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5℃ AQI:87  風向:北 風力:3級 南竿雲高:13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2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阿兵哥園地 » 北高弟兄

北高弟兄友善列印



張貼者
范植源 
資深會員 


註冊 : 2017-03-28
發表文章 : 149
掌聲鼓勵 : 459

發表時間 : 2018-05-28
FORM: Logged


范植源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范植源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軍旅生涯、夜行軍】 --閱讀人次 : 1528

 「全副武裝,衝上壁山」

 北竿是座狹長型島嶼,從尼姑山到大沃山平均9.3平方公里,看似不大但地無三里平實則地勢陡峭堪為馬祖之最,新進弟兄一般而言平均至少需要半年才能適應,這只是平日,也僅止於理論。

 民國85年當時北高指揮部精實案未生效前下轄有28個連隊,也就是平均一個月會走上一次夜行軍,無論駐守在島上何處,最後都必須登上壁山指揮部參三科前領取當日行進路線指示和訓示,你可以選擇從地勢不甚陡峭但漫長的上村壁東坡上去,也可選擇路途較短但坡度甚陡的壁西坡上去,如果實在是趕時間,可以從塘崎運動場對面走一千階走中路直達指揮部,不管選擇那一條,你都會走得很歡樂,特別是你還很菜身上背著供應全連的彈藥箱或是好幾把備用槍時,這只是夜晚的開始。

 當時有燈火管制,夜深寂靜的島上,每每一個夜巡連隊經過時的聲勢都很驚人,遠遠的就可以聽見部隊成群大頭皮鞋整齊規律發出的喀拉步伐聲,配上前頭佈署的尖兵組和後續分散在道路兩側的隊伍,整個部隊充滿肅殺氣息。嚴格來說,如果你的體能在正常範圍內,行軍並不會太辛苦,真正辛苦的是天氣,特別是濕冷的冬夜或是夏夜滂沱大雨中,穿著「雙濕牌雨衣」倒背槍走在雨水交雜著汗水中黏答答的感覺真的很痛苦,若是寒冷的冬季東北季風配合著行軍熱烘烘的身體其實舒適度剛剛好,中鳥時曾經走尖兵從尼姑山轉進到上村經過成功坡一滴汗都沒有流,還覺得很愜意,一方面是體力已經很適應北竿島高低起伏的地形、一方面是迎面而來的冷風對我而言是種享受。

 一般而言,部隊的行進速度都很快,因為各連隊、據點很多,通常部隊會選擇在中間駐點休息,再派出各組尖兵撒出去附近連隊據點簽名,當時我們選擇休息的地方多半都是相對隱蔽但又可以馬上拉到主要幹道的場所,塘岐會在機場旁水部尚書廟、壁山會選擇幹訓班雄獅堂、坂里則是在工兵連,我曾經在工兵連休息時看見從尼姑山方向劃過天際的流星一閃而逝,短短一分鐘五六次掠過星空真的很夢幻。部隊2100出去通常走完島上所有連隊據點後大多會在0200後,配合熟識的內線確定壁山莊裡的大頭們都就寢了才返回連上,通知伙房準備好陸軍牌罐頭炒麵或是甜湯當作消夜再去太平洋澡堂洗澡。

 另一種夜巡就是所謂的查哨組,通常都是各營幕僚配合營部連新進弟兄三人一組,一個軍官一個持槍兵(中鳥)、一個背著77的通訊兵(菜鳥),這是菜鳥們的最愛,因為可以脫離部隊掌握到隔天還可以合法補休到中午。巡查路線通常都會和夜巡部隊錯開,通常氣氛堪稱輕鬆愉快,三人邊走邊聊沒有平時在連隊時的壓力,而且查哨軍官通常都會都會照慣例請吃消夜泡麵,太過小氣的話名聲會壞掉,陪走的阿兵哥就不會下次跟軍官出來走,當時最受歡迎的就是塘岐梅花沙茶乾麵+飲料,每每從大沃山下來返回壁山經過機場時一定會躲進去吃一碗。

 有一回已近深夜和情報官進大沃山查哨,三人從771G1大沃山連外砲陣地草坪上邊走邊聊著前些日某連隊在大沃山遇到疑似對岸水鬼(迷彩色塊和我方不同),一直聽見車轍道上有大頭皮鞋腳步聲如影隨形的跟著我們一段路,當時我們在月光下草坪上走著根本不會發出那種喀拉喀拉皮鞋碰撞聲,當下我忽然回頭大喊一聲是誰?腳步聲嘎然而止寂靜無聲,學長和情報官都嚇一跳大家面面相覷,四下望去只有我們三人並沒有任何人,然後我們三人很有默契的悶不吭聲埋頭走下大沃山一直到后沃村,到了雜貨店就躲進去吃泡麵,情報官邊吃邊說:「我一遇到不乾淨的頭皮就會發麻汗毛直豎,剛剛你一喊,嚇得我冷汗直流」。

 我也曾經在芹山某個連隊查哨時,沿著長長陡峭的階梯走到一個連集合場旁崗哨,看見集合場欄杆外就是海面,金黃色月光波光粼粼灑落映照在整個海面隨著微微波動的海濤宛若流金一般,那個畫面好美,原本疲憊的身體看著那景色都恍然的覺得這真是外島難得一見的美景,可惜的是,退伍20年後第一次回去北竿憑著記憶進入芹山卻再也找不到當年看到的連隊和那座連集合場,殊為可惜。


(圖1.當年天天在壁山上上下下,現在都走不動了,只剩下一張嘴)


(圖2.當時最愛吃的梅花餐廳沙茶乾麵,現在還是50元一碗)



  已有 4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