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16℃ AQI:84  風向:北 風力:3級 南竿雲高:13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10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陳財能

陳財能友善列印



張貼者
陳財能 
資深會員 

陳財能

註冊 : 2009-07-28
發表文章 : 474
掌聲鼓勵 : 8812

發表時間 : 2009-09-09
FORM: Logged


陳財能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陳財能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風吹楊柳擺,寬容才人來 --閱讀人次 : 11577

人生無常!
是句哲理。但對八月二十六日凌晨,壯年驟逝的林惠官委員及他的在世親朋而言,又是多麼地不公平。如果不是台北市醫療單位的反常,林惠官委員及他的親人的人生還會很幸福正常。因此,無常並非全然命定,還有人為疏忽的反常。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沈沈楚天闊。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不知該從何能稍稍安慰林惠官委員親朋的悲傷,兀自想著柳永的雨霖鈴,感受著那樣「無緒、傷離別」的心情•••

林惠官委員橫遭的無常,卻也將馬祖政壇的「異常」現形。

馬祖民間所謂「三陳、一曹」集團對戰的格局驟然失衡。明、暗之消息紛紛稍來,雙方嚴肅的表情下,有著喜憂忐忑不定的心情,從雙方在馬資網及民間的相互叫陣中,瞥見端倪。但我覺得並非參選人的意志,而是「異常」馬祖政壇單一性格的內部,不同集團首腦的權謀利益現形。尤其是林惠官委員生前政治伙伴,近來的「積極」舉措,確實會讓人更深刻感受「人生無常!」可怕呀!

我認識到馬祖的迷人之處,是馬祖人有一股濃郁的情義,她是那麼地自然、純真!她有層次地奉獻在家人、族人、同學、友人的日常生活之上。但這股海島子民濃郁的情義,六十年來在中國國民黨軍管威權的扭曲下,製造出「異常的馬祖政壇」及「反常的馬祖人生」。

我認識楊綏生先生,溫文儒雅,馬祖醫療的先驅者。我不認識劉增應先生,看了他的經歷,同樣溫文儒雅,馬祖醫療的深耕者。他們倆都是好人,有著公務員的性格,但卻同時成為「異常馬祖政壇」的對戰棋子。馬祖人對他們向來的稱讚,突然間,從不同集團的雙方收回原有的稱讚,開始惡言相向!這難道也是「人生無常!」不,這是人為故意的異常及馬祖人生的反常。

說也巧合,這一楊一劉,如同楊柳,有著謙沖自抑、高而不忘本之本性(北醫畢業後皆返鄉懸壺濟世);「晨嚼齒木,楊柳淨牙」(楊柳泡水後會軟化,唐代人以其纖維為牙刷)又符合兩人之醫師的職業;但是,由於楊柳是不夠陽剛的植物,顯的柔弱。微風習習之時,雖如李白的「風吹柳花滿店香,吳姬壓酒勸客嚐」般溫文儒雅,甜美得好不浪漫;但是,當強風掃來,隨風搖擺,不得不順應時勢,而不做無謂抵抗的個性,自然流露。綏生兄四年前的「求不到,推不掉」及增應兄「世事難料,好友勸進」的性情恰如楊柳,令人憐憫。猶如杜甫「隔戶楊柳弱嫋嫋,恰似十五女兒腰。誰謂朝來不作意?狂風挽斷最長條。」之喟嘆!

人生無常!
楊、劉兩兄,學長學弟關係,也同為馬祖醫療有著不可取代的貢獻角色,當他們在馬祖人濃郁、自然、純真情義的稱讚中,兩人多麼自在自得。但是在「異常的馬祖政壇」操弄下的「反常的馬祖人生」,他們是權謀牆外的行人。以蘇軾的蝶戀花來描述他們的處境恰如其份。

花褪殘紅青杏小,雁子飛時,綠水人家繞。
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裡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
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雖然楊、劉兩兄成為「異常馬祖政壇」的對戰棋子,但至少還能發出一點個人聲音及擺動姿態。但馬祖人民呢?六十年來在中國國民黨軍管威權的扭曲下,度過「匆忙離家老不歸,搭船嘔吐機不飛,支持中國國民黨,祖先土地要不回」的「反常的馬祖人生」。在不同時間及場景變遷之下,馬祖人的生命還是陷在戰地政務、軍管威權脅迫惶惶不可終日的陰影中。馬祖人的生活意識,是那樣地充滿不確定感,而不得不繼續依賴中國國民黨製造出的「異常馬祖政壇」。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渴載飢。我心傷悲,莫知我哀!」這是詩經•小雅•采薇的最後兩行。《采薇》用楊柳在春風中飄盪的美好景物來反襯守邊士兵的愁苦,春天是歡樂的季節,士兵卻在這時被迫對戰,所以加倍顯得愁苦。就算已經解除戰地政務十七年,馬祖人民不就是《采薇》所描述的士兵及論定「我心傷悲,莫知我哀!」的真實處境嗎?

