前提而交往的男女朋友來看待,這種待遇簡直是逼著校長老師體認木已成舟,生米必須得煮成熟飯。

不得已,這戲是李東恕和紀庭雨倆自己開的場,騎虎難下,只好如了大多數莒光鄉親的願望,應觀眾要求配合演出。他的角色就是要肥水不落外人田的,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將紀庭雨監守自盜後,兩人出雙入對。

除了少數人士黯然神傷,比如銷聲匿跡似的曹爾興和孫澤旭,孫澤旭還偶而現身,曹爾興則是完全不見人影。多數的莒光居民可都像吃了定心丸般樂觀期盼,隔岸南竿島上的教育局也是這樣,都恨不得出手幫忙,好讓大家準備喝喜酒,吃紅蛋。


月亮惹的禍 〔神鵰俠侶閃亮登台〕

是假戲真做,還是天生一對?
李東恕領著紀庭雨,晨間慢跑,黃昏散步,夜裡漫遊,足跡踏遍西莒島的每個角落。他們到菜圃澳挖貝類採紫菜,上南風碼頭草地野餐。去坤坵沙灘挖沙蚌,退潮時涉水潮間帶,漫步夕陽下。到樂道澳菅芒山谷中尋幽探險、在田沃港腳踏藍眼淚,仰望北斗星。他們形影不離,朝夕相伴,讓人怎麼看,都覺得佳偶天成非常速配。



待續……
遊子 胡雲
攝影:曹雲峯
*點歌曲網址可連結YouTube聆賞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亂槍俠胡開
i-love-matsu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1-12-29
發表文章 : 228
掌聲鼓勵 : 618

發表時間 : 2017-02-06
FORM: Logged


i-love-matsu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i-love-matsu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祝福有情人終成眷屬~歡呼歡呼歡呼歡呼歡呼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