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 溫度:℃ AQI:23  風向:北 風力:5級 南竿雲高:45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00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家國

劉家國友善列印



張貼者
劉家國 
資深會員 

劉家國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4-01-20
發表文章 : 1300
掌聲鼓勵 : 7707

發表時間 : 2013-07-19
FORM: Logged


劉家國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劉家國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東海部隊五年欠餉索討無門,108歲魏耿留下遺憾 --閱讀人次 : 5476

 昨天總統發布褒揚令,表彰前東海部隊119縱隊司令魏耿,這位108歲的人瑞,他的一生事蹟,才開始受到重視。今天,馬祖日報記者邱竟瑋做了一篇很用心的人物報導,讓這位曾經為國家出生入死的老兵,他的生平紀事,成為馬祖歷史的一頁。

 然而,魏耿的過世,也留下了遺憾。因為民國38年6月3日在川石島成立的福建省海上保安第一縱隊(代號東海部隊),在馬祖列島的東西莒、東引,以及西洋、浮鷹、四霜及岱山諸島,與共軍血戰多年,守土有功,直到民國43年解編,五年間,但他們四千多人,政府只發給一千多人的薪餉。民國83年6月3日,東海部隊成立45週年,由魏耿主持成立「東海聯誼會」,往後十年間,不斷向國防部和立法院陳請,要求補發五年欠餉,無奈國防部以「追訴時效」等種種理由,拒絕補發。

 期間,民國87年東海聯誼會出版了《東海部隊奮鬥史錄》,為自己寫下歷史。雖然,國家欠他們的薪餉和公道,並未得償,但也因此留下了這支守土有功的前線部隊,可歌可泣的血淚史。

 林金炎在《莒光鄉志》記載:「民國40年7月27日,中共機帆船十餘艘,載運共軍約四百餘人,再次向西洋島作試探性侵擾,並與游擊隊員短兵相接,反覆搏鬥,游擊隊六十餘人幾全數壯烈犧牲,或臨危自殺,絕無一人被俘,其中有數人堅守一巖穴中,忍飢挨餓,彈盡援絕,共軍以手榴彈投炸,西洋區長李貴漁,四霜區長王振基,全數慘烈成仁,但共軍旋即撤離,西洋各島又先後收復。」

 東海壯士用鮮血捍衛國土,如此慘烈犧牲,就連兩位區長都成仁取義,最後國家甚至連欠餉都不願補發。東海領導幹部最後凋零的魏耿,雖然享壽108,但也難免有憾!


東海部隊領導幹部:中坐司令王調勳、右坐副司令林滄圃、左坐參謀長林蔭。後排立者,左起:120縱隊司令翁秉乾、117縱隊司令翁廷本、116縱隊司令黃玉樹、118縱隊司令王仁貴、119縱隊司令魏耿

《魏耿小傳》
 魏耿世居福建古田縣,民國前5年6月6日出生,家境小康。26年對日抗戰,加入軍統局閩北調查站,負責蒐集共黨活動;28年擔任福州警察局特務組主任;30年日本佔領福州,組織地方自衛隊,參加游擊作戰;31年調福建警備司令部稽查處處長;32年調七十軍高參,再調福建省政府專員兼調查室行動隊隊長。38年王調勳成立福建省海上保安第一縱隊(又稱福建人民反共突擊軍),魏耿出任第四縱隊司令。民國40年福建省海上保安第一縱隊改番號為福建反共救國軍閩北地區司令部,王調勳任司令,魏耿任119縱隊司令。43年福建反共救國軍閩北地區司令部撤銷,部隊調往金門整編,後併入陸軍第四軍,魏耿被國民黨中央黨部派往馬祖,成立敵後工作站,擔任站長,後遞補國大代表,返台任職。 (摘錄自《東海部隊奮鬥史錄》魏耿先生自傳)


魏耿兩張重要的派令



  已有 9 位網友鼓勵
~舉手之勞,請給好文章或好圖片「掌聲鼓勵」。
蛇島特派員 
資深會員 

蛇島特派員

註冊 : 2004-09-01
發表文章 : 1565
掌聲鼓勵 : 2807

發表時間 : 2013-07-20
FORM: Logged


蛇島特派員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蛇島特派員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2011年,桃園縣政府文化局為慶祝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舉辦「百年百歲慶百年」活動,由專業攝影師為一百位台灣人瑞拍照,並以文字簡介他們的生平事蹟。魏耿老先生也在受訪之列,接受拍照那天,他的精神很好,還與攝影師有些交談。攝影師潘小俠在為此活動出版的專書中,如此形容:

 在台灣光復初期的動亂時代,有一支傳奇部隊,他們半民半軍,既非正規軍,也沒有薪餉,卻肩負台海安全、鎮守馬祖列島長達五年,讓台灣免於赤化的重責大任,這就是威震閩海的東海部隊!前國大代表、高齡107歲的魏耿老先生,正是東海部隊119縱隊司令,也是碩果僅存的五位縱隊司令之一。魏老先生很愛聊過去的歷史,他常常說:「我在第一前線打仗,不是現代人可以體會的。

 正如魏耿的長子魏澂在追思禮拜上所述:「我的父親終其ㄧ生都是一名傑出的戰士。」是的,這位經歷百年風霜的老兵魏耿,民國八十四年(1995),為了替流血流汗,為國犧牲奉獻的子弟兵討公道,不惜以九十歲的高齡,再次號召東海部隊為數不多的老幹部編組行動,甚至親自率隊走上街頭,無奈一等數十年不能如願,「國家」所積欠的五年糧餉,政府連一毛都不願補發,深信魏老司令內心的苦痛非三言兩語可道盡,也讓吾人為在馬祖這塊土地上殉難的東海戰士們感到難過與遺憾。

 七月十九日的追思禮拜上,屈指可數的東海老兵,或拄著拐杖、或坐輪椅、或親友攙扶,搖晃著步伐出席,只為趁還有一口氣來向魏老司令行禮告別。會後,我立正站在出口大門,向這群髮蒼齒搖的東海老兵,ㄧㄧ鞠躬問候、握手致意或擁抱,哀傷目送他們的身影,直到消失不見。我心深知,曾經雄踞閩江口的東海部隊,他們的傳奇事蹟與史料檔案等,都將隨著東海老兵們ㄧ個個的凋零,和最後一位縱隊司令的離去,漸次沉默...。不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執政,不論是陳雪生還是楊綏生當連江縣長,不論是曹爾忠還是陳雪生當馬祖立委,不論是誰幹連江縣文化局長? 是現在?還是未來?都不再會有人關心這段過往? 老兵們手中的選票價值隨著時間的流逝終將成為過眼雲煙.....。





  已有 15 位網友鼓勵
花間草堂論世事.水岸雲樓讀文章∼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