林惠官委員橫遭的無常,卻也將馬祖政壇的「異常」現形。馬祖人生的反常,並非命定,而是人為製造、操弄的異常。「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我想著馬祖人那股濃郁的情義,有一天總會打破單一性格的異常馬祖政壇,並安心地體驗「風吹楊柳擺,寬容才人來」的情境。如果不是,我只好無奈跟歐陽修一起哼唱蝶戀花: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已有 36 位網友鼓勵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4-08-11
發表文章 : 257
掌聲鼓勵 : 1299

發表時間 : 2009-09-09
FORM: Logged


隱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隱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政治如同玩物
希望出來的人不是因為任何因素才來參選
不管是誰選上
最重要的是現在說的政見
不要到時候一個都沒實現
那是選民最不願見到的
馬祖的未來在哪邊?
看看台灣離島金門、澎湖、蘭嶼、綠島
都非常成功找到自己的型態、商機
而馬祖呢?
還在鬥爭?
不要跟某人一樣
嘴巴上說的很好聽
什麼都沒做到
這也是人家說的『嘴砲』



  已有 19 位網友鼓勵
島嶼的邊緣,溫暖的人情,Matsu
智者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9-11
發表文章 : 83
掌聲鼓勵 : 1414

發表時間 : 2009-09-11
FORM: Logged


智者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智者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看了陳財能先生這篇謙和、厚道的文章,真是為林惠官委員及他的親朋好友抱屈。這個所謂「三陳」是誰呀?有沒有包括一個營造業的陳姓人士。聽我營造界的朋友告訴我,在馬祖的大型工程,這個人很夠力?據說跟縣政府關係很好?有人可以知識一下嗎?

如果馬祖政壇有這麼恐怖的藏鏡人,連工運前輩都如此被耍弄,那麼這兩個文弱書生,也只是個傀儡而已,那還能做事?政見說得再多也只是再騙一次馬祖人而已。

奇怪的是,馬祖人這麼好騙嗎?難道馬祖這一、二十年來,就只能聽這三、四個人在過生活嗎?如果這些人那麼厲害,為什麼上次我到馬祖被滯留三天,在機場補位時,聽在場許多罵立榮、罵縣長、罵立委、罵議員的聲音不絕於耳!

我覺得,馬祖人被國民黨毒害很深,昏迷指數很低,雖然還有意識,可是好像無法掌握自己的意思。仔細讀了陳財能在本網站的每一篇文章,我覺得,陳財能不像一般民進黨員那樣狹隘,感覺非常客氣,而且非常理解馬祖社會,又敢於提出真實的意見。在馬祖,這種人如果多一點,什麼「三陳一曹」就不會太囂張,如果他是馬祖人的話,一定比「風吹楊柳擺」的兩位醫生更有辦法對抗馬祖政壇的藏鏡人。唉!我說那麼多也無用,印象中馬祖人就是無法脫離國民黨的控制,所以,在被騙一次,才四年嘛?又有何關係,我突然覺得自己有點「雞婆」!不說了,叫哪一個神來庇佑馬祖人呢?弟子不栽?



  已有 18 位網友鼓勵
戰地政務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9-12
發表文章 : 39
掌聲鼓勵 : 428

發表時間 : 2009-09-14
FORM: Logged


戰地政務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戰地政務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馬祖政客打嘴砲,不是新聞。但是,打嘴砲的政客還能指名選舉,那不是太可怕了嗎?
林惠官先生和他的親朋好友實在可憐,但是楊劉兩人更顯悲哀。而馬祖人在這場指名縣長競選的黑盤中,是苦主、還是幫凶?何不自己好好想想?
可是,為什麼馬祖政壇噸位最大的少數人,可以玩戰地政務時期指名候選的把戲。因為他們都經歷過戰地政務中國國民黨軍管土皇帝的「神威顯赫」。因此,利用家族、利用行政資源諞得的權位後,他們當然有樣學樣、沒樣自己最像地扮演民主選舉的戰地土皇帝。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行道遲遲,載渴載飢。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陳財能說的真好,「雖然楊、劉兩兄成為「異常馬祖政壇」的對戰棋子,但至少還能發出一點個人聲音及擺動姿態。但馬祖人民呢?六十年來在中國國民黨軍管威權的扭曲下,度過「匆忙離家老不歸,搭船嘔吐機不飛,支持中國國民黨,祖先土地要不回」的「反常的馬祖人生」。在不同時間及場景變遷之下,馬祖人的生命還是陷在戰地政務、軍管威權脅迫惶惶不可終日的陰影中。馬祖人的生活意識,是那樣地充滿不確定感,而不得不繼續依賴中國國民黨製造出的「異常馬祖政壇」。

我覺得,楊劉及所有馬祖人,都是馬祖政壇權謀牆外的行人、路人、無辜之人、或是笨蛋?「牆裡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
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牆裡不是佳人笑、而是惡人梟。

馬祖人呀!醒醒吧!



