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多雲時晴 溫度:26℃ AQI:42  風向:北 風力:5級 南竿雲高:18000呎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北竿雲高: 能見度:10公里以上
馬祖資訊網論壇 » 精華區 » 陳財能

陳財能友善列印



張貼者
陳財能 
資深會員 

陳財能

註冊 : 2009-07-28
發表文章 : 474
掌聲鼓勵 : 8812

發表時間 : 2010-07-08 20:38:55
FORM: Logged


陳財能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陳財能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東引鷗想 --閱讀人次 : 3446

 2010年6月11日,我在東引。第一次進入戰地政務期間數萬名次台灣來的阿兵哥雙手敲出的安東坑道。坑道內,從花崗岩沁出甘冽的水,發酵成戰地袍澤與居民鎖島一命、肝膽相照、熱血奔騰、共飲記憶的東湧陳年高粱;30度坡度往下滑近二百公尺、四百多個階梯,直到曲折平坦長達300公尺的坑道內,共有八個洞口,是當年部隊集結、吃住所在。寢室、中山室、彈藥庫、廁所、和砲陣地,都完整地保存著,神秘的軍事色彩不寒而慄。當年,坑道盡頭的坑口擺放充滿戰爭肅殺氣味的砲擊陣地,今已成為觀賞東引聳峻峭直、逼臨花崗岩海岸懸崖拍岸驚奇的最佳瞭望台與觀光勝地。

 日本海貓(うみねこ),東引人叫黑尾鷗。每年夏冬時節,自北海道飛到東引繁殖與渡冬,一年有近八個月在東引得到生存與繁殖的恩惠,可算是另類的「東引人」。黑尾鷗的家,遍佈在高聳、筆直陡峭、無法攀附花崗岩石壁的任一邊際,群起飛翔時,天空一片黑亮地襯托出東引大海的寶與藍;它們如貓一樣的慵懶叫聲,似怨又嬌嗔,輕柔地分享著「家人」及「求偶」相聚時的快樂與幸福。昔日的大砲,而今都換成了生態攝影家的長鏡頭大砲,個個興奮地在坑口紀錄著它們的喜悅。

 最大的坑口的正面前方海域,可以冥想十五世紀時,明朝前往琉球、日本的封貢船隊從眼前而過的景象,以及作為明清幾百年海防「遠哨」偵察倭寇海盜入侵東南沿海動態的情境;向西北望去,聳立於懸崖峭壁上的白色燈塔,自1904年起,注定要與東引、與海垂直共生,直到海枯石爛。石壁峭岩邊,被帶有淺鋸齒緣、俗稱爬牆虎的辟荔簇擁著的「閩海關東湧鐙塔」花崗岩石碑,訴說著東引是接合西方國家進入中國福州航線的最北指標;向東北望去,櫛比成林聳立於海上的花崗岩石林群,遠遠望去有一隻懸在一株石林末稍,頭又懸空要掉不掉、像老鼠的石頭,東引人稱它叫老鼠沙。有趣的是,鼠鼻指的方向便是距離東引90海浬、162公里的台灣基隆。這時,也訴說著1949年9月以後,馬祖四鄉五島與台灣成為共同體卻相互遙望四十多年的歷史新連結。

 1995年7月中旬,中國為了「嚇阻、影響」有獨台傾向的李登輝,在台澎金馬公民第一次直選總統中獲勝。1995年7月11日到1996年3月25日間,中國對台灣進行兩次飛彈恫嚇,引起馬祖人戰爭的焦慮記憶。1995年8月15日至25日,中國南京軍區解放軍,更出動59艘艦艇、192架次飛機,在東引北方28海浬處演習;12月19日,美國尼米茲號航空母艦戰鬥群通過台灣海域。我站在這個坑口,可以隱約想像那令人緊張的氛圍…作為台灣最北飛彈基地的東引島,那時也一級戰備指向中國…在如此逼臨戰爭邊緣,1996年3月23日,在人民自由行使主權的意志下,台澎金馬的人民共同實現成為主權國家的事實,產生第一個民選總統。我在東引安東坑道的砲陣坑口,看著也隨著黑尾鷗成群飛翔時,也一樣想著…



  已有 20 位網友鼓勵
譚遠雄 
資深會員 


註冊 : 2009-07-06
發表文章 : 620
掌聲鼓勵 : 1998

發表時間 : 2010-09-16 12:45:41
FORM: Logged


譚遠雄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譚遠雄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東引是我最黃金歲月62年-67年﹝29歲-33歲﹞在那服務軍中的年齡,記得我離家赴東引島報到後第一次回台休假,已是8個月以後的事,回家女兒1歲多不認識我是她爸爸,指著客廳夫妻結婚照那位男士叫爸爸,感慨萬千。昨日有位66年在東引服役朋友,對我發表馬資網站﹝其介如石憶舊﹞文章說是騙人的。我64年1-2月和國立藝專雕塑系服役戰士共同完成南澳碼頭【其介如石】四字蔣公筆墨刻在巨石上,當時有許多長官、同事、鄉長、鄉民都在現場督導、鼓勵,如今被人說成是騙人故事,無奈也!閣下到東引有一線天碉堡聽海濤聲,64年我們請參謀總長賴名湯上將題﹝天聽聆濤﹞刻在石壁上35年過去了,不知還能看到嗎?我離開東引32年了,是要找機會回去看看,尤其那座百年東引燈塔。謝謝閣下把現在的東引現況報導給大家知道。譚遠雄敬上99.09.16.


  已有 10 位網友鼓勵
saxo 
高階會員 


註冊 : 2006-10-18
發表文章 : 96
掌聲鼓勵 : 180

發表時間 : 2010-09-18 15:03:08
FORM: Logged


saxo的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給saxo  回覆 引言 IP位址: Logged

譚遠雄 wrote:
東引是我最黃金歲月62年-67年﹝29歲-33歲﹞在那服務軍中的年齡,記得我離家赴東引島報到後第一次回台休假,已是8個月以後的事,回家女兒1歲多不認識我是她爸爸,指著客廳夫妻結婚照那位男士叫爸爸,感慨萬千。昨日有位66年在東引服役朋友,對我發表馬資網站﹝其介如石憶舊﹞文章說是騙人的。我64年1-2月和國立藝專雕塑系服役戰士共同完成南澳碼頭【其介如石】四字蔣公筆墨刻在巨石上,當時有許多長官、同事、鄉長、鄉民都在現場督導、鼓勵,如今被人說成是騙人故事,無奈也!閣下到東引有一線天碉堡聽海濤聲,64年我們請參謀總長賴名湯上將題﹝天聽聆濤﹞刻在石壁上35年過去了,不知還能看到嗎?我離開東引32年了,是要找機會回去看看,尤其那座百年東引燈塔。謝謝閣下把現在的東引現況報導給大家知道。譚遠雄敬上99.09.16.

前輩你好!
那篇文章(回應),我有看了幾次,
他(忠義驃悍),應該不是說你騙他啦!!
應該是意喻:他的記憶錯誤?
或有人將照片移花接木?
讓他一直深刻在腦海中吧!!
以上,是我個人的看法!
只是希望你別誤會了!



  已有 3 位網友鼓勵
    第1頁 (共1頁)