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 溫度:22℃ AQI:53  風向:北 風力:2級 南竿雲高:5000 能見度:7000 北竿雲高:50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李仁光(海員)

李仁光(海員)友善列印



張貼者
海員 
資深會員 

海員

來自 : 怡根齋
註冊 : 2007-12-23
發表文章 : 305
掌聲鼓勵 : 920

發表時間 : 2019-07-18
FORM: Logged


海員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海員 海員的個人首頁: http://blog.xuite.net/leejenkuang/twblog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我和爺爺有個約會(11)/月夜救美 --閱讀人次 : 381

孙子:爷爷,那年我15歲,您的船泊在荷山紙廠外鰲江歲修。您救了一個女孩,第二天卻到公司寫檢討書。
爷爷:那夜現場有點驚心動魄,整個事件卻荒唐好笑。
孙子:當年文化大革命正如火如荼開展,學校停課鬧革命,我也回家當個逍遙派。
爷爷:那時各地文攻武鬥,一片混亂。我的船在檢修,也就順便把你帶在身邊,免生是非。
孙子:當天晚上就剩我們祖孫在看船。嚴格說來只有您一人看船,我是跟您來玩的。
爷爷:月亮還滿圓的,天上有些浮雲。
孙子:您泡了一壺茶,在甲板上賞月。我在一旁吹著口琴。
爷爷:是啊,那音樂雖不太好聽,明月、江水、祖孫,場景倒有點陶醉。
孙子:忽然,岸上傳來女子喊「救命呀!」的聲音。
爷爷:我聽那聲音有點像我死去女兒。
孙子:您馬上對著岸邊喊「不要怕,我們就來。」
爷爷:喊歸喊,我心裡可在盤算著:現在社會正亂,有衝進政府機關鬧事,有攻佔海軍艦艇奪槍,會不會有造反派設計要奪船。
孙子:您叫我先把船上所有電燈打開。
爷爷:船與岸邊雖距離不遠,月光下一切都顯得朦朦朧朧。情勢不明中,只好先虛張聲勢。
孙子:一會兒,聽見有個男子的聲音「回去吧,回去吧。」
爷爷:根據一男一女的對話分析,應該不是造反派,是男女關係。
孙子:那女的又喊「依伯,我碰到流氓了,快救我。」
爷爷:我叫她走到岸邊,叫那個男的先回去,明天再來領人。
孙子:您隨後跳下舢舨,叫我在船邊打著手電筒照定舢舨。
爷爷:後來那男的走了,很順利就把女孩接到船上。燈光下那女孩體態豐滿,五官清秀,只是眼神呆滯,顯然是驚嚇過度。
孙子:我記得那女孩說「我是福州台江人,那男人把我騙到連江荷山他家,他家裡還有個老母親。晚上他想非禮我,被他母親阻止,我跑出來,他也跟來了。」
爷爷:我問他「如果沒遇到我們呢?」她說「他再逼,我只好跳水了。」
孙子:我燕金姑姑不也是跳水死的嗎?
爷爷:這就是弱者反抗的悲劇。
孙子:您把她安置在床艙,叫她安心睡覺。又從外面把床艙的門鎖上。這又是何故?
爷爷:人心叵測啊,我怕她騙我們,半夜做內應把造反派接上船就慘了。
孙子:那晚我們都沒睡。第二天您帶著女孩去公司,經理叫您講了經過。後來又叫您寫檢討書。
爷爷:經理說「怎麼可以隨便把女孩帶上船,兵荒馬亂的,出了事怎麼辦?再說孤男寡女的,你怎麼都不避嫌。」
孙子:您怎麼回答?那女孩不會證明是您救了她。再說還有我在。
爷爷:那年代的信條是「懷疑一切」,女孩作證也沒用。我怕事情越鬧越大,只好承認錯誤,怪自己一時糊塗,沒考慮周全。所以就寫了檢討書。
孙子:然後,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您把一個女孩帶上船過夜。
爷爷:唉,還好那女孩總算平安回家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lEjwbbCXr8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捨!得!2000.11.10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