  已有 12 位網友鼓勵
赫胥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9-16
發表文章 : 58
掌聲鼓勵 : 867

發表時間 : 2009-09-16
FORM: Logged


赫胥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赫胥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人類之所以會進化,其實源於競爭。鬥爭的本質,也是如此。不過,恃強凌弱、結群造勢,也是歷史的一部份。馬克斯:人類的歷史是一部階級鬥爭史。弱勢的一方成為鬥爭的犧牲品,也沒有什麼稀奇。至於,悲憫林惠官先生屍骨未寒,同志另起爐灶,那也是人類自私的表現。會有嫌惡的感覺時,重要的是,他的自私可以滿足你的自私時,你自然會跟隨。可是,他的自私如果只滿足他的自私,而你的自私一直被忽略,甚至不准提出時,你還跟著他、聽他的命令行事,那就不能怪他了。因為,你是他的、你不是你的。當時的戰地政務體制,不就是這樣嗎?只有想擺脫強權控制的弱者團結起來,才能使鬥爭的惡性本質,轉變成進化競爭的良性本質。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已有 8 位網友鼓勵
戰地政務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9-12
發表文章 : 39
掌聲鼓勵 : 428

發表時間 : 2009-09-17
FORM: Logged


戰地政務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戰地政務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我不怎麼認同赫網友的看法。難道弱勢者只能望著強權者的邏輯生存嗎?既是弱勢者又如有跟握有權柄的人或集團鬥爭,如果,這樣的情形存在,那為什麼馬祖人無法脫離戰地政務的陰影呢?為何還跟曾經迫害他的中國國民黨卑躬屈膝、卿卿我我地分不開呢?

有人說這叫做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這和當年被強姦槍擊要犯陳進興所脅持並強暴的女護士,後來竟愛上陳進興的情境一樣,原因是怕下一個暴徒更壞,所以只要依賴曾經或現在正在脅迫中的暴徒為生。最近,美國也有一個十一歲失蹤又出現的案例,但是,她不僅愛上綁架並幽禁她的暴徒,更為他生了兩個小孩。

我不到如何安頓如此的情緒,正如同我無法理解馬祖人與中國國民黨族群的關係一般。您說,弱勢者要團結起來,才能與強權者、或壓迫者鬥爭,可是,弱勢者沒得吃、沒有錢,就手賤腿軟,不得不接受強權者、或壓迫者「親切」的「餽贈」,如果不聽,那就沒得混,只好離鄉背井去打拼。這樣一來,弱勢者被現實利益個個擊破、四分五裂、互相矛盾、心灰意冷、得過且過•••不這樣,又能如何?

赫網友您是不是太天真了,您以為馬祖識字的都很有骨氣嗎?馬祖能唸書的大部分都當了公務員,但是,他們並沒有弱勢者的認知,因為他們必須為強權者、或壓迫者服務,以確保幸福。但沒唸書的、不當公務員的,他們也坑不了聲,唉!這就是馬祖啊!誰都別想可以改變中國國民黨在馬祖人腦袋、心靈所下的劇毒及咒語的。戰地政務軍管威權萬萬歲… 中國國民黨萬萬歲…

不自由、毋寧死;不誠實、就罷免!
馬祖人您有膽嗎?



  已有 7 位網友鼓勵
大紅鷹 
中階會員 


註冊 : 2008-08-10
發表文章 : 60
掌聲鼓勵 : 149

發表時間 : 2009-09-17
FORM: Logged


大紅鷹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大紅鷹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赫網友您是不是太天真了,您以為馬祖識字的都很有骨氣嗎?馬祖能唸書的大部分都當了公務員,但是,他們並沒有弱勢者的認知,因為他們必須為強權者、或壓迫者服務,以確保幸福。但沒唸書的、不當公務員的,他們也坑不了聲,唉!這就是馬祖啊!誰都別想可以改變中國國民黨在馬祖人腦袋、心靈所下的劇毒及咒語的。這才是真呃 有很多的幫兇 才有今天的無法無天 能寫能說的都被收買了吧


  已有 6 位網友鼓勵
赫胥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9-16
發表文章 : 58
掌聲鼓勵 : 867

