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7℃ AQI:71  風向:北 風力:2級 南竿雲高:45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5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楊綏生

楊綏生友善列印



張貼者
楊綏生 
資深會員 

楊綏生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4-01-07
發表文章 : 338
掌聲鼓勵 : 4479

發表時間 : 2008-04-05
FORM: Logged


楊綏生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楊綏生 楊綏生的個人首頁: http://www.yankee.idv.tw/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是巧合嗎? --閱讀人次 : 6304

 十二年前的今天,跟內人由松山機場搭機返馬,結果卻從海上回家,那是馬祖天空開放後的首度空難。去年由北竿搭機赴台,遇到「單機飛行」,在我左側的引擎停止轉動,趙姓機師沉著應變,飛機平穩落地後,全機乘客給予熱烈掌聲,給機師鼓勵,也為自己的再次逢凶化吉慶幸,停機坪外的救火車早在一旁列隊等候。我的「搭機奇遇」再添一樁。

 85年4月5日下午三時三十分;我所搭乘的國華B 12257 DO-228十九人座的班機,由松山飛北竿。四時二十分許,飛機在離機場南面約1000公尺處落海,五位同機者罹難,一人失蹤,遺體至今未尋獲。事隔十二年;回想起當時一些情境,乃覺不可思議!

 我及內人搭車由板橋的岳母家往松山機場,一路尾隨一輛在後擋風玻璃上貼著斗大「阿密佗佛」大字的計程車,由板橋到松山機場的路程不算短,會是一種巧合嗎?

 搭乘的國華飛北竿班機,落海出事時,但覺機身像巴士急剎車般停住,聽到後排的一位女士尖叫:「阿密佗佛、救命啊!夭壽」!我打開左後艙門跳入海中,隨後;內人亦入海,同時下海的還有內人的國中女同學,她們兩人同時抱住我,我囑兩人放手自行游泳,否則三人會一起沉下去。我游向左後機翼,拉起內人,然後與內人合力拉起施性同學。

 一位周姓年輕軍人由左後窗拉出救生筏上了機背,其他人都向救生筏所在處集中,我們三人亦移往該處。起初;救生筏未能自動充氣,我曾試圖找吹氣口吹氣,不久後救生筏自動充氣彈開。

 有人問游泳到岸上的可能?我告訴他們,救生筏上很安全,請他們不要做游泳逃生打算。在喊「清點人數」後,知道機艙裡還有人,我把連接救生筏的圓圈套在腕裡,讓內人捉住連接的繩索,告訴內人我要下水救人,萬一有情況,她可以拉繩索救我。入水後;游到當初逃出的艙門前用力拉開,因水壓的關係,門開的很吃力。

 灌滿濁海水的機艙,我怕進去後找不到出路,又不甘願放棄,索性用腳去勾,竟然在艙門附近勾到一個人,把她拉出後,此時;穿著救生衣的副駕駛也游過來協助。機背上的其他人合力將她拉上時已無呼吸心跳,我對她進行口對口人工呼吸及心臟按摩後,很快就恢復了呼吸心跳並會主動地呻吟。她就是那位喊:「阿密佗佛、救命•••」的人。

 因久久未見來自岸上的救援行動,深恐岸上看不到我們,我站立在機背上對岸上猛揮手。約莫三、四十分鐘後,掛著舷外機的救援舢舨駛到,我指引她們平均坐在兩邊,並請下已坐上舢舨的內人,好讓受傷及被救者優先搭乘上岸救治。因為我知道;爭先恐後及超載的危險性遠超過在救生筏中等待。或許是醫師的專業訓練,讓我面對突如其來的意外時,能不慌張地解決問題。平日游泳及渡礁釣魚所累積對海的了解,此時全派上用場,成了自救、救人的知能。

 不久;由曾林官先生駕駛的「豪華愛之船」駛到,載走留在救生筏上的所有人駛往南竿。衣服溼透了,腳上的鞋子掉了,此時我才感覺到冷。

 福澳港岸上擠滿了關心的人群,我看到女兒及我的同學劉增壽在一旁哭泣。回到家中快速的換洗後,電話響個不停,有媒體記者的詢問,有來自越洋的關心。母親的來電,欲知我是否安然?也要確認內人是否無恙?因此;要求內人親自聽電話。一通來自葉世福議員的電話問候:「楊代表;恭喜啊!」乍聽之下有點突兀,細想之後;是啊!有幾個人能從空難中逃生而且膚髮無傷?想到距此四年半前;為了救治一位搭乘A-P艦昏倒的士兵,由A-P艦被吊上救難直升機,飛往三總旁的國防醫學院操場下機,因此;「搭船搭上飛機、搭機搭到船上、單機飛行」,都讓我碰上了。

