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23 ℃ AQI:56  風向:04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50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亂槍俠胡開

亂槍俠胡開友善列印



張貼者
亂槍俠胡開 
高階會員 


註冊 : 2015-10-12
發表文章 : 66
掌聲鼓勵 : 214

發表時間 : 2017-03-13
FORM: Logged


亂槍俠胡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亂槍俠胡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15 女人的戰爭 〔林麗千里追敵〕 --閱讀人次 : 750

毋忘在莒光 一部瘋狂協奏的小島戀曲



女人的戰爭 〔林麗千里追敵〕上

中秋節後的那個周末,李東恕他們一群人準備要到東莒度假,兩天一夜。
主要是紀庭雨來了兩個月還沒去過,東莒島的觀光景點要比西莒多,而且那裡有李東恕的老家。
吳達志一家五口,曹子明一家四口,加上他們母親吳老太太,人數不少,有老有小,徐米鳳和吳曉惠忙著行前張羅好一切,就等第二天禮拜六早上出發。

可惜,週五下班前,李東恕和曹子明分別接到電話後,行程取消。
連江縣政府發文並來電:配合twtv電視台新聞部,錄製『踏上莒光島』專題報導,請莒光鄉各單位預做準備並全力協助。T台的專業團隊將在周日中午抵達,採訪錄製預計三天,七位工作人員,由新聞主播林麗小姐帶隊。

曹子明的警察所警力支援不用說,李東恕的敬恆國中小更是受訪對象,所以他們兩天一夜的東莒之旅只得作罷。

李東恕接到指示後,心底有些不好的預感。這當紅炸子雞、明星級主播林麗,最近和聚通集團少東趙俊峰的緋聞,正不時的佔據台灣各大媒體的新聞版面,偏偏在風頭正健的時候,就這麼巧的挑中莒光,千里迢迢專程地帶鏡頭來,遞上麥克風為小島送上關愛與溫暖?
恐怕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或多或少是衝著趙俊峰的前女友紀庭雨來的。

他把訊息和自己的想法,都說給她聽。紀庭雨聳聳肩,非常灑脫:「應該不至於吧?我只是一個普通素人,半曝光的前女友罷了,她一個名主播又是聚通集團趙正南的準媳婦吧?我們過去是陌生人,以後更是不相干,她沒必要跟我過不去。」

紀庭雨不受影響,似乎毫不在意,在李東恕和曹子明忙著準備嬌客到訪的各項安排時,她跟徐米鳳和吳曉惠帶著三寶,吳寶華、吳寶瑞、吳寶輝和曹家大女兒曹青穎兒子曹允浩,一起製作風箏、天燈,到處找風大的地方升空去。
除了四歲的小小寶,紀庭雨不但是他們的老師,還常常兼私人家教。

李東恕第一次見到林麗,是在禮拜天的晚宴上,隨行的副縣長和官員們在餐廳裡為T台的小組成員接風洗塵。林麗一頭金蔥卷髮,耳垂閃亮銀環,濃眉大眼睫毛翹天,鵝蛋臉孔嘴小鼻尖,一整個就像髮廊裡的雜誌封面。
林麗有些顛覆主播的傳統印象,少了端莊典雅與知性靈氣,她比較像是時尚名媛或歌星名模。

宴席上行禮如儀,五味三巡,在李東恕照例準備找機會開溜前,林麗忽然靠近身邊:「李校長,聽說貴校在暑假時聘請了一位台灣來的女老師,長相清秀甜美,在這裡造成了不小的騷動,我想就外島教師荒的話題訪問她,校長可以安排嗎?」

林麗堂而皇之,起手一招就亮劍,李東恕難以回絕,頓時語塞。
「她名字是紀庭雨,紀老師對不對?校長,我有說錯嗎?」
「沒錯,沒錯。」李東恕回神,決定使出拖字訣:「是紀庭雨老師,只是最近天氣轉涼,忽冷忽熱的,她有點感冒,人好像不太舒服,我回去看看她的情況,也告訴她妳的構想,可以的話,應該沒有問題。」
林麗骨碌碌的大眼睛,宛若超音波在李東恕的身上、話裡找問題,兩人餘光相會,彼此心裡都是充滿疑惑和猜忌。


第二天,T台新聞小組直奔敬恆國中小,他們拍攝禮拜一朝會升旗典禮,隨著攝影機掠過全校師生近九十人,李東恕發現林麗也在像探照燈似的搜尋目標。
「校長,紀庭雨老師有在場嗎?我好像沒有看到傳說中的莒光女神?」林麗上前劈頭就問。
「喔,不好意思,紀老師真的感冒了,今天她請病假。如果你覺得可以的話,我們鮑主任和陳美玉老師一直在處理老師招聘的問題,外島教師荒的現象和實際情形,他們第一線人員的瞭解是最透徹的。」

「真是不巧,希望紀老師保重身體。」林麗輕描淡寫,臉上透著幾分意料之中的神情:「東恕校長,沒有關係,這是我們單元討論的眾多主軸之一,有時是備案而已,最後製播時才會決定主題走向。」
「這你們專業,我是完全外行。」李東恕被林麗盯著看,心裡虛的慌。

好不容易,中午送走了林麗的拍攝小組,看著車子揚長而去,李東恕祈禱著他們趕快把西莒的行程順利走完,然後去東莒,接著回南竿,回台灣。不然,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女人的心眼,有時像失去拉環的炸彈,讓人防不勝防!

