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29℃ AQI:42  風向:北 風力:3級 南竿雲高:20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20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阿兵哥園地 » 莒光弟兄

莒光弟兄友善列印



張貼者
小編 
網管 


註冊 : 2018-09-03
發表文章 : -550
掌聲鼓勵 : 2274

發表時間 : 2020-09-18 07:33:04
FORM: Logged


小編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小編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回到1976~戀戀大浦(三)命懸一線間 文:張芳貴 --閱讀人次 : 466

65年3月初永嘉演習銜命先遣部隊星空夜下踏上細軟的猛澳黄沙灘上山崗~猛澳預備連,離退伍450天…

在預備隊擔任第四班下士副班長,只須值安官,不必站哨(夜哨會驚心動魄,本部隊初到時站12~02和02~04夜哨的弟兄就有人溼了褲檔。)到港口支援清運、搶灘上有帶隊排長下有阿兵,我只須意思意思就可。原以為可在預備隊養老,不料守大浦一線防區的2連28據点卻發生訓練時砲誤擊林岰嶼事件,師部速令互換防區,我們成了大埔連,我則在酒旨沃隔道路的對面山上(佛手岩)當副寨主,離退伍又近了~破冬~剩不到360天。

當副寨主是當年各排的先頭班及砲組組長都是上士階,不是由老芋士官出任就是士校出身的職業軍人,當然爾佛手岩的寨主就是葛中士(原住民、留營多次,但因太皮、及酒品無法升官。)其實葛班長待我小老弟很好,但嗜酒,腰上不配槍,而是原住民傳統的番刀(無不敬!),常爬山涉嶺到連上各点狂喝甚至越区到他連或福正營喝,有時二、三天才回據点,相伴來的也是回鍋油條的士校班長,醺醺然的葛班長會揮舞著刀(作勢而己)要伙房再下個酒菜,或拉兵齊喝,或吆喝小兵下跪…,我油然起了出逃(換点)的念頭,剛好連上文書要返台出公差,連長要我搬到連部(24據点)住,暫代文書的業務。哈!高興逃出惡龍寨~屈指算算再不到300天就要回台。

文書返台約一個月回東莒了,葛班長也請調别單位。連長要我歸建回佛手岩當大寨主,並讓我在弟兄們中擇優一位當我的副寨主(下士副班長),這期間政戰士因奔喪(祖母)返台換輔仔要我回連部代理一個多月,誰知剛又回佛手岩不到二星期,訓練士排課表凸槌了,這次是副連指定我去連部整頓訓練業務一個多月,代理來代理去,時間過得爽快~離抛掉草綠服半冬了…

三顧連部業務結束,我跟連長說佛手岩的新班長勝任、且能体恤弟兄,就放手給他全權負責。我請調至26據点(如圖)待退,26據点指揮官是上士班長徐雲松(資深士官)和一建制副班長,我樂得無「管」一身輕,自願站02~04觀測哨。白天不是在據点跟弟兄喝酒啃花生,就是上大埔跟村民曹大哥們哈拉、吃魚麵、喝紅糖與老薑温的老酒,啖肥嫩的黄魚、白帶、白鯧…

其實剛下26據点,覺得有点詭異。因26点腹地是大,入口是用2根大樹幹豎立,有著左右對開的簡陋木板門,防區四周是一段段鐵刺網相連(中間是木樁,鐵絲網上間隔掛著空缶。詭異(一)就是在剛踏入據点的空地右方有一小土墳(無名),徐班長初一、十五逢年过節都會到土墳擺個缶頭、餅乾上個香。詭異(二)就是在據点左後方臨崖處有一神泉井、終年不竭(水位高低隨季節),井四周有砌一離地約一尺高平台,方便弟兄打水、洗滌,井平台離崖約3~4M,靠岸的這面並無台階可下,而是一緩衝坡到崖端。徐班長接防26点是見崖際無阻、且聽說曾有友軍摔落峭壁下,徐班長在崖前埋了數根防空樁,中間用地絆網串連。