 左鄰右舍、親朋好友以及我看過的病患們,以家鄉最傳統的方式表達對我的關懷與慰問,送來的雞蛋裝滿了兩籮筐,我將之轉送給曾參與救援的航運公司。

 二十多年前,我曾經歷一場機車車禍,躺了近一個月,慰問的麵線、水果讓市場缺貨〈當時的交通不便,街上賣的水果很少〉。

 是這種原鄉的關懷,讓我願意為這塊土地無私無我的付出,雖然經歷許多因不同見解、政治勢力的打壓、污衊,卻始終不改我為這塊鄉土奉獻的初衷。

 空難發生的次日;民航局張國政副局長來北竿,我及曹縣長也到北竿。張副局長表示;空難發生時,民航局正在開會討論如何改善北竿飛安。張副局長、曹縣長及馬報的記者都遭到抗議民眾的雞蛋攻擊,甚至有人用石塊攻擊張副局長、曹縣長。抗議的民眾站上機場跑道,不讓張副局長搭機離去,事後;許多人因此被判刑。

 三天後一個討論飛安的現場電視節目邀我參加,她們說服我再次搭機的理由竟是:「平時你所欲爭取的空中交通改善,此刻他們最容易聽進去」。

 我及內人沒有向航空公司提出「精神損失理賠」,理由之一;我認為老天爺把命留給我,我還多求什麼?其二;如果航空公司因此倒閉停航,長期以來我們所追求的空中交通,將會回到原點。現在想起來;這種想法有點笨,但是一點都不後悔。

 隔年的八月十日馬祖再度發生空難,包含陳縣長胞弟在內的十五名乘客全數罹難,前後兩次共犧牲二十一人的空難,提供了機場改善的力道,也加速了機場興建的腳步。但是對於空難原因的錯誤解讀及地域情結的作祟,造就了兩座被喻為「坡腳」的機場,也造成這些年來空中交通停滯,馬祖未能繼續進步的主要原因。

 六年前;曾透過陳縣長向來訪的民航局張國政局長建議;變更「進場程序」可改善無效飛行,換來的卻是陳縣長轉述的「胡說八道」。為了更深一層了解馬祖空中交通的癥結,我花了許多時間蒐集解讀相關的資料,不時向相關領域的專家們請益,以在地觀點,試著提出可能的解決方案。日前報載民航局測試的「第二套進場程序」,在上回陪曹立委到民局時,曾跟民航局的官員討論過,也跟立榮實際負責的人員確認過,雖然跟我欲借安裝MLS「一步到位」的想法有出入。但;能改善總是好的,也證明我變更「進場程序」可改善無效飛行的建議並非「胡說八道」。

 時間過的真快;轉眼間十二年過去了。從提出「跑道東移」的構思,到民航局選擇以北竿機場架設左右定位儀以改善導航,我從空中觀察、國外參觀、蒐集並解讀分析資料,於前年十一月底提出長達八頁的「馬祖機場的癥結與解決之道建議」,過程好似在唸一所長達十二年的「航空研究所」,只是沒有文品、也沒有畢業證書,而我卻樂此不疲。

 十二年前的空難,是航空史上首樁生還機師被判刑的空難案件,判決書詳細記錄了整個事件的過程,姑且不論失事原因,不過駕駛的名字叫「苗中海」,有一位乘客叫「李陸洋」,落海的醫師叫「楊綏生」,被救的溺水者曾經高喊「阿密佗佛救命」。「瞄中海、李入洋、水生、阿密佗佛」的一連串組合,是巧合嗎?!



  已有 38 位網友鼓勵
共創馬祖成為「富麗、進步、健康且充滿人文關懷的島嶼」
拉丁天王 
初階會員 


註冊 : 2005-08-20
發表文章 : 60
掌聲鼓勵 : 87

發表時間 : 2008-04-06
FORM: Logged


拉丁天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拉丁天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老爸...
有你真好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牛角仔 
資深會員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7-03-03
發表文章 : 220
掌聲鼓勵 : 751

發表時間 : 2008-04-09
FORM: Logged


牛角仔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牛角仔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十二年前、家鄉發生第一次空難、至今、記憶猶新-----

冥冥中、上天把楊醫師留下來、是想把他這一生數次奇遇

化作--動力、造福我們鄉土

對家鄉--屬於母親的這一塊土地、無私、無我的付出、是我們共同的心聲

對原鄉的關懷與付出、就像我選擇留在家鄉工作一樣

因為、我們身體裡流着共同的血液、有着共同的特質 、就像大多數鄉親一樣


勤奮、努力、樂觀、刻苦

因為、我們願意終其一生、死守這一片家園

因為、我們--歡喜做--甘願受-------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馬祖一是我們的家鄉.是我們祖先歷代賴以生存的地方.我們的母親.日思夜思.牽腸掛肚的源生地.須你我終極一生努力以赴.建設家鄉.繁榮地方.甚至終老故鄉.
erhchun 
初階會員 

erhchun

來自 : USA
註冊 : 2007-07-15
發表文章 : 67
掌聲鼓勵 : 87

發表時間 : 2008-04-10
FORM: Logged


erhchun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erhchun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加油


  已有 2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