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 溫度:℃ AQI:42  風向:北 風力:4級 南竿雲高:1300 能見度:9000 北竿雲高:12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人物采風

人物采風友善列印



張貼者
admin 
站長 

admin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3-12-12
發表文章 : 36930
掌聲鼓勵 : 33991

發表時間 : 2007-01-01
FORM: Logged


admin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admin admin的個人首頁: https://www.facebook.com/matsu.idv.tw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馬祖海上王朝--記偽和平救國軍張逸舟部/林金炎 --閱讀人次 : 9642

2007-01-01 馬祖日報

 這是六十多年前對日抗戰時期,發生在馬祖地區的一段往事,塵封了一甲子,這些往事曾在馬祖各村各角落,成了老一輩人茶餘飯後的話題。

 偽「和平救國軍」不是正規軍隊,他們佔據閩江口外各島,接受汪偽政權收編,所以冠一個「偽」字,就像「偽滿洲國」一樣,客氣的稱謂是民軍、小軍閥或雜牌軍,是漢奸武裝組織,也是潛伏在日寇陣營的耳目。周旋在日寇、國民政府特務(情報局前身)系統和個人英雄私利間,是三方互利共存下的產物。

 偽和平救國軍在閩海約有五年半時間,儼然是海上王朝,鼎盛時期約有三千多人,從盤據閩南的烏坵、小麥嶼、湄洲島、南日島到閩北的白犬島、南、北竿塘、西洋、東引、北霜、崳山和浙海北麂、南麂等諸島,主角人物有王福民、余阿煌、張逸舟、黃玉樹、林滄圃(老田)、林震、林義和、翁尚功、黃正平、鄭德民(阿肥)、王仁貴等等。

 對日抗戰史,馬祖也是該正史上主要的一頁,張逸舟盤踞海島六年,有罪惡;有經略,是漢奸,也是特務,錯綜複雜。

 一、張部崛起 閩海變色

 張逸舟原名張澤,人稱之為『依嫩』,綽號嫩妹,福建省仙游縣折桂裏大墓村人。小學畢業,由於其族兄張兆煥任仙遊縣長時,他被委任該縣政府的便衣隊隊長。戴啟熊任仙遊縣長時,他任縣自衛隊中隊長。民國廿四年,福建各地被小軍閥割據,戴部在平潭被繳械時,他與高誠學、林蔭等在平潭外海小麥嶼合夥劫掠。次年四月,洗劫由涵江開往廈門的『鷺江號』輪船一艘,該輪上的物資和搭客的貴重行李及現金,洗劫一空,然後逃往廈門外鼓浪嶼,不久又轉往日據的臺灣,再遠赴日本東京遊玩。

 同年冬,十九路軍將領李濟琛、蔡延鍇召集『同盟』會議。張賜氏隨民軍首領張雄南返回,被福建省政府主席陳儀收編,任福建省保安團第四旅旅部副官,民國廿七年,戴笠將軍在武漢召集全國民軍首領開會,張雄南就派張逸舟為代表,張逸舟就於此時見過戴笠。

 民國廿八年八月正值抗日,閩省糧價猛漲,省民叫苦連天,張逸舟和黃玉樹率人槍四十餘,雇船下海,盤踞湄洲島。不久國府王成章部率保安團一營進攻湄洲島,張部人寡不敵,只好退據烏坵島,俟王部撤退後又返回佔據湄洲嶼,這時他透過親日寇的張天先生牽線赴廈門投靠日寇,由日軍海軍司令部武官大橋恭三引介,與駐廈日寇海軍司令勾結,由日寇授命組織「福建和平救國軍」第二集團軍司令部,以張逸舟為總司令,黃玉樹為副總司令兼第一路指揮,參謀處處長吳猶龍,秘書處處長鄭斌,副官處處長謝命其,軍需處處長戴佑,貿易處處長張水由,在日寇的扶植下,所謂『福建和平救國軍』就此產生。而張逸舟同時也參加了國民政府軍統特務系統,充當軍運組組員,扮演雙重角色。

 張逸舟從民國廿八年九月下海至民國卅四年五月「反正」,這五年又八個月的歲月裏,沿海浮鷹、東引、東洛、西洛、南竿塘、北竿塘、白犬,甚至平潭、湄洲、烏坵,有的被長期盤踞,有的被短期佔領,這些島嶼多在對日抗戰期間,被來自臺灣、澎湖的日寇佔領,因而淪陷,成了張逸舟等偽軍的海上王朝。