那一天,大晴!合該有事。

師部隔天要全島高裝檢(抽檢),各点的火器大砲、圓鍬、十字鎬、該除銹、上漆、噴字碼、上油的,個人的裝備也要刷洗,且每人要有一套潔淨無掉鈕扣的草綠服放在床前(通常這條都是送到大坪燙洗、補釦。)這一天,配置大砲多的点人仰馬翻。因我只是寄旅據点,徐班長讓我不必参與整理據点火砲,於是我擦好了槍、索性先去刷洗個人裝備、衣物,免得到時跟大家擠成一團不好使手。

上了井平台,抛下繫繩的桶子掏水上來刷洗衣物,洗著洗著突有尿意,平日我們都是尿在平台上水一沖就好。奇怪!那天那時突然覺得等會兒弟兄們來洗滌衣物,聞到異味就怪不好。我起身要從平台右側下陡坡到鐵絲網處噓噓。不知是蹲久脚麻或下平台用力太猛,我像著了道穿箭似的衝撞向鐵絲防護網…

電光石火的剎那~我只長啊了一声~我只意識到撞到鐵絲網…空白…不知過了幾百秒,我悠然甦醒過來…全身冷顫,睜開眼,我瞥見潮水激盪礁岩的浪花,而我竟然是双脚勾纏鐵絲網的孔倒掛懸在崖壁(幸好徐班長當時鐵網綁得牢固,鐵樁也埋得深,鐵網上端被我衝脱但鐵網綁住二鐵樁脚的下端尚牢固繫著,我才能倒懸而逃過喪崖。)那時定心一瞧跟我頭齊處有一突出岩塊,我緩緩的緩緩的抽出勾住的右脚順時鐘往上翻一刻暫勾住鐵網,換抽出左脚身軀再往上攀翻(用腰力),如是幾次,我頭己攀上崖面可見到水井了,但也累了!我想暫踏在突岩上歇會,好在我雙手仍緊抓牢鐵網。那突岩是風化岩承不了重,我才一脚踏上就碎裂了,又是一身冷顫…

我拉長了脖子,劃破天際的大喊~救命啊!回應的卻是廻盪的空谷魔音。啊!我忘了弟兄們刻正埋頭苦幹(噍~)清理、保養武器、裝備。更忘了我身處離寤室數百公尺遠的後坳!只有靠上天和自已啊….

南無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媽祖娘娘…念著佛号,我一面双脚用力蹭住鐵網,一面用双肘緊貼地面使勁的攀提身軀…那刻…念著媽祖娘娘時驀然浮起了媽媽的臉~微笑著~像似說~孩子你行的,加油!!(我住羅東南門媽祖庙旁,小時給媽祖當契子。)也或許我連剛操過五項戰技,我體能達巅峯,也或許媽祖的神力加持,更是那一盞微微的心念~媽!我要平安回到您身邊。一番折騰,我攀上了地面,我俯著吻泥土的氣息…

顧不了二腿的酸楚,我跌撞的奔回隊部,徐班長在寤室的一隅有隔一間休息室,讓上下哨的弟兄在此歇會、喝小酒、吃個泡麵。徐班長也有立一香案每晨一香求個平安。我一衝向香案点了三柱香向蒼天叩謝。在室内擦槍的弟兄見我臉蒼白冒汗神色驚恐,直覺出了事忙去向徐班長報知。徐班長倒杯酒要我壓驚,問了事由,徐班長便上大坪買些金紙、魚肉,在土墳處、井崖旁叩謝,且重新修繕牢固防護網。

謝謝您~徐班長~有您的防護網才有此刻的我!


手繪井、崖示意圖


26據點入口空地


與村民曹大哥家人合影

(以上圖文經作者同意後轉貼)

出處: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18943981921479/user/100015171157388



  已有 1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