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24 ℃ AQI:41  風向:050 度 風力:3.8級 南竿雲高:32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3400 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亂槍俠胡開

亂槍俠胡開友善列印



張貼者
亂槍俠胡開 
高階會員 


註冊 : 2015-10-12
發表文章 : 66
掌聲鼓勵 : 214

發表時間 : 2017-05-02
FORM: Logged


亂槍俠胡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亂槍俠胡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20 藍海星宿夜 〔隔岸點火宋承耀〕 --閱讀人次 : 516

毋忘在莒光 一部瘋狂協奏的小島戀曲



藍海星宿夜 〔隔岸點火宋承耀〕

李秀姿就這樣悶聲不吭的朝他們一路走過來,到了李東恕身邊把白藤椅挪開,她放下小茶几,從竹籃裡拿出兩杯咖啡和一個磁盤,上面擺著一塊鬆餅和兩塊小蛋糕。她冷冷的對坐在圓凳上渾身不自在的李東恕說:「要不是看在紀姐姐的份上,我才不會幫你煮咖啡還送到家裡呢!」

偷偷抹去眼角淚水的李東恕怕惹事,不敢回妹妹的話,只得苦笑。李秀姿將竹籃往椅腳後一擺,熱情大方地向紀庭雨問候:「紀姐姐,妳好,歡迎你來東莒玩。別站著,坐下嘛,喝喝看我煮的咖啡。」
「秀姿,妳太客氣了,剛才在店裡真不好意思,害你得專程送咖啡來給我們。」
「妳別這麼說,紀姐姐,看到我未來的嫂子這麼漂亮,就算叫我每天送我都願意。」

紀庭雨臉上紅了一片,趕緊拿起咖啡對李東恕說:「你看吧,我就說秀姿要比你大方大氣得多。秀姿,謝謝你,我從剛才就一直想,我甚麼時候才能喝到妳的咖啡。」
「紀姐姐,妳坐下喝,趁熱配一點鬆餅,我怕我這不近人情的校長哥哥,讓你連中餐都還沒著落呢。」
紀庭雨坐下喝咖啡,橫看表情青一陣白一陣的李東恕,差點笑了出來。他如坐針氈,乾脆識相地拿起咖啡讓座,轉身坐上矮牆頭。

李秀姿故意氣人似的,逕往圓凳大喇喇坐下去,開心的說:「今天終於見到大家傳說中的女神,果然是一點都沒錯,紀姐姐妳知道嗎?孫澤旭隊長常說妳除了美麗清秀之外,還有一股高雅脫俗的氣質,現在我親眼目睹,真的名不虛傳。」
「就算那些客套話是真的,那也是因為有個絕美的花中仙子,隱藏翅膀躲在東莒的山邊角落。我一踏進大坪村,就發現秀花坊光彩奪目,靈氣逼人。」紀庭雨回應。

女孩們相見恨晚的高度推崇,冒出一股文縐縐的酸味,可兩人不以為意,彼此樂不可支。矮牆上李東恕強忍住偷笑,才沒讓自己跌出牆外,但手上咖啡晃得厲害。
李秀姿笑完急忙拿刀叉切開鬆餅,叉一塊給紀庭雨。她接手過來,小聲提醒說:「你哥哥男孩子,肚子應該更容易餓,我先給他,好不好?」

「紀姐姐,妳放心先吃,妳不是說我大方大氣嗎,我來。」說罷拿起另一隻塑膠叉子,叉上一塊便起身遞給李東恕,她臉上裝作生氣卻語氣柔和:「哥,今天衝著紀姐姐愛護你的面子,過去的我不跟你計較了,你也別怕妹妹我情緒上來找你出氣,來,很久沒吃到我親手做的鬆餅了吧。」

李東恕一口咖啡一口鬆餅,在牆上邊吃邊看兩個女孩隔著茶几,悄悄話是滔滔不絕。儘管這其中有些感情虛構的成分,但他還是有一股強烈的幸福感覺,在內心怦然跳動。再看見妹妹在半年後,不僅漸漸走過了創傷,那意外淬鍊出的圓融成熟,更使他不自覺地抬頭看看頭頂上的老榕樹,眼中盡是感激。