紀庭雨請病假是李東恕的主張,因為林麗不自覺的敵意,跟她的鋒芒外露一樣,難以隱藏。他不想有意外,不想在大廳廣眾前意外的擦槍走火,那將難堪又難收拾。
正如他昨晚對紀庭雨講的「某些情侶或是夫妻,會為了對方某段感情吵一輩子,那些八百年前曾經的情人,倒楣一點的還會無端受到波及,有些人的怨念,就是耿耿於懷的妒恨在心底,尤其是……」
看見紀庭雨狠狠的斜瞪他,李東恕硬是把『女人』兩個字給吞了回去。

估計拍攝小組將夜宿東莒,他在入夜後提議上街走走,算對她悶了一天做些補償。
兩人頂著滿天星斗,沿海岸線一路隨興漫步,雖然有說有笑,但是今晚的氣氛不太一樣。就算是盟約兄妹,無所不談,可他對她與趙俊峰的愛恨情仇,仍然保持一定的距離,不想觸及,是喜是悲除非她自己想說。而這事她說的確實不多,也更讓他避諱地不提不問。

就像現在一樣,紀庭雨手機鈴聲響起,他照舊如往常一般,靜靜地慢慢走遠,給她隱私的空間。有時說完電話她會分享內容,有時她會臉色難看的不吭不響,這種時刻李東恕總是扮演起兄長的角色,傾聽快樂憂傷,或拍拍她肩膀再默默走開。

紀庭雨講完電話,從後頭跟上李東恕,她說:「你猜誰打來的?」
「林麗,果然被你說中了。」她自己接話,沒甚麼情緒起伏:「她想跟我私下見個面,想親眼目睹我的廬山真面目,問我願不願意。」

李東恕瞧她一眼:「那妳怎麼說?」
「就像我對你說的,我們是兩條平行線,沒有交集,也沒有關係,所以我覺得沒有必要。」紀庭雨低平的語氣有些無奈:「我聽得出來,她不但有點急躁還有點生氣,硬是想說服我。」
「這個性從她身上不難看出,她不會輕易放棄這念頭。」

「恕哥,你別再烏鴉嘴了。」紀庭雨不耐煩的說:「我請她有話可以電話裡直說,她又偏偏不要,我也直接表明,我祝福她跟趙俊峰先生了,她還是不放棄,我真不知道她到底想怎樣!?」
「如果從她作為趙俊峰的現任女朋友,準未婚妻的角度,想見妳,我可以理解,但我猜不透的是,甚麼原因讓她意圖這麼強烈?」

兩人漫無目的走著走著,到了青帆港邊,看見阿良店裡的燈光,他說:「是不是有點悶?走,別想太多了,我請你喝杯我學生原創的冰原風暴,喝一杯一覺到天亮。」

進到店裡,阿良的忘年之交貴德叔也在,幾個鄉親跟兩人互相寒暄完,李東恕帶她到外頭長桌坐下。
海風輕拂桌燈,燭火搖曳,不遠的沙灘上浪花朵朵,裏頭的阿良見到老師來了,便換上了硬式搖滾樂,英國人稱重金屬教父的Ozzy Osbourne用他獨特壓扁似的嗓音唱著I don't wanna stop〔我不要停〕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t_Bu1r-Ovg

也許受到狂放的節奏感染,紀庭雨舉起面前的冰原風暴,表現出一付萬事莫如杯在手的氣魄,豪氣干雲的說:「恕哥,來,我們乾杯!」
酒杯相叩完,她仰頭就喝,李東恕怕酒烈想勸,卻又不願掃她的興致,只好捨命相陪,一口氣喝了半杯。只見紀庭雨喝了三分之一就放下說:「你幹嘛?還真乾杯啊?這可是馬祖大麴酒欸。」

她開懷大笑,他也被逗得笑自己傻。
阿良特地送上一大盤馬祖海產紅糟佛手,李東恕耐心的教紀庭雨怎麼剝殼。
就在這時候,一旁馬路邊的小路裡,傳來一陣嬉鬧笑聲,一群人從上頭的店街順著石階走下來,聽來像剛剛酒足飯飽。
八、九個人沿大馬路走,才經過他倆坐的店門口,有人停住,嬌嗲的朝李東恕喊:「李校長,怎麼這麼巧,莒光島還真是小,那一定得讓你破費,請我喝一杯了。」