 而這個王朝組成份子非常複雜,有逃避內地徵兵者、有失意政客、有無業遊民,甚至也摻雜著國民政府所屬軍統掩護的特務份子。該部盤踞南竿塘期間,日寇派遣的特務,像日本人中山、本田之助和臺灣人梁延清、黃慶、黃福全等到南竿塘,他都請吃請喝,甚至供應鴉片、嗎啡。日寇華南艦隊司令海軍中將庄田,曾在南竿塘參觀時,張氏就舉行隆重的歡迎儀式,並設宴招待。所有停泊白犬島洋面的日艦艇上的日酋,每到白犬島或南竿塘,他都以禮相待,使日寇對福建沿海無後顧之憂,停泊閩江口外海的日艦要水、要蔬菜或其他副食品等,張部總是有求必應,還經常搜羅內地情報,供給日寇,同時也利用海平號輪船偷運戰時禁止出口的物資,如糧食、桐油和木材等,載往廈門、上海、沈家門和溫州各淪陷區資敵,以換取棉紗、布疋、蘇廣雜貨等物資,運回海島,轉運內地售賣,從中牟利,『海平』一經返島,南竿塘的貨物就堆積如山。

 福建軍統幹部江秀清和嚴靈峰,先後密訪白犬島和南竿塘,張氏都秘密招待,盛情款宴,臨行又分別贈予旅費。

 二、勒稅劫掠

 販毒生財

 張部第二集團軍,下轄第一至三路軍,扼守海島,官兵衣食全賴「做嚮」所得,由於正值對日抗戰,日寇常進兵閩海閩省,為防日寇登陸,福建公路多被破壞,全省交通依賴海路,以致沿海島嶼成了香港至上海必經之途。張部在南竿塘設立稅務局,在其他重要島嶼,設立分局,收貨物稅、漁稅、牌照稅及其他各種捐稅,名叫「做嚮」,稅率則是按照貨值抽收,凡航行竿塘洋的船隻,向其稅務局領取護航證,在海上捕魚的漁船,就須繳漁稅,例如北竿塘的漁稅,由駐該島的第一路軍第一大隊大隊長黃正平領辦徵收。民國三十四年五月,正值抗戰末期,張部已「反正」集中霞浦,而黃正平仍逗留北竿塘,向漁民勒索漁稅,後來黃正平小股軍趕往霞浦集中,船經大陸連江筱埕外海時,被曾經受其勒索迫害的漁民等圍攻,其父黃應及偽兵多人,被當場擊斃,船上金鈔,被搶奪殆盡,船隻也被漁民群眾放火焚燬。

 張部曾先後洗劫英商輪船「神華號」和「捷昌號」。當時捷昌輪滿載筍乾、茶葉等物資,由福清港開出,向北駛經白犬洋面途中,被張部截劫。

 張總部和各指揮部及幹部們,均販賣鴉片、嗎啡等毒品,他們向廈門日寇專售毒品的太和公司,以低價買進高價賣出,攫取高額利潤,不但毒害了沿海人民,也毒害了自己的官兵,許多官兵都吸食鴉片或打嗎啡針,他們的公館裏,皆具備煙具、煙盤、煙槍、煙針、煙和煙盒等,作為請客的應酬品,而打嗎啡針的官兵,一針又一針地從腿部或臀部施打,常弄得臀腫腿爛,潰瘍累累。

 三、地域矛盾、權利衝突

 總司令張逸舟、副司令黃玉樹、鄭德民和參謀長林滄圃等四人,號稱為張部四巨頭。他們之間存在著因地域不同所產生的矛盾,四人都具有偽軍和特務的雙重身份。張逸舟和黃玉樹是仙遊人,屬興化派,鄭德民是福清人、林滄圃則是長樂人,被稱為福州派。張部以下之官兵,分為福州與興化兩派,每每因言語不同和權利衝突,時有糾紛,甚至發生火拼。

 民國三十年冬或次年春,張部第一、二兩路指揮部所屬的官兵,在白犬島青蕃澳民船上發生爭鬥,當時第一路第一大隊黃正平部在船上的士兵,人數較多,將第二路所屬的民船一艘,放火焚燒,黃正平是黃玉樹的堂兄弟,他命令士兵準備開槍,林滄圃聞訊,趕緊跑去嚴厲責罵官兵,一場風波才告平息。

 他們之間也爭權奪利,有次,張逸舟向駐廈日軍取得英造步槍三十支和迫擊炮一門,作為警衛隊的武備,並以林雲卿為警衛隊隊長,專司保護張逸舟。張氏又將其原獨立大隊林勝部編為特務團,以秘書處長鄭文賢兼任團長,直轄於總部,由張氏直接指揮,此舉動引起鄭德民和黃玉樹的反對。至於稽查大隊槍械之來源,多由林滄圃私人購得,由於稽查大隊管理偏頗,因而引起張、黃、鄭等的不滿。而鄭責怪總部每次分發軍糧、鴉片及其他物資和各項贓物,較偏袒興化人。(待續)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站長Line ID:0932354724  ~請給好文章或好圖片「掌聲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