雖然眼前李秀姿叨叨絮絮的都是他的不是「紀姐姐,當妳傷心難過的時候,妳希望家人在妳身邊講道理說是非嗎?……我哥對我交的每一任男朋友都喜歡評頭論足
一番,他那口氣簡直是我爸,好像我懵懂無知的天生就是個會被騙上當的花癡…」

紀庭雨大李秀姿兩歲,但她從國三開始,就少了一個能緊靠身邊擋風遮雨的長輩,直接面對現實壓力的她,還必須兼顧中年喪夫,藉賭排遣的母親,這種生活背景下所磨練出的沉穩聰慧,毋寧是一種閱歷世事的深刻體悟。她順著李秀姿,合力細數李東恕的百般缺陷,兩人對他的的憤恨怨懟,如酒逢知己般的交杯熱絡,可說著說著,許多埋怨聽來倒像是某種甜蜜的負荷。

紀庭雨想拉李東恕加入她們,她抬頭說:「恕哥,我們今天逛了大半天,也累了,晚上我看就跟秀姿好好的聚一聚,自己人嘛,找個餐館,或者我們上街採買,在這裡由你下廚,我當助手,弄桌飯菜閒話家常。我保證,等我們兩個唸完你的全部毛病之後,待會兒再吃到你煮的拿手好菜,就絕對只會記得你的好。」
「可以啊,只要能把妳們兩個服侍妥當,我算天下太平了!至於我的烹飪技巧好不好?待會兒就知道厲害了。」

「哥,你別自吹自擂了!紀姐姐,其實呢,我哥飯菜煮的確實還不錯,可是我想今天妳應該是沒有這個口福了。」
兩人聽了同感疑惑,紀庭雨問:「為什麼?秀姿。」
「因為在我出門的時候,秀花坊裡面就已經有三路人馬共七、八個人,在找你們兩個,他們都是來請你們吃飯的。事實上,你們這一對身負『莒光希望』的情侶,一踏上東莒島的時候,就已經全島人都知道了,是因為有人在傳話,說不要太過打擾你們,所以你們倆才有機會悠哉自在地逛了一天。」

李秀姿發現哥哥一臉驚訝,心想向來處事洞若觀火的他,竟然也有天真懵懂的後知後覺。她兩眼灼灼的端視紀庭雨,心領神會的逗趣說:「愛情果然會讓人變笨!而且是愛得越深,變得越笨。」

不理會兩人的白眼,她往下說:「要不是妹妹我機靈,叫他們在店裡等,你們能有剛才那甜蜜時光?在這裡卿卿我我的獨處?我猜,現在到店裡來找你們的人會越來越多,我們再不下去,他們應該就快要上來請人了。紀姐姐這是妳第一次大駕光臨東莒,再加上哥,你這麼久才回來,我看今晚這飯局你們是吃不完了!」


有時候,莒光人的熱情對某些不擅應酬的人來說,那簡直是場惡夢。
在三個人乖乖自首地回到秀花坊和大家見面前,十幾個要請『莒光希望』吃飯的人,已經做好協調並達成共識。知道嬌客在第二天中午就要離開,他們算好能請的晚、早、午餐三頓飯,自行整合可以合併的東道主,分配每一攤用餐的時間,彼此搭配妥協,以期能讓宴請的整個過程順利流暢,令大夥面子裡子兼顧,賓主陪客盡歡。
這如做醮喬爐主,迎神辦桌的熱切認真,有時候會把新朋友給搞瘋掉。

島上的人作東,都是翻箱倒櫃掏心掏肺的摯誠,勸酒時更是剖肝瀝膽不醉不休,他們湧現強烈的濃情厚意,總叫客人留下難以招架的深刻印象。
身陷宛若沒有倒下沒有盡頭的盛會,要有一定的酒量做基礎,否則,一場高朋滿座杯觥交錯的饗宴,勢必成為一夜爛醉如泥的災難。
這就是莒光人殷勤好客的極致文化,不管喜不喜歡,它歷久彌新,迎來送往。