發表時間 : 2009-09-19
FORM: Logged


赫胥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赫胥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大紅鷹 wrote:
赫網友您是不是太天真了,您以為馬祖識字的都很有骨氣嗎?馬祖能唸書的大部分都當了公務員,但是,他們並沒有弱勢者的認知,因為他們必須為強權者、或壓迫者服務,以確保幸福。但沒唸書的、不當公務員的,他們也坑不了聲,唉!這就是馬祖啊!誰都別想可以改變中國國民黨在馬祖人腦袋、心靈所下的劇毒及咒語的。這才是真呃 有很多的幫兇 才有今天的無法無天 能寫能說的都被收買了吧

大紅鷹網友說得真好,聽說戰地政務網友已在網上發動誠實政治運動,號召有志之士一起響應吧!回想1993年馬祖島上的反威權、反戰地政務、要民主的同樣氣勢。不過,這一次,要徹底去除佔地政務的陰影、掃除巨人政治集團決定馬祖人幸福的惡質現象。不誠實、就罷免!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智者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9-11
發表文章 : 83
掌聲鼓勵 : 1414

發表時間 : 2009-09-20
FORM: Logged


智者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智者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我曾說,馬祖人被國民黨毒害很深,昏迷指數很低,雖然還有意識,可是好像無法掌握自己的意思。一定有人不服氣,這樣形容馬祖人。我找到了證據,結果我是對。節錄轉摘民國四十七年十一月十四日之馬祖日報,刊登當時政務委員會祕書長夏諭同志兼新任連江縣縣長的部分致詞內容,即證明中國國民黨心目中的馬祖人是「貧、愚、弱」,所以,戰地政務要「養民與保民」。

節文如下:
於忝仟馬祖政委會委員兼秘書長於茲兩年,承蒙層峰之推重,指揮官兼主任委員之栽植,兼任連江縣長,以兩年來從政馬祖之經驗,深知今日的連江縣政,為適應反攻復國的需要,負有實驗戰地政務的時代使命配合戰地政務大隊來推動實施,是不同於普通縣政的。根據建國大綱之施政順序,是由軍政而訓政而憲政,我國雖已實施憲政,由於大陸被匪竊踞之有待收復,以及戰地的民眾貧、愚、弱三者的缺陷,戰地政府更要兼負軍政、訓政時期的兩大任務,使政治的措施逐漸趨進憲政的途程。兩年以來的戰地政務實驗工作,在指揮官兼主任委員的一元領導之下,秉承著政務委員會的決策與指示,更賴王前縣長及全體同仁的努力,本縣政務有了規模,已為未來的收復區戰地政務奠下良好的基礎。

唉!馬祖人在中國國民黨的心目中,就是「貧、愚、弱」。搞不好直到現在,馬英九及中國國民黨從地方到中央黨部的高幹們,仍然認為,「馬祖的民眾貧、愚、弱三者的缺陷,所以本黨仍要…」

馬祖人民啊!為何您還要深愛著如此看我們的中國國民黨,沒有中國國民黨的日子,我們活不下去嗎?

風吹楊柳擺,寬容才人來!



  已有 6 位網友鼓勵
赫胥黎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9-16
發表文章 : 58
掌聲鼓勵 : 867

發表時間 : 2009-09-21
FORM: Logged


赫胥黎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赫胥黎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智者 wrote:
唉!馬祖人在中國國民黨的心目中,就是「貧、愚、弱」。搞不好直到現在,馬英九及中國國民黨從地方到中央黨部的高幹們,仍然認為,「馬祖的民眾貧、愚、弱三者的缺陷,所以本黨仍要…」
馬祖人民啊!為何您還要深愛著如此看我們的中國國民黨,沒有中國國民黨的日子,我們活不下去嗎?
風吹楊柳擺,寬容才人來!

從馬祖日報找到的資料,讓我們馬祖人有多心痛啊!我赫胥黎論證挑戰中國國民黨在馬祖宣傳六十年「沒有金馬、沒有台灣」的廣告詞;主張金馬是中國國民黨蔣介石集團的救命丸。
因此,我認為,那句欺瞞馬祖人民六十年的廣告詞,應該改為「沒有金馬、沒有兩蔣、沒有中國國民黨」。這個論述,在異常的馬祖政壇恐怕會掀起極大的恐慌。所以,剛剛名為「蔣介石父子的騙局」的文章,不知何故,被版主撤下,難道馬祖人如此緬懷蔣介石父子的「德澤」嗎?讓版主受到關切?還是蔣介石父子與馬祖的生命史無關?所以不能討論?
咦!匪夷所思、值得研究!



  已有 5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3頁) 前往頁面: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