林麗!真是冤家路窄,這下子美好的夜晚,全泡浸海水了。要不是酒熏微紅,他倆的臉色肯定鐵青烏黑。
林麗讓其他人先回去,自己帶著一位年輕女孩走了過來。她一邊坐下一邊刻意的說:「會不會打擾了你們的燭光晚餐啊?」
坐都坐了,李東恕僵硬的應付:「坐啊坐啊。」

「還好,我決定回西莒這邊過夜,不然怎麼有這榮幸呢?」林麗已有幾分酒意,說起話來像官夫人應酬:「這位我助理Amy,Amy,這麼帥的李校長,應該我不用再介紹了吧?欸,校長旁邊這位大美女應該就是紀庭雨,紀老師,對不對?」

年輕女助理分別向兩人點頭打招呼。
紀庭雨還禮,雖然有些勉強,但她盡力保持微笑:「Amy小姐妳好。」
林麗有些得意忘形,笑容猶如守候多時的獵人,她興奮的語調轉而高亢:「紀老師,我們總算是見上面了,這是我這一趟額外的收穫啊。」
「林主播你好。」紀庭雨回眸與林麗眼神交會,隔著一張桌子互相打量對方。
「我不得不佩服振峰的好眼光。」藉著酒意,林麗毫不遮掩的將紀庭雨整個人看了一遍,她挪近身子:「紀老師,如果他知道我們兩個在一起喝酒聊天,哈!我真想看看他是甚麼表情?」

紀庭雨倒是面無表情,李東恕拿起桌上的Menu:「林麗小姐,看你要點甚麼?還是我先叫杯茶給你喝?」
「不用。」林麗翻著Menu,頭也不抬:「校長你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新聞部裡的酒國女英雄喔。」
李東恕和紀庭雨互望一眼,林麗忽然呵呵呵的笑了起來:「這個招牌調酒很有意思,他還特別加了警告說真心話大冒險呦。」

她將Menu闔上,故作神秘:「剛好,我有些真心話想說,我是真心祝福的,只是莒光島這樣的傳說,我不知道是真是假,校長,他們說你跟紀老師在交往,這是真的嗎?」
李東恕有些按耐不住,卻又不好自作主張。紀庭雨在桌面下搭著他的手,冷靜地替他回了一句:「我們之間是甚麼感情會讓你受到影響嗎?」

「不會。你們別介意,我只是好奇,如果傳言是真的,我當然要獻上祝福,你們看起來這麼登對。」林麗踩在紅線上進進退退,不知是存心做弄,還是有點喝醉。呵呵呵的她又笑了起來:「校長,我有個很有趣的點子,我去櫃台裡點,這酒我請大家喝,能見到許多人心目中的女神,今晚我們不醉不歸!」

林麗大喇喇地自行到裡頭櫃台點東西,女助理向兩人點頭示意後,也跟了過去。
李東恕坐不住了,他轉過頭對紀庭雨說:「妳如果覺得不舒服的話,看妳要不要先走,我留下來埋單,還是我現在就去結帳順便跟林麗小姐說一聲,一起走。」
紀庭雨直視他,用未曾有的溫柔眼光:「恕哥,我現在離開的話,好像是夾著尾巴逃跑一樣,我又沒做見不得光的事,也沒有對不起誰。既然碰見了,她有甚麼想說的,就讓她說吧。」
「要不要,我去吧台裡面等妳,好讓妳們有話直說,免得她老是話裡帶刺。」
「恕哥,我都講這樣了,你還不明白?我們之間沒有祕密,懂嗎?」

李東恕看著紀庭雨眼睛,晶瑩深邃的瞳孔裡燭火在搖晃閃爍,他如坐針氈,若是要猜女人們的深層心思,他情願把酒喝光,甚至上台演唱!



待續……
遊子 胡雲
攝影:曹雲峯
*點歌曲網址可連結YouTube聆賞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亂槍俠胡開
逼逼爆米花 
初階會員 


註冊 : 2017-01-12
發表文章 : 16
掌聲鼓勵 : 31

發表時間 : 2017-03-14
FORM: Logged


逼逼爆米花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逼逼爆米花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科科,馬祖的女人都是酒國英雄嗎?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亂槍俠胡開 
高階會員 


註冊 : 2015-10-12
發表文章 : 66
掌聲鼓勵 : 214

發表時間 : 2017-03-14
FORM: Logged


亂槍俠胡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亂槍俠胡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女生,不敢說。女人?阿姨們可是底子深厚,個個有練過!
別忘了,這兒是馬祖大麴、老酒、東引高粱的故鄉。

筆者的幾位嫂嫂,當年坐月子時,每餐一碗馬祖細麵,配上雞塊,一顆油煎蛋,再倒進一杯調養補身的馬祖老酒,就這樣吃到滿月,一次生產喝她個兩打以上的馬祖老酒稀鬆平常。
就這樣的老酒月子餐,讓前線戰地的馬祖女人不落人後的增產報國,不生個四五壯丁的不肯罷休,這份膽量與酒量可謂巾幗不讓鬚眉,她們豈止是酒國英雄!?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亂槍俠胡開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