五點不到,從東莒社協陳理事長家的廣場三桌揭開晚宴序幕,陳理事長是李東恕姑姑的大兒子,他要叫表哥,可想而知,席上坐的大都是宗族姻親自己人。
紀庭雨對海島鄉民的熱情已經多次領教,這回拜託李秀姿做她的御前護駕,每逢人家敬酒,可以左閃右擋的討點便宜。
李東恕可就慘了,他不但是主角主客,又得要護著初次在東莒登台的女主角,偏偏對象都是親戚長輩,不好推拒。酒量平平的他,在下一攤東道主來請之時,就趁亂軍之際,直奔洗手間『一吐為快』。

接著趕場第二攤,地點是大坪村的旗艦飯館–入鼎記餐廳。
原定七點開桌,卻因家族親戚把去請人的朋友都拉上座喝了幾杯,所以到達『入鼎記』時已經七點半了。

朋友們簇擁著李東恕和紀庭雨踏入餐廳,滿座的賓客起立鼓掌,此時店內響起了一陣活潑俏皮的古老旋律,那是Queen〔皇后合唱團〕1980年代的冠軍曲Crazy litter thing called love〔那些瘋狂叫做愛情〕https://youtu.be/VFcWzT-nE8U
兩人驚喜中片刻清醒,在悅耳熟悉的音樂中,李東恕看見學校宿舍的隔壁室友,體育組長林秉諺老師,他們夫妻倆站在櫃台旁賣力的炒氣氛。他和紀庭雨互看一眼,會心一笑。

餐廳裡開了四桌,與會成員比較廣泛,同學、校友,朋友街坊,住東莒的同事、學生家長都有。這算是非常體恤客人的方式,在時間有限的情形下,大家合夥合辦,共喜共榮一同做東,省得接來送去的麻煩和許多無謂的浪費,又可免顧此失彼。
但缺點是貴客敬酒像在打通關,因為每個都是主人,都想要把握機會,將濃縮情意瞬間展現,不迅速來個幾杯,倒滿喝光光,怎麼行得通?

李秀姿發現哥哥和紀姐姐像新人在逐桌敬酒,而每一個人都在拼命勸酒,不肯輕易放過。她心想:明明不少人收到西莒那邊給的提醒,尤其米鳳姐交代得很清楚「讓兩人醉,可是不能太醉」。
可是眼前狀況顯然不是那麼回事,正所謂知道不等於做到。

自己已不勝酒力,而秀花坊打烊的時間也快到了,眼見苗頭不對,李秀姿靈機一動,她乾脆打給第三攤的主人,也就是李東恕的換帖朋友,人稱東莒冰箱,無所不有的魚夫卓仔,讓他提前上場,代打救援,果然是計畫趕不上變化。

卓仔接完電話,趕緊把準備開火的廚房交給老婆,自己立馬挑了兩位打手,趕赴入鼎記,替好友消災擋酒。
卓仔在地酒仙有備而來,他插科打諢賣老臉,出頭包攬猛陪酒,三人熱鬧串場,居然能讓李東恕和紀庭雨兩人騰出時間,一起溜到外頭街角,在夜色中互訴那頭暈腦脹苦不堪言的衷腸。

終於到了最後一攤,時間十點剛過,位置在卓仔福正村的家裡。
李東恕攙著紀庭雨一坐下,卓仔就叫老婆泡壺濃茶給他們解酒。
大圓桌上擺滿了東莒的海鮮特產,像佛手、淡菜、花蛤、沙蟲、黃魚、海鋼盔、石斑、牡蠣、蝦蛄,這些連入鼎記餐廳也難湊齊的,這回兒都在盤子裡冒煙。
朋友也擠滿了一桌,都是李東恕童年時闖禍捅婁子、偷跑海邊游泳的患難之交,他們特點是不愛讀書,且年紀大小不一,彼此相處有如無拘自在的革命夥伴。

