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 溫度:℃ AQI:19  風向:北 風力:1級 南竿雲高:1100 能見度:8000 北竿雲高:20000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劉家國

劉家國友善列印



張貼者
admin 
站長 

admin

來自 : 馬祖
註冊 : 2003-12-12
發表文章 : 36930
掌聲鼓勵 : 33990

發表時間 : 2005-12-26
FORM: Logged


admin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admin admin的個人首頁: https://www.facebook.com/matsu.idv.tw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海盜屋傳奇人物陳忠平/馬祖通訊 2004年2月23日出刊 --閱讀人次 : 8844

祖上鶴上,遷居北竿
芹壁上澳,道號半山
自幼出身,元盛購青
因為賭錢,輸去乾乾
沒法可得,搭落南竿
義和衛隊,封我做官
官做主任,調上北竿
名號犬犬,逢人都驚
拳頭腳踢,蜀槌到你心肝


 事隔一甲子,現年八十七歲的北竿橋仔陳三弟老先生,依然清楚記得以上這首打油詩,而打油詩的作者,正是芹壁海盜屋的主人─陳忠平。

 這首用來恫嚇鄉民的打油詩,每八個字就有押韻,但需要用福州話來朗讀,內容簡單地交待了陳忠平的出身與發跡過程。陳忠平的祖先來自長樂鶴上,落腳芹壁聚落上方的「半山」,他年輕時在橋仔「源生號」商店從事「購青」行業,福州話「購青」就是收購蝦皮與下雜魚,從事漁業加工之意。由於賭錢「輸去乾乾」,流落他鄉,投靠南竿海盜首領林義和,因緣際會,封他當「北竿主任」,小名犬犬(又稱「依細犬」,因為其父名叫陳依細),人人都怕,拳頭腳踢,一拳(蜀槌)到你心肝。

 當陳三弟老先生唸到「蜀槌到你心肝」的時候,為了加強語氣,還特別使力伸出虎虎生風的右拳,讓六十多年前北竿海盜頭子陳忠平的囂張與霸氣,活生生地展現無遺。

●長樂鶴上陳氏,遷居芹壁

 芹壁子弟陳智仁在碩士論文《馬祖芹壁聚落之形成與空間特質研究》中指出,長樂縣鶴上鄉「玉溪陳氏家族」傳至第二十五世時,五兄弟分成仁、義、禮、智、信等五個房祖。清末,智、義兩房後代相繼移民芹壁,漸漸發展成為智房里、義房里與溪房里三大譜系與房舍群居的空間特質,後來發展成為芹壁最大家族。現今芹壁入口處由縣議員陳貴忠規劃的公共空間,也因此命名「玉溪學堂」,早年是私塾的所在。

 回顧馬祖開發歷史,從明朝開始,芹壁就以「鏡」這個名字,躍上史頁。清朝年間,芹壁又名「鏡港」,至今村中老人仍稱芹壁為「鏡澳」。

 芹壁的命名,源於芹囝,也就是現今知名的龜島。「芹」這個地名,東引也有,據東引鄉誌引用耆老陳瑞琛的說法,福州話稱「稻草堆」為「芹」,「芹囝」就是小稻草堆之意。除了芹壁的龜島以外,北竿塘岐短坡山也叫芹囝。清朝年間縱橫閩浙海域十餘年的大海盜蔡牽,流傳民間的一則藏寶謎語:「芹囝芹連連,七缸八缽九排連,大水密賣著,小水密鼎墘,誰人得的著,快活千萬年。」傳說誰能解開這則謎底,就能得到一筆數不清的金銀財寶。此一傳說,不久前曾經引來一家電視台製作探險節目,登上龜島尋寶。

 民國三十八年,國軍進駐後,將附近兩座山丘命名為芹山與壁山,指揮部設在壁山山頂。後人不查,都以為先有芹山和壁山,才命名山下的村落為芹壁,如今很多旅遊簡介也都採取此種說法。其實這是倒因為果的錯誤解讀,現仍編纂中的北竿鄉志,會予以辯正。

●護主有功,迅速崛起北竿

 據北竿鄉志初稿記載,陳忠平的父親名叫陳依細,育有五子,陳忠平排行老四,小名犬犬,又名依細犬(替小孩子取賤名,祈求平安長大,是昔日馬祖習俗),弟弟陳忠吉,小名吉吉、依細吉。如今北竿耆老都只知道「依細犬」或「芹壁犬」,卻少有人知道「陳忠平」這個名字。

 正如陳忠平自編的打油詩所說,年輕時,曾在橋仔村「源生號」商店從事漁產品加工行業,因為好賭而「輸去乾乾」,不得已流落到南竿,尋找機會。當時,由於抗日軍興,政府無力管轄海上島嶼,馬祖列島先後被俞宏清、王福明、林義和與林震等幾股土匪(福州話稱海盜為土匪)所盤據。由於馬祖早在民國二十六年九月就被日軍攻佔,這幾股土匪也都依附在日軍勢力之下,接受日軍賜予「福建和平救國軍」番號,以「八菊」為軍旗,如今海盜屋二樓後門的門楣,與南竿馬港天后宮一塊民國三十二年的石碑上,都可以找到日本軍隊「八菊旗」的刻痕,也可以找到王福明與林震兩人名字。不過,天后宮石碑的八菊只有六瓣,原因不明。

 相貌堂堂、身材高大的陳忠平,約在日本佔領馬祖列島後不久,就投入福清人俞宏清的麾下,下海為寇。俞宏清又名阿楻,提起這位名震一時,被日軍封為「福建和平救國軍總司令」的土匪頭子阿楻,至今很多馬祖列島耆老都還記憶猶新。當時俞宏清的部眾一度發展到兩千餘人,數度在日軍指使下攻佔平潭島,與國軍多次交手,後來佔領南竿,設「福建和平救國軍總司令部」在馬港社教館下方的大宅(馬祖日報社舊址)。

 一日,俞派大批手下出海打劫,消息被駐守連江的國軍偵知,於是國軍趁機發動突擊,包圍馬港總司令部,據說俞躲藏在木桶中,未被發現,但被流彈擊中大腿,國軍官兵退走後,陳忠平一路護送「總司令」逃到閩江口的川石島,再轉往廈門日軍醫院,最後俞宏清仍因傷重而死。

 由於救駕有功,並且聽說陳忠平曾經輸血給俞宏清,在療傷期間,俞宏清便將陳忠平推荐給「福建和平救國軍第二集團軍第一路司令」林義和,林義和封陳忠平「主任」官銜,進駐北竿,獨當一面,向過往的漁船和商船收取保護費,又稱「作餉」,財源滾滾。這也就是打油詩中的「義和衛隊,封我作官,官做主任,調上北竿」,陳忠平發跡的由來。

 民國三十年間,有錢有勢,掌控數十名囉嘍的陳忠平,向兩位族親強買了一塊土地,興建洋樓,準備當作官邸。陳忠平僱請了連江與福清兩組石匠,分成左右兩邊,趕工砌屋。芹壁耆老指出,海盜屋的門面是大陸運來的青白石打造,大門兩邊各用一塊完整的青白石砌成,光是搬動那塊石材就需動用十六名壯丁。屋內的木材則是從福州運來上等福杉,打造樓板與隔間。地板還挖掘了一條秘道,通往大水溝,預留潛逃之用。後來,國軍進駐後,這座北竿最豪華的洋樓,被充當村公所與學堂,秘道也被封閉。在連江縣政府進行整修海盜屋期間,工作人員還在二樓石牆發現夾層,研判是準備存放貴重財物之用。

●三名石匠索取工資成冤魂

 民國三十一年七月間,海盜屋只剩二樓樓板未舖,即將完成之際,卻因林義和失勢被日軍誘殺,這座精心打造的豪華「官邸」,陳忠平連一天都沒住到,便展開逃亡生涯。

 在陳忠平逃亡之前,由於海盜屋的石作部分已經完工,一日,三名福清石匠前往索取工資,陳忠平便在芹壁「半嶺」一處房舍準備了酒菜,款待三人。從此,村民就沒再見到三人的蹤影。過了不久,這三名石匠的家屬,多次從福清前來北竿尋人,陳忠平都聲稱他們已經拿了工資回鄉,在死無對證的情況下,家屬明知凶多吉少,卻只能默默含悲離去。

 後來,村民無意間在半嶺附近的糞坑內,發現三具屍體,才確定三人已遭殺害。

●惡有惡報,遭處決科蹄澳

 話說民國三十一年七月,林義和失勢被殺,陳忠平逃往福州。

 大約不到一年,陳忠平竟又回到北竿。一說是他在內地無法立足,一說是被張逸舟派人引誘回來,圖謀他可能藏在北竿的金銀財貨。

 陳忠平回到北竿,仍然居住芹壁,張逸舟派在北竿的王姓土匪頭子,派一名部下擔任陳忠平「衛士」,名為貼身保護,實為就近監視。

 一日,剛好是大潮水的日子,芹壁村裡有人暗中鼓動村民都去海邊採貝,傍晚村民回家後,都聽說陳忠平已經被押往白沙,送到南竿。

 後來,陳忠平被處決於科蹄澳附近的「媽祖門墊」。縣政府已經規劃在這座山頭,闢建媽祖紀念公園。

●尾聲

 陳忠平結束了罪惡的一生,但事件並未就此劃下句點。

 民國三十九年間,其弟陳忠吉被人密告曾經當過土匪,遭國軍押往南竿審訊,關了一個多月後,再送回北竿。國軍以「看話劇」名義,召集全鄉民眾前往塘岐鹽館(現塘岐國小)集會,官兵當眾宣布罪狀,表示以舉手方式,讓全鄉民眾來表決是否該予以槍決。北竿耆老說,當時民眾因為都聽不懂國語,在官兵帶頭舉手下,大家都紛紛跟從,就連陳忠吉的幼子陳炎官,也在舉手之列!

-------------------------------------------------------

本文參考資料:
大陸連江縣出版《連江縣志》(2001年)
林金炎編著《馬祖列島記》
陳智仁碩士論文《馬祖芹壁聚落之形成與空間特質研究》
邱新福編著《北竿鄉志》初稿

《馬祖通訊第 103 期.2004年2月23日出刊》


北竿芹壁海盜屋/楊綏生攝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站長Line ID:0932354724  ~請給好文章或好圖片「掌聲鼓勵」
    第1頁 (共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