朋友們體貼地招呼兩人,叫他們先吃點卓嫂剛出爐的海鮮,卓仔盛上兩碗熱湯,他說:「來,喝海鮮湯,到了我這兒,你們就可以放輕鬆了,不用客套。小恕,我老婆下午就把我們新加蓋的三樓主臥房,整理乾乾淨淨的,今晚自己朋友喝酒聊天完,你們倆就直接在這裡過夜,浴室裡毛巾浴巾都幫你們換新的了。」

「主臥房!」原本李東恕對於在這睡一晚的建議有些心動,因為時間已晚,喝了酒人又累,但卓仔一張床過夜的概念比熱茶還能醒酒,兩人頓時像同時踩到電線一樣猛揮手,李東恕說:「不用那麼麻煩,我們來之前就已經訂好民宿了,嫂子,謝謝妳的好意,辛苦妳了,妳的廚藝越來越棒了唷。」
他努力的保持自然聲調,講完便掏出手機,打斷大夥的過夜慰留,急著大聲說:「真的不行,我們的大件行李都已經送去民宿了,你們還要去拿回來退訂?別鬧了,雖然大家都很熟,可是這樣做真的說不過去啦。」

朋友們見小兩口都這麼說,也就不好堅持。李東恕起身到一旁打電話給下塌的旅館,事實上大件行李都還在車子後座呢。
「小雨,小恕訂的是那一間旅館?」
「大嫂,小惠幫我們訂了兩間房在『藍海星宿』,她說那是東莒最好的旅館。」
一臉紅潤嬌豔欲滴的紀庭雨,她說的話使某些人自以為意會過來了,卓仔臉上閃過一絲詭異的笑容:「沒錯,藍海星宿現在是這裡最新最夯的旅館,老闆還是小恕同學宋承耀的堂弟呢。他們有各式各樣的主題套房,老婆下次我們也去開個房間,開開眼界,只是好像價錢不便宜噢。」

李東恕在哄堂大笑中,回到座位,他很慶幸自己臨危不亂,沒有讓兩人受情勢所困而關入洞房,他如釋重負的說:「都連絡好了,木興叔的兒子十二點會來載我們到他家的藍海星宿,年輕人很阿莎力,說會帶人幫我們把租來的車開回去。」

紀庭雨閃過被人趁亂送作堆的劫數,也鬆了一口氣,她罕見的拿起酒杯,主動敬酒:「恕哥,辛苦你了。還有卓大哥,大嫂,各位莒光的有為青年們,謝謝你們讓我跟恕哥有一趟熱情難忘的東莒之旅,感謝這裡有情有義的鄉親,希望大家下次來西莒的時候,能換我們給各位大哥盡地主之誼,謝謝大家。」

全部人熱血舉杯,一乾見底同歸於盡。
把住宿等尷尬問題處理完畢,李東恕、紀庭雨的好心情使酒量都得到解放,跟髮小玩伴聊童年趣事,和革命夥伴話患難糗事,在無拘自在充滿笑聲的溫馨氛圍裡,兩人開始覺得酒都變甜了。


藍海星宿夜 〔隔岸點火宋承耀〕下
酒精、床、朝陽和福正沙灘

大清早的太陽浮出福正村外的海面,波光粼粼的照耀著與大坪村交界的「藍海星宿」,朝陽穿越紫色窗簾的隙縫,慢慢滑過酒紅色的地毯,爬上粉紅色床單,逐漸強烈的光線使床上沉睡中的紀庭雨睜開眼睛。

和煦的冬陽並不太刺眼,真正讓她覺得刺眼又驚恐的是,李東恕居然躺在床上跟她面對面,他死豬般的打著呼魯,噴著隔夜酒騷般的氣息往她臉上吹!


待續……
遊子 胡雲
攝影:曹雲峯
*點歌曲網址可連結YouTube聆賞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亂槍